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六年冤狱 工程师周向阳再被绑架(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经处造价工程师周向阳,曾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天津港北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提前出狱。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上午,在唐山租住房内,周向阳和妻子李姗姗再遭唐山市文化路派出所劫持。周向阳已被送往天津港北监狱,李珊珊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拘留所。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周向阳,现年三十八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的严重迫害,先后被非法关押于天津铁路看守所、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天津市梨园头监狱、天津港北监狱等,其间遭受酷刑无数:被彻夜电击至遍体鳞伤、连续三十天熬夜、多次关小号、绑缚、殴打、野蛮灌食等等,导致他常年带伤,生命多次垂危。二零零八年六月底,他为抵制迫害在港北监狱绝食一年多,体重只剩八十多斤,身体虚弱无法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命悬一线,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

周向阳
周向阳

鉴于周向阳被迫害情况尤其严重,法轮功人权工作组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将该迫害案例呈递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二零一零年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十三次会议上,联合国特派专员诺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递交的年度调查中包括了周向阳案件,此报告通告各国政府,中共的迫害在全球范围内曝光,并被各国记录在案。按照国际惯例,一旦联合国特派专员就某个迫害案例向会员国进行质询,该会员国必须予以回复与跟踪调查。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周向阳出狱后,回秦皇岛市昌黎县父母处调养身体,八月四日,法轮大法明慧网清晨六时许,公布一则海外消息,题目是“周向阳案例已提交联合国”,此消息一出的当日上午约十点左右,港北监狱头目、派出所及昌黎派出所一行六人驱车火速赶往周向阳家,追踪警告,继续变相迫害,并对周向阳和其家属的普通生活约束和限制。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在唐山租房处,周向阳和妻子李姗姗两人遭到唐山文化路派出所绑架,租住房被贴上封条。目前,李姗姗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拘留所,据参与绑架的警察称,周向阳已被送往天津港北监狱。

周向阳个人经历:

周向阳,原籍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现年三十八岁,毕业于中国北方交通大学,进修于天津大学,拥有建筑工管专业和经济投资专业双学历,第一批获得全国造价工程师资格,遭迫害前,任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经处造价工程师。

一、 一九九八年放弃“无神论”走入大法修炼

周向阳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此之前他是无神论者,即使亲眼看到他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功后多年中西医、各种偏方都治不好的病全部康复时,仍然说:“你们身体好了,我支持你们,但我不炼,我身体没问题,年轻。再有我是学科学的,是无神论者,不相信有什么超常的。”

家人跟他说起炼功中的超常现象,他就以科学学到的知识与家人辩论,但很多现象他都解释不了,家里人说:“这么好的功法,你连了解都不了解,就否定他,太可惜了,你若看了书,还是不学,我们就不说什么了。”就这样,他抱着试图了解的心态用了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的时间把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看了一遍。他这人平时喜欢思考,琢磨很多问题,当他看完《转法轮》后,一下子就明白了许许多多对人体、生命、宇宙、社会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看完这遍《转法轮》他就定了:“我一辈子就炼这个了!”

二、修炼大法开智开慧

修炼之后,他的身心发生明显变化:以前稀里糊涂的混日子,好高骛远,又不能脚踏实地,工作上经常出错,做一个预算项目就错误百出,然后再改,改的很乱。修炼后,身体明显改善,精力充沛,对工作责任心强了,凡是他做的预算项目出错的可能性很小,工作水平明显提高。九八年,他的全年奖金在单位是最高的,因为他干的活最多,付出的多,他同时还负责大型项目,考取了造价工程师资格,当时他年仅二十五岁。

当时“全国造价工程师”考试的学习资料是五本书,别人复习很认真,一翻开书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可真正考上的却寥寥无几。而他只粗略的看了一本,其余四本一点都没看,考试竟然考上了,他说这都是大法的超常,修炼大法能够开智开慧。

法轮大法要求与人为善,所以他在单位人际关系很好,和同事、领导都能融洽相处。他的变化在单位里有目共睹,很好地洪扬了大法,他在单位公开发书,谁想学法轮功,他就送一本《转法轮》,总共给出去十几本。九九年以后,他被迫害时,他的同事们也表现出了应有的良知,没有人是真正反对他的,只是迫于中共的淫威,有的劝他别跟共产党争,有的想帮他办移民出国,还有的想帮他离开单位另开公司。

