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安玲遭七年冤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黑龙江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安玲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当地恶警从家中绑架,于二零零二年二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备受毒打、折磨、凌虐。以下是安玲女士的自述:

在家中被恶警绑架殴打

我是双城市新兴乡法轮功学员安玲,今年四十九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五日凌晨四点多钟,我刚刚起床,新兴乡派出所副所长孔庆满恶徒带领几个打手闯入我家,说是要了解情况,就把我和陈淑丽强行绑架到警车上。恶徒们还非法抄我的家,把我的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录音带等东西搜走。把我和陈淑丽拉到新兴乡派出所,到派出所后恶警孔庆满就打我很多个的耳光,把我打倒在地。然后几个恶徒把我脸用黑布蒙上,怕我知道是谁打的,象土匪一样,一个恶徒坐在我这弱女子的腿上,另几个人轮流着用塑料管子(小白龙)抽打我的脚背、脚心。连喊带骂,残酷迫害。只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就遭受如此迫害,又把我们劫持到双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后。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诬判我七年。又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双城市新兴乡地理位置
双城市新兴乡地理位置

我在双城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吃的都是鸡饲料,长绿毛、带老鼠粪、有虫子的窝窝头,带泥的冻白菜水。

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二年二月,双城市法院对我进行非法开庭,同时开庭共有三人:安星我的弟弟,他也是和我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黄英。法官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捏造事实,对我非法开庭,开庭后,我强烈抗议,我要讲话,他们不让我讲,我说我必须得讲话,我有说话的权利,这样一个法官说:让你说。一会给你时间讲,这样在他们讲完了他们那一套邪说后让我讲了,我就讲:我们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修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他们阻止我,不让我讲,我说,咱们说好了的,允许我讲话的,我就把我准备的稿子也就是辩护词全部讲完了,念完之后,一个法官伸出大拇指说:你师父没有白教你!这时另两位同修说,这也是我们的心声。这样他们诬判我七年。

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被关押到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刚到女子监狱时,被关押在集训队。早上五点起床,白天整天坐在教室里,除了上厕所之外不许动,晚上九点才让睡觉,睡夹鱼铺,就是夹在两个犯人中间。由于长时间关押坐硬板凳,身体非常虚弱,我的右腿不能走路了,每迈一步都疼痛难忍。就这样恶警队长郑杰还天天让犯人架着我去车间。早上架着我去,到晚上八、九点钟回监舍。

遭恶警毒打摧残

“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又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又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各种各样迫害,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干奴役工,学员之间不让说话,经常遭到狱警和犯人的谩骂。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八日我们法轮功学员三十多人,开始反迫害。由于一个犯人迫害同修赵新。我们就决定抗议制止迫害,学员有的打坐、有的立掌、有的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张秀丽气急败坏的让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学员有的被打,有的被关小号。其他学员开始绝食声援,到八月份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都不去车间做奴役工,都回到监舍。在监舍里狱警又分两个屋让我们挑牙签,法轮功学员继续反迫害,不配合,就是不挑牙签,法轮功学员一排排的立掌发正念,恶警副队长张春华用高跟鞋踢我们的手,拽吕玉君的头发,参加迫害的有刑事犯赵艳、王凤春等。

我们法轮功学员要学大法著作、炼功,要开创自己的修炼环境,不应该消极承受这一切,这样又遭到恶警张春华、犯人王凤春、赵艳等的残酷迫害。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分别绑在一个屋,用胶带把嘴封住,不让说话,我被绑在床腿上坐在地上,一宿不让睡觉,第二天恶警张春华又把我们骗到拉练场,刚到那里,突然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好多犯人,手拿棍棒、小白龙、汽水瓶等,还有一些恶警和防暴队的手拿警棍站到外圈。把学员围在圈中,把学员一个个拖到圈内,强迫在里面跑步,不跑就连打带踢,跑到谁跟前谁就打。跑不动了就抱头蹲着,不蹲就撅着,再就是吊起来用电棍电击。把秦淑珍的耳朵打得流脓好长时间,把徐友琴打休克了。九月份的天气很冷了,但是学员被迫害得头上身上的泥和汗水就象三伏天干活一样多。吃饭只给一个馒头一条咸菜。

