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接上文)

前言
迫害致死案例
非法判刑案例
非法劳教案例
非法抓捕、关押案例
暴力洗脑迫害案例
经济迫害案例
结语

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案例

梁晋川任局长期间,米易县至少有2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1、李国琼,女,米易县沙坝乡人,2000年12月14日李国琼因贴真相标语,2001年1月18日被政保科恶警从家中绑架,2002年4月11日李国琼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4年。

2000年12月14日李国琼因贴真相标语,2001年1月8日被政保科恶警从家中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铐在公安局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准睡觉。后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零3个月。在看守所李国琼炼功被看守所的狱警罚顶墙、戴手铐、关单间、用三根荆竹条打,李国琼等人发正念被罚两个人戴一副手铐,经过绝食才得以解除。2002年4月11日米易县法院枉判李国琼四年徒刑,送往四川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迫害。

2、范胜美,女,米易县丙谷人,2000年12月14日米易县法轮功真相标语大张贴,范胜美被政保科向金发、周林等绑架,2001年7月范胜美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1999年11月,范胜美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遭绑架押回米易看守所非法拘留30天,叫家人办了取保候审才放回家。

2000年2月,范胜美再次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的警察绑架,被米易的不法人员曾衡和白廷飞等人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非法监禁7天。范胜美等人遭到恶警的辱骂、毒打,范胜美带的250元钱全部被恶警抢走。当时正是过年的时候,不法人员拿着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抢去的钱吃喝玩乐,在七天中,不法人员只给了范胜美等人三顿饭吃。把21个男女老少法轮功学员混关在一间屋里,屋里什么都没有,只能席地而坐,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必须每人每天交50元的住宿费。曾衡和白廷飞玩够了,才打电话回米易,由米易政保科廖红兵、周林等人押回,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才放人。

2000年7月,丙谷乡政府的严文猛、何转红、钟文武、舒洪武、石方秀、袁小玲、张仕琼等把丙谷地区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挟持到丙谷乡政府洗脑班。强迫学习诽谤污蔑大法师父的文章,强行洗脑,由于范胜美等人坚持“真善忍”信仰,于是这些恶人就继续强制洗脑,晚上不准睡觉,整夜跑圈,跑不动了,恶人就用竹棒打。范胜美被连续折磨了三天两夜,恶人诱逼家人代在保证书上签了字,才放回家。

2000年12月14日米易县法轮功真相标语大张贴,范胜美被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等人从家中强行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把范胜美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准睡觉,采用刑讯逼供等手段,没有得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在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柴发祥,大冬天把电风扇对准他们吹风,把他们冻得发抖,他们发出冷酷的狂笑。向金发等人还是没有得到想要得到的材料,就把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所长吴学明、指导员刘启朝叫他们背监规,他们不背,就被他们天天罚站、罚顶墙。甚至过新年都没有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大年初一那天,刘启朝拿一把荆竹棒(约7、8根,2公分直径)暴打法轮功学员,直到荆竹条被打烂,他们累得不行才罢手。2001年元旦,米易县要枪毙死刑犯,恶警又把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全部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押到体育场“陪杀场”。2001年7月米易县法院对范胜美非法判刑四年。挟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3、罗江平,男,米易县撒莲人,2000年12月14日罗江平发真相资料,2001年2月6日被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撒莲乡政府的白廷飞等人从家中将罗江平绑架,2002年1月24日罗江平被米易法院非法判刑5年。

1999年12月中旬的一天,罗江平和另一位同修去垭口乡中学的同修家做客,被恶人举报,垭口乡政府的黑打手把罗江平二人绑架到乡政府。随后片区派出所所长崔龙兵和警察朱天鹏对罗江平二人恐吓、威胁、说罗江平等人是非法集会,被非法关押8个小时。

2000年4月25日晚9点,米易县公安局刑大,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周林、柴发祥(已遭恶报死亡)等人和片区派出所所长崔龙兵、朱天鹏和本镇的一帮恶人打手,暴力把罗江平等32人绑架到撒莲镇政府大院受迫害。一位男同修因身材矮小,说话声音小,镇长陶云春、治安员白廷飞、调解员陈林平等人笑话说他是男是女,当众把他的裤子脱下,众目睽睽之下检查,侮辱法轮功学员。这帮恶人还毒打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罚站军姿,蹬马步,面壁,用电棍击。32位男女老少关在一起不给东西吃,不给水喝,折磨24小时后每人被乡政府罚款100元。

