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刘利屡遭迫害 见证郝治美遭酷刑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女学员刘利,六十多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十二年来一直遭当地新工地派出所警察迫害,她多次被绑架、关押,曾被非法劳教,经历酷刑折磨。她是法轮功学员郝治美(音)被齐市看守所酷刑致死的见证人。以下是刘利自述十二年来遭迫害经历。

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晚十点,我同女儿乘车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火车刚起动就来了三个乘警查身份证、非法搜包,把我们带到餐车,逼迫我们骂大法,不骂就逼问来源,我们没有配合他们。大约五、六个警察就把我和女儿及两位同修吴立珍和刘淑英劫持到了泰来公安局附近的一个临时地点派一警察关押。第二天被劫持到泰来公安局。

当时泰来公安局长带政保科长及两个女警对我们非法搜身、审讯、照相,我们不报姓名地址,楼下三、四个剃光头的恶警凶狠的拿着棍子一边在手里拍一边瞪着我们四人恐吓。天黑了,他们还没得到想要的东西,于是把我们关到泰来看守所,不给水喝不给饭吃,我们四个同修在一起背法、炼功。

十二月二十日,由于家人赵向林向恶警提供线索,新工地派出所警察樊凯、邢会民两人用手铐把我们铐到新工地派出所,并将我们四个同修身上的三千多元钱抢走,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十二月二十日连夜对我们非法审讯。

第二天,新工地派出所警察伙同黑龙江齐市铁锋分局恶警对我们非法审讯,逼我们说出更多的同修;又拉我们非法体检。深夜,把我们四个关到齐齐哈尔第二看守所。

当时那里非法关押了上百名法轮功学员,都是去北京证实法护法被劫持的。每天我们被逼要坐十四个小时的板铺,棉裤磨坏了,脚骨成了紫黑色,天天都是窝头白菜汤,碗底尽是泥沙,由于人多,我们必须要侧着睡在板铺上,一夜基本都不能动。女警果丽娜及吕铮等时常突击性搜查个人物品,监室里有摄像头,晚上不许关灯。当时的所长林某某经常对法轮功学员破口大骂,用硬白塑料管抽人、打嘴巴、上特制手铐脚镣。法轮功学员田秀玲被关小号迫害,不许上厕所,不让洗澡,挨打受骂,但她很坚定。恶警将田秀玲的母亲贾阿姨手脚串在一起逼她行走。

骚扰、迫害不断

我和女儿邵佳宁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被放回家。铁锋区龙华分社苟同新工地派出所警察、曙光二委主任赵某某不分黑天白天轮番到我家中骚扰,并唆使邻居监视我们。

二零零四年九月,我和女儿搬了家,新工地派出所警察白国柱等闯到女儿单位,恐吓总经理说女儿是炼大法的,保安部经理逼女儿带两警察回家查看。后新工地所长王明江带几人闯到家门骚扰,没给其开门。

二零零五年三月九日,我在商场卖货,青云路派出所两恶警把我劫持到青云路派出所刑讯逼供,把我两胳膊吊在铁笼子上上大挂,同时把我腿横在沙发上恶警周环宇、秦建国坐在我腿上使劲压,周环宇用镙丝刀捅我的软肋恐吓“你不说就整死你也没人知道,整死算自杀”,他们在我头上扣几十斤重的大铁帽子。晚上十点多秦建国等四恶警将我拉到我家,非法搜家。

三月十日,他们把我劫持到齐市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这里恶警天天逼背监规,唱邪党歌,吃窝头烂白菜汤。

郝治美被齐市看守所酷刑致死

法轮功学员郝治美(音),是原北大街小学老教师,三月份也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恶警认为郝治美是齐市的“头儿”,对她上了几十种酷刑迫害,最邪恶的是用四把牙刷插其阴部,而迫害她的恶警中有很多都是她的学生和以前熟人,隔日郝治美被提审后,再也没有回来,被迫害致死。看守所恶女警任大霞还欺骗说,郝治美有重大立功表现被放回家了。明目张胆骗人。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姓张是铁路教师,当时也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张不配合邪恶坚持炼功,恶警任大霞用扫帚把殴打,任还经常殴打一名在铁路医院附近开饭店姓李的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毒。

