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劳教所操控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中,辽宁省本溪市“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检法司等恶警在高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他们也在有目的的从被其迫害所导致的走向反面的人中物色人选,使其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犹大。本溪市劳教所利用本溪市的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表现的尤为邪恶。


(这里是本溪劳教所的机关楼,右边一楼的几个房间就是所谓的“法制中心”的办公室,办公室下面的地下室就是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一、 本溪劳教所恶警指挥社会上的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

本溪有20多个所谓“外帮教”,都是从各个劳教所,尤其是马三家劳教所和本溪劳教所出来的犹大。在邪党恶警的进一步的欺骗和利益诱惑下,他们被利用来迷惑和迫害在黑窝中遭受中共高压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这些犹大被本溪邪党恶警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已近十年。而这些犹大至今仍不醒悟,紧跟本溪邪党610亦步亦趋,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内部消息讲本溪政法委直接给他们开资,每人每天50元,节假日给他们发油、水果等,和恶警一样的待遇。他们是:付玉珍(女)、李月华(女)、康月玲(女)、包素芹(女)、刘艳春(女)、申伟、杨虹、梁吉明、李成君、张研堂、宋广华、孙永权、代刚、范志强、秦宝家等。其中,
张研堂,本钢二建高工,电话:0414-4844991;
付玉珍,本钢新事业工人,电话:0414-2829707;
申 伟,市第十二中学教师,电话:0414-3217719;
代 刚,本钢第一机修厂工人,电话:0414-4822045;
犹大打手:宋广华,本钢发电厂工人,电话:0414-2865412;
康月玲:医生。
梁吉明,大学讲师。

本溪劳教所在本溪钢铁集团的物质和金钱资助下,自1999年以来分批分期举办了二十四期洗脑班,共绑架了两千多法轮功学员。由当地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本溪劳教所进行洗脑。本溪劳教所恶警再从社会上雇佣了这些犹大和恶警们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恶警和犹大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七敢”、“揭批书”等。十五天的洗脑班结束,不“转化”的就被送往各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三年不等。

本溪劳教所原所长吕文斌,政委毕友忠,原政委陈仲维(邪恶之人,现已调到本溪市监狱任政委,继续迫害被绑架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副所长刘士本,法制科副科长孟令新,郑凯,法制中心主任刘绍实,教导员郑涛、副主任郭铁鹰,赵文玉,高文忠,还有所谓的“法制中心”管教丁会波,苏正伟,韩昌录,王志铎、李金刚、马超、宋吉刚、李长友等,这些恶警有目的有计划的制定了一套洗脑方案。

首先是牢牢控制犹大的思想。对于社会上的犹大恶警定期组织他们进行所谓的“学习”,组织讨论,定期回访。同时对于他们参加所谓“帮教工作”给予金钱和物质奖励。对于正在被关押的犹大,恶警几乎要天天给他们“上课”,让他们宣读诬蔑大法的文章,并留课后作业,答案都是恶警给出的迫害大法的内容。几乎每周要组织专题讨论,题目和答案也是恶警给出的迫害大法的内容。每月要求他们写思想汇报,并进行相互评议。恶警根据你的作业、讨论发言和所谓“帮教”的积极性来决定你的减期。最多时,一个月可减三十天期。以此来诱惑犹大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其次,在操控了犹大之后,邪党恶警便开始利用犹大为其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让犹大用“熬鹰”不允许睡觉或只允许很少睡眠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疲劳战。犹大断章取义歪曲大法从而迷惑你。也利用强制手段强行诱使你符合他们需要的认识,从而接受他们的歪理。只要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一天不妥协,他们就一刻也不放松对该人的洗脑。利用围攻,歪曲大法,殴打,不让睡觉等手段引导其邪悟。有些正念强的法轮功学员时间长了仍不妥协,恶警就采取肉体迫害。

十年来,本溪劳教所恶警操控和利用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

*本溪劳教所利用从马三家教养院释放出来的犹大李跃华、梁吉明、李成军等十余名所谓的社会“帮教”人员,白天晚上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侮辱,灌输一些胡言乱语,有时半夜也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使法轮功学员精神上十分压抑、反感,精神上承受着巨大压力。劳教所恶警还指使犹大采用压腿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双盘后捆起来,腿之间压上木板让人站在上面踩。有些女犹大被邪党迷惑的没有了廉耻之心,强行坐在男法轮功学员的怀里,做着没有廉耻的举动,肆意侮辱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李光文,男,四十岁,是至今未婚的大学毕业生,被一个本溪市女犹大辱骂、羞辱后,此女人搬个小凳坐在李光文对面,用前额抵住李光文的前额,搂住他的脖子说:“我看看你的色欲之心强不强。”三名女犹大经常使用下流无耻的流氓手段。

*本溪劳教所政委陈仲维指挥“法制中心”主任刘绍实打电话把犹大宋广华从家中叫来,指使宋广华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弄到一小屋里,进行疯狂毒打,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打昏了等醒了再打。打完人之后,宋广华洗完手上的血后,劳教所马上雇出租车送其迅速离开,避免别人看见。受迫害者根本就不认识打人者,也不知道是谁打的。