2000年5月罗江平到北京上访。5月7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广场的便衣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后送到攀枝花驻京办,遭到攀枝花市公安一科的恶警邱天明、宋安乐的辱骂、毒打,被搜身检查,没收了20位法轮功学员的现金,男女老少关押在一个房间里,每天每人给一个馒头吃,而吃住每人每天收现金65元,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每天被迫洗脑。遣送回米易我被看守所狱警林海用警棍暴打一次后,被非法送进看守所拘留一个月,罗江平的300元现金被政保科向金发没收,被看守所狱警林海用警棍暴,戴手铐、罚顶墙多次,折磨一个月,被政保科向金发罚款1000元。

2000年6月20日罗江平等法轮功学员在撒莲拖长河沟学法交流,米易县公安局刑大、政保科、检察院、法院、防暴大队全部出动,把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强行驱赶到公路上,然后扣上一顶大帽子:诬陷“法轮功学员堵断交通”。恶人恶警不仅大打出手,还录像拍照。把十几位学员全部反手绑架到米易县看守所进行迫害,罗江平被拘留36天。在看守所,罗江平和曾世华同戴一副手铐和脚镣两天两夜。这两天干什么两个人都得配合好,否则就摔倒,吃饭、上厕所、睡觉、干什么都得挨在一起,行动极不方便。在罗江平被非法关押期间,撒莲镇镇长陶迎春和乡政府白廷飞、陈林平、唐礼华带领一帮黑打手,共20几人,闯入罗江平家恐吓其妻子和女儿,抢走大彩电一台,年仅10岁的女儿吓的惊叫。罗江平的四弟赶来制止恶人,打手们就围着他,罗妻与恶人们讲道理,不许他们抢东西,被镇长陶迎春拽着手臂,手臂被扭发青。在光天化日之下,恶人强行抢走罗江平大彩电一台。

2000年12月14日罗江平发真相资料,2001年2月6日被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镇政府的白廷飞等人从家中将罗江平强行绑架到公安局,恶警亢伟、柴发祥等用两副手铐,一只手一副把罗江平铐在窗子上,脚尖触地,边打边审问,追查真相资料的来源。罗江平被折磨了48小时后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其间罗江平遭到恶警的体罚,罚顶墙、罚站、面壁,多次被站岗的武警用开水从天窗泼下来烫。有一次罗江平正在吃饭被武警兵从天窗上扔下许多烟灰、烟头掉在饭菜中,不能吃。罗江平被关押期间,看守所不准家属来探望。罗江平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11个月。恶党迫害法轮功是先把人强行抓走、关押,然后再来收集“证据”,罗列罪名。在11个月的时间里,政保科杨梓华等恶警也把罗江平的“罪证”编造出来了×教组织,2002年1月24日米易法院以政保科的所谓“证据”,就给罗江平戴上“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可是这毕竟是栽赃陷害,是见不得人的。法院根本没经过正常的法律程序,更不准任何人包括受迫害人辩护,强行诬判罗江平5年徒刑。当天罗江平就被劫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

4、廖远富,男,家住米易县攀莲镇二大队,2000年12月14日廖远富挂真相横幅,12月15日遭绑架,2002年1月廖远富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重刑10年。

1999年10月20日廖远富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一功友家学法交流,公安局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李雪松和丙谷派出所的警察赶往丙海坝将参加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26个男女老少关在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当晚天气特别冷,法轮功学员被抓时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本来就难以抗御寒冷,可是恶警柴发祥还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让冷风吹进屋冷冻他们,整整冻了一夜,第二天廖远富被送到米易戒毒所拘留7天。

廖远富于1999年10月、1999年11月两次到北京上访遭绑架,挟持回米易。11月被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向金发等恶警对廖远富的妻子说:只要你交1000元钱就把廖远富放回家。廖远富家中无钱,妻子为了丈夫早点回家,就到银行贷款1000元交给向金发,结果廖远富前脚跨出看守所的门,便被攀莲镇的恶徒们挟持到洗脑班迫害。

2000年12月14日廖远富挂真相横幅,12月15日早上廖远富在家被政保科警察和武警绑架,武警用枪托打廖远富,后来廖远富被挟持政保科,被一个刚从武警部队转业回来分到公安局的人(此人在武警部队时拳脚功夫相当好)用拳脚踢打他,廖远富的脸被打肿,眼睛被打红、打青、打肿,被反复折磨了几小时。政保科长向金发提审他时,将廖远富的双手用手铐铐住后吊起来,只有脚尖触地,向金发等恶警用警棍打他,被折磨了好几天,关进看守所被刘启朝(看守所指导员)用开看守所所有监号大门的一大串钥匙打他。2001年1月24日廖远富被非法判刑10年,挟持到德阳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5、张贵超,男,米易县垭口人,2000年12月14日张贵超张贴真相标语,2000年12月17日遭绑架,2002年1月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3年。

