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简阳女子监狱虐杀手段:让你们回家去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多年来,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为达到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即强迫她们放弃信仰)的目的,以各种酷刑、虐待对她们进行残害。

简阳市养马河镇四川女子监狱
简阳市养马河镇四川女子监狱

残害手段:折磨至生命垂危,释放回家后不久即死去

简阳女子监狱既虐杀法轮功学员又可推卸自己责任的手段是:用各种肉体、精神的酷刑、各种破坏身心的毒药折磨到生命垂危,并经狱医鉴定必死无疑的情况下,或送其回家,或打电话叫家人赶快到监狱接回家,或将其“取保候审”。这些受害者回家后,有的几天就死去,有的身体一天天衰竭,不久便死去。

有个监狱头子就反复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不转化(放弃信仰),我们让你们生不如死,我们不会让你们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们死在医院,让你们回家去死,没有谁追究得了我们的责任。”

对于被迫害至生命垂危而取保候审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几天没死,简阳监狱恶警就会直接到当地串通地方国保、“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参与迫害,致其速死。

原七监区监区长余志芳,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残忍阴毒,被调到狱部“教育”科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的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大多和此人有关。余志芳还被四川省“六一零”主任贾某某、副主任毛某某指揮着到二娥湖洗脑班等各种迫害场所教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

简阳女子监狱对刑满出狱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后续迫害:余志芳、刘红等四人到法轮功学员家走访,了解情况。他们索要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号码,趁法轮功学员不注意时偷拍法轮功学员的照片等。

至少九名法轮功学员被残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简阳女子监狱用此方式已虐杀了九名法轮功学员,而更多的案例还未曝光出来。

李玉华,四川省乐山市夹江县漹城鎮法轮功学员,五十七岁左右,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恶警高世维带人到李玉华家,非法抄家后将她绑架。李玉华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往简阳女子监狱,由于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被残酷迫害,生命垂危,被强行输液,输得全身发肿,直至生命垂危,监狱恶警看她将死,忙将她丢回她家去,监狱方面声称不承担责任,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通知家人将她接回。李玉华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回家五天即死去。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李玉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被劫持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迫害,曾经被长时间罚站,不准上厕所。回家不久,中共人员回访时,问她有什么要求,她说希望你们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七月中旬,又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曾经被劳教所警察和包夹一窝蜂拳打脚踢,被打得遍体鳞伤。李玉华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没被迫害死,却被简阳女子监狱迫害死。

林丽莎,四川乐山市法轮功学员,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五年十月中旬在市中区法院讲真相时,被市中区“六一零”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五年,被送往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二零零九年六月底被折磨至瘦得不成人样,监狱恶警看她将死,忙将她送回她家,结果回家几天后即含冤死去。

林丽莎遗照
林丽莎遗照

胡桂芳,四川省简阳草池镇法轮功学员,七十岁左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简阳国保绑架、关押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上旬,胡桂芳在街上讲真相时,再次被恶警像一群土匪抄了家,恶警并将胡桂芳及其丈夫绑架,戴上全副脚镣手铐,劫持至简阳看守所进行刑讯逼供。

胡桂芳老人在被迫害的五至六年的时间里,曾经被非法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后转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简阳监狱恶警用了不明药物,致使她回家后,双目失明,吃啥便啥,大小便失禁。身体出现严重病状,双目失明,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离开人世。

杨正碧,四川省内江市法轮功学员,五十四岁,家住内江市东兴区。几年来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几经迫害,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含冤去世。二零零一年七月,东兴区国保大队长黄君仲及一伙恶警,将杨正碧又绑架到东兴区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逮捕,判刑四年。杨正碧被送四川简阳养马河监狱,受到严重迫害,身体一天天衰竭,后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含冤去世。

叶占芬,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被非法判刑五年,送往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关押期间,监狱对她施加残酷的强制转化迫害,她因坚持不放弃信仰而长期受到身心摧残,大便出血不断。叶占芬出狱后,由于在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多年残酷的身心摧残,身体被伤害严重,一天天衰竭,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在被迫害中含冤离世。

毛开明,四川西昌市女法轮功学员,五十六岁。毛开明曾被非法劳教四次,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在凉山州雷波县讲真相时被雷波国保绑架,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雷波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处于中共人员的非法监控、非法劳改之中。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毛开明被绑架到四川简阳养马河镇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在一监区。在一监区受尽残酷的折磨,她一直坚信大法,不配合邪恶的转化,恶人于是用尽各种方法灭绝人性的折磨虐待她。