*2002年4月10日由大连转押到本溪威宁营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大学毕业生,年仅20多岁的王哲浩(已于2004年被迫害致死),在4月12日被恶警秘密提审,恶警群起攻击,大打出手,进行迫害,上午8:30分,戒毒所(法制中心的前称)走廊及各个房间都有恶警把守,将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分别集中在8号、9号房间(最里面的房间)进行洗脑,将王哲浩带到另一头的值班室。在刘绍实的策划部署下,恶警、犹大开始围攻王哲浩,用谎言攻击大法,诽谤大法师父,强迫他写转化书。

恶警们看到王哲浩一言不发,他们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10点20分,恶人改变迫害方式:对他进行体罚,首先罚站,然后罚蹲,用下流的语言对他进行攻击诽谤。恶人们吃过午饭,下午1点,犹大付玉珍拿一本《转法轮》扔在地上让王哲浩用脚踩,王哲浩表示坚决不踩,给在场的邪恶之徒有力的回击,这时,犹大付玉珍、包素芹、刘艳春、杨红等蜂拥而上,将他抱住把书塞在脚下。付玉珍、包素芹拿过一张纸和笔,强迫他写转化书,他挥笔写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付玉珍气急败坏的抢过来,在后面添了几个诽谤大法的字,犹大打手宋广华冲上来,对他大打出手,抓住衣领将头往墙上撞,把他打倒在地,抓起来再打倒,打的他鼻口流血,王哲浩一声声的惨叫,晕倒在地,守在门外的恶警走进来,挥手将打手宋广华调出去,随后阴险毒辣的刘绍实走进来,装腔作势的问到:“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午后我去院里开会去了,想让你们在一起交谈交谈,你怎么还要自杀,搞成这样,这也不是修炼的人哪,快起来,快起来。”王哲浩慢慢站立起来,否定了刘绍实的谎言,讲出真相。刘绍实原形毕露,凶狠地说:“不打你不清醒,今天的事不许你对任何人讲。”这时他拿起电话,令直属队(本溪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另一机构,主要是采用小号关押和死人床迫害)派人过来。晚上6:30分,为了掩人耳目,将带有伤痕的王哲浩关进小号,夜里将带有血迹的外衣,令接班民警用洗衣机洗净,销毁罪恶证据。

*本溪劳教所“法制中心”恶警指使犹大梁吉明把本溪法轮功学员马明摔倒,让另一犹大李跃华坐在小伙子马明的身上,压着他不能动弹,还有的其他的犹大按住马明的头,本溪某犹大,是个退休女教师,拿椅子卡住马明双腿,使他躺在地上挣脱不了。然后按照恶警的指使开始挖苦、讥笑、羞辱马明。

*丹东法轮功学员宋吉威被这些恶警和犹大们压腿近一个小时,疼得差点昏死过去。丹东60多岁老学员王丙林也被他们压腿压得死去活来。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都先后不同程度的被压腿折磨、羞辱。

*辽河油田勘探局振兴公司监理工程师高东,毕业于辽河油田大学,高东是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是辽河油田振兴公司的技术业务骨干,因炼法轮功被扣发工资,在2000年初又被开除公职。十多年来,他曾遭受过辽河油田“610”公安警察、辽河看守所、盘锦市国保“610”、区法制科、市法制办(市劳教委员会)、市政法委、盘锦市三所、盘锦劳教所、本溪劳教所、抚顺罗台山庄洗脑基地等等多处黑窝的迫害。

2003年10月高东被辽宁省盘锦教养院折磨的半疯半傻,后又被强行转移到本溪教养院关押迫害,遭受恶警和犹大们的侮辱、挖苦、讥笑,使他白天晚上不能睡觉,最后不能吃饭,大小便失禁,最后精神失常。迫害他的本溪劳教所恶警却造谣说“高东炼法轮功炼偏了”。

2009年4月13日前后,辽宁省盘锦当地认识法轮功学员高东的人发现高东在盘锦市兴隆台区某个菜市场的一个角落蜷缩发抖的躺着,身体很虚弱,下肢不能动弹,疑似被细绳子勒绑住手腕脚腕处,将身体悬空的“抻床”所致。他只能艰难的爬行,浑身污臭难闻,被众人围观。当有人告诉人们他是炼法轮功而惨遭邪党迫害的真相时,引来人们对中共的一片骂声。后来高东去向不明,据说被好心人救走了。据有目击者称:是本溪劳教所的车把人放下就开走了。

二、本溪劳教所恶警操控被关押的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利用社会上的所谓“帮教团”的同时,“法制中心”的恶警刘绍实也在被关押的人中,处心积虑的欺骗和迷惑那些已所谓“转化”的人进行邪悟,并利用威逼利诱等手段,特别是利用减期作诱饵(最多一个月可减30天),引导和利用他们成为犹大为其行恶。

在不同的时期,本溪劳教所恶警都在操控和利用其关押中的犹大对法轮功学员行恶(在此不一一列举他们的名字和事例,仅希望他们出来后,能认清邪党的邪恶本质,能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