2000年6月30日张贵超到北京上访,7月2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遭攀枝花市“610“及米易县公安局人员绑架,被送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25天,看守所所长吴学明、刘兴云多次体罚,被政保科向金发逼迫家属交1000元取保,以后保证金被政保科没收。回家时,垭口镇镇长严文志强行勒索1200元,张贵超无钱未给。

2000年12月14日张贵超张贴真相标语,2000年12月17日米易公安局柴发祥、刘兴云等六人在建筑工地将张贵超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被柴发祥等人用手铐吊铐在楼道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然后被非法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一年零一个月,其间,张贵超遭到恶警的打骂、戴手铐,体罚,罚顶墙、罚站、面壁等酷刑折磨。被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等栽赃陷害,罗织罪名,被米易法院(当时的法院院长是唐炬洲)非法判刑三年,被挟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遭受迫害。

6、王元品,男,60多岁,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湾崃村二社,2000年6月20日王元品等法轮功学员在撒莲拖船沟开交流会,被非法抓捕,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

王元品于1997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来的多种疾病全部痊愈。当大法遭到污蔑、陷害、践踏时,作为一个大法的王元品亲身受益者,理所当然要为大法说公道话。于1999年12月上旬到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在北京天安门遭到派出所警察的绑架,又遭攀枝花驻京办工作人员的非法搜身、勒索,禁闭一天,只给吃了一餐饭,每人被勒索现金61元。遣返回米易后,被米易政保科勒索罚款200元。

2000年1月,王元品和其他同修又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强迫王元品等法轮功学员脱掉衣服、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5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米易政保科副科长,现调攀枝花国安)将王元品等人押送回米易。在火车上,王元品被恶警谢荣用手铐铐在座位的铁管子上。回米易被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一个月,每人被勒索罚款200元,伙食费150元。回家后王元品又被挟持到撒莲乡洗脑班,遭到唐礼华(原武装部长)、陈林平、白廷飞(治安室人员)、龚自国(镇政府工作人员)、宋立华(镇妇联主任)的洗脑迫害和酷刑折磨。

2000年4月25日晚王元品等法轮功学员在拖长河沟学法,遭到唐礼华、龚自国的绑架。被挟持到米易公安局非法拘留一个月。其间,法轮功学员遭到周林等恶警的强行洗脑、非法审讯、戴手铐。王元品被看守所狱警林海戴手铐太紧了,手被铐肿了。每人被勒索罚款200元,生活费150元。

2000年6月20日王元品等法轮功学员在撒莲拖船沟开交流会,被非法抓捕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被所长吴学明吊在铁大门上用木棒毒打,背部全部被打肿、打烂,痛苦不堪,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三年半,关押在德阳监狱。

7、庄德林,男,65岁,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丙谷镇沙沟村四社,2000年6月20日在撒莲拖船沟开法会被非法抓捕,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挟持到德阳监狱遭受迫害。

8、李银奇,男,40多岁,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草场乡,2000年6月20日在撒莲拖船沟开法会被非法抓捕、关押,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挟持到德阳监狱遭受迫害。

9、周盛会,女,65,岁,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湾崃村二社。2000年6月20日在米易撒莲乡拖船沟开法会时被公安局非法抓捕,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8年,被挟持到四川简阳女子监狱迫害。周盛会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因身体虚弱劳教所拒收。

10、宋成会(又名宋君)女,30多岁,米易县丙谷人。2000年6月20日在米易撒莲乡拖船沟开法会时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关押,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4年,被挟持到四川简阳女子监狱迫害。

1999年10月因和同修在家切磋被非法抓捕,关进看守所,被副所长朱成龙用手铐将双手铐在背后铐了一夜后又被内江来的警察一阵拳打脚踏。(因当时有一内江同修来米易与功友交流在一同修家和十几个同修同时被抓),宋成会多次被非法关押并遭毒打,于2000年6月20日在米易撒莲乡拖船沟开法会时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关押,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4年,被挟持到四川简阳女子监狱迫害。其丈夫承受不了这严重的打击离家出走,家中留下仅10岁的女儿全靠七十多岁的老祖母抚养。

11、张正焕,女,62岁,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丙谷镇沙沟村五社。张正焕于2000年6月20日参加米易撒莲拖长河沟法会,遭米易县公安局向金发等人绑架、关押,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4年。

