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监狱罪恶内幕曝光(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监狱位于济南市工业南路九十一号,是山东省的所谓“样板监狱”,常年有国内外各界人士参观,在押人数一般保持在三千多名。其内部真实情况很少为外人所知,大部份对外宣传的报道,包括电视以及外来参观人员所看到的基本上都是经过精心伪装的假相,骗人骗己。监狱的所谓“管理”完全是在“教育”人的幌子下奴役人、残害人、毁灭人性,系统化、制度化地纵容再犯罪。无论是狱警(上至监狱长,下至办事员)还是在押人员,各种违规违纪甚至违法犯罪行为天天有,很多甚至是骇人听闻的。

山东省监狱

山东省监狱

一、内部基本情况曝光

从表面上看,监规纪律很健全,可是很少起到应有的正面作用,反面作用起的倒是很大,只能治那些没钱没势,胆小老实的犯人;有关系有钱的中共恶党经济犯、黑社会流氓以及会巴结狱警的油滑奸诈的犯人,可以从各个方面得到实惠,胡作非为而不受任何处罚,他们很多人掌握着犯人的日常管理实权,他们吃喝玩乐,作威作福,经常以执行监规纪律的名义,随意编造理由,惩罚其他犯人,甚至可以任意打骂、欺辱、敲诈、栽赃陷害其他犯人,极其猖狂,吃了亏的人只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

犯人出狱后重新犯罪率真高达百分之六十以上,有百分之四十的犯人被重新抓回了监狱,三进宫的人也多的是,有的刚出狱马上就再犯罪,几个月就又抓回来了。

山东省监狱有十二个监区(也叫队),十一监区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它队是劳动生产队,不同的队干不同的活。各队人数少的几十人,多的三百人左右。还有医院、教育、事务(包括食堂、超市等)、动力(烧锅炉),四监队,小岗,大积等队。每个队由几个到二十几个警管理。有大队长,副大队长,教导员,中队长,小队长,分别管生产、纪律、学习、生活卫生等方面工作。

日常所谓的“教育”情况下是犯人管理犯人,狱警很少进犯人的宿舍与犯人交流。据说狱警很忌讳,怕自己“进去”。犯人自我管理有一套组织,各队都有“积委会”(“改造积极分子委员会”的简称),由几个犯人组织,有一个主任,一个纪律组长,一个学习组长,一个生活组长等,每年换届选举一次,看着很民主,其实有很多内幕。他们多数根本不是什么“改造积极分子”,而是黑社会流氓或关系很硬的人,买通了狱警。他们享有特权,不干活,还有很多犯人伺候。他们胡作非为,很多方面比警察权力都大。

有一个专门的队叫“大积”,即全狱的总“积委会”,有二、三十个犯人,是犯人中的最高管理机构,负责全狱犯人的日常管理,纪律检查,卫生等,最有实权。一般犯人很难进这个队。他们多数犯人更是胡作非为。

各监室少则七、八人,多则十二、十三人。设有一个组长,多数犯人比较苦,干累活,脏活。

省狱分办公、生产、内管几个区。内管在院包括南、北两个犯人宿舍楼。北楼住约二千人,南楼约一千人。东楼为医院和教育科,南楼还有食堂和超市,中间大院包括两个篮球场和一个小足球场供放风活动。早晨各队犯人集合干活,下午收工,出入内管大门有严格的签记制度。

犯人中经常私藏各种违禁品,如刀具、炊具、电磁炉等。犯人可通过各种渠道弄到这些东西,如在车间里自己做、偷等。监狱里定期或不定期的清监,犯人们把这些东西都藏起来。那些有势力的犯人,警察都不敢得罪他们。

最常见的就是偷拿食堂的食品,有关系有势力的人经常通过食堂里做饭的犯人偷拿,或用烟等东西交换鸡、鱼、肉、蛋、油等,数量大的惊人。特别是改善生活的时候,都是从其他犯人身上克扣下来的,多数犯人生活水平大大下降,很少能吃到好东西。各队发的方便面等东西也常常被管生活的犯人大量贪污。各种浪费惊人,犯人吃馒头不限量,吃不了就偷偷掰碎了扔到便池里。米饭、包子,油饼、花卷,每天都得倒掉几百斤。

最不可思议的就是犯人中很多人竟然有手机,犯人可以随时与外界联系,串供。最多时全狱犯人中竟有一百多部手机。

二、残害法轮功学员内幕曝光

(一)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简介

十一监区是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自二零零一年起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平均每年劫持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十~五十人。二零零五年开始有法轮功学员出狱,至二零一零年底约有二百三十名左右出狱,还有约一百八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此。

名义上现任监狱长齐晓光(二零零九年前任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工作”(即精神迫害,通过洗脑、强制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日常具体事情是由十一监区做的。十一监区长张磊光在任时坚持强制洗脑迫害,但很少管具体事情,日常由教导员李伟(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升监区长)负责。副监区长陈岩几年来协助李伟犯罪,是迫害的一名主力。还有郑杰、黄雷、王成标等几个队长。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省监干警人员大调整,张磊光去教育科任科长,李伟升监区长。新调来了教导员胡波和周善智。

