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2月1日发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

  • 黑龙江双城市同心乡法轮功学员薛彩双受迫害事实

  • 双城市同心乡法轮功学员赵淑芹遭受的迫害

  • 双城市同心乡治安村法轮功学员肖凤来遭迫害事实

  •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泓生前遭受的迫害

  • 河南省焦作市博爱县原景东被迫害经历

  • 辽宁东港市庄荣芝遭受的迫害

  • 遵义县法轮功学员穆良先自述遭迫害经历

  • 遵义县法轮功学员陈家容自述遭迫害经历

  • 黑龙江双城市同心乡法轮功学员薛彩双受迫害事实

    双城市同心乡治乡村法轮功学员薛彩双,女,五十二岁。一九九八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上的各种疾病都好了,什么活都能干了。

    二零零零年六月,为了给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依照法律去北京合法上访,被天安门分局抓捕送到双城驻京办事处,用手铐把她铐在床上。后通知乡政府派王英等二人将她从北京带回双城市六一零,逼迫她签字,并向家属勒索一千五百元放人。

    同年腊月二十三晚上,被同心乡派出所绑架到敬老院关押洗脑。限制人身自由两个多月才放回家,逼迫签字,交五百元保证金(后要回)。

    二零零四年二月,被同心乡派出所孙民等人绑架到派出所。因拒绝签字,当晚把她送到双城看守所关押迫害。家属为了亲人免遭迫害和判刑,凑了三千多元找所长罗彦要人。七天后取保放入。两次一共被勒索四千五百元。


    双城市同心乡法轮功学员赵淑芹遭受的迫害

    双城市同心乡治乡法轮功学员赵淑芹,女,六十一岁。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通过修炼使身心都得到了净化,道德升华。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八日,为阻止世人刘东海、贺占兴涂抹大法标语,向他们讲真相。被乡干部刘震举报,被派出所所长罗彦领许中革、牟广才等不法之徒绑架到双城市看守所。派出所又多次派人上家勒索钱财,因家人不配合而没能得逞。

    由于不放弃修炼,二十八天后被送往万家劳教所劳教三年。在暗无天日的劳教所受尽各种酷刑迫害。一次因保护大法电子书被施以坐铁椅子、不让上厕所、多次用电棍电等酷刑。(迫害人:吴科长、姚科长。)三年后正念闯出。


    双城市同心乡治安村法轮功学员肖凤来遭迫害事实

    双城市同心乡治安村法轮功学员肖凤来,男,五十九岁。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道德回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村上派人在暗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跟踪。

    二零零三年夏天,本村许中革领派出所罗彦等人去他家抓人。因他当时不在家,使邪恶没能得逞。第三天晚上,派出所又来四人,企图再次实施绑架,因他没在家而再次脱险。之后,恶徒经常对他家进行骚扰。所长罗彦还恶狠狠的说:等抓到他后,把腿给劈了。并且还把门上的对联用刀给划坏了。为了不被迫害,他被迫流离失所二个多月。因为当时正是农忙季节,家里还养了九头奶牛,当时儿子还小,这次离家出走无疑给家里带来了很大的生活压力和损失,同时也给家人造成了不小的精神打击。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泓生前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泓,女,生前家居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工作于第三百货商店。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非法打压法轮功,李泓坚持修炼,为澄清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曾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履行公民合法权益去北京上访,却被当地富强派出所截回,非法拘押在碾子山拘留所。

    在碾子山拘留所非法拘留期间,小白脸宋国君等恶警将李红提出拘留所,私设公堂,一哄而上,对其实施拳打脚踢,打耳光、打板条子、开飞机、头套三个塑料袋闷等种种酷刑,毒打半宿才将其送回拘留所。李红被打的浑身青紫、脸部肿胀,苍白,被折磨的已不成样子。一个月后,二零零零年八月初,李红获释。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李泓冲破重重阻力再次进京上访,欲为法轮功及其修炼者讨回公道。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遣送当地,跃进派出所将其接至碾子山拘留所,对其实施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恶警将其乳房打得淤血,又将其非法劳教,送至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

    自此,李泓腿痛不能行走,整夜不能入眠,身体极度虚弱。在此种情况下,劳教所通知碾子山区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专职非法机构)人员,于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五日接回碾子山,直接送到医院检查,确诊为乳腺癌,且已转移。即便如此,公安局还每天派一个警察时刻不离左右的看守。

    李红被抬回家中,卧床不起、浑身疼痛,日渐消瘦,脸色灰暗、每况愈下,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李泓在身心痛苦中,溘然长逝,享年五十七岁。

