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市女子劳教所对周月兰的药物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新疆乌鲁木齐市六十三岁的周月兰女士,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她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遭到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和沙依巴克区的“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遭受种种药物迫害。

下面是通过修炼法轮功恢复正常的周月兰自述她所经历的部份迫害:

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至十月九日被关在乌鲁木齐水磨沟派出所, 十月九日被转到新疆乌鲁木齐市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一队被注射药物导致失去记忆。“新疆乌鲁木齐市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即原“乌鲁木齐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一队队长叫李宗平(女)。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乌鲁木齐市女子劳教所有一个姓刘的医生,二零零八年冬到西安学习了半年回来后,劳教所就开始用破坏神经的药物迫害大法弟子了。管教指使犯人在我吃的馒头、菜、水等食物里放了不知名的药,强迫我吃。不吃不行,就让犯人打,罚站。有时一天只睡一个小时其他时间全站着。

晚上他们自己在门外,叫一些吸毒犯在我睡着时问我问题,可能是想让我在迷糊的时候能说出他们想知道的事吧。

记得有一次,有人往我的左手上喷洒了一些不知名的液体,就觉的有很多虫子在皮肤上爬,后来次数多了,就感觉麻木。在上厕所方便时,必须在她们指定的便池解手,不知在便池里放的什么药,一解手就有很浓的药味冲上来。必须在她们指定的水龙头洗手,有时用那水漱漱口,也有药。慢慢的就有意识不清的状态出现了。

记得有一次,一个管教用手往我的头上抹,旁边的吸毒犯讨好的对她说“你赶快把手洗一洗”。过一会我就觉的头蒙蒙的。

到后期,我就只知睡觉,她们不拉我吃饭,我都不知道吃饭了。有时清醒的时候,听到吸毒犯们议论,给她打针她也不知道。的确也发现胳膊上有针扎的痕迹。她们说屁股上也打了。只是看不见有没有痕迹。

有一次,管教对我说“你出去以后告不了我 ,你告也没有证人。”

为了试验药物的作用,她们在我睡着时,用打火机烧掉了我的眼睫毛,我都没有感觉。为了看我的反应,她们故意用难听的脏话骂我,为了刺激我看我的反应,‘说把我儿子抓来,在劳教所干活,这样罚他五千元,那样罚他五千元,再如何罚他一万五……’我有时故意不做任何反应。她们会小声议论,‘她啥都不知道了。’有时她们骂我,我也会去骂她们。

慢慢他们认为达到了他们想要的效果,已经神经病了,就给我儿子说我有神经病了,让我儿子领我到乌鲁木齐第四人民医院(神经病院)去检查。医院诊断是心理阻碍,抑郁发作。后来我儿子在四医院(神经病医院)神经病科开了证明,办理了保外就医,才把我放出来(提前了三个月)。

他们抓我时,我是一个正常人,身体健康,体重五十六公斤;到放出来时,体重只有三十公斤了,非常虚弱,还精神恍惚,成了一个精神病人。

获得自由后,法轮大法的神奇再次在我的身上展现,我的身体恢复到正常。

队长李宗平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虽然极其隐蔽,但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中共邪党的走卒们,无论他在行恶时怎么给自己壮胆“我不信有神”,他都在神的掌控之中,无论他多么不相信善恶报应的天理,时辰一到,报应就兑现。当年参与煽动对法轮功的仇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们,现在在一一接受来自上天的公正裁决。原赤峰市委“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公安副局长杨春悦二十八岁的儿子出车祸,头盖骨被掀开暴死。

在此奉劝那些新疆至今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千万不要相信中共谎言,千万不要再一意孤行,赶快悔改,善待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否则恶报时后悔都来不及!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都会搭上自家性命。

乌鲁木齐市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
乌鲁木齐市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