二零零六年七、八月间,毛开明被迫害生命垂危,喘气十分困难,不停的咳嗽,肚子手脚浮肿的厉害,连上厕所都无法下蹲,不时的会大小便失禁。监狱在毛开明生命垂危时才将她退回雷波“六一零”,雷波“六一零”找到毛开明的儿子,将垂危的毛开明交给他。简阳监狱看见毛开明还未死,不甘心,唆使雷波县国保三天两头骚扰,一家人生活处于惊恐、焦虑与贫困之中。本已生命垂危的毛开明在这种不断骚扰、惊恐中,不久便死去。

罗英杰,成都法轮功学员,九里堤教师苑住,退休教师。二零零四年四月,当时已七十二岁高龄的罗英杰老人被成都武侯区法院秘密诬判四年,被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迫害,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零七年六月出狱,身体已被迫害得衰弱不堪,不久即含冤去世。

陈文艾,四川乐山法轮功学员,六十一岁,因坚持修炼曾被多次绑架,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再次被恶警绑架后,被乐山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关押在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监狱将陈文艾迫害致生命垂危时,才于二零零七年底通知她家人将她接回家。陈文艾出狱不久,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蒙潇,三十七岁,四川省成都法轮功学员,原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大学学历。在经受了严刑逼供、强制灌食、捆绑、被注射大剂量有毒药物等种种迫害后,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蒙潇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八-十二日期间在成都金堂县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强制灌食
酷刑演示:强制灌食

监狱的苦役和酷刑

四川省女子监狱,又名四川简阳养马河服装厂,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以南五十公里处。狱中共关有三千多人,其中包括许多法轮功学员,但具体人数不详。

该监狱内设九个监区(或称九个车间),常年都生产奴工产品。奴工们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二—十四小时之久。每天生产的产品还要下指标任务,未完成任务者就要遭到迫害,罚延长工作时间,不准吃饭等等。由于强制性超负荷的劳动,致使在二零零四年仅一年之内,三车间、四车间、六车间等均出现跳楼身亡等非自然死亡案例。其残忍可见一斑。

自二零零零年开始,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就陆续非法关押四川各地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对囚犯们骄横惯了的恶警发了疯似的冲过去狠狠的抽打站出来的法轮功学员的脸,采用捆绳子、关小监、毒打、将人吊铐在监区大门上、戴手铐脚镣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还不让法轮功学员家属探望,尤其是如果家属中有炼法轮功的更是被他们拒之门外。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女子监狱的狱警以疯狂的酷刑、咒骂、伪善等几管齐下强制转化。采取群众斗群众的办法,先罚站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从早上5:00钟一直站到夜里12:00钟,刑事犯从车间回来,都不准睡觉,接着陪着法轮功学员,在严冬十一、十二月份,那些刑事犯激怒了,都怪罪法轮功学员,有的甚至出手打法轮功学员。各种酷刑毒打和残酷折磨、虐待在简阳女子监狱比比皆是、普遍存在。

陈详芝,四川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四十二岁,工会干部。因坚修大法曾被非法劳教两年。尽管如此,她的原单位对她的为人、工作予以很高评价,在她被释放后又高薪聘请她继续工作。陈详芝继续坚定修炼,并向被谎言蒙蔽的人们讲述大法的真实情况,结果又被抓捕,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简阳市养马河女子监狱。在狱中,她遭到监狱恶警的酷刑折磨,腰部被打断。

罗秀梅,二十八岁,原攀钢集团机制公司液压分公司工人,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三日被非法判刑四年送简阳女子监狱。罗秀梅因坚持信仰,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五日,被简阳女子监狱打得瘫痪在监狱监室床上。遭受的酷刑迫害有:戴38斤重的脚镣、戴背铐、罚蹲、罚站、皮带打、电棍电,罚睡死人刑床、野蛮灌食等等。

酷刑演示:戴背铐
酷刑演示:戴背铐

张珍华,现年五十二岁,家住四川省万源市古马儿信联社旁,原万源市草坝茶场退休职工。张珍华在狱中被恶警暴打,后恶警又将她两手捆绑悬吊,全身离地,不断用钢鞭、拳头毒打,不准解大、小便,被非人的折磨整整两天一夜,伤痕累累,被拖回监室竟昏迷数天。在惨无人道的残酷环境下,张珍华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皮包骨头。下面是她自述: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中共非法判我四年刑送往简阳女子监狱二队迫害,高强度劳动。半年后,我又被转到七队残酷迫害。余志芳是简阳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完全不象女的,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完全没有人性。七队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都是她采用残酷的手段才“转化”的,后来监狱还把余调出来专迫害法轮功。

