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武汉女子监狱至今还关押着数量不详的法轮功学员,少说也有几十人。武汉女子监狱目前共七个监区,每个监区都关押着法轮功学员,但是迫害最严重的是三监区和四监区,四监区在女子监狱里本身也被称为“严管队”,关押的刑事犯也大都是刑期十几年以上的。据多名从武汉女子监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说,他们经常在晚上或半夜里看到法轮功学员在罚站,听到从四监区发出的凄惨的哭嚎声。

监狱迫害手段如下:

一、食物、生活用品的限制

对于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监狱里限制每人每月只能买50元生活用品,但监狱里物品非常昂贵,一提卫生纸好点的要30元,差点的要20元,更别提其它的了。

监狱里平时就是萝卜、冬瓜、南瓜,没有任何油水。为了改善生活,服刑人员平时自己掏钱买些袋装榨菜什么的或给自己订个荤菜,但是,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连订菜的权利都没有。

二、超负荷的奴役劳动强度

女子监狱冬天六点多要起床(夏天就是六点起床),七点半开始工作,晚上经常加班到六、七点,每天工作长达十二个小时。

三、全面限制通信、打电话、接见权利

对于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武汉女子监狱禁止她们与家人通信,打电话,更不允许家人接见。对于家属写给她们的信则一概压住并私自拆开,从不告诉她们。

从2009年后,武汉女子监狱全面停止法轮功学员与家人的电话联系,说是允许给家人写家信,表面上承认有通信的权利,但是暗地里则全部扣压。

四、暴力劫持,不让睡觉

对于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女子监狱政委恶人蒋春采取的办法是:每天二十四小时包夹制度,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时刻干扰。

酷刑演示:不许闭眼

魏莉坤(已回家):女,40多岁,十堰人,硕士研究生,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两年间,魏莉坤因为坚信大法,被长期关押在第三监区的黑屋里,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包夹她,不让她睡觉,整整两年。最后,她整个人完全变形了,走路佝偻着腰,慢慢走,说话也哑着嗓子,根本听不出个大概来。连最心狠的刑事犯看到她的处境,也不禁直摇头。

张玉梅:女,法轮功学员,20多岁,襄樊人,因为拒绝妥协,张玉梅每天在车间干活十多个小时,晚上回去后,则要被包夹看住,继续“学习”(看中共的洗脑片),不让睡觉,直到凌晨。

陈丽萍(已回家):女,30多岁,法轮功学员,武汉人。2007年秋,因为拒绝转化,陈丽萍被三监区恶警半吊起来,挂在铁窗上长达十几天(期间就是吃饭和上厕所可以松下手铐),包夹二十四小时折磨她,不让她睡觉。最后,陈丽萍从铁窗上下来时,人已经完全虚脱了,瘦的完全变了形。

陈曼:女,40多岁,法轮功学员,武汉人。2009年,陈曼被非法关押到三监区后,直到现在一直不放弃信仰。武汉女子监狱三监区恶人为迫害她,一直限制陈曼购物,不让她订菜,改善伙食。周围二十四小时包夹她,每天下班后,别人都睡觉了,他还在被逼着看电视,不让睡觉。现在陈曼的身体状况很不好。

五、每天二十四小时包夹

武汉女子监狱里法轮功学员不能互相说话,也不能互相传递眼神,周围的包夹人员随时盯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

六、警察唆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七年间,是武汉女子监狱最邪恶的时候,那时,监狱警察经常唆使吸毒犯殴打法轮功学员或整法轮功学员。

2008年夏天,武汉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常看到在四监区一个女法轮功学员,30多岁,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经常在走廊里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又发呆。

参与迫害的恶警名单:

杨帆:女,30多岁,武汉女子监狱三监区警察,整人手段非常残忍、变态。经常唆使包夹整法轮功学员。

钟卫红:女,40多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三监区警察,经常无故唆使犯人整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

王芳:女,40多岁,三监区队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