1999年11月,张正焕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公安抓捕,送到攀枝花驻京办关了4天,被强行罚款200元,无任何手续。1999年12月张正焕被丙谷乡政府绑架到乡政府强行洗脑,体罚和劳役迫害。2000年元月张正焕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抓后送到攀枝花驻京办,攀枝花公安邱天明和米易撒莲镇的白廷飞等人,强迫张正焕等人把衣服脱的只剩内衣裤,只能在床上坐着,怕他们再去天安门。送回米易看守所后又罚了张正焕200元。

2000年6月20日张正焕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米易县撒莲拖长河沟开法会,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饶琼、杨梓华、刘兴云非法抓捕。关在米易看守所后被狱警刘启朝用手铐、脚铐把三个人连铐在一起两天,手铐铐了20多天。

2000年7月17日米易开公捕公判大会,张正焕被县公安王德英和另一不知名的公安五花大绑的捆着游街,途中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用毛巾塞嘴。

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2000年12月20日被非法送往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在监狱四年多遭受的迫害使身体出现病态,被强迫打针,药中不知被加了什么,使张正焕全身上下长满了毒疮,长达一年多,出现很多反常现象:不想吃东西、失眠、头晕头胀、心慌心跳、四肢无力,回家时皮包骨头。

12、李永会,女,米易县丙谷人。2000年12月14日米易县法轮功真相标语大张贴,李永会遭绑架、关押,2001年7月李永会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2000年7月李永会被挟持到乡政府洗脑班迫害5天5夜,白天晚上都不准睡觉强行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乡政府强迫家人交了900元,才放回家。

2000年12月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等人从家中将李永会强行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把李永会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准睡觉,采用刑讯逼供等手段,在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柴发祥,大冬天把电风扇对准他们吹风,把他们冻得发抖,他们发出冷酷的狂笑。向金发等人还是没有得到想要得到的材料,就把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所长吴学明、指导员刘启朝叫他们背监规,他们不背,就被他们天天罚站、罚顶墙。2001年元旦,米易县要枪毙死刑犯,恶警又把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全部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押到体育场“陪杀场”。2001年7月米易县法院对李永会非法判刑四年。挟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13、张洪英,女,40多岁,家住米易县攀莲镇。2000年6月20日张洪英等法轮功学员参加米易撒莲拖长河沟法会,被米易县公安局向金发等人绑架、关押,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4年。

1999年10月15日,张洪英第一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天安门的警察暴打,一起的四个法轮功学员全部被打昏,血流满地。然后送去北京东城区派出所关押8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许上厕所。在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星期受到非人虐待,规定一天只能上两次厕所,有时还不准上。攀枝花市恶警邱天明说是张洪英领头的,就打了她10个耳光,体罚弯腰站成90度数小时。在攀枝花驻京办参与迫害的人还有米易县丙谷乡政府的白廷飞和一个叫曾老五的人。

1999年10月22日,张洪英被送回米易县看守所,身份证被没收、500元现金被没收,没有给任何的解释和收据。关押期间天天戴手铐脚镣,长达50天,被罚站独凳一天,端水碗、顶墙、背监规是常事。天天被提审。从市政保科到县政保科的所有人都来审讯过张红英。参与的人有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杨梓华、周林、廖红兵,和其他8个不认识的警察。米易看守所的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刘启潮指导。攀枝花公安一科的彭科长、邱天明等人。

2000年6月20日张洪英等法轮功学员在撒莲拖长河沟开法会,被米易县公安局向金发等人绑架、关押,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4年,挟持到四川简阳养马河监狱迫害。

在四川省简阳养马河镇女子监狱五中队。张洪英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拒绝转化,不放弃修炼。被强迫背监规、静坐、连续每天被洗脑10个小时长达3个月。以后每天长达12小时的高强度奴役,强迫写“转化书”、写“保证”、写“批”。不写就送进监狱洗脑班洗脑、开批斗会斗争,用绳子捆紧关小间一个星期,疼的汗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滴。严格限制人身自由,不许和法轮功学员说话、不准讲法轮大法、不准给家人写信,不准告诉家人自己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14、曾世华,男,米易县坪山乡中学教师,曾世华两次进京上访,2000年6月20日参加撒莲拖长河沟法会,遭绑架、关押,2000年11月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5年半。

1999年到2000年曾世华两次进京上访,被米易公安局非法拘留两次,被开除工作。2000年6月20日曾世华等法轮功学员在撒莲拖长河沟开法会,遭米易县公安局向金发等人绑架,关押在看守所,遭看守所恶警吴学明、刘启朝、林海及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的残酷迫害,曾世华和罗江平被同戴一副手铐和脚镣两天两夜,这两天干什么两个人都得配合好,吃饭、上厕所、睡觉、干什么都得挨在一起,否则就会被摔倒,行动极为不便。2000年11月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5年半,被挟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迫害。其妻因承受不了这种残酷的迫害被迫与他离了婚。

