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爱的继母遭绑架 女儿呼吁营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西昌市海南乡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卫会蓉女士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在西昌市黄联镇阿七乡讲真相时被人诬告,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小庙新监狱。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西昌市国安打电话告诉卫会蓉的家属,称已逮捕。据悉,西昌市法院欲对卫会蓉进行非法庭审。参与迫害者:西昌市国安大队副大队长太刚毅等。

在海南乡,卫会蓉是有口皆碑的贤惠妻子、慈爱母亲。卫会蓉是继母,身边没有一个亲生孩子,但她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让一个大家庭相处得其乐融融。卫会蓉多年前从外地流落到西昌海南乡落户。卫会蓉修炼法轮功后,不仅使全身病痛痊愈、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而且改变了暴躁的脾气,处处为别人考虑。

卫会蓉被绑架后,她的女儿及家人四处找相关部门反映,要求放卫会蓉人回家。以下是卫会蓉的女儿的求救信。

请帮帮我善良的母亲

我是海南乡村民卫会蓉的女儿。我从小命苦,九岁丧母,全靠奶奶和父亲把我和两个哥哥拉扯大,度过了十多年的艰苦的日子。后经人介绍,卫会蓉阿姨成了我们的继母。

记得当时别人给爸爸介绍卫会蓉阿姨的时候,爸爸不同意。尽管爸爸很了解卫会蓉阿姨是一个能干人,但怕有了后娘以后子女们受委屈。我们看到爸爸由于过份的操劳身体已经略显衰老。如果爸爸身边能够有卫会蓉阿姨这样的人为伴,他的生活一定能有所改善。再说我们都渐渐大了,应该让爸爸的晚年幸福一些。于是在我们的劝说下,爸爸同意了,从此我们有了一个完整的家。

此时继母的子女都已成家了,她把她的家安顿好后,就全身心的投入到我们这个没有母爱的家庭。我们的家庭本来很拮据,妈妈进门后,就遇到我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二哥和我先后结婚,操办了这么多件大事全靠妈妈和爸爸两个人撑着,无论什么时候妈妈始终坚持陪在爸爸身边,为我们撑起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妈妈的到来为我们增添了太多的实惠和乐趣。虽然我们家并不富裕,但是生活的却很幸福。

日子刚刚好起来,麻烦又来了,妈妈由于过份劳累,再加上一日三餐都顾不得好好的吃,身体出现了严重的胃病,身体迅速消瘦,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妈妈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活儿,而奔走于西昌各家医院治疗,但是几乎无效。刚刚挣了点钱又全部用于治病,很快就入不敷出了。妈妈本来是急性子,一系列的变故使她常常忍不住发火,就在全家最焦急的时刻,有人来告诉我妈妈说修炼法轮功对祛病健身很好,而且不花一分钱。妈妈一听决定试试看,没想到炼了一段时间胃病就好了,能正常吃饭了,能下地干活了,干活比以前更有力气了。而且最大的变化是妈妈对我们更体贴了,急躁的脾气也改了很多。吸烟、喝酒的嗜好也戒掉了。妈妈比以前更慈祥更善良了。

例如,二零零六年一天妈妈准备搭葡萄架子,用钢绞线时,不小心钢绞线弹回来,立即把妈妈的一只手的无名指第一节手指缠断了,骨头断了,只有肉还连着,钢绞线缠在手上,三、四个人帮忙才取开。旁边人叫赶快喊120急救车说是要上州医院医治。妈妈知道自己是修炼人,她的师父会保护她,不会有问题的,就上了村卫生所。医生看了妈妈的伤势,吓坏了,说治不了,不敢医。妈妈说:“不要你医,只帮我缝好,上上夹板就行了。”医生坚持要打针、吃药、输液才行。妈妈说:“不需要,我只要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医生不干,叫妈妈和家属写协议,声明出了问题不要找他,妈妈和爸爸就写了,并签了字。回家后,左邻右舍、亲朋都来关心妈妈。妈妈心里很踏实,一直安慰家人说:“不会有事的”。果然,第一天睡觉,根本不象我们担心的会疼得睡不着,妈妈只感觉到象蚂蚁轻咬样的,根本不怎么难过,第三天妈妈就开始干农活,第七天就开始洗衣服,第十天到村卫生所拆线。医生惊讶的说:“怎么线都断了,手指神奇的痊愈了!”这件事情我们全村的人都知道,都感叹:“法轮功太神了!”

我大嫂二零零七年出走至今没回来,大哥每天必须在城里打工,每月上三十天的班,没有节假日。哥哥有两个孩子,侄女刚好考入高中,侄儿刚进初中,就突然失去了母亲的照顾。我妈妈立即承担起对孙子孙儿养育的责任,及时用奶奶的爱填补了母爱的空缺。他们俩周末回家,妈妈都为他们准备了可口的饭菜,为他们准备了干净整洁的衣服,生活用品及生活费。记得我去看妈妈时,就听到侄女说:“奶奶煮了五个鸡蛋,全部给爷爷、弟弟和我,自己一个也没吃。”

因为爸爸的牙不好,妈妈做饭总是照顾爸爸故意将饭菜做的软和一些。二哥家住在十多公里以外,妈妈也经常挤出时间过去帮忙,并带上自己种的瓜果蔬菜。因我身体也不太好,妈妈对我和孩子更是格外的关照和挂念。妈妈和我的两个叔叔及邻居,亲朋都相处的很好。由于妈妈学炼了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变好,人也变得更祥和,更能吃苦付出,更宽容大度了。妈妈的变化让我几乎忘了她是继母,我们都叫她妈妈,孩子们都叫她奶奶、外婆,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叫的那么亲切,那么自然。

由于目前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我担心妈妈吃亏,也多次劝过妈妈“不让炼就不炼了吧”。但是亲眼目睹了母亲修炼后身心的变化,我觉得我的劝说底气不足,因为太多的事实证明妈妈通过修炼法轮功以后成为一个更好的好人,炼法轮功没有错,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和牢狱扯得上关系?听说妈妈是因为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而被抓的。我们国家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游行示威等的自由。我妈妈没有违法。

现在我家是一人在内受罪,全家在外牵挂。由于妈妈年龄大,再加上前些年身体不好,全家人都很担心。爸爸原本就是个只会干外不会干内的人,再加上身体不太好,我们三兄妹都各有各的家庭,平日没人照顾。侄儿侄女回家也是冷锅冷灶的。家里的农活原来主要是妈妈操劳的,葡萄今年该盖大棚了,现在只好花钱请人干了。今年地里的大头菜,因我家没人干活,后来邻居亲戚都来帮忙,晚收了二十多天,只把本钱收了回来,白忙了一个季节。妈妈养的土鸡原先自己进城卖,现在不得不卖给来收购的小贩子,也是只够本钱。咱农村人就靠这些维持生活,现在等于没有收入,家庭生活难以维持。

请让我妈妈回家,我们全家都离不开她,她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却受牢狱之苦。为了我妈妈的自由,为了我家庭的安宁,为了解除发生的冤案,请为我妈妈说句公道话,伸出援助之手。救救我妈妈这位善良的好人吧。

村民卫会蓉的女儿:殷燕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