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市妇女儿童医院不法官员对王雪梅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辽宁省丹东市妇女儿童医院院长贾学广、书记范力、工会主席马玉、儿科书记马利等人,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开除了其单位职工、法轮功学员王雪梅,停发基本工资和各种生活补贴,断绝一切经济来源,导致王雪梅和女儿不得不靠妹妹生活。

在遭受迫害的十年中,王雪梅一直不断的向他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真相,希望他们能够了解事实,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纠正自己所犯的错误,不再继续追随江氏集团,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然而,他们执迷不悟,一直没有停止恶行,对王雪梅一直迫害至今。

王雪梅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之前,曾患有多种疾病:心脏病(严重的心肌供血不足)、风湿病(长年服用抗风湿的药物)、脑神经功能紊乱。再加之婚姻的变故,孩子小,生活和精神的双重压力,情绪一度很悲观。炼功后不仅身体恢复了健康,思想境界也得到了升华;工作中任劳任怨,生活中也有了乐趣。她身边的一些亲戚、朋友也因看到她的变化纷纷开始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王雪梅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去北京上访,想为自己、自己的家人、自己的信仰讨个公道。结果直接被劫持到北京天安门看守所,后又被送回单位(丹东市妇女儿童医院)。单位书记范力等人把丹东《鸭绿江晚报 》的记者叫来采访王雪梅(但并未告诉王要上报纸和广播),王雪梅如实的述说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和精神的神奇变化,以及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可几天后,《鸭绿江晚报 》上却刊登了:王雪梅在妇女儿童医院领导教育下不再炼法轮功了等的谎言,并在丹东新闻中播放,毒害和欺骗丹东的父老乡亲。在同年的十一月,王雪梅再次去北京,不久又遭到绑架,被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余天。丹东市妇女儿童医院派人把王雪梅从看守所接回单位,劝说王雪梅写“不炼法轮功、不再去北京上访”等保证书,被王雪梅拒绝。

一、强制关精神病院迫害

丹东市妇女儿童医院的领导,就因为王雪梅没有给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二日上午十点,王雪梅正在科室里帮忙(不给安排正式工作),书记范力派人把王雪梅叫到她的办公室说“今天我们领你去精神病院检查一下,看看你有没有精神病,如果没有精神病,你就回科室里去上班。”善良的王雪梅也没有多想就跟着去了。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单位领导竟置法律于不顾,没有通知家属,王雪梅连最起码的生活用的洗漱用品都没有带的情况下,被强行关进了丹东市蛤蟆塘精神病院。当天晚八点多,家人不见王雪梅回家,就找到了妇女儿童医院,这才得知王雪梅已被医院强行送进精神病院。

王雪梅被关进精神病院后,精神病院的医生、护士层层落实,把守、监视王雪梅。范力等人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不许其亲属、朋友、同事等到精神病院探望王雪梅。凡是要去探望的人,无论是谁,就包括王雪梅几岁的女儿要见妈妈,都必须得到范力等人同意——该医院医务科出示介绍信同意见人,精神病院医护人员,才敢让见王雪梅。而且在精神病院护士办公室的墙上,还挂着一个精神病人警示牌,上面写着“防止王雪梅出逃”字样。

从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二日到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王雪梅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六十四天。在这六十四天里,丹东妇女儿童医院的领导和精神病院医护互相勾结,在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的指使下,对王雪梅实施身心摧残,目的就是想搞垮王雪梅意志,放弃修炼法轮功。

在精神病院里,他们把王雪梅与病情最重的精神病人关在一起。被关的精神病人,有狂躁型精神分裂症的:白天、晚上被捆绑在床上坐着,她们一刻不停的在床上喊叫,即是绑在床上她们还能把沉重的铁床,从屋里挪到屋外,把床上的草垫子撕开,用草当成道具;有的钻到你的床下,怎么叫也不出来;有的把大夫叫着“老公”,看到护士就叫“妈妈”。在这样的环境里,王雪梅白天晚上无法合眼。几天下来,就头重脚轻下不了床了,人瘦了一圈。几次提出要求换房间,精神病院的医生、护士坚决不给换。还说:“你必须和重症病人一样享受这种特殊护理。”因为无法入眠,王雪梅就在晚间看书。第二天上班时,主任赵春霖假装说:“你在看书呢?什么书?给我看看。”当把书拿到手时,就不想还给王雪梅。原来夜班的护士已经报告了,主任和护士长等在早会上研究决定,不让王雪梅看书。为了看书主任和护士长们几次抢书,最后王雪梅不得不将书带在身上,或者放在其他病人那儿,不能放自己的包里或床上,那随时就会被护士医生等拿走。

