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女子监狱十监区的暴力和奴役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其各个监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均有曝光(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如二监区八监区。十监区主要从事服装生产的高强度奴工迫害,手段残忍。十监区恶警以给犯人多加分、减刑为诱饵,利用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

一、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法轮功学员魏玉红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三分队,因不放弃信仰,犯人不让喝水,魏玉红抗议迫害,犯人王井燕等人用塑料胶带把她的嘴封住,几个犯人一齐打她。一直不停的打,打的魏玉红满身是伤。最后,魏玉红被打的实在承受不了了,犯人才肯罢手。

酷刑演示: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胶带封嘴

在劳动现场收工时,因魏玉红拒绝恶警监区长戴静非法搜身,而被关小号迫害一星期。

关小号期间,只许魏玉红带一个棉被套,小号房间没有窗户,没有阳光,阴冷无比,冻的魏玉红晚上睡不着觉,还不准带牙具刷牙,每天只给苞米面饼子吃。还有一次,魏玉红在厕所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说话,而被犯人殴打。至今,魏玉红仍在监狱受迫害。

2.法轮功学员陈尚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三分队,因不放弃信仰,被关小号迫害,长时间住淋浴间,身上的皮肤病复发,浑身掉皮。由于不“转化”(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之为转化),恶警不准她买生活用品。半年多了,不准和家人接见。现陈尚仍在监狱中遭迫害。

3.法轮功学员马丽艳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三分队,因不放弃信仰,恶警指使犯人迫害她,打她、骂她,使用各种手段折磨她。在出监前,因画神仙、仙女、师父、真善忍的画,而被送小号迫害,大约一个月左右,直至出监。

4.法轮功学员娄彩华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三分队,因不放弃信仰,而被恶警张艳茹指使的犯人号头陈凤云、号子及其他犯人疯狂殴打,打的她满身是伤,浑身没有一点好的地方,青一块紫一块。犯人号头陈凤云,迫害大法学员狠毒,还用穿过的臭袜子堵娄彩华的嘴。恶警张艳茹还将娄彩华丈夫要给娄彩华存的六百元钱贪污了,娄彩华丈夫为了娄彩华在狱中少遭罪,还给了恶警张艳茹二千元钱。娄彩华现在还在狱中受迫害。

酷刑演示:用臭袜子堵嘴
酷刑演示:用臭袜子堵嘴

5.法轮功学员王春燕被非法关押在二分队的,被恶警监区长戴静打倒,其他两名警察赶紧把她拖到办公室,怕被犯人看见,因为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都是在背地里迫害。王春燕患有严重的高血压病,高压二百四十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还得参加奴役劳动,现还在迫害中。

6.法轮功学员李殿芹五分队的,因拒绝犯人管事的管理,而被恶警罚站,还因为她讲中共迫害她。在出监前一个月,被送小号迫害至出监。

7.法轮功学员马育新十监区三分队的,因不放弃信仰,三分队恶警张艳茹指使犯人朱春莲,在储藏室读诽谤师父、大法的文章。因拒绝“转化”,恶警张艳茹指使犯人号头刘小燕(沈阳人)折磨她,连续四十八小时站着不让睡觉,连眼皮都不让眨一下。两个犯人加上号子、号头,轮班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当时马育新的血压一百九十,心脏严重供血不足,导致严重后果,恶警和犯人们都不放过,致使她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在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张艳茹还收了马育新弟弟价值五百元钱的酒。在出监的前一天,后接任三分队的警察峼子茵找马育新谈话,让她出去后,不要把警察和犯人迫害她的事上网。

此外,恶警们不准法轮功学员给家人打电话,不准随便和犯人说话,更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不管是在监舍,还是在车间奴工工地,每天都让身边的犯人监视法轮功学员,三人“行动组”,二十四小时吃饭、睡觉、洗漱、上厕所,捆绑在一起,犯人随时汇报。

二、十监区奴工迫害被关押的犯人和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

1.超体力安排定额 完不成就是电棍、殴打等

十监区三分队强迫犯人和法轮功学员做服装。犯人和法轮功学员由工作性质被分成“机台工”、 “案板工”等。每一个工种都被超体力、超强度设置定额。例如:

每个“机台工”一天要完成七百二十分钟,完不成产值,就得挨骂,回监舍蹲着;还完不成,交恶警队长惩罚,电棍电、用脚踹、打嘴巴子。一到星期天,犯人就得去加班。除监狱批准正常加班外,每个星期天最少加两个小时。“十月一日”放假的日子,为了不被殴打,犯人还得偷偷的出去加班。

“案板工”,一个人要供好几个人干的活,衣领、衣袖、风挡、兜,画线、定位、翻兜盖、净片等等。供不上,就要挨骂,干不好还不行。案板干活的犯人,大多数都是年岁大的人,上不了机台,而且反应迟缓动作慢,每天被机台工追的,象赶火车似的跑来跑去。机台是电动的,案板工拼命干,活也供不上,白天干不出来,晚上带活回监舍加班干,还得偷偷的带,不能让看守监舍的警察看到。