当初我刚到七队不久,余志芳用了种种残酷手段迫害我,完全没有把我当成人看,用活麻、木棒打我、还照相、叫男恶警来看裸体,罚站几个月,关小间、“栽秧子”,脚栽肿了、痛了,无法走路,请所谓的长老收拾,请巫婆画符、烧香、烧纸、念咒等等,步步升级,吊铐、睡铐、坐铐、站铐、捆铐、背木对铐,长时间抽食管铐,一分钟也不放,把右手铐脱了,生活不能自理。最后整下一摞材料上报刊,还口口声声要整死我,整不死,等我出去那天请黑社会抽脚筋,杀死我。连我的衣服百分之九十全被剪烂丢垃圾车去了,我回家的时候都是从隔离室出来的。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残暴酷刑图为把两手反绑在背后捆绑双盘腿.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残暴酷刑图为把两手反绑在背后捆绑双盘腿.

骆碧琼,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人,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在南充市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四川女子监狱,腰杆被打断。

易芳莲,乐山市犍为县人。被简阳三监区副监区长王某多次捆绑和酷刑折磨;被监狱恶警非法关押在警车上三天三夜不给饭吃,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易芳莲被迫害精神失常,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惨遭非人的折磨。

袁光秀,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犍为县公安局恶警把袁光秀送往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非法劳改三年。期间,袁光秀被逼做鞋,监狱每天要完成二、三千双鞋。有时从早上七点到深夜三、四点才下班,有时做通宵。袁光秀不但经常被酷刑折磨,还被恶警拉去坐了半个月水牢。

王忠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被非法冤判四年,绑架至四川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仅二十天,就被迫害得双眼水肿、下眼睑青乌,人脱形。被强迫坐板,生活日用品也被限制购买。

谭金会,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广汉中共人员劫持到四川省女子监狱受尽各种迫害,不但每天劳动十多个小时,还经常被恶警吊铐在上铺床上,脚刚刚触地,从那以后她的手臂再也举不起来了,手指也是僵硬的,脚也不能正常行走,只能艰难的一颠一跛地挪动,至今生活也不能自理。

袁永文,二零零八年十月中旬,邛崃市法院,在未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违法诬判袁永文三年,随即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镇女子监狱迫害。在关押两年多的时间里,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多次出现生命危险。家属一直强烈要求见受害者,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在成都警官医院见到她时,老人被迫害致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全身僵硬、皮包骨头,牙齿也掉了几颗,呼吸困难,右手有针眼,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吴贤芝,四川省广汉市人,在简阳女子监狱被打得昏死。

陈华玉,在简阳女子监狱被扒光衣裤,打得遍体鳞伤、直不起腰。每天除吃饭外,就是罚站、罚坐、不许睡觉,每天两顿吃的都是残汤剩水。

姚佳秀自述: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三日,我被送到简阳养马河省女子监狱迫害。在七月下旬的一天,我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穿罪犯服装,狱警吴菊仙指使七、八个犯人打我,强行用“苏秦背剑”的酷刑铐在了铁门上,酷刑折磨使我疼痛难忍,最后呼吸都困难了才放下来。

吕燕飞,被毒打伤得上下楼也要人扶,门牙被打脱,被恶警默许囚犯以卫生纸塞入嘴中,以透明胶封住嘴,还被囚犯们灌屎,还被关小间,手被铐在床上、窗上和篮球架上,有时一整夜铐。

正告恶警

中共恶警恶人在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中打伤、打死人,这是任何法律都不允许的,是最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四十八条:监狱、拘留所、看守所等监管机构的监管人员对被监管人进行殴打或者体罚虐待,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那些把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作软弱可欺,酷刑折磨、肆意虐杀他们的坏人,一定会被绳之以法!


部份警察名单:(可能现在有变动,请知情者提供近期信息)
监狱部 监狱长 郭X(女)   副监狱长 朱X
政委 段××   副政委 骆××
一监区长 罗××  四监区长 罗××
三监区的监区长姓蒋 非常善于蛊惑人心、伪装
五监区:袁畅(队长) 电话 0832-7722951(办)
方蓉(队长) 电话 0832-7722951(办)
六监区:熊春燕(队长)电话 13508043519
陈佳红(队长)电话 13568552581
七中队 涂队长
八中队:简队长 电话 7723794  干警 刘虹
六监区长 聂冬梅(严管,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七监区 黄云辉
教育科 陈×× 余志芳 (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八监区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
管教干部:吕冬梅
医院院长:梅兰 主治医生:张正群等
七监区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监区长黄云辉,也是迫害刘英的恶警,她对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卖力,曾任四监区的监区长;副监区长姓杨,名字不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