唐山市同村同龄两农妇身陷冤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陈红利、吴志芳,同是唐山迁西县兴城镇五村人,同是四十岁的年纪。现在二人分别被非法关押在位于河北省石家庄鹿泉的两个黑窝中。

陈红利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三日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吴志芳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陈红利在法轮大法遭迫害的十几年间,六次被非法关押迫害。最后这一次遭绑架是二零一零年五月三日,后被中共法院枉法冤判四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迄今已一年零七个月。

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陈红利在出入监被强制洗脑三个月,每天从早站到晚,有时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三个月后被转到十监区。在陈红利被非法劫持的一年多里,她的儿子结婚生子,现在小孙子已三个月了,她却至今无缘看一眼可爱的小孙子。在家中这喜庆的日子里,本来在家里是贤妻良母的主妇却不在家,使这些喜庆的日子变得沉闷的许多。

吴志芳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被突然闯到家中的警察绑架。家人一直不敢告诉她的老父亲,女儿也被非法劳教的实情,担心老人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不知这一对老人如何度过时刻挂念女儿的年关。原本跟随吴志芳的女儿,也因无人照顾,被已与吴志芳离婚的前夫接走。

人人称赞的贤妻良母

陈红利年轻时在县城打工,认识了后来的丈夫。丈夫比她大几岁,当时他的前妻刚刚病逝,留下了一个五岁的男孩。善良的陈红利处处关心照顾他们,彼此产生了感情,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婚后生下一个女儿,她仍将男孩视作自己的亲生骨肉。

一九九七年,陈红利喜得大法,更严格要求自己,处处做一个好人。丈夫前妻的父亲生病,她都把老人接到家,喂饭喂药、端屎端尿的细心伺候。亲邻都被她的行为所感动,说从没见过心眼这么好的人。

正因为陈红利的为人处事感动了邻里乡亲,所以在陈红利被非法开庭审判时,亲友和村民自发到庭旁听。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迁西中共法院对陈红利非法开庭审判,得到消息的村民自发到庭旁听。迁西国保警察守在法庭门口,阻止陈红丽的亲友和知道消息的民众及村民旁听,盘查身份证。陈红利上高中的女儿也被拦在外面,警察以没有身份证为由不让她进去旁听。有一个妇女不甘心被挡住,跑回家取来身份证,进了法庭。她说:我一定要看看,这样一个好人有什么罪?原来,陈红利未修炼前,经常和她一起打麻将,时间久了闹了矛盾,谁也不理谁。修炼后,有一天,陈红利乐呵呵地来到她家,向正在做饭的她道歉,说自己以前错了,学法轮功之后才知道,请她原谅!而且从那以后,她发现陈红利人变得越来越好。她不禁感叹:这法轮功真是神奇,竟能这么神奇地改变一个人!到庭旁听的陈红利的一位亲属也从陈红利的言行上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她说:如果不是学法轮大法,陈红利的家庭早不是现在这样了,也许早就维持不住了。

陈红利六次被绑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陈红丽到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天安门警察劫持,一年轻女警狠打了她一个嘴巴。迁西县兴城镇的恶党官员等人将她从北京劫持到迁西县看守所四十多天,遭手铐、背铐等折磨,国保恶警还到家里抢劫。最后,恶警恐吓家人,交三千元“保证金”将其放回。

二零零零年某月,她和母亲同时被迁西国保绑架到看守所,她绝食反迫害,遭强行灌食,长时间背铐,无法吃饭上厕所。迁西国保再次向家属勒索六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迁西县公安局副局长员开义、国保大队长朱振刚及其他四名国保恶警突然闯入陈红丽家中,进屋就将其背铐,公然抢劫。陈红丽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恶警声称北京有人给她送真相资料,连续几天长时间酷刑逼供。恶警李国安拿一根粗棍子朝她腿上猛打一下,还说:看你是个女的,要是个男的……恶警赵新将她铐到公安局后院电线杆上数小时,人都冻僵了才放开。

大约两个月后,又将她绑架到开平劳教所,在劳教所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后,迁西恶警将她又关到迁西看守所,过一段时间后,再次强行将其送到开平劳教所。在开平劳教所,她遭强制洗脑迫害。

二零一零年三月,正值邪党“两会”(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迁西县非法在出县的各个路口设卡查身份证、搜查行人私人物品。三月九日,陈红丽被迁西县罗家屯派出所恶警在公路卡点绑架,被关押在迁西拘留所半个月。

最后这一次被绑架是在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从外面刚刚回来的陈红利,发现家门口堆满了人,十几个警察不知何故突然闯到她家,她的家被非法查抄,她被强行绑架。六月十日,陈红丽被扣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逮捕。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中共邪教组织一直在破坏法律实施,迫害无辜公民。

八月十二日,陈红丽的丈夫接到法院的通知,陈红丽已被非法起诉。迁西法院刑一庭庭长韩国柱为此案的主审。八月二十三日,迁西中共法院对陈红利非法开庭审判。后陈红利被冤判四年。

在看守所期间,陈红利遭到看守所狱警的殴打,并被强制戴手铐、脚镣一个星期。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迁西县公检法恶徒开所谓“宣判会”,故意将陈红利与刑事犯人押在一起,企图欺骗民众,丑化法轮功学员。陈红利当场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陈红利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吴志芳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零年底,面对不断升级的打压,吴志芳进京上访,后被迁西国保绑架回来。因其正在哺乳期,才未将其绑架进看守所。几年前离婚后,与她女儿一起,住在迁西县兴城镇五村父母家里。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上午九点多,河北迁西恶人十多个人,突然闯入迁西县兴城镇五村法轮功学员吴志芳家中。其中有国保大队五、六个人(有一个高个、五十多岁,有一个年轻、矮个、圆脸)、有城关派出所的人,还有兴城镇五村村干部(矮个、黑瘦)等。当时吴志芳不在家。他们闯进屋后,拿出一张什么纸晃了一下,说是搜查证。

吴志芳七十多岁的老母亲问他们要干什么,其中一人说:“有人举报。”随即就开始到处乱翻,把翻出的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堆在茶几上。“你们这是犯法!”吴母说着将几本大法书抱在怀里:“不许你们拿走!”他们中有人把吴母看住不让动,接着翻。吴志芳上小学的女儿吓得直哭。这时,吴志芳从外面回来,见此情景,质问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吴志芳想拿回他们翻出来的东西,他们就从吴手里往外夺。这时其中三人过来,将吴连推带拽推上门外的警车。

吴志芳被绑架到了迁西县拘留所,拘留十五天。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几本大法书等一些家中物品被抢走。吴志芳的老父亲患脑血栓,现病情还没完全好转,女儿被绑架后的几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哭。七月十五日,吴志芳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家人欲到开平劳教所给吴志芳探视,但吴志芳却不知何时被秘密转押到了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