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天水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天水监狱二零零三年七月开始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把每个法轮功学员包给“教育科”每个干警,每天进行所谓的“谈话”,有些人谩骂法轮功创始人,有的拿着诬陷大法的书读。法轮功学员耐心地讲着真相,讲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警察看达不到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即强迫放弃信仰)的目的,又变化花样,把法轮功学员分给各个监区,每个监区和监狱签订转化责任书。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上大课(监狱每个星期组织的对犯人进行的洗脑)中,教育科原科长魏俊明(音)说些诬陷法轮功创始人的话,法轮功学员王永明要离开会场,干警不让离开,四监区干事刘江涛(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卖力,后被监狱提拔为×教科科长)拿电棒电王永明。王永明高喊“警察打人了”“法轮大法好!”上来一帮警察,把王打倒在地,拖到楼下办公室继续进行迫害。

监狱二零零四年陆续对法轮功学员赵后雨(又名赵兰州),尚君斌进行迫害。尤其对尚君斌迫害更甚。对尚实行隔离,一天二十四小时关在办公室,有干警专门盯着,白天干警轮番谈话,晚上打骂,用电棍电。他们把电棍和手铐用电线连起来,手按电棍开关,看你一打盹就按,使你从睡梦中惊醒,不让你放松,频繁电最后使人精神恍惚。尚君斌身上满是被电的焦点,据知情者说,当时电时能闻着焦糊味,犯人都骂那警察是畜生。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对法轮功学员徐峰的迫害:派四个刑事犯(杀人的,盗窃的,抢劫的,黑社会的)监视,不让走出宿舍,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不让和别人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说话,一说话就威胁别人,甚至动手打人。那次在×教大会上徐峰喊了“法轮大法好”,单手在床腿上铐了一个多月,睡觉都不打开。

三监区对法轮功学员李春生用“穿杠子”的酷刑进行迫害,这样也未达到目的,最后又转到迫害最邪恶的四监区,采取“熬鹰”(即长时间不许睡觉)的酷刑,就是让几个犯人(多为重刑犯,他们都想立功减刑,表现积极,说一听一,有时出整人的坏点子)监督,不让人睡觉,你一打盹,就把你捣醒,几天几夜熬的你生不如死,精神恍惚。自从曝光毒打酷刑后,他们就采用这种酷刑。三监区还对杨景春,狄小艺进行邪恶迫害。

一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王伟平、高招明进行迫害,放诬陷法轮功的碟片,不看就拳脚相加。

二零零六年一月九日,一监区就把从定西监狱转来不到一月的法轮功学员刘志荣迫害致死。刘生前表现坚定,不承认迫害,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不报数,不下蹲,恶警指使恶徒打刘。恶警覃建最疯狂,动不动大打出手,不到一个月刘志荣被活活打死。刘死时颈部有伤痕,血流了一地,人整个泡在血里,收拾的犯人都无法下手,几天后吃饭还恶心。整个监道都冲了好几遍,为掩盖罪行直接火化,没让家属看,对外封锁消息,宣称是自杀。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法轮功学员陆伟龙在反迫害的绝食中,他们不顾陆身体虚弱给陆戴脚镣,手铐。脚镣手铐穿在一起,人根本直不起腰,时间一长痛苦不堪。持续将近一个月。

对法轮功学员关强、张平也进行不同程度的迫害。

教育科,入监队后几年也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安排犯人“包夹”,这些犯人多为狱警的“关系户”,多数是关押时间长的或“多进宫”的,对监狱整人的一套很熟练,心狠手辣,掌握狱警的心思,有时狱警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的暗示就能明白狱警想干什么。所以这些人在狱警的纵容下肆无忌惮,稍有不从就大打出手。绑架入狱的法轮功学员第一关就是面对的这些人。很多人都被打过。

北京法轮功学员曹东被秘密关押在天水监狱以来,监狱如临大敌,由当时的狱政科长姚文强(后升为监狱长),教育科长赵剑平专门负责,安排单独的房间,从其它监区抽调人员监视曹东的一言一行,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别人一打招呼,都被呵斥。曹东被关在一楼阴面,常年不见阳光,身体一度很虚弱,在强烈要求下才让在操场活动活动。零九年曹东的妻子在忧伤中去世,未能见曹东最后一眼,曹东要求去奔丧,监狱不答应,多次找才同意给父母打一个电话安慰安慰。

以上只是天水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一部份,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罪恶。

直接参与迫害的有:

天水监狱监狱长魏兴刚(省劳改局副局长兼任)、副监狱长楚志雄(现武都监狱监狱长)、政委郑占海(后升为监狱长);

一监区监区长王强(后升为副监狱长)、教导员苏维明;

中队长吴存信、杨盛宏

干警覃建等

三监区监区长王长生

四监区监区长夏建军教导员张建华

中队长温彦明,张军,张彦明

干警白明,刘江涛,高天平,王涛,毛俊江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