三、一九九九年天津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对他的迫害:停止工作、停发工资、二十四小监控、二次非法刑拘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天津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领导找他谈话,劝他不要炼法轮功,当时的处长跟他说政府有传达到处级干部的内部文件,说是准备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六月份,他在外地出差,被单位电话叫回,逼他交出负责的项目,并告诉他如果坚持修大法就没有工作、停发工资、奖金,扣除他自己项目的奖金(其他职工即使退休后,以前参与项目的奖金也要给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周向阳到天津市政府反映情况,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回单位后,天津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公安处安排本单位员工监控他,二十四小时跟着他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一天晚上他跑回老家呆了一晚,转天回到单位,就被公安处送到天津铁路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出来后,勘探设计院又给他安排了一个地方,叫他每天去“上班”,到点去,到点回,不给工资。公安处威胁他说,不准随便离开天津,有事必须告诉他们,期间周向阳爷爷过世,公安处毫无人性的拒绝他回家奔丧,说是请示了上级党委。面对如此的不公,他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到北京得知信访局门口老远处都是警察,根本无法上访,他就转了一圈回到天津,单位遂将其再次绑架、非法刑拘一个月。

四、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三年非法劳教二年半,遭毒打、电击无数 绝食九个月闯出

周向阳深切的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与不公:“法轮功这么好,我修大法身心受益,政府却因为我坚持修炼而不让我工作,没有工资,非法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让回家,非法拘留,再拘留,这日子怎么过呀!我一定要去和政府说句公道话,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不能这样对待法轮功。”于是他选择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觉得在那儿可以告诉政府、告诉老百姓、告诉全世界“法轮大法好”!

他到天安门广场炼功,很快被便衣恶警一脚踹倒,连拉带拽,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天津警察把他接到天津铁路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于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非法劳教他一年半,先被送到青泊洼劳教所,一天半后被转送双口劳教所。在双口劳教所的一年半里,周向阳被打无数次,被电击二十次左右。他绝食抵制迫害,遭到野蛮灌食,七八个恶警把他两个胳膊两个腿一抻,扔到餐桌上灌食,鼻子一插管子就流血,大概三天被灌一点豆浆,他的内脏严重受损,往外冒的都是臭气,嘴里出的都是黄黄的粘液……身边的普教人员说,“里面都烂了!”有人偷偷告诉他说劳教局已经给他准备材料了,等他死后就说他是自杀以栽赃法轮功,周向阳担心邪党政府把绝食反对迫害的事实歪曲抹黑攻击法轮功,所以就吃饭了。

酷刑演示:摧残性灌食
酷刑演示:摧残性灌食

一次恶警魏巍和另一个警察(姓张)电遍他全身,一边电一边问他:大法好不好?他说:“大法好!”他们就继续电,还专门找皮开肉绽的地方电,痛苦的滋味是无法形容的。那次被电的伤口溃烂了半年,至今十年过去了,伤疤清晰可见;还有一次周向阳和唐坚、韩英、黄里桥等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王立芳和路林连打带电五小时以上,法轮功学员脸都被打变形了,恶警王立芳的手肿得握不了拳,然后就改用电棍;恶警杜某某,用警棍不分前胸后背,一棍就可以把人打倒在地,起来之后又打倒在地,周向阳的前胸后背布满了一道道血印,最后被打到前额,鲜血流了一地……这只是几个片段,当时法轮功学员们每天都生活在恐怖气氛中,随时可能挨打、挨电、不让睡觉等等。这些事情太多了,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和周向阳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唐坚已被迫害离开了人世。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一年半劳教期满后,他被加期一年转到蓟县渔山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并被天津劳教局告知,如果还坚持炼功就再劳教三年,然后再加一年,也就是说,如果不放弃信仰面临的是无期关押。从双口劳教所调过去的恶犯魏巍等指使犯人用高压电棒点击周向阳的嘴、后脑勺等敏感部位,有的地方都电焦了,在持续电击中周向阳被电昏过去。恶犯魏巍说:“一大队教导员力占说打死扔到后山埋了,算自杀。”

周向阳被迫连续绝食九个月反迫害,他说:“我不会自杀,但我以绝食申诉对我无理的迫害。”劳教所用各种办法强迫他吃饭,灌食,甚至以灌食为借口有意折磨他。有时把他按倒在地,嘴里塞上一个大块的苹果,然后用电棍电遍他全身,最后嘴被电的肿很高,身上都是血点子,流到地上的食物再收起来再往里灌。然后又把他拽到水房,恶警魏巍把高压水管塞进周向阳嘴里,喷涌的水流使他几乎窒息。

