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资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的资阳市由简阳、乐至、安岳、雁江区组成,是一个人口五百万的地级市。目前在全国对法轮功迫害最为严重的几个省,四川是其中之一;二零一零年资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数又是四川省最多的。

四川省的资阳市六年前换届由唐永良任政法委书记、王安鹏任“六一零”(中共专管直接迫害法轮功的纳粹盖世太保式恐怖组织)主任、公安副局长何春萍负责国保支队、李森、肖惠先后任二娥湖洗脑班主任后,对法轮功的迫害日趋严重。

据调查,二零一零年资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数为全省第一:据不完全统计,简阳二十一人、安岳六人、雁江区八人,加上乐至县和一些乡村多人(其所受迫害未能在网上曝光),大约四十多人被直接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据不完全统计,从二零零六年到二零一零年的五年时间,资阳市法轮功修炼者有周慧敏、黎茂书、胡桂芳、张国栋等四人被迫害致死,(在简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的还有蒙潇、陈文艾、李玉华、毛开明等法轮功学员),二十一人被非法判刑,最长刑期有九年半,被绑架强制洗脑的一百三十多人次,绑架关监多人,甚至有现年九十岁的钟华姿老人也在零九年被简阳国保绑架关监二十八天。

很多人明知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出于对邪党的恐惧,很多地方都是被动绑架——坏人恶告后警察绑架,或偶尔绑架多人,很多地方是关半月、一月就放人。特别是近几年,中共内外交困、行将灭亡,国际社会更强有力的谴责,很多中国人觉醒,很多地方迫害维持不下去,洗脑班更办不下去。全国只有包括四川在内的几个省迫害还嚣张。

资阳政法委、六一零、国保、洗脑班头子、及其属下各市区县的头子,已经不是被动的为了工作去干了,已经达到邪党造就党徒的标准,是主动干了:把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酷刑、洗脑当作开玩笑和发财的机会了,同时蛊惑人人告密,把全市所有街委、乡村委等基层人员编制成一张特务网,所以近五年来与全省乃至全国大多数地方都不同了。

资阳六一零、洗脑班每年定时成批绑架法轮功学员

资阳市从王安鹏任市六一零主任、开办洗脑班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直到二零一零年,主要是有预谋的绑架。五年以来,每年五月开始办洗脑班,有人上班,电话能打进去。然后政法委、六一零与国保等头子预谋绑架人员。七、八、九月为大量绑架,六、十、十一月零星绑架。如简阳,去年从七月开始,到八月已绑架十四人,到九月绑架增至十九人,到十月二十一人;数量从二零零七年的简阳十四人、乐至三人、安岳三人、雁江区十人在加大。

现以简阳为例:

二零零六年:

十一人次被强制洗脑,一人被非法判刑,闫勇被劫持到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导致精神失常。被强制洗脑的有:胡凌英、肖会清、蒋红珍、赵德芳(同年两次)、杨明芳、肖飞琼、鄢祯祥、曾光明、邱志成、李显仪。

二零零七年:

十四人被强制洗脑、四人被非法判刑、一人被迫害致死、二家属悲愤而死;一人被绑架后被恶警强行抄走VCD机一部和全家人积蓄的现金一万多元。一人被迫害致死。

周慧敏,女,二零零八年时四十五岁,户口所在地四川省简阳市简城镇正中街一百二十一附九号。曾被绑架六次,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受到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在周慧敏撰写的纪实文学《破晓》中有详细记载。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在青羊医院被迫害致死。

四人被非法判刑:胡元珍六十四岁、黎茂书七十岁、刘建容六月下旬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三年半、钟芳琼被非法判刑七年。

十四人被强制洗脑:胡元珍,陈建英,黎孟书,刘建秀,杨桂荣、胡学辉、邱志成、徐慧英、陶素清、苏梅、冯秀英、李安全、华清、黎德蓉。

二零零八年:

十一人被强制绑架洗脑,鄢春明腰和手造成严重摔伤现卧床在家,一人遭绑架酷刑折磨。

十一人被强制绑架洗脑:姜芝蓉、谢东云、谢思琼、汪慧英、石盘乡一魏姓老年法轮功学员、李华彬七十多岁、刘顺琴、彭秀琼、周开泽、高琼英、张世祥,遭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九年:

六人被非法判重刑,二人被迫害致死,十四人被强制洗脑,关押折磨。

六人非法判重刑:十二月八日,雷金香被非法判刑九年六个月,贾正芬被非法判刑八年六个月,张世祥被非法判刑六年,刘德慧被非法判刑四年,彭秀琼被非法判刑三年。王忠琼被绑架至四川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

十四人被强制洗脑:雷阿姨、慧慧、雷金香(女、六十多岁,老伴和两个女儿都去世,孤身一人。)、周蓉珍(一只手残废,老伴在外省打工,家中老父无人照看。)、王华、彭秀琼、刘德惠、徐某某、汪桂花、施天清、吴彬菊、贾正芬、张世祥、王忠琼。

二人被迫害致死:黎孟书老人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黎孟书被非法判刑后,被停发工资。恶警们不仅不让七十多岁的老人炼功学法,还变着法子折磨她。老人在监狱残酷迫害下几次病危,生活不能自理,出现生命危险,狱方怕担责任才通知简阳公安去接人。简阳公安一拖再拖,三个多月不去接人,狱方才不得不于二零零九年过年前将黎孟书送回简阳市简城镇安象街的家中。黎孟书的七十岁老伴吴天惠,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悲伤过度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晚离世。吴天惠的子女要求自己的妈妈回家来见爸爸最后一面,可国保却置之不理。

长期迫害中,张国栋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离世,终年七十四岁。

二零一零年:

一人被迫害致死、二十一人被绑架强行洗脑

胡桂芳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之前患严重甲亢等多种疾病,修炼后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身体健康。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胡桂芳老人在被迫害的五-六年时间里,被非法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后转到简阳女子监狱。在监狱遭严重迫害生病垂危,邪恶用了不明药物。回家后,双目失明,吃啥便啥,大小便失禁,直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含冤去世。

二十一人被绑架强行洗脑:徐素华、李世琼、周容珍、王素芬、陈永建、王利群、向秀英、谢思琼、方书才、陈金蓉、江素英、文霞、一个玉成乡的法轮功学员从洗脑班走脱,现在在外流离失所、曾平书、马代恒、王华彰(男,七十五岁)、王征和老师、钟志芳老师、王华、胡元珍、吴帮容。

有目标的全部从家里绑架;有目的地全部绑架进洗脑班。年年如此,逐年猖獗。把人满为患的两层楼洗脑班扩建成四层楼,做着绑架更多人洗脑、能更多发财的美梦。

合伙到外地绑架本地人,直至虐杀、重判。如简阳周慧敏被虐杀、钟芳琼重判七年;在本地绑架、毒打、重判外地人。如重庆张勇军二零零七年被乐至县法院重判九年半、遂宁吕燕飞被打得头着地,当时就昏死过去。

资阳的国保,连又矮又干的女国保都是十足的流氓悍匪的性情与作派,他们对老年法轮功学员都是举脚齐上,擒拿踢打样样来。绑架手段已成固定模式:不出示任何手续、不给任何理由、没有任何罪名,十几个国保或加上六一零、街道乡村单位等基层坏人,先谎言欺骗,骗不开门就强行打门,进不了屋就打烂门窗,开着门的就直闯进去,家翻宅乱的抄家,拖拉踢打强塞进警車,直接劫持。

以简阳政法委头子钟世全、国保头子王建勇、鄢宜权、范增学等恶行最多。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迫害大法以来,简阳市至今已有四、五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骚扰、关押、洗脑、绑架、劳教、判刑、九名被迫害致死,他们都是直接凶手。

雁江区政法委头子刘斌、姜崇德,国保头子兰柏林、黄光武及其手下,安岳县国保头子蒋明全及其手下直追其后。

可以说,不论多高龄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这种野蛮的劫持。

现举两例: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唐朝兵去上街的路上被资阳市、安岳县“六一零”、国保和高升乡邪恶人员十多人(分坐三辆车)绑架。邪恶之徒未出示任何证件,一个女恶人当时打了唐朝兵两耳光,在绑架的过程中,恶人把唐朝兵的头撞到车上撞得鲜血直流,之后没有通知家人,直接绑架到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进行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安岳县六一零、国保叫来多名便衣警察和黑社会打手,非法闯入陈孝玲家,当时只有陈孝铃一人在家理发。几名匪徒蜂拥而上,两人架着膀子,前拉后推。

