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法库县原政法委书记吴枫林恶报身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

辽宁法库县原政法委书记吴枫林恶报身亡

文/辽宁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原政法委书记吴枫林,男, 一九五二年出生在法库县登士堡镇大辛屯村。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吴枫林任法库县政法委书记兼综治办主任,他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法库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主要责任人。

一九九九年年末,吴枫林亲自到法库县拘留所,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参与并指挥拘留所副所长马振权、狱警卜常田、鲁玉坤、许续东等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采取冻、饿、电击、打骂、奴役等多种非法手段折磨被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目的就是想通过这些卑鄙的手段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进而放弃信仰,达到被恶党洗脑转化的目的。

洗脑班最多时曾非法关押七十多人,最长时间一期达五个多月。吴枫林命令每顿饭只给法轮功学员一个没有拳头大的、且用发霉玉米面做的窝头。更有甚者,曾经有法轮功学员在窝头里掰出水泥块和老鼠屎;菜汤是白水煮几块白菜没有油,就这样饿了法轮功学员好几个月,不许家属接见。即使这样放法轮功学员回家时,还强迫家属每天交二十元伙食费和几千元保证金。

吴枫林还经常在走廊里大骂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学员,有时半夜私设公堂与张洪喜、刘贵华等人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三月六日晚上,吴枫林与张洪喜等人分别把法轮功学员张志国、张笑、张志广三人调出去毒打,吴亲自打了张志国几十个嘴巴子、张笑的脸被张洪喜用笤帚都打变形了。吴枫林把张志广打倒后,用皮鞋踩住手来回碾。一次吴枫林打一法轮功学员时,一位部队转业干部李辉(被雇用看着学员的)上前劝阻,也被吴打了一个嘴巴子。办班期间,吴枫林还把王显涛和李福堂送龙山教养院洗脑班迫害,把孙耀和弥宪坤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

天网恢恢神目如电。二零零二年,吴枫林调离政法委任法库县人大副主任后身体日渐衰弱,糖尿病、冠心病愈加严重、无法正常上班。后来双目接近失明,整天与轮椅为伴,苦不堪言。吴枫林于二零一一年正月十三恶报而死。法库有三天出殡的习俗,可吴枫林却赶上正月十五不能出殡,只得停放四天出殡,明白真相的人都说:吴枫林这是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

从警官到罪犯

文/吉林法轮功学员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话在吉林桦甸市启新街派出所杨峰身上就应验了。

二零零九年,吉林桦甸市明华派出所指导员杨峰,突然被吉林市公安局警察直接到桦甸将杨峰抓走。昔日威风凛凛的专门抓别人的警官转眼成为阶下囚,此戏剧性的变化令桦甸百姓议论纷纷,都说杨峰是与黑社会勾结、吃黑、嫖娼、赌博等东窗事发。其实这只是表面原因,更深层的原因是杨峰积极抓捕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招致恶报。

杨峰,男,三十多岁,原桦甸市启新街派出所警察,后调到明华街派出所当指导员。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每次抓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总是首当其冲,特别卖力。他为了执行所谓的上级命令,无知的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还曾经把一法轮功学员九岁的女儿非法关押一宿并单独审问,还丧失人性的打了孩子一个嘴巴,使孩子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其实此前杨峰的恶行早已殃及其家人,只是他不醒悟。其子患脑血管痉挛,经常发作,头部摇摆,抽搐不停。妻子曾生子宫肌瘤四、五个,需手术治疗。其母亲曾经学过大法,大法遭迫害后,听信了邪恶中共的谎言,谩骂大法,患了脑出血;住院治疗后,仍行动不便。真可谓:一人做恶,殃及一家。

杨峰曾收到法轮功学员的劝善信,而且还知道自己在恶人榜上挂名,也明白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遭的报应。但他总是以“上头让完成的事我就得这样做”为自己的做恶开脱。天网恢恢神目如电,昔日迫害好人的杨峰,其恶行最终令自己食下恶果。

事实上,这些年来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的大量案例就发生在各位的身边,善恶有报是永恒的真理!有人不信天理,但天理并不因为人的不信就不存在。

我们呼吁那些还在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立即停止迫害,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在你们还有机会的时候,挽回以前无知参与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罪孽,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