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六年 吕国琴惨遭毒打和奴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吕国琴,女,五十四岁。二零零一年六月被中共警察绑架,遭刑讯逼供,之后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大北女子监狱遭六年奴役和虐待。

遭新城子公安分局伙同虎石台镇派出所绑架毒打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的一天,新城子公安分局伙同虎石台镇派出所陶德军等七、八个警察突然闯进吕国琴家的“裕丰商行”,其中一个警察亮出一张纸说:我们是警察。不让她动,他们到处乱翻,没找到他们想找的东西,就把吕国琴带到住宅楼下的车棚里,把所有的大法资料全部抢走。随后又闯进吕国琴的住宅,乱翻一通,把所有的金银首饰和现金洗劫一空,包括金戒指三枚、项链一条、项坠一个、手链一条、现金一千多元。

吕国琴被劫持到虎石台派出所之后,警察给她戴上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中午又把她丈夫带到派出所非法审问。下午把他们俩送到新城子区分局,在区分局后院把吕国琴铐在椅子上。因吕国琴不配合他们,以陶德军为首的,还有一个矮胖子恶警(可能是开车的),和新城子区分局的另一个恶警他们三人对她刑讯逼供,拳打脚踢,打耳光、蹲马步、不让动。

警察使用了一种实心带刺的胶皮棒,打人特疼。他们轮番打她,打累了陶德军就审问,矮胖子再来打,吕国琴的脸上、胸前、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吕国琴的整个后背直到膝盖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后腰、两腿肿得皮肤鼓胀发亮,坐不了、站不住,两次把她打晕,再用喷壶往脸上喷水,等待清醒,然后继续殴打,再把说出她的同修找来两次和吕国琴对质。

陶德军又拿着一万二千伏的电棍来电她。头一个没好使,又拿来一个没电成,可是陶德军的手却被划破了。这样,他就更来气,还自言自语:没有你这样的。打的吕国琴遍体鳞伤。其中还有沈阳市市局的人来提审,威逼她出卖同修。

第二天的晚上,警察才让她丈夫回家,她和那位同修被劫持到沈阳市第五看守所,在体检时,那位同修被收下了,而没收她,看守所的警察怕担责任。还说:你们把人打的这么重,我们拒收。

吕国琴被绑架后,警察还不断的上门骚扰,她丈夫因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身体出现病态,生意也无人照管,小儿子被迫辍学。

被劫持在监管医院

陶德军见看守所拒收,又把吕国琴送到监管医院。在陶德军下车去和医院联系的时候,吕国琴和车上的警察讲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真相,告诉他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善恶有报,迫害法轮功学员会遭报的。有一个警察不让她说,怕陶德军听到。

在监管医院接收她的时候,狱医说:“你们太狠了,她犯了什么法?把人打成这样。”她在监管医院里住的是地下室,阴暗潮湿,满地是水,夏天还穿棉衣服,盖的是破被套,上面又是屎又是尿,洗一双丝袜几天都不干。陶德军在非法提审她的时候还伪善的问:你在这里苦不苦,有没有人欺负你,还问她恨不恨他。她说不恨。又说:在他办案子当中,打她是第二个狠的。在以后的律师调查中得知,她住院所有的医药费一千五百元都由陶德军他们结算,恶警为了销毁证据,没有通知家属。

她在监管医院里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沈阳市第四看守所关押八个月。在非法关押期间,家属请律师为她作无罪辩护,在庭审的时候公、检、法的人员根本不主持正义,冤判她八年后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

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

二零零二年二月末,吕国琴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七中队七小队,所谓的二老残。由科长张某主管,恶警郝春凡带队。每天除了劳役之外,还要“学习”、“教育”、“转化”。对法轮功学员严格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配两个普犯看管,衣、食、住、行都在一起,学员之间不让说话。郝春凡心黑手辣,外号叫笑面虎。家里人怕吕国琴再一次挨打、受罪,家人背着她请恶警郝春凡吃饭,又给她买了不少东西,她都收下了。过了不长时间,吕国琴又被调到机台小队,做机台活。由董队长带队,看管特别严,只要不服从就体罚、挨打。

二零零三年,恶警胡科长定了一个外贸活,粘鸡毛、绣手套。每天早六点半出工,晚九点收工,每天干十五个小时的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能休息一天。除了正常出工外,晚上到监舍还要粘鸡毛、绣手套,加班加点。快手要干到半夜一点,慢手要干到半夜二点左右,每晚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为了赚黑心钱,根本不管这些人的死活,半年的时间天天如此。四小队的恶警赵队长,此人邪恶,无论是谁互相帮助都不允许。连给手纸都不行,吃的东西剩下扔掉可以,不许给别人,如果给别人,就用电棍刑罚,还不许家属接见。

又过了几年,整个监狱大调换,由二大队调来的恶警张科长主管。此人极恶,恶警郑春燕带队、郝春凡协同,对法轮功学员更是刻薄,又打又骂。同修伏英在接见时传师父经文被她发现,停细粮、停帐、停止接见,还殴打伏英。还有一个同修叫李晓艳,外面人进来参观时,她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等参观结束后,恶警科长和队长、普犯一拥而上,拳打脚踢,打的李晓艳头晕眼花、耳膜破损,还大会批斗。

几年来的迫害,因超负荷劳役,吕国琴的身体每况愈下。腰脱几次犯病,最后走路艰难,上、下床都很困难。恶警不让她在监舍休息,每天必须照常出工,在车间地上躺半个月。十一月的北方,天气寒冷,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最后竟然连这点自由的权利也被剥夺了。恶警郝春凡把同修给她铺在地上的衣服都给扔了。夏小平(杀人犯)对她施加压力。找借口挪机台,不让她有容身之地。杀人犯徐艳华、夏小平经常到科长、队长面前讨好,打小汇报,说她没病装病、偷懒。夏小平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勒索普犯钱财,骗吃、骗喝,政府怂恿他们犯罪。郝春凡经常用大伙的奖金从外面给她们俩带好吃的,互相利用,警匪勾结,狼狈为奸。在吕国琴回家的前一年,因身体的不适,让她到医院看病。因为不能干活,不能给她们创收,就不让家属接见她。因此恶警张科长歇斯底里跟她乱吼:为什么躺着?不干活?她说腰脱犯了。张科长说:我也有腰脱呢,我还得上班呢……

每当上级来监狱参观检查时,恶警科长和队长教唆犯人撒谎:“因为我们是二老残,没有产值,能干多少干多少,早八晚五,不体罚、不打骂,没有牢头狱霸、东西不贵,生活条件好。”恶警张科长为了赚黑心钱,经常叫普犯和法轮功学员加班加点干活。为了掩盖事实真相,欺上瞒下。

吕国琴在大北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六年零一个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