“法制中心”恶警刘绍实在劳教所内部利用犹大也成立了所谓的“帮教组”,由恶警和“民管会”骨干组成。什么是“民管会”,恶警美其名曰:民主管理委员会,在劳教所内部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也搞一套所谓的“民主”,欺骗世人,掩人耳目。民管会成员也基本上是由已被转化并邪悟的人员组成,直接由陈中维、刘绍实等人指挥,劳教所内部“民管会”犹大时刻监视法轮功学员。

被绑架到此的法轮功学员,恶警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安排2名犹大包夹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每天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有时到晚上11—12点,包括上厕所、吃饭都不离开。有时整夜不让睡觉,让法轮功学员坐在小板凳上,听他们攻击大法、辱骂大法师父、谩骂法轮功学员、宣扬共产党邪恶理论。不分昼夜的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做所谓的“帮教”。这一切完全是恶警和犹大在暴力、恐吓、强词夺理、辱骂等流氓气氛中进行,大肆兜售恶党暴政邪说及邪悟歪理。或强行将法轮功学员双腿反盘,或捆绑起来打嘴巴,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有时找来七、八个恶警恶人对其围攻、辱骂、羞辱、甚至戏耍。

*原本溪辅导站站长姜虎林长期被两个犹大包夹看管,不让接触任何其他学员,即使上厕所看到其他学员也不允许说话,否则便对其处罚、送小号、加期、他坚定大法、不配合恶警的无理要求,曾多次被送“小号”迫害,后被隔离调到普犯大队进行迫害。曾几次被送上死人床残酷迫害。

*大连瓦房店法轮功学员巩发久在被强迫戴的胸卡上写上“无罪”、“我是好人”等文字,被犹大告知恶警,巩发久被送进小号迫害。

*铁岭的犹大王东亮已被释放,但又于2008年过年前受恶警刘绍实的邀请返回本溪劳教所黑窝,开始做坚定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的“转化工作”,并喋喋不休的做所谓的专场“报告”,宣扬其邪悟歪论。

如果所谓的帮教没有达到目的,恶警便“大刑伺候”。先是把坚定者关进小号,小号里阴暗潮湿,仅可以躺下一个人。在裂缝的木地板上,有一条没有几块整棉花的垃圾被,这就是小号里睡觉的地方。小号的棚上有一盏白炽灯晚上开,白天关,上面有红外监控,二十四小时监控。小号在直属大队一楼,由普教人员看管。二楼主要是用刑的地方。抻刑、死人床、老虎凳、电刑、坐飞机等应有尽有。“法制中心”有专门施刑的“大队”,法轮功学员白天被上完刑,晚上投进小号里。第二天继续用刑。

法轮功学员焦林被连续二十天二十四小时定位;严柏被连续十七天二十四小时定位,并且不许睡觉,由普教人员轮班看管。恶警们酷刑用尽也没有达到转化二人的目的,为使洗脑迫害不受“影响”,继续进行下去,二人于2005年春被转换到锦州市教养院继续遭受迫害。而在锦州教养院的两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则被调到本溪劳教所迫害。

用调换方式进行轮回教养迫害,提高所谓的“转化率”是中共邪党惯用的又一种迫害伎俩。

三、本溪劳教所恶警操控犹大输出犯罪

在本溪劳教所的外部有了这个“外帮教”,在其内部,有了这个“帮教团”,加剧了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恶警又在其中挑选一些他们认为“转化”彻底的犹大去各地劳教所进行所谓的“帮教”,进行犯罪输出。本溪每年都有去马三家劳教所和其它一些地方做“帮教”的。进行犯罪输出的犹大一次性可得到几个月的减期和嘉奖。

本溪劳教所恶警控制和利用社会上的所谓“帮教组”和所内的所谓“民管会”犹大,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从1999年7.20到2010年间,辽宁省有七、八个城市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本溪劳教所,包括外省市部份法轮功学员,甚至是从德国回家探亲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至此。时至今日估计已有四百多名各地法轮功学员在本溪劳教所遭受过劳教迫害。凡被绑架到本溪劳教所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无一幸免都遭到了恶警及其所利用的犹大的疯狂迫害

如今本溪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近二十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还在里不断发生着。希望全世界的正义、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发生在这里对善良的虐杀和摧残。

写出此文旨在揭露邪党迫害大法的邪恶,揭露本溪劳教所的罪恶。

对于那些曾经被邪党恶警迫害而导致邪悟并做过伤害过法轮功学员的人,法轮功学员不会介意你们曾经做过的那些伤害他们的事情,只希望你们尽快醒悟,弥补曾经给大法所造成的损失。同时希望你们能够拿起利笔揭露本溪劳教所的罪恶,揭露本溪劳教所恶警对你们的高压迫害,揭露以刘绍实为首的恶警对你们的迷惑和欺骗,揭露对你们的威逼、利诱和操控。

生命是可贵的,对于那些仍然执迷不悟,仍在追随邪党行恶的犹大,希望你们不要一错再错,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希望你们好自为之,不要随着邪党的毁灭而毁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