法轮功学员徐玉香,五十多岁,(原有过精神病史)着急上火精神不好了,恶警不但不放人回家,在一个雨天,没有通知徐玉香家人把她送进了劳教所,非法迫害一年,到劳教所后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我被劫持到双合劳教所,双河邪所长肖某某教导员王某某指使各队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放弃信仰,写所谓转化。女队队长张志杰看我们新来的不服邪恶气急败坏地说,你们要知道你们是来转化的,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派专人监管,强逼写转化书,不写让坐铁椅子,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劳教所一年四季都是烂白菜,过节时吃发绿腥臭的死鸭肉,恶警是专用小食堂,伙食好,“上面”一来检查就把肉摆在台面上,走了就撤掉。

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家弟去双合劳教所探望我,存了五十元钱,包夹队长赵丽娟接过钱说给存,结果钱放进自己的腰包。

劳教所奴役法轮功学员,挑牙签、挑筷子、做手工花、糊葫芦。坚定法轮功学员李顺英绝食反迫害,逼迫被灌食,不让睡觉,不让接触任何被所谓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不让家人接见。

二零零五年末,在一次搜身时恶警在坚定法轮功学员的书桌里发现经文,恶警王梅恶语谩骂法轮功学员,攻击大法,王梅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肺叶已变成网状还在迫害,经常显示其能干,上报纸领奖励。一位姓李的女法轮功学员,由于坚定不让她家人接见,在搜身时发现她身上有一百元钱,女队队长郭丽又打嘴巴子又辱骂大法,污言秽语,穷凶极恶。

六一零恶首罗干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视查,恶警奴役法轮功学员,打扫卫生,刷地上的台阶,然后铺上红地毯,让十几个年轻的劳教人员在一个宽敞的屋子里做活摆样子供检查,老弱病残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全都被关在原男监室里不让见人。

劳教所逼法轮功学员每周写日记,背所规,经常考试,背什么“八荣八耻”,一连干十四个小时的活儿,恶警符成娟为了谋取微利定高额生产量,完不成就受谩骂。恶警还挑法轮功学员侍候他们,洗碗、洗衣服、倒马桶,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变着法的迫害。在人间地狱邪恶的劳教所我被迫害一年半时间。

二零零八年遭跟踪、监视

二零零八年,新工地派出所恶警李成亮,窜到家中骚扰,为了去我家还特地去请示带了支枪来,把我和女儿报到了“上面”说是“重点” 派人长期监视居住,出门有人看,楼里派了几个人看,严重侵犯人权。

李成亮为了升官往上爬极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还炫耀说新工地法轮功学员杨立臣是他抓的,杨立臣现被非法判刑四年,其女儿被送到了孤儿院。李成亮现调铁锋分局协助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恶警天天跟踪我和女儿,派分社恶警到家所谓查户口,追到女儿单位拍照,跟到女儿上课地点监视,胁迫派低保户到女儿乘车的车站蹲坑,派摩的及年轻男女搭讪女儿,没有得逞;并扣发我的身份证长达五年时间,至今不给。

二零一一年四月再遭绑架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下午一时左右,我在齐齐哈尔第二机床厂侧门跟二男一女讲真相,这三个人实际上是专干坏事的恶人,这时两个恶人周旋,一个恶人打电话通知五龙派出所,我被一群恶警劫持到五龙派出所。恶警郝军对我大打出手,恶警周环宇指使所长李宏伟及八、九个恶警到我家抄家,抢走大法经书及资料,将我劫持到看守所,企图进一步迫害我,因体检时我出现严重“病”态,看守所拒收,李宏伟不甘心,单独找看守所所长,要求把我关在看守所,僵持三小时,看守所最后还是以我有病、年龄已过六十三岁为由拒收。警察把我带回派出所铐在铁椅子上,李宏伟问我有没有三千到五千元钱做保证金,我没配合,后恶警勒索我妹的五千元及额外的五千元送礼钱才把我放回了家。十一月二十五日恶警打电话称对我所外监管,要签字表示同意,我们不承认邪恶,没有配合。

恶人遭恶报

曙光二委主任赵某某积极迫害多位法轮功学员,自食其果,他疯女儿,时常哭闹,不高兴就打他、挠他。

新工地派出所恶警邢会民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腰痛直不起,现已得重病。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