王雪梅除了被“这种特殊护理”外,每天三顿饭都有几位精神病人把她们自己吃剩的饭菜倒进王雪梅正吃着的饭碗里。

过年本来是亲人团聚的日子。可丹东妇女儿童的领导把王雪梅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里不让出来,家里只剩下孤零零的,只有几岁的女儿一人。正月初四那天,女儿被“批准”来看妈妈。王雪梅高兴的过去搂住女儿,却被女儿推开。女儿哭着问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王雪梅哭着向孩子解释说:“不是妈妈不要你,是他们把妈妈关在这里,不让妈妈回家。”王雪梅越往前,靠近孩子,孩子就越往后退。在场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流泪了。原来,孩子想妈妈,跟医院范力等人要妈妈,他们欺骗孩子说:“你妈不要你了”、“你妈妈已经得了精神病了”等等,煽动女儿对母亲的仇恨,给孩子制造恐惧。孩子太小,就信以为真,相信了他们的谎言。无论王雪梅怎么跟孩子解释,孩子也不信,也不敢靠近妈妈。孩子的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前后的一天早晨,精神病院的主任医师赵春霖医生喊王雪梅说:“和你们医院的书记范力商量过了,今天给你用点药。”王雪梅立即质问他:“我根本就没有病,我是正常人,你们凭什么要给我用药?”赵春霖说:“我们不会用错药的,我们用错了药,上面有管我们的。”很显然,他们给王雪梅等用精神病药迫害,是有上级领导指示精神的,是有人吩咐过的。

王雪梅又质问:“我家里还有几岁的孩子,我被你们给怎么样了,我的孩子谁管?”赵春霖不吱声。所有在场的人都不吱声。王雪梅知道他们要对自己下毒手了,所以当护士捧着药瓶子走进病房要给她用药时,王雪梅将护士手里的药瓶子拨到地上,药瓶子被打碎了。

丹东妇女儿童的领导一边将王雪梅关进精神病院迫害,又一边编造谎言。到处造谣说:“王雪梅炼法轮功炼出精神病了,工作不干了,家也不要了,孩子也不管了”等等,为迫害王雪梅制造理论根据。一边又严密封锁消息,在不许任何人看望王雪梅的情况下,在三月初的一个星期六,范力等人特意出车从农村把王雪梅年过七旬的老父亲和姊妹带到精神病院来看望她。王雪梅的父亲进屋就握住女儿的手,双眼含泪对女儿说:“我年岁大了,你要好好活着,我不愿意看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看到父亲如此伤心的样子,王雪梅知道是范力等人又要对自己进行迫害,欺骗父亲说自己怎么不想活了。为了不让老人担心,王雪梅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父亲,只是说:我现在不是很好吗?我为什么要死呢?老人一看女儿挺好的,就放心的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刚上班,精神病院的主任医师赵春霖来到王雪梅的床前说:“你爸都已经签过字了,你死了,医院不负责任。”原来,范力等人特意安排王雪梅与父亲见面,目的是让其父亲和家人看到王雪梅现在好好的,再逼其父亲签字:“王雪梅死了,医院不负责任。”随后他们再对王下毒手,因为有王雪梅父亲的签字,他们就可以随意迫害了,即使死了,也没关系。