这次周向阳连续绝食九个月,只剩八十多斤,加期期满后才被接回天津第三勘测设计院,仍不准回家。至此,他先后在青泊洼劳教所、双口劳教所、蓟县渔山劳教所被迫害了共二年半的时间。

五、二零零三年再遭绑架 刑讯逼供

天津第三勘测设计院将周向阳接回给他输液,周向阳要求回家调养身体被拒绝,被告知是上级党委的意思,不放弃信仰就不准回家,一天晚上周向阳自行走脱,三个月以后身体基本恢复。

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周向阳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绑架到天津河西大营门派出所,第二天被关到河西分局内的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铁笼子,笼子里有一个铁椅子,恶警把他的衣服全扒光,绑在铁椅子上,固定手脚,把室内空调开到底位,值班警察穿棉大衣,持续四十八小时往周向阳身上浇凉水,身上没有干过,过程中伴有打、骂,用小木棍捅他耳朵眼、鼻子眼、不让上厕所、小便就往身上尿,后来又给他放噪音,连续三天不吃不喝,一切下流手段只为逼他说出和谁联系等等。

六、 二零零四~二零零九年冤判九年遭“独居”、“地锚”迫害

被绑架十四个月后,周向阳被天津河西法院非法判刑九年,送到天津港北监狱遭受迫害。监狱的迫害手段更是无所不用其极,除了暴力之外,还有繁重劳动、长期关禁闭、强迫听看诬蔑大法的文章、录像等等,监狱恶警授意那些强奸、杀人、吸毒等本来就没有什么道德底线的犯人和那些专会“坏门儿”的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一方面承诺“表现”好,给他们减刑,另一方面威胁他们“表现”不好,在监狱不好呆。

天津港北监狱
天津港北监狱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港北监狱监狱长魏炜,五监区监区长张士林、分监区长宋学森组成领导小组叫“百日攻坚”,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十二月八日,警察指使犯人(丛书伟、张斌、李万军、廖津鹏、霍洪刚等)把周向阳拉到“独居”迫害。

“独居”是长三米,宽一米,高约四五米,只有门没有窗户,密不透光,屋顶上一灯二十四小时亮着的禁闭室。屋里一侧两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另一边是水泥地。人就平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屋宽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被反铐在地锚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是悬空的,下面是水泥地,坠着脚镣,这叫“地锚”(铆固在水泥地上的铁环))。头顶坐一个犯人,周的头部在犯人两腿之间,犯人的脚就踩着周的胳膊,脚下坐着两个犯人。犯人们不能闲着,对着周向阳念诬蔑大法的文章,时不时踹一脚、打一下,拿书砸周的敏感部位等等,警察在外面听着,如果里面没动静,就对犯人说:“你还想不想干了?想不想减刑了?不想干就出去。”出去回到正常监室,警察和其他犯人就折腾他,抬不起头来,什么脏活重活都得干。所以犯人在这样的压力与减刑的诱惑下,不停的折磨周向阳。

这种姿势看上去很简单,每天都这样“锚”二十小时,时间长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是电棍无法比的。吃饭或是方便时人想起都起不来,不会动了,只能缓一会,慢慢活动缓缓。犯人就一边一个拽周的胳膊一下把他拽起来,剧痛使周向阳忍不住喊出声来,然后再被放下,再被拽起来,犯人们说是帮他“活动活动”实际上是有意折磨人。开始时周向阳绝食反对这种迫害,七天七夜没吃没喝,出现吐血、抽搐等症状,量血压,血压计没有反应,又换了一个血压器,量出低压三十,高压五十,摸不到脉动,即使这样它们还坚持用地锚的方式迫害,生命的可贵在这些没有人性的恶警和犯人眼中轻如草芥。三个多月,“度日如年”在周向阳的心中早已不是个形容词了。

二零零六年三月周向阳出“独居”时,腰已经直不起来了。同年十二月,周向阳被转到天津监狱。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周向阳再次被转到港北监狱。港北监狱当时成立了一个九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监区长是杨中水,副监区长是宋学森等。刚一下车,就被四个犯人包围架到屋里强迫剃光头,不让洗,强迫坐板凳,四人前后左右用力顶,前边人顶膝盖,左右打大腿,后边人顶腰,周向阳腰还没有完全恢复(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在港北监狱“独居”被用地锚迫害的),下意识用劲保护自己的腰,他们就六七个犯人把他按倒在地,有按头的、按脚的……还拳打脚踢。后来宋学森(副监区长)来时,周向阳问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还动手,宋学森说:“不动手,还动脚啊!”等他走后,那群犯人又把周按倒在地,犯人王新广用脚在他大腿上狠踢几下,致使周向阳十多天不能正常走路……