十一监区有多个严管组和十几个巩固组,一个监室(约二十平方,带一个卫生间),就是一个组。每个巩固组有一个帮教班长,一般由中共恶党的贪污犯(小至科长,大至市长等)担任,负责日常洗脑,写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再加上一二个包夹(由地痞暴力犯担当)负责监视法轮功学员,有时当打手。

严管组是专迫害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每个组由几个身强力壮的暴力犯和黑社会成员当打手,近几年来严管组总头目一直由犯人张殿龙担任(他是济南市黑社会小头目,因与其他团伙火并打死人,被判无期徒刑)。犯人姚云霞,约六十岁,原济南市人大秘书长,贪污犯,山东大学高能物理专业,是个邪恶的帮凶,编造污蔑法轮功的所谓“教材”。

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入监后先进严管组,当晚必须写出污蔑法轮功的“五书“,即认罪书、悔过书、决心书、揭批书、检举书,否则由打手拖入其它严管组殴打,迫害。写了“五书”的再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盘,看“白皮书”,然后写出五千字的“揭批发言稿”,组长检查合格后,经李伟认可已初步“转化”了,批准转入所谓“巩固组”,再进入长期的洗脑转化,半年到一年后他们认为彻底“转化”才过关,于下队到其他普卫队参加生产劳动。而写了声明坚信大法的,传经文被发现的,或喊“法轮大法好”的,则关进严管组长期迫害。

普犯队一般由一个副教导员或副队长主管下到本队的法轮功学员,一般一个人有几个到十几个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在各个普犯组里,由组长或其他犯人监视他们的日常言行,发现有宣传法轮功的就报告队长。进行严管,殴打等迫害,非常邪恶。

(二)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简介

四百一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受过不同程度的严管迫害。据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讲,他们受到的酷刑超过一百五十多种,大约有五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明慧已报道过)。很多不配合恶人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严管组遭迫害,少则一个多月,多则半年,甚至九个多月;有的被关在小号里,戴着手铐脚镣,一天只给一个小馒头,一块咸菜。屋里只有一张床,冬天冰冷,夏天酷热,狼狗看门,几个月下来体重下降几十斤,极度虚弱;有绝食反迫害者就遭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七年六月至二零零九年六月,这两年是严管组迫害最严重的(二零零九年六月吕震被迫害致死的,殴打现象越来越少)。以下是部份受迫害弟子的情况:

二零零六年以前入狱的:

刘仲明:七十多岁,入狱后坚决不写“五书”,多年被关在严管组遭受迫害,临出狱时被恶人于长亮殴打,被打断肋骨。(于长亮出狱后不久即遭恶报死于车祸)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黄敏:六十多岁,教授,长期被关严管组。

石增雷:五十多岁,被打断颈椎瘫痪。

王逢玉:五十三岁,因不写“五书”被四次严管,遭受各种残酷毒打。

董传彦:约六十岁,不写“五书”,多年一直被关在严管组里。

还有梁晶:丛培新,高洪杰,赵为民,邵强,张传政等同修也被严管组残酷迫害。

二零零七年以后入狱的:

张惠荣:二零零九年八月因写声明坚修大法,在严管组受到残酷殴打。

田勇健:二零一零年入狱,被邪恶帮教班长王梦泉,包夹张孝友罚坐小板凳,每天十几小时,至今已超过九个月。

王康宁:四十二岁,二零零八年入狱,多次被严管组殴打迫害。

姜国波:二零零九年入狱,不配合邪恶,不写“五书“,绝食抗议,长期被灌食。

邵承洛:五十七岁,青岛中医大夫,二零零五年入狱,多次遭到残酷迫害。受刑多达一百五十余种,如:将牙刷插进手指间旋转,手指皮开肉绽;打断肋骨,打断手臂;将两手两脚绑在一起,身体成弓形,放在倒置的凳子的四条腿上,打手将凳子踹倒,人便重重的摔到地上翻滚;将头发、眉毛、胡子硬硬的拔下;手臂破了,恶人竟用很脏的抹布包上;野蛮灌食;将擦便池的脏布塞到嘴里;用烟熏,眼睛流泪咳嗽不止;连续罚站十二天;连续五十天不让睡;把拖把夹在腿弯里,跪在地上,被几个犯人用圆木殴打,用脚踹脸和头。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以上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还有很多令人发指的酷刑难以想象。这一切都是首恶李伟在背后指使,很多班水流氓充当打手。因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关押,所以有些情况将来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诉说。

(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恶人简介

齐晓光:现任监狱长,二零零九年前任政委,主管总的工作。

王监区长:约二零零六年前任监区长,详情待补充。

张磊光:约二千零六~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任监区长,近五十岁,是狱警子弟,很邪恶,现为教育科科长。

李伟:二零零一年~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任监区长,一直主管洗脑、迫害,约四十七岁,军队转业,最邪恶、阴险、伪善。对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心狠手毒,直接指使迫害,罪恶累累,专门接受过六一零培训。