王雪梅被迫绝食,抗议他们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在绝食七天后,所在地临江派出所的警察霍文山到精神病院来看王雪梅,唠了十几分钟后,走了。后来得知,妇女儿童医院的领导又把王雪梅交给了当地派出所,企图再把王雪梅关进监狱迫害。派出所的警察到精神病院去押王雪梅时,见七天没吃饭的王雪梅已经快不行了,用他的话说“弄到看守所就得死在里头”,王雪梅因此而没被押走。在绝食十二天后,也就是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六日十点左右,妇女儿童医院的领导怕王雪梅死在精神病院里承担责任,就派科支部书记马利等人,将王雪梅接出精神病院送回了家,没留下任何话,人走了。

二、扣发工资、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由妇女儿童医院工会主席马玉、人事科长吴静、科支部书记马利一行三人来到王雪梅家,给王雪梅送去一份除名的决定。开除的理由是王雪梅旷工共四十四天,开除日期是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六日。可王雪梅在精神病院住院的病例上却写着,王出院时间是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也就是说,妇女儿童医院在王雪梅被关押在精神病院期间就已经将她非法开除了。王雪梅逃出死亡的魔穴,又遭到经济的迫害。王雪梅和孩子完全没有了经济来源,孩子还要读书,王雪梅的处于十分艰难之中。

在被迫害期间,包括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期间,单位没有给过王雪梅一份钱,只是在王被开除前,去单位找书记范力时,范力给王雪梅二百元钱说是生活费。王雪梅靠打工供女儿读书、维持生活。面对自己遭受的迫害,王雪梅仍以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去对待这些迫害自己的人,仍然把他们当作自己的领导去对待。王雪梅一直坚持不懈的用慈善的心去给他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真相,希望他们明白真相后不要再被中共恶党的谎言欺骗,纠正错误,停止恶行,赎回自己的未来。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王雪梅带着这样一颗真诚的心,回到单位去找这些领导要求恢复公职,回单位上班。可就在当天,单位领导等人再次构陷王雪梅,把王雪梅诬告到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王雪梅在找单位领导的四个多月的时间里,多次遭到院领导等人的威胁、恐吓,逼迫写“保证书”等。范力曾两次叫保卫人员以干扰领导工作为名将王雪梅拖出她的办公室,从走廊的这头拖到那头,王雪梅当时穿的棉衣拉链都被扯断了。

三、精神上禁锢、人格上污辱

直到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丹东妇女儿童医院的领导才允许王雪梅回单位上班。在这之前,医院领导把振兴区“六一零”的书记、王雪梅所在地的派出所的警察、及社区书记找来,共同决定让身为主管护士的王雪梅以“合同临时工”的名义,回医院的新生儿科去打扫卫生、清扫厕所,并警告王雪梅不准随便同医院的任何职工说话。

为了进一步孤立王雪梅,恶党书记范力又在全医院职工大会上宣布:任何人不许和王雪梅说话,谁同王雪梅说话,谁将被叫到他的办公室“谈话”。同时吩咐新生儿科的护士长、主任等监视王雪梅的一举一动,随时上报等,他们好随时向“六一零”汇报。范力多次要求王雪梅无论什么时间,去哪里都要跟她请假,否则就要开除王雪梅。范力还叫儿科的主任、护士长等人看着王雪梅,在节假日不让王雪梅休息、周六、周日都的来上半天班,防止王雪梅再走了。

范力一边造谣惑众,说王雪梅炼法轮功炼出精神病了,一边让王雪梅去打扫厕所。然而,认识王雪梅的人都知道,她修炼法轮功后,不但精神正常,而且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是本医院出了名的好人。这么多年在一起谁不了解谁呢。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晚,王雪梅的父亲患肠梗阻住院了,她很担心年老的父亲,决定请假去县级医院看看父亲。八号的上午,王雪梅把自己工作安排好,同儿科主任等领导请好了假,并把自己的电话和女儿的电话号码都留给了他们。结果王雪梅刚坐上车单位的电话就打过来,要王雪梅立即返回。原来,王雪梅刚走,儿科的支部书记马利马上就到医院政治处找政治处的主任祝恒洁,一起给“六一零”等处打电话陷害王雪梅,说:王雪梅又跑了,又去北京上访去了。而且通报给“六一零”、当地派出所、街道等。这些单位把电话打到了乡下找王雪梅。第二天支部书记马利等人又追到了王雪梅父亲治病的县医院去监视王雪梅,整个县城都被干扰了。