周向阳太了解港北监狱的邪恶了,他没有别的办法,要不就反迫害,否则就是没完没了的各种各样的迫害折磨。周向阳又绝食了。监狱又把他送到“独居”,又给上了地锚,当时七、八月份,天气特别热,“独居”里气温比外面高好几度。那些“包夹”的犯人都不愿在里边呆,周小便时给他开手镣的犯人进来半分钟都受不了,可周却被每天二十四小时这样“地锚”着,监狱又安排那个叫王新广的犯人到“独居”来迫害他,晚上威胁周向阳说要弄死他,使劲压他的腿,腿一半是悬空的,让人更难以承受,还在外面纱窗上开了一个洞,蚊子可以飞进来,因为周向阳的手脚被锁着,只能任蚊虫叮咬,这样又“锚”了将近一个月。

这次周向阳连续绝食了一年多,经历了四季,冬天有时不让他穿棉衣,有时给他特别脏的被褥,上边血渍、尿渍、脓渍到处都是,散发着恶臭。有时连续五天没有灌食的情况下,让犯人强迫他坐好,犯人王小东受人指使掐周向阳脖子,打他的腰眼,拉、拽、踢各种方式对一个已经瘦弱的剩皮包骨的坚持自己信仰的人进行折磨。而这一切都是副监狱长李国宇、副大队长宋学森等人指使的,周向阳跟禁闭室警察王刚等人反映,他们根本就不管,周向阳和当时的监狱局副局长梦世龙,劳教局局长周长利等都当面反映过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也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周向阳经历了一年多艰苦卓绝的绝食抗议,生命屡次垂危,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提前出狱。

七、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一年 艰难维生 多难夫妻近日再遭绑架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周向阳出狱后,在父母处调养身体,八月四日,法轮大法明慧网凌晨六时许公布一则海外消息,题目是“周向阳案例已提交联合国”,当日上午约十点左右,港北监狱头目、派出所及昌黎派出所一行六人驱车火速赶往周向阳家,追踪警告继续变相迫害,暗示如果周向阳及其家人做出对其所谓的“执法”有“威胁”的行为,监狱随时准备“收监”,并要求其家属每月写一份“报告材料”汇报每月的情况,如果外出要及时去“请假”。如此,周向阳和其家属的普通生活被约束和限制,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

二零一零年二月左右,周向阳身体基本恢复,与守候他多年的女友、唐山法轮功学员李姗姗结为伉俪,在唐山租房,艰难维生,生活清贫,长期吃方便面,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两人遭到唐山文化路派出所绑架,租住房被贴上封条,目前李姗姗被关押在唐山市拘留所,据参与绑架的警察称,周向阳已被送往天津港北监狱。

周向阳被抄家照片
周向阳被抄家照片
周向阳被抄家照片
周向阳被抄家照片

李姗姗,三十三岁,一位清秀雅丽、温声细语的唐山女孩,九九年迫害之初因坚持信仰被剥夺大学学业,被关押在唐山看守所迫害差点精神分裂,二零零三年与周向阳结识没见几次面,周向阳就被绑架判刑九年,当时众多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面临的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很多人包括警察都劝李姗姗放弃周向阳,不要耽误自己的青春年华,这位善良的女孩却因此而坚决守候周向阳,她想让世人知道,法轮功学员不应该被迫害,不应该失去一切,她要做给世人看,也给周向阳一个鼓励与希望。

她为营救周向阳来到天津打工维生,无论严寒酷暑,她会坚持到狱中探视,监狱为掩盖周向阳被迫害的事实,剥夺亲属接见的权利,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这个柔弱的女孩在监狱外久久等候,远远望去变成了雪人,令路人为之动容。她还为了营救周向阳遭绑架被劳教一年半,出来的时候瘦弱憔悴,二十多岁的女孩看上去像四十多岁,差点让家人认不出来。

如今,这对刚结婚一年的年轻夫妇再遭绑架,突显了中共邪党的残酷暴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