15、李会琼,女,米易县沙坝乡人,2000年12月散发真相资料,为大法讨回公道,被非法判刑4年,在简阳女子监狱遭迫害。2005年1月7日回家

16、黄显坤,男,72岁,家住米易县垭口镇马脚前村。2000年12月14日黄显坤参与米易县大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被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绑架,2002年1月米易县法院没有公开审理,在一间小屋里秘密宣判。没有通知家属及亲人参加旁听,只有警察和法官。不准法轮功学员说话,更不准辩护。黄显坤被判4年,送四川德阳监狱迫害。黄显坤被迫害得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现已离开人世。

17、范跃海,男,40岁,家住米易县垭口镇马脚前村,2000年12月14日米易县大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范跃海被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范跃海多次被恶人恶警绑架、拘留,抄家,罚款上千元,在看守所曾被恶警打昏死十多分钟后才苏醒。2002年1月米易县法院没有公开审理,在一间小屋里秘密宣判。没有通知家属及亲人参加旁听,只有警察和法官。不准法轮功学员说话,更不准辩护。范跃海被判6年,送四川德阳监狱迫害。范跃海身体被迫害致残。

18、吴桂芳,女,40多岁,家住米易县垭口镇马脚前村。2000年12月14日米易县大张贴大法真相资料,吴桂芳被政保科向金发等绑架,2002年1月吴桂芳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5年。被挟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19、熊聂珍,女60多岁,丙谷子胶林场退休,2000年12月14日米易县大张贴大法真相资料,熊聂珍被政保科向金发等绑架,2002年1月熊聂珍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在看守所,熊聂珍被恶警柴发祥等人长时间吊起,人都吊昏死过去,醒来又被罚抱树(双手围抱树用手铐铐上),2002年1月熊聂珍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3年,被挟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20、徐天福,男,50多岁、米易县撒莲乡人,多次被非法关押、抄家。99年被非法拘留并劳教一年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回家后,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并判劳改9年。

2001年10月12日,徐天福与同修胥斌在四川攀枝花红格镇散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一蔡姓坏人拦住,围观的很多,徐天福、胥斌就利用这个机会给村民讲明情况和真相,绝大多数村民听进去了,唯有蔡姓坏人为获奖200元报了警,徐天福和胥斌被盐边县红格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盐边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内,徐天福遭到恶警打骂、戴手铐、脚镣。攀枝花国保大队直接插手此案,派出张然、赵锋等几个恶警到盐边县,徐天福被挟持到审讯室,恶警逼问资料来源,徐天福不说,就遭到恶警的毒打,恶警打徐天福的耳光、拳击身体,接着用手铐将徐天福反铐吊在窗户的防护铁条上,脚不着地。同时大声谩骂、攻击大法与师父。在盐边县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后,徐天福和胥斌被转到攀枝花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又转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的时间。2003年底徐天福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九年,被挟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迫害。

21、胥斌,男,30多岁,米易县普威林业局职工。2001年10月12日,胥斌与同修徐天福在四川攀枝花红格镇散发真相资料,我们向围观的村民讲明情况和真相,绝大多数村民都明白了真相。被一个姓蔡的人恶意举报,胥斌和徐天福被红格镇派出所的警察送到盐边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胥斌炼功,被恶警强行戴上了脚镣。攀枝花国保大队直接参与对胥斌、徐天福的审讯,攀枝花国保恶警张然、赵锋等人将胥斌、徐天福分开,由两批恶警审讯,首先追问资料的来源,遭到拒绝回答,恶警就打耳光,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接着恶警用手铐将胥斌、徐天福反铐在窗户的防护铁条上,脚不着地,同时大声谩骂、攻击大法与师父。在盐边县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由于长时间戴脚镣、手铐和邪恶的逼供拷打,胥斌昏迷不醒休克了,邪恶才把胥斌的脚镣取下。随后胥斌、徐天福被转到攀枝花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又转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2003年底,胥斌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被挟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迫害。

22、张家荣,女,40多岁,家住米易县攀莲镇典所村,2000年6月20日张家荣等法轮功学员参加米易撒莲拖长河沟法会,被米易县公安局向金发等人绑架、关押,2000年6月29日张家荣到北京上访遭绑架,挟持回米易被关押在看守所,2000年10月张家荣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被挟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