资阳市及四区县的六一零头子“骗”、“煽”手段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安岳县六一零陈冬梅、国保人员又伙同高升乡基层坏人,窜到法轮功学员唐朝兵家,欺骗唐朝兵说资阳市的王主任要听你讲真相,我们开小车专程来接你。唐被他们哄骗到洗脑班第二次迫害。资阳市六一零主任王安鹏反复找唐朝兵,说只要唐朝兵转化,他保唐朝兵不判刑等等。王安鹏对所有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说的都是只要转化就担保不判重刑,否则就要判重刑等等相同的话。

在王安鹏的示范下,安岳的六一零头子陈冬梅是十处绑架十处骗。

现只举两例: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国保、龙台镇派出所的人员,由县六一零头目陈冬梅领头,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余廷桂家中,见余在家,陈冬梅出门悄悄打电话,叫来两个黑社会打手,不由分说两人架着余廷桂,推的推,拉的拉。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刘国萍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正在永顺镇养鸡场上班,陈冬梅、国保大队长蒋明全、恶警王世成、以及永顺镇派出所所长等人把她团团围住企图绑架。刘国萍据理力争,指出他们的迫害属于非法。陈冬梅和蒋明全向周围围观的群众谎说:“我们只是请她到公安局询问一些事,下午就放她回来。”刘国萍揭露了他们的谎言,并向周围的群众讲真相,并高呼“法轮大法好”,最后被他们强行拉进警车送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刘似水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到县公安局去要他侄女刘国萍,并要蒋明全等人出示抓捕人的理由以及法律依据,蒋明全、陈冬梅、王世成等人拿不出依据,恼羞成怒,以拿法律依据给他看为由,把刘似水骗到公安局绑架,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刘似水被宋黎[洗脑班头目]等人用手铐吊在窗户上,还不停地把他身体旋转,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其中打手汪林还用烟头烧他身体,致使刘似水双脚浮肿,才让他回监室漱口洗脸。

简阳原六一零头子唐宪国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迫害大法以来,经手签办了众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子。据不完全统计,简阳市至今已有四、五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洗脑、劳教、判刑、被骚扰、九名被迫害致死,其罪责是难以逃脱的。

有两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回家后,唐宪国以不“转化”(放弃信仰)为名,通知社保部门停发了两位老人的全部养老金,距今已达十一年之久,给两名老年法轮功学员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每当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判刑,唐宪国就坐镇市法院,不但自己督阵,还安排人员到法院值班;经常到广电、教育部门、乡镇等各地各单位教唆、布置:如何煽动仇恨法轮功、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

如: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九日在全市学校校长会上做了所谓防范法轮功的邪恶布置。向乡镇下发由“六一零”办公室炮制的“农村反邪教警示教育宣传提纲”等毒害众生的谎言材料。

可是唐宪国却到处向简阳法轮功修炼人说:他们六一零只有两个人,怎么会来抓你们呢?都是他们国保干的。以此转移视线。其实他直到现在还把自己当六一零头子,处处在场,拼命搞迫害。

杨宗楷二零零八年上半年接替唐宪国任邪办主任后,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亲自出马抓捕法轮功学员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六月份左右,资阳洗脑班遭受迫害的九名法轮功学员中,就有五位是杨宗楷从简阳绑架去的。杨宗楷叫嚣:简阳是法轮功的“重灾区”,要重点抓。

六一零头子、洗脑班头子和骨干,既是极端险恶、伪善、奸猾、无耻的骗子,又是妖言编造蛊惑者、是颠覆人的天然正常认知标准、毁灭人的天然正常认知能力者,是良知正信的撕裂者。

洗脑班头子肖惠,女,近四十岁,安岳人,研究生毕业;洗脑班副主任徐红艳,女,三十多岁;王安鹏助手、洗脑班骨干刘德彬,男,三十多岁,大学毕业;教师、唐敬华,男,五十多岁;安岳的教师、李森仍然在洗脑班里负责购物、公安局国保支队大队长李卫国常在洗脑班、另外还有六个“帮教”、三个保安、三个炊事员兼清洁工。

在王安鹏的指挥默认下,在肖惠直接实施、安排下,残酷折磨、诱骗、恐吓威胁相结合,用各种方式颠覆人的普世价值认知标准,撕裂人的道德良知,其邪恶激烈程度远超过一般洗脑班。