    跃进派出所
    跃进派出所

    齐齐哈尔邮编161000 区号0452
    责任单位与个人:
    碾子山区六•一零办:6673406 六•一零主任:阴立切、赵学玉

    公安分局局长:徐延忠(主抓迫害法轮功)
    富强派出所:6673533所长——付国清、肖连栋、 梁所长 恶警:宋国君、任志刚 、关法东 、刘国栋

    跃进派出所:6672951所长——戴友岷(音) 副所长——石少双、王洪新


    河南省焦作市博爱县原景东被迫害经历

    (明慧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焦作市博爱县阳庙镇聂村大法弟子原景东多次被博爱县公安局的恶警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拘留所迫害。

    原景东,男,七十七岁,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患有内外痔疮,每天都耷拉着血裤裆,痛苦不堪。他还患有胃炎,身体十分消瘦。修炼法轮功后这些病都好了,脸色红润、体重增加。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原景东坚持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二零零一年秋天,因为他向世人散发“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资料,就被博爱县公安局恶警李应豪等绑架,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在看守所内恶警每天都指使犯人毒打老人,前后二十多天。老人回家时全身肿胀、遍体鳞伤。

    到了年底,恶警又把老人绑架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几天。回家时恶警还向老人要伙食费。老人没钱,恶警说把家里的白菜拉一车抵伙食费。老人被逼无奈只得把家里的白菜送去一车。

    二零零六年的春天,博爱县公安局的恶警李应豪、孙陆军、李自有和聂村治安员贺捣包非法搜查原景东的家。搜走师父法像与一些真相资料,随后就把原景东绑架到县法院非法审讯。而后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

    在被关入看守所二十多天时,老人做了个梦说身体不舒服。第二天狱医用车把老人拉到焦作市卫生学校附属医院检查身体。医院证明原景东患有腔隙性脑梗塞、高血压三期、冠状动脉粥硬化性心脏病、心律失常、左侧偏瘫,生活不能自理,必须回家治疗。恶警们不死心又把原景东送往郑州新密监狱继续迫害,监狱拒收,无奈恶警们才把老人放回家。


    辽宁东港市庄荣芝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庄荣芝去北京信访办为大法讨个公证,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更是无罪,没找到信访办,到天安门广场去炼功,被警察劫持到警车上,再送到一个集中非法关押各地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人很多,再一个一个的问都是什么地方来的,不一会,来一个车把法轮功学员们拉到一房间去,可能是旅馆,两个警察用手铐把我们铐在一个长板椅子,长铐了一宿也不能睡觉,两个警察在床上睡。

    第二天东港警察来,把庄荣芝等当地法轮功学员劫持回东港花园派出所,费用全算在法轮功学员们身上,每人罚二百五十元钱,到派出所又戴手铐,有个警察年纪不大,進门就骂,我说你怎么骂人,他说骂你怎么了,还大声骂庄荣芝:“你给我蹲下。”庄荣芝手被铐着动不了,没蹲。过了一会,庄荣芝要求所长把手铐松一松,最后没有给她松,”王姓所长问法轮功学员们是不是商量一起走的,庄说不是,都是在车站碰到的。他往上汇报,回来说:“你们不说实话,上北大狱看守所去呆一个月吧”。可能听说是王润龙批的。

    二零零三年夏天,庄荣芝被公安局警察骗去,劫持到拘留所迫害半个月,中共恶警同时绑架了其他法轮功学员,并告诉他们,是庄把他们供出来的。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恶警搞迫害的同时里外挑拨。当时是孙重和一个姓王的警察,那个姓王的非法進庄荣芝的屋乱翻,又翻床又翻柜,把大法书抢走了。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晚,庄荣芝到农村送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汤池派出所由宋蔼丹领四、五个人在半道堵住,拽她头发使劲往车上拽,还领人到庄荣芝家翻,是地方都翻到了,把师父讲法录音带、大法书抢走了。恶警把她劫持在拘留所里,把兜里一百元收去了,等到老伴去领,又和老伴勒索二百七十元,又送看守所去了迫害一个月,又勒索了三百元,最后勒索了三万元才放回家(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三点)。

    二零零九年庄荣芝花真相币叫人构陷,大东分局在道上堵,把她绑架,三、四个人在车上,(当时中午十二点多了)拉到分局有七、八个人,有人问她是不是法轮功学员,庄荣芝说是,他问:“钱哪来的?”庄荣芝说:“早晨买菜找的”。他说:“你们整天干这个都是谁印的?”庄荣芝说:“不是你印的?我也不知道谁印的”,“我得回家做饭,锅里还炒着菜,快送我回去。”恶警吓唬她,让老实一点。庄荣芝说:“我得回家,快点!叫我来干什么?叫我来讲真相吗?我告诉你们常念大法好,就有美好的未来。”有个警察说送小屋去,庄荣芝说:“你说话一点不善,往哪送,我得快回家了。”下午三点左右庄荣芝才被放回家。


