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陈来娣离奇去世的前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闸北区法轮功学员陈来娣在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被发现去世,身体已腐烂,其过程疑云重重。据传,一过路人闻到异味,一路寻来才发现的。陈来娣住在七楼,一过路人怎么会闻到七楼的异味,而同住一幢楼的居民却没有发现呢?又传,其儿子于五月十二日回国前,遗体已火化。

上海邪恶的“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既残酷而又极为隐蔽,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决非正常人所能想象。上海闸北区七十五岁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喻培英,身高不到一米五十,自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起,即被中共当局人员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起来了,不管喻培英走到哪里,中共恶人就跟到哪里,于五月二十日晚被闸北“六一零”组织绑架。喻培英老人的女儿李玮红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

陈来娣待人诚恳,为人善良,修炼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是一个公认的好人。

陈来娣居住于上海闸北区共和新路318弄(凯成苑),居住在一幢居民楼的七楼(顶层),丈夫几年前去世,儿子在日本留学,她一人独居。陈来娣所住的小区,紧邻上海市邪恶“六一零办公室”(太阳山路38号),两地相距约100米。

20零八年奥运会期间,不断有邪党人员来骚扰她。一次,邪恶之徒冒充地区民警来骚扰,被陈来娣识破,只能悻悻离去。又有一次,二个邪恶之徒来骚扰,并威胁、恫吓她,陈来娣非常气愤。

后来,陈来娣因事离开上海,去了外地。上海“六一零”发现陈来娣没了踪影,竟然非常恐慌,撬开她的房门,在她本人不在场的情况下登堂入室,大肆搜查,翻箱倒柜,所有物品都翻遍,并在她的住所周围布置了许多警察和便衣,甚至连附近马路上的过往行人都在便衣和警察的严密监视之下,其如临大敌的程度,真是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陈来娣从外地回到上海,发现家已被抄过。有好心人告诉她:“你不在时,他们来抄过你家了。”陈来娣找到闸北区芷江西路街道“六一零”的头子江某某,质问他们为何擅自进入她家抄家,江某某竟然装聋作哑,支支吾吾,和他边上的同伙一唱一和,装起了糊涂,耍起了流氓。陈来娣气愤地说:“你们这是知法犯法!”

其后,陈来娣不断地发现自己被盯梢、跟踪。

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前,有人看到过陈来娣,陈来娣身体健康,状态也不错,没有任何异常,平时也从未听说她有任何不正常的状态。相隔约二个星期时间,突然传来了陈来娣的死讯,说她死在自己家中,身体已高度腐烂。

目前,陈来娣的真实死因究竟如何,无法知晓,但整个过程扑朔迷离,疑云重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