陈岩:副监区长,约四十岁,几年来协助李伟进行迫害,很邪恶。

郑杰:小队长,约三十五岁,山东大学哲学专业,公务员,无知参与迫害。

黄雷:小队长,约二十三岁,司法大学毕业,二零零八年参加工作。

王成标:副监区长,正团级军转干部,二零零八年到省监。

胡波: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新调来的教导员。

周善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新调来的副教导员。

自二零一零年至今大约有一百多人当过帮教班长,二百个以上的暴力犯当过包夹打手。以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帮教班长和包夹。

姚云霞:六十多岁,原济南市人大秘书长,主编诬陷、诽谤法轮功的所谓“教材”多套,为恶警迫害出谋划策,极邪恶,应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出狱。

张殿龙:约四十岁,严管组总头,济南市黑社会小头目。

曲文广:四~二零零五年十一监区积委会主任,原济南铁路局防疫站站长,已出狱多年。

刘某某:二零零六年积委会主任,原济南历城区财委主任,已出狱。

吴家勇:二零零七年积委会主任。

高冠法:二零零八年积委会主任,约四十六岁,原济南市环卫局干部,很邪恶,大量参与迫害,二零一一年三月出狱。

韩晓磊:二零零九年十年积委会主任,约三十五岁,原济南军区报社记者,被邪恶利用多次写文章谩骂师父、大法,具体参与大量迫害,常动手打人,罪恶累累,二零一一年三月出狱。

张跃:八,二零零九年纪律组长,约五十岁,原章丘市东风集团董事长,积极参与迫害,已出狱。

刘长征:任十一监区出监组级长五年,五十岁,原滨州市政府驻青岛办事处主任,参与大量迫害。

江学正:帮教班长,五十多岁,内蒙古人,硕士学位,疯狂诬蔑大法,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白帮武:四十二岁,山东大学法律学博士,原省建行行长秘书,法律部主任,非常邪恶,辱骂大法和师父。已出狱。

蔡青华:五十多岁,山东大学教授,后任山东省联通公司总经理,参与大量迫害。

王梦泉:五十多岁,原省交通厅办公室主任,卖力诬蔑师父和大法。已出狱。

朱广禄:四十多岁,积极参与迫害,已出狱。

于长亮,原济南拆迁办干部,参与大量迫害,残酷殴打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仲明,出狱后遭恶报被车撞死。

丁长军:原济南钢铁集团干部,曾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石增雷,已出狱。

张志超:原济南市公共事业局路灯处处长,出狱多年。

赵永生:济南遥啬黑社会人员,五~二零零七年任生活组长,负责灌食,极其残忍,已出狱。

柳克安:六十岁胶东人,原历城区土地局局长,已出狱。

方金桢:五十多岁,原历城区高啬王村书记,参与迫害。

李兴春:六十多岁,原济南市历下区委书记。

王振军:五十多岁,原济南市联通公司总经理,严管组组长,已出狱。

马道革:严管组组长,大量参与迫害。

张少青:五十多岁,军转干部,原山东省发改委投资处处长,主动配合恶警要求到严管组任组长,迫害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王革新:约五十岁,原济南市财政局会计,主动参与迫害,二零一一年十一监区积委会主任。

邃恒学:五十多岁,原章丘市计生委主任,很邪恶。

徐子谊:五十多岁,原济南市高新开发区副主任。

朱庆江:五十多岁,原济南市自来水公司干部,任严管组长,打手之一,发明多种酷刑。

齐东江:三十多岁,胜利油田人,主要打手之一。

郑剑:三十多岁,长期负责野蛮灌食,心狠手辣。

张风顺:三十多岁,主要打手之一。

谢晓刚:三十多岁,原历下区环卫局干部,二零零九年六月带领蔡问杰、李大朋打死法轮功学员吕震,现已转到其它监区。

潘冲:三十多岁,无业,主动参与迫害,已出狱。

张孝友:四十多岁,济南仲宫黑社会人员,主动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

李晓军:三十多岁,曾在外面干过六一零,主动迫害法轮功学员。

高帅:包夹,主要打手。

以上参与迫害的“班长”、“包夹”因被利用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犯下了种种罪行。至于十一监区积委会成员基本上都是花钱买的,谁出多谁当,买个主任据说要三万元。张磊光、李伟、陈岩每年受贿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现已有初步证据。

助恶为虐的“犹大”,有几个特别卖力:李天民:四十岁,原潍坊辅导站站长;丁洪:三十七岁。这两人一入狱便彻底转化,随后卖力帮恶警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多次带头写揭批信,诬蔑大法师父和大法。二零一零年后,很多帮教班长都不那么卖力了,而他俩反而更猖狂了,成了转化主凶。还有很多“犹大”暂时不点名,这些人所作所为对真修弟子起不到什么作用,但对大法形象造成巨大损失,使很多尚可救度的警察和犯人对大法及法轮功学员起了很多负面认识,因而感到迷惑。

李伟办公室电话:0531-87075280
陈岩办公室电话:0531-8707268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山东省监狱罪恶内幕曝光(图)-238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