丹东妇女儿童医院领导不但在精神上迫害王雪梅,而且在经济上勒索王雪梅。让王雪梅干最脏、最累的活儿,每月却只给王雪梅五百元的基本工资。发工资的时候医院却说王雪梅是合同工、护理员;叫你干活的时候去说王雪梅是主管护士。但无论如何王雪梅仍然以大法修炼者的慈悲去对待他们,没有去跟他们计较。只是再三的给他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并且依然以大法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认真干好工作。

后来,在王雪梅的再三努力下,丹东妇女儿童医院将王雪梅每月工资给长到七百元。可是这薇薄的工资,还要供孩子上大学,实在解决不了眼前的困难。而且他们这种公开的严重犯罪行为已经持续了这么多年。因此,王雪梅又找到上级部门丹东市卫生局。卫生局的领导得知详细情况后对王雪梅说:“只要你们单位上报,我们就给你解决。”当王雪梅找到范力要求单位给上报时,范力刨根问底,问卫生局里说这话的人叫什么名字,是那个科室的。王雪梅如实的告诉了他。等王雪梅再次去卫生局的时候,卫生局的领导就完全变了,和范力一个口气了,并威胁王雪梅再不离开就报警,将王雪梅撵出卫生局。直到今天,王雪梅每月的工资只给七百元钱。

四、对迫害者的忠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王雪梅在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访是履行一个公民所享有的最基本的权利。作为王雪梅所在的工作单位丹东妇女儿童医院没有权利对王雪梅进行任何处理。而这个医院的领导不但置国家的法律于不顾,为了眼前利益,追随中共邪党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还把完全健康、精神正常、且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王雪梅劫持到精神病院里,且与精神病院的医生赵春霖等合谋,给王雪梅强行注射精神病药物,想把一个好端端的正常人活活摧残成一个完全失常的精神病人。这是不是故意伤害?

医务工作者的宗旨就是救死扶伤,而丹东妇女儿童医院的院长贾学广,书记范力等这些人,违背医务工作者的宗旨,却要把一个正常人变成一精神病人。以达到她们的目的:王雪梅放弃修炼法轮功。又卑鄙的假借王雪梅旷工为由,将王雪梅非法开除公职。向该院领导等这些人如此严重的犯罪行为本该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然而,这些人现在不但逍遥法外,还在恶党“六一零”这个凌驾于国家宪法之上的非法组织的直接操控下继续做恶。

到今天为止,丹东妇女儿童医院当初参与迫害王雪梅的几位领导:院长贾学广、院书记范力、儿科支部书记马利和工会主席马玉。贾学广因经济问题被关押后已离开医院;马玉在二零零六年已患癌症离世。还有的家人受到不同方式的惩罚。法轮功没有敌人,然而善恶有报,这是谁都抗拒不了的天理。人做好事、做坏事,都是给自己做的。神都给记着,决不会让你白做。善待法轮功学员的好人,未来是非常美好的,神一定要给他们福报的!而迫害法轮功,必然遭恶报。

历史上任何迫害正信的人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联合国已责令中共立即调查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并追究其法律责任严惩凶手。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被西班牙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并告之: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将面临至少二十年徒刑,并附带经济上的惩罚。同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法庭法官作出裁决:就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家刑警部逮捕该二员。另有几十名江泽民的帮凶也被世界各国起诉。

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二亿七千万年前的巨石,巨石的横断面上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专家们经过考察认定,此巨石横断面上惊现的这六个大字,纯属天然形成!中共的灭亡已是天意。中共邪党正面临全世界人民的正义审判!

我们真诚的劝告那些仍被中共谎言蒙骗、对中共恶党还抱着幻想、为了眼前利益还在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人,能够睁开眼睛,看一看真实的世界!希望你们能够切实的想一想自己的未来,不要再跟着恶党走下去,把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的未来,请善待大法和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