恶警整整折磨了我们三天三夜,晚上不让洗漱,手脚都用绳绑着,吃饭由犯人喂,上厕所也不给解开。我们法轮功学员当时有二十多名,上厕所时,只给我们一个人解开,由这个人去给每个人解裤子,提裤子,给来例假的人垫纸,换卫生巾。晚上手背到后面绑上,坐在水泥地上两脚也绑上。背对背两人绑在一起,恶警和犯人不让我们睡觉,白天迫害一天,晚上稍微一闭眼犯人就用很粗的棒子打。有的犯人还拿牙签支学员的眼睛。把学员王淑珍、李彩英折磨的精神恍惚,这样连续迫害了十几天。犯人王凤春、赵艳、李桂香、朱玉红等不但不让睡觉,她们还用汽水瓶装上水,左右打我的脸,一个犯人拽着我的头发,拿四棱小木条抽打我的嘴,当时血顺嘴角就流出来了,我整个脸都变形了,别人根本就认不出来我了。脸被打得成黑紫色,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右腿被打的不能走路了,就这样还强迫我去拉练场。姓葛的恶警用电棍打我的脑后,打得眼前直冒花。恶警张秀丽用电棍电我的脖子,又电其他学员。恶警张春华说:你腿跑不动就给你针灸。让犯人用针使劲扎我的脚趾头,她们的恶行真是令人发指。学员王淑兰六十六岁遭受一样的迫害,也跟着一样跑,不跑就打。晚上回到监舍后,也不让上床,让坐在水泥地上,她们把窗户、门都用纸糊住,关得紧紧的,几个犯人轮班打法轮功学员,用塑料鞋底打徐友琴的屁股和后脖梗,边打边说打坏了就撒盐。这样用残酷的手段迫害大约三、四天后,犯人王凤春、赵艳还要用上鞋的大针扎我的脚,我严词抵制,然后恶徒又去扎张淑琴、王建萍等多名学员的脚,他们把王爱华两只胳膊分开成十字架开,用绳绑在窗户上,站着脚也绑上,用木条打脚背,疼的王爱华喊着叫着,真是撕心裂肺,令人发指。有个老年同修周春芝让犯人王凤春住手,被王凤春一脚踢在后腰上,当时就起不来了,喊叫声、哭声、叫骂声回荡在监狱上空,令人毛骨悚然。

为了制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王洪杰、里玉书、关英欣、丁玉已经绝食二个多月了。最后的一天,在拉练场法轮功学员刘丽萍、赵欣到拉练场后就高声的大喊:“同修们站起来!”、“法轮大法好!”那喊声震慑邪恶,也解体了邪恶。把拉练搅黄了。因此法轮功学员赵欣、刘丽萍、张淑哲被关小号。

这样持续了十几天,后来恶警又强迫我们到外面走军训步,法轮功学员在前面走,犯人在后面跟着,她们想揣谁就揣谁。一次犯人赵艳、王凤春在后边突然挨个揣,揣得我感觉肠子都翻个了。很长时间上不来气,那种痛苦真是难以表达,下雨也要在外面站着,晚上坐小板凳到十二点。因为长时间坐小凳不让坐垫,一个姿势,腿不能抻开,有的学员屁股都坐坏了。

一次监狱恶警戴莹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就残酷的用脚踢我的下巴,打我耳光。十一月份学员为了争取炼功环境,学员立掌发正念。恶警郑杰、张春华指使犯人宋丽波、朱玉红、王凤春等人用绳子把我们都绑在床腿上,晚上拖到走廊两个人绑在一起,手脚都绑上。恶警和犯人还不断的谩骂,叫喊说:都给她们拖到外面冻着去,你们豁出死,我就豁出埋。犯人就把窗户打开冻我们,冻我们十多天。