    遵义县法轮功学员穆良先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名叫穆良先,是遵义县法轮功学员。早期我曾身患心脏病、类风湿、胃病等疾病,四处求医,都不能使身体康复。后来经亲戚介绍中,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一身疾病不翼而飞。

    自从1999年7月以来,法轮大法遭到了铺天盖地的打压,我们法轮功学员一直遭受中共的迫害。2005年3月遵义县国保大队罗贵全一伙恶警,趁我不在家时,闯进我家中,抄走大法书籍。他们知道我在菜市场卖菜,立即赶到菜市场将我绑架到公安局,在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

    2006年,遵义县国保大队继续在本县境内非法抓捕10多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分别是:穆贵平、王成勇、张传光父子、谢德武、曾琴分、秦再凤、刘大兴等人,还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为了掩盖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恶警将他们抓捕的法轮功学员送往其他县市看守所关押。

    这一次,我是被国保大队郑传亮为首的一帮恶警绑架到公安局的。恶警欧阳哄骗我说:“我们关了你,以后回家要炼就在家炼,不要再发传单了。”恶警将我关押在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将我送往贵州省女子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后,袁芳、顾兴英两恶警逼迫我每天都要写小结,我不写!袁芳就指使吸毒犯将我扭送到恶警办公室,强迫我学诬蔑大法的书,我拒绝!袁芳就抓起此书朝我打过来,当书打掉在地下时,她用手指戳我的眼珠和胸口。最后她说:“你不学,叫你干竹篙也要烤出油来。”还说要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随即逼我写“悔过书”。我不配合就威胁我,扬言要将我脱光衣服站在外面挨冻(当时正值寒冬),并说:“再不写就加你两年刑。”还不让我上厕所,整天罚站,腿脚都站肿了。

    面对邪恶,我好言相劝,劝她们不要以法轮功为敌,否则将会下地狱的。袁芳一伙却狂笑着说:“那我们怎么还不下地狱呢?”于是更加疯狂地加害于我。在这样的威胁下,我屈服了。于2008年被释放回家。

    回来后,我继续讲真相救众生,又被邻居诬告。遭到遵义县象山派出所李荣强一伙恶警从我居住的七楼拖到楼下塞进警车。在派出所恶警逼我开口,但我始终不配合。于是他们自己心里发慌,不知写了什么东西,写完后,强抓着我的手在他们写好的材料上盖手印。

    从劳教所回来的日子里,县国保大队欧阳一伙随时到我家中骚扰,叫嚣要继续监视我两年,要我每个月到派出所报一次到,交代当月的情况。


    遵义县法轮功学员陈家容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的名字叫陈家容,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于96年7月得法,至99年7月20日以来,我的生活一直不得安宁。

    2002年8月27日,我被人诬告。当天晚上恶警李明成一伙共有七八个人闯入我家中,在我家中翻箱倒柜的抄走了我的所有大法书籍,装了满满一编织袋还没装完,余下的是他们抱着拿走的。当时这伙恶警哄骗我去公安局,说“把你的事讲清楚就放你回来。”结果进了公安局就由两女恶警审讯了一番,之后说:“赶快喊道那边(指看守所)关起来!”这时我才知道我被绑架了。

    被绑架后,恶警们将我和被绑架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挂上黑牌子,由他们押着游街示众。随后被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强迫洗冷水澡、不让睡觉、罚站、读背监规等,多次审讯,多次强迫按手印。家人寄来的钱财都被他们侵吞了,而从未告诉过我们家中有钱物寄来。在看守所里关押一个月后,被转移到拘留所两天,随即便将我们送往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新收队,由劳教所顾兴英登记收进。先是恶警焦霞审问我:“你知道你是怎样进来的吗?”我的回答是:“你们问我,我问哪一个?”然后就是罚站两天,不让睡觉,又给我们洗脑。

    在劳教所里,恶警们打人、骂人是常事。我亲眼看见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恶警们打骂。其中法轮功学员周前书、詹意安就是被她们活活打死、折磨死的。

    凡是法轮功学员家属送进来的钱财,不管是夹在钢笔里还是夹在鞋垫中或是衣服夹层中都被看守的恶警收进了自己的腰包。

    在这个黑窝里,我受尽了折磨,到了04年3月下旬,不知道为什么县综治办南白镇政府派出所一群恶人从黑窝里将我接出来。他们问我:“还要做那个吗?”我反问:“我们做哪个?”他们说:“你们那个剪刀杀人,菜刀砍人的事。”我顶过去说:“你们听说过南白镇哪个是剪刀杀死的?哪个又是被菜刀砍死的?”他们无言以对,最后其中一个人才说:“是呀,是没有这样被杀死的呀。”

    当接我的车离我家不远时,我说:“我回家没着落,你们的车开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反正我不回家。”他们一伙心虚了,离我家还有300米左右就催我下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