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波涛遭佳木斯监狱暴力“转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即所谓的“转化”),于二零一一年二月成立了“严管队”,二月二十一日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绝人寰的迫害。在十五天之内,连续虐杀秦月明、于云刚、刘传江三位法轮功学员。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折磨。姜波涛的家属得知佳木斯监狱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消息后,担忧姜波涛的安危,到监狱接见姜波涛期间,被监狱穿便衣的警察殴打。

姜波涛被暴力“转化”期间,遭受毒打、冷冻、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他被毒打的昏迷后,被用凉水浇醒,继续殴打他;直到他神志不清,写了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五书”,暴行才停止。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以下是黑龙江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姜波涛自述被迫害经过。

一、调监室,狱警唆使刑事犯毒打

二零一一年元宵节过后,佳木斯监狱开始了蓄谋已久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性“转化”。二月二十一日,九监区一分监区开始了迫害行动,先把法轮功学员刘振昌、刘传江分别调往集训监区,三监区,然后把我从四监舍窜到三监舍。

二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七日,狱警唆使刑事犯吴长宝专门监视我,不让我与其他人接触,交谈。在这期间,中队指导员郭建民找我谈话一次,让我“转化”,写“五书”,说这是大形势。我说:“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往哪转啊?”当时在场的监区副指导员殷杰说:“不“转化”,就遭罪吧!”

从二月二十八日到三月三日,对我进行了强制性“转化”,三天三夜没让我睡觉。期间伴随着身心上的双重折磨。二月二十八日收工后,中队长苏志峰把我叫到狱警休息室说:“你不“转化”,我只能采取措施了”。接着,把刑事犯吴长宝、张金龙、马立、祝新叫来,当我面说:“按照白天的安排去做”。

二、不让睡觉,连续殴打致昏迷

晚饭后,把我带到库房由张金龙、马立、祝新看房不让我睡觉。晚二十一点三十分后,犯人都休息后,又让我到大厅靠窗户处,坐在凳子上不让睡觉。

后半夜,他们三人见嘴说无效后,就动手打我。祝新先用掌对我右腿一顿猛砍。然后,马立抓住我的右手,按在凳子上,用玻璃瓶猛砸,当时无名指就红肿起来了。张金龙把我拽起来,对我头部一顿猛击。他们三人对头部身体一起拳打脚踢。我当即眼冒金星,鼻血直流,不知昏迷多久。当我稍微清醒后,知道他们还在打我时,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 他们怕其他犯人知道我被迫害,他们不得不住手救。

过一阵后,他们强迫我坐在地上,我不从,对我又是一顿拳打脚踹,直到把我强按到地上才停止。

三月一日早晨,换成吴长宝、胡少龙监视我时,祝新对吴长宝说,我们已经动手了。

上午在三监舍,吴长宝劝我“转化”无用后,立即对我大打出手。他先用掌砍我咽喉,又用膝盖猛顶我胸部。我当即从凳子上翻趴在地上,四肢卷曲,胸闷喘不上气,陷入昏迷状态。当我醒来后,吴长宝又指使胡少龙把我抱起来,放在凳子上。他对我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当把我打翻在地,再抱起来再打,连续多次,直到打累为止。

等到他们不打后,副教殷杰进来问我,见我还是不“转化”后,就走了。下午晚上,仍然不让睡,并让犯人谭燕斌,刘立志对我施加精神上的压力,说我不善,不为中队、犯人们考虑,用他们那套似是而非的理论迷惑我,欺骗我。

三月二日,监区在中队大厅开会,传达监狱精神,当时一犯人进三监舍说,法轮功学员死亡有说法了,属于正常死亡,因为此前,集训监区已传出有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他们以此,对我施加心理上的压力。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三、被毒打昏迷后,用凉水浇醒,冷冻

三月三日上午,在三监舍张金龙、吴长宝让我坐在地上,我不坐,他们俩对我又是大打出手,把我几次打昏在地,又用凉水浇醒再打。当我躺在地上,起不来时,张金龙说我装死。他和犯人莫乃群分别拽着我的两脚,拖到大厅背着监控器的地方,又是拳脚猛打。当我半昏迷时,张金龙用手指猛推我两眼,让我使劲睁眼,并连续打我耳光,直到我能睁开眼睛看他为止。

等我清醒后,监区派二分监区一犯人来采集我的指纹、掌纹、文字字样存档。然后,把我带到库房,只让穿衬衣衬裤,开窗户冻我。期间,中队指导员郭建民进来劝我一次。由于我的神志不清,没有承受住身心的双重折磨,被迫写了所谓的“五书”。之后,中队又把我从三监舍窜到四监舍,派三人看管我。

'酷刑演示:浇冷水'
酷刑演示:浇冷水

四、被迫害高血压病,狱警伪善关心

三月八日,监狱让监区狱警领我去病监做了体检,说我血压高。晚上二十三点四十多分,监狱来了几人送来降压药,让我当场吃下。凌晨两点左右,又来一男一女两狱警,说来“关心”我,随便说了几句,并录了像,这样的“关心”,我有些受不了,半夜三更的,谁知道怎么回事呢?!

那时的情况,也只能把残暴写出这么多,实际更严重的多,满地是血,衣服上也全是血,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行径,他们把衣服装袋子里扔了。

监狱里,大家都听说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在卫生所听犯人讲,刘传江在三大队被用多个高压电棍电,电棍电得都没电了。他被打得失去了人形,最后疯了,给弄死的。

在此希望海内外的正义人士,继续关注佳木斯监狱法轮功学员的安危,伸出你们正义的手,结束对他们惨绝人寰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