监区经常承揽一些手工活,让犯人晚上回监舍干,给监区创收。如,给厂家绣十字绣,一连十多天,有的通宵干,都干不出来,白天还得照常完成产值。有的犯人熬的实在受不了了,坐那就打瞌睡。由于睡眠严重不足,经常有人干活,机针扎手。又如,做七星瓢虫,每个人都有任务,天天晚上加班到一、两点钟,熬的犯人个个脸蜡黄的。白天还不能耽误产值,再困也得挺着。

2.早出晚归 长时间奴役劳动

十监区里,早晨六点四十分就出工了,晚上最早七点收工,有时加班到九点,连续加班最长时间一个多月。每天收工回监舍,累的楼都要上不去了。晚上七点收工,一般都超时,还得带活回监舍干,星期天就更不能休息了,这是普遍现象。有的机台工完不成产值,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报单买吃的。

3.勒索、克扣在押人员

监狱实行6S“管理”,要求监舍、车间工地现场、物品摆放整齐,新来的犯人都要买白单一套:四十元;被板一套:四十元;买八个褥子合一起做成一个褥子最少三百多元,时间不长,不让用被板叠行李,监区统一收起来了。然后让自己叠成豆腐块一样,叠不好,天天早晨四点起床叠被,一直到叠好为止。可是不到半年又让买白单一套:四十元;不买不行,统一扣钱。犯人出监行李也不让送人,监区统一收缴,再卖给新来的犯人二百四十元;还要买塑料整理箱七十元;放监舍床下装衣服物品,还要买手提箱一百元;放储藏室换季用,车间工地现场也要买塑料整理箱七十元;饭箱四十元。时间不长又换铁箱子了,还得添钱,把犯人折腾的花了七百多元钱。本来亲人被关监狱,犯人家里就够难的,还要给犯人家属增加额外的负担。

有些新来的犯人,接见时,家里人怕吃不饱,给买些吃的用的,因为每天超负荷劳动,又累又紧张,身体吃不消。好不容易盼来家里人给买点吃的用的,因为新来的犯人要三个月之内不准买东西,只能靠家里人接见买点东西。恶警张艳茹队长一看不高兴了,把吃的东西全没收了,分给其他犯人吃了。犯人杨茹接见三次,家里人给买的吃的东西,都被没收了。犯人肖丽娟晚上睡不好觉,因没有午睡时间,困的不行,接见时买两盒咖啡,两盒一百元,都被恶警没收了。为了车间工地外表美观整齐,警察不让买东西,接见时只准买五样东西,报单买东西也只许买五样,怕东西多了影响美观。

监狱里给的菜每人一勺,里边除了汤,一半菜都没有。好多人饿的受不了,报单买东西,监区警察要专门批。每天吃饭都在自己的案板上、机台上吃,没有水洗手,饭盒就用卫生纸擦,不让上厕所洗任何东西。

4.监狱的车间工地现场条件恶劣 生活上虐待

监狱的车间厂房是铁皮做的,冬天冷夏天热,冬天南面阳光足,加上电机烤,坐在机台上的犯人,热的开窗户,北面机台上的犯人,手脚都冻坏了,穿两条棉裤,凉的还一个劲的想上厕所。和值班警察请假,有的警察干脆不给假,怕影响生产。憋的犯人直打转,干不了活。尤其是老年妇女,就更受不了,一天上两次厕所,根本坚持不住。

监区长戴静不给假上厕所,犯人只好憋着。因此,三分队的犯人,只有极少数人敢喝水。怕喝水不让上厕所。夏天南面刮风不开窗户,怕布料吹跑,再加上棉花散热、机台电机烘烤,整个车间象蒸笼一样,热得人喘不过气来,经常有人中暑。

每年三伏天最热的时候,车间工地现场只开过一次电风扇,二个多小时,监舍也只开了一个晚上二个多小时,怕费电。没办法只好去厕所接点凉水往头上浇,买瓶六神花露水往身上喷降降温。

夏天太热,布料又脏,每天收工回来,身上都是灰,加上出汗,浑身黏乎乎的。每天晚上洗漱时间只给十五分钟,洗澡、洗头、洗衣、刷牙时间根本不够用。一到洗漱时间,号子们便连喊带叫的赶犯人走,谁慢了就给上名册交监区,不管年龄大小都一样。洗澡用的也是冰凉刺骨的地下深井水,一年四季都一样。

新去的犯人不到半年就变得又老又丑,所以有病的犯人特别多。病轻的根本不让去医院,给点药吃好不好就只能扛着,重的抬出去就已经是癌症晚期,有的就再也回不来了。一分队有一个犯人叫曲长虹,就是这样被抬出去的,一检查是淋巴癌,再也没回来,死在监狱医院里。有的人承受不住精神崩溃了,得了精神病。在那样残酷的环境里谁又能好呢?

以上这些事实只是辽宁省女子监狱十监区的一个缩影,其它监区的警察,对待犯人更凶。特别是八监区的警察自己都说八监区是“魔鬼大队”。二零一一年,十监区和八监区合并成八监区,继续迫害在押的犯人和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女子监狱
辽宁省女子监狱

十监区监区长:戴静(调八监区)
副监区长:安蕊(调纪检科)
副监区长:候杰(调生活科)
教导员:懂教(调行政科)
副监区长:崔杰(调八监区)
副监区长:曹科长
三分队分队长:张艳茹(现八监区)
三分队分队长:峼子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