凡是被绑架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被人监视着,既有人员监视,又有摄像头监视。不许炼功,连一条腿都不能弯曲平放,不许两手放靠在一起;每天上、下午都强迫所谓上课,听肖惠、刘德彬等人对法轮功的各种诬蔑、诽谤,看诽谤大法的光碟;强迫每天晚上在监舍里,由两个“陪教”监督着“学”洗脑资料;强迫每天洗脑课之后写所谓心得体会;强迫辱骂大法师父,强迫诽谤诬蔑法轮功、明慧网;强迫每天早晚唱歌功邪党的歌曲;不断培训“陪教”,煽起“陪教”、法轮功学员家人对法轮功的仇恨……利诱、威逼、恐吓、伪善欺骗、体罚、辱骂、不许睡觉等各种手段齐上强制洗脑,不放弃信仰就无休止的关押、加大折磨。

二零一零年七月之前,二娥湖洗脑班一直使用吊铐、毒打、野蛮灌食等各种酷刑折磨和伪善欺骗、每天洗脑课结合的手段。二零一零年七月以后,在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揭露、联合国和全世界的谴责下,当局不得不宣布酷刑致死追究刑事责任的条文,所以二娥湖洗脑班才不敢肆意虐杀法轮功学员,可是在精神的折磨上却更加残忍。肖惠还经常在开会时发牢骚说“不用刑不容易开展工作”。

二娥湖洗脑班邪恶的五个特点:

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极为邪恶,其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让人达到承受极限的紧逼型。

日复一日,每天时时被肖惠等强逼着、被两个“陪教”押着、监听、看、读、写、说,恶毒诬蔑、诽谤法轮大法师父,并且被强迫着日日、时时的不间断的自己写、听坏人骂。日复一日的日夜被毒蛇啃噬着自己的心灵。而且“帮教”还要在早饭前、中午、晚上,不断找法轮功修炼人搞转化,肖惠还要每天找,王安鹏、徐红艳还要经常晚上找。

二、系统的对“陪教”洗脑。

“陪教”不但每天要负责胁持着法轮功修炼人一起听诽谤课,还经常单独给她们开会,用谎言煽动她们的仇恨,用邪说颠覆她们认知,蛊惑她们人人告密、严密监视,配合折磨修炼人。

三、制造恐怖气氛。

每天早晚、甚至肖惠上妖言诽谤课的中途,开起高音喇叭播邪党党歌,由叫小徐的年轻人监视着,强迫所有人合着音响一遍一遍的唱,谁没唱出声音来,就全部重唱,唱无数遍,直到肖惠认为满意为止。

四、收买一个乐至干瘦老头冒充法轮功学员,恶毒攻击法轮功,喊打倒法轮功,以欺骗“陪教”、扰乱法轮功修炼人。

五、强迫感恩、感激罪犯

强迫法轮功修炼人所谓纠正错误说法,把迫害说成关爱,把灭绝人性的折磨说成春风化雨,把强迫接受他们的蛊惑、妖言、诽谤洗脑说成灵魂再塑;强迫给他们送锦旗(很多人都被强迫送他们题字为:“灵魂再塑、春风化雨、从新做人”之类鬼话的“锦旗”);强迫法轮功修炼人背信弃义、恩将仇报;强迫不准仇恨他们,要求放出去之后只能向外界说他们好、感恩他们;强迫承认中共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家庭悲剧是法轮功修炼人自己造成的。

恶人作恶心虚

资阳市六一零、政法、国保、洗脑班等人员,把迫害法轮功当作发财机会,工资基数比同等阶层高,绑架一个有奖,转化一个有重奖,上诽谤课和找法轮功修炼人谈话都有钱,而且数倍于工资。

恶者坏事做多了,内心就恐惧,最惧怕的就是自己的恶行被曝光。对外全力打造“文明城市、和谐资阳、让资阳人活得有尊严、把资阳推向世界”等令人作呕的虚假。看到各地和自己身边参与迫害者恶报案例不断,就给自己壮胆“共产党叫整的,法律是共产党的”。他们把法轮功修炼人通过佛法修炼后的善良坚忍当作好欺负,把行将就木的邪党当靠山。

岂不知恶报来临时,就是以每个人在这其中的言行来衡量的,善恶终有报,宇宙的法是公平的,到那时候任何的狡辩都没有用,只能面对自己作恶的后果。那样的恶报不是现在瞬间的物质享受能够相比的。劝所有相关人员好自为之,现在害别人就是在害自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