被扒光衣服羞辱

二零零四年的三月份学员反迫害不穿囚服,不报数。恶警张春华领一些暴力犯,宋丽波、赵艳华等犯人,把我们上身衣服全部扒光,乳罩都扒下去了,被强制套上囚棉衣,然后手绑在床腿上。学员吕玉君为了让监控器能看到恶警做的这些坏事,就光着身子对向监控器,因为她们总是口口声声说现在是人性化管理。张春华害怕被看到就把吕玉君拖到洗潄间用手铐铐上,一把一把的薅吕玉君的头发。然后每个屋二个学员,一个人身边一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走一步跟一步,上厕所洗潄一个学员在里面另一个就不让进去,我们绝食五、六天不吃不喝还让去外边晒着。又用手铐把每个学员铐在床上,把两手从后背交叉式铐子链绕过床梯子横条站着,这酷刑非常残酷,叫大背剑。这种酷刑是非常残酷的,有的几分钟就休克,一会心脏就受不了,我被铐了三个多小时,几乎昏迷,大便都便到裤子里。这样才把我放下来。

野蛮灌食摧残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全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三天后狱警开始给我们灌食,监狱里的医院狱警,领着犯人商小梅灌食,他们用的根本就不是正常灌食方法,是一种很硬的管,给我拔管时带出了一大块血。学员吴美艳、杜玉玲同样从胃里带出一大摊血。吴美艳就喊:“谁要能负起责任就这样灌,等我出去就告你们!”后来她们才换成灌食管。灌食后,有的吐血水,有一天还往里下的不知是什么药。灌完我们都感觉头晕。我们就高喊:“你们这是迫害!” 狱警们天天这样灌我们,最后我们每个人的鼻子肿的都插不进去管了,恶警郑杰气急败坏的说,鼻子插不进去就埋管。绝食到二十七天,每个法轮功学员又被铐在床梯上一宿。我的手背后边被铐起来不能直腰,一抬头手胳膊就受不了,只能头朝下一宿到早上七、八点钟。吴美艳铐的休克了,放下来,等醒了还铐上,就这样折磨法轮功学员。我们大大小小的绝食有四五次,这次绝食是最长的,二十八天。

又一轮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女子监狱又开始新一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原副监狱长刘志强为了评文明监狱,妄想让炼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化。给各个监区下令,开始残酷迫害,二监区恶警在劳动车间全都挂上布帘,领一帮犯人,不许我们往外看,在里面随便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人用各种手段迫害学员,强迫码坐小板凳,离床一尺远,脸对着监控器。五点半起床到晚上九点,一天十几个小时码着。各屋安装了小喇叭,放那些诬七八糟的音乐,干扰学员。除了上厕所起来,犯人还连喊带骂的。上床后不许坐着,必须躺着,包夹的和犯人交替值班,不让法轮功学员说话和见面。两个包夹管一个法轮功,寸步不离,夜岗犯人和包夹都有监控笔录,监狱统一发的笔记本,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一举一动包括上厕所洗漱都记录。

女子监狱里又新建了三个监区,都是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叫攻坚也是洗脑监区,有九、十一、十三监区就是集训队,把别的监区法轮功学员调来进行迫害。

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我被骗到十三监区,天天强迫看那些诬蔑大法的书和录像,还有造假、造谣的录像。十三监区的队长王小丽、贾文军指使小警察,让犯人看着,不许说话,上厕所时寸步不离紧跟。半夜也跟着。为了达到不让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放弃信仰,她们对大法和经文断章取义,利用假经文欺骗我们,软硬兼施,强迫学员听诽谤大法的东西。辱骂法轮功学员,从早到晚几个犯人围着一个学员,用各种言行或不正当的行为干扰,不让有一点思想集中的时候。犯人不让他们到车间干活,专门在监舍迫害法轮功学员,威逼恐吓,什么招都使,从早五点半起床至晚上九点,有时随时延长时间到凌晨一、两钟。那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啊!

零七年八月份又把我调到的五监区,还是两个犯人包夹走一步跟一步,将近二个月又把我调到四监区,也是让犯人包夹看着坐小板凳,不放弃信仰就来回调,折腾学员。这种非人迫害一直到我出狱。

这就是我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事实,哈尔滨女子监狱就是人间炼狱。多么希望这种迫害不再发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