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报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轮番上演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楚天都市报》今年三月二十五日登载了一条消息,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所长何艳患卵巢癌,手术后只能接受化疗,每隔20多天就要化疗一次。无独有偶,武汉各大报纸二零零四年都曾报道该看守所副所长肖琳得怪病猝死的消息。二零零四年上半年,肖琳高烧一月不退。武汉市协和医院、同济医院专家会诊得不出结论,只能诊为肺部感染,年仅32岁的肖琳一个月后死亡。

了解内情的人都说这是她们迫害法轮功,报应临头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是武汉市唯一的女子看守所。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后,该所成为武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集中营,长期非法关押、迫害从武汉三镇及周边绑架来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至今已高达几千人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的武汉市女学员都被该所迫害过。

酷刑演示:死人床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整人手段花样繁多且残酷。仅举一例,“板子镣”又叫“死人床”——强制人呈十字形每天24小时躺在木板上,手脚用铁件固定死,臀部下面挖一个洞,大小便就从洞中排下,这是一九九七年就已被明令废止的一种专用于死刑犯的刑具和刑罚,却被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采用来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并向全国各看守所推广。二零零零年二月,曾经被评为“武汉市十佳青年”的法轮功学员王莉被狱警将衣服扒光,连续睡“死人床”19天,其中“活镣”11天,“死镣”8天(历史上看守所对犯人“死镣”时间最多没有超过3天的);法轮功学员刘佑清被上“板子镣”达一个多月,周玉琴则被上“板子镣”竟达两个多月;至少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受过此酷刑。

肖琳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二年间任该所副所长。在职期间,肖琳直接指挥并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除了板子镣,还指挥犯人对学员施以毒打、吊铐、灌食、关小号、长时间罚站不准睡觉等等骇人听闻的折磨。致伤、致残、致死,乃至精神失常事件时有发生。

肖琳恶报死后,中共有关部门称她为烈士,吹捧她为“我们身边的任长霞”。任长霞何许人也?因卖力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惨死的“全国英模”,原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乘坐的车追尾前面的车,车里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她坐在后排最安全的位置却偏偏死亡,且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其妹跟人说:“过去我不信法轮功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我真相信了!”任死后的长时间里,该市都没再出现过迫害法轮功的事情。

她们的恶事还祸及家人及走近她们的人。任长霞死后四年,45岁的丈夫卫春晓,突发脑溢血死亡。执导电视剧《任长霞》的资深副导演聂春申,也于近期曝出于今年一月十二日凌晨突发急病死亡。而肖琳的丈夫祝志超,是硚口公安分局易家墩派出所副所长,也因直接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而重病在身。

肖琳的死没有阻止住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继续作恶。何艳于二零一零年六月调任该所所长。从她上任始,至当年十一月仅五个多月的时间,该所接收、关押、迫害过至少十名法轮功学员。还被公安部授予“集体一等功”。何艳忘了前车之鉴,恶报如影随形而至。

十余年来,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事例层出不穷,很多地方都是接踵而至。有的人患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更多的人得了绝症。而这一切,都在提醒着人们“善恶有报”的真实不虚。

奉劝那些仍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者,立即悬崖勒马,正视自己的危险处境,将功补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4/恶报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轮番上演-239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