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恶警将七旬老人的头发生生扯下(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武汉刘竹兰老人年七十六岁,三月底在去劳教所接被非法劳教的女儿杨维芳的过程中,遭到韩家墩派出所恶警殴打,恶警将老人的头发生生扯下一把。

'武汉法轮功学员杨维芳'
武汉法轮功学员杨维芳
'杨维芳的母亲刘竹兰'
杨维芳的母亲刘竹兰
'杨母头上整片的头发被派出所所长扯掉'
杨母头上整片的头发被派出所所长扯掉
'部份被扯落的杨母的头发'
部份被扯落的杨母的头发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本该是法轮功学员杨维芳被枉判一年期满的日子,三月二十八日,杨的母亲到韩家墩派出所问周喜军等人,杨维芳到底哪一天回家?祝某说到该回家时,家人都可以去接。

二十九日一早,老人五点半钟就到劳教所门口等着,直到十一点还不见女儿出来,就问劳教所值班员,值班员打电话核实,证实杨维芳还在劳教所,但是打电话到派出所问时,韩家墩派出所却撒谎说人已被转走。老人与杨维芳的姑姑又赶到派出所找片警祝某,正好派出所所长也在,该所长及祝某在派出所内大声吼骂:“法轮功还到派出所来要人,你们吃共产党的还反对党,滚出去!”边推搡边骂。杨母喊道:“警察打人!”派出所内所有的人都围上来,毫无人性的恶警所长及祝某将杨母的头发一把抓住,杨母头顿时后仰,这个所长另一手抓住两位老人的胳膊往楼下拖,将杨母的头发生生扯下一把。杨母高声喊:“警察打人!法轮大法好!”中午,周喜军到派出所门口的民生甜食馆吃饭,杨母欲跟进去,周喜军对甜食馆的人说:“她是法轮功,不要让她进来!”

三十日凌晨五点钟,杨母又早早的赶到何湾劳教所,然而仍然一直等不到女儿。到九点半钟,经过四处打听,才知道人已被派出所警察偷偷的劫持到硚口区的额头湾洗脑班。

杨维芳遭非法劳教经过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左右,武汉法轮功学员刘竹兰、杨维芳母女走完亲戚回家不久,汉口韩家墩派出所周喜军及古五社区主任刘李燕、施旋一伙闯入武汉市长江轻型汽车制造厂古五宿舍的刘竹兰家,抄家并抢走大法书。当天晚上七点钟,这伙人又继续做恶,伙同云鹤社区主任王安丽、片警祝某,七、八个人闯入刘竹兰女儿杨维芳家非法抄家,并抢走三千二百元人民币(至今未还)。恶警将刚刚吃完晚饭,穿着睡衣、拖鞋的杨维芳拖下楼,杨的鞋子被拖掉,杨维芳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硬是将杨光着脚拖上了车。当天(三月二十九日)晚上,恶警们在派出所将杨维芳母女俩分开拘禁。十点左右,警察要刘竹兰回家,刘竹兰提出要回家还应归还大法书,其中一警察一把将七十六岁的杨妈妈从椅子上拽到地上,另一警察哄骗杨妈妈说第二天九点来拿,第二天杨母依其所说时间前去,恶警周喜军恶狠狠的说:搜了的东西还有要回去的吗?搜就搜了。说着将杨母及同去的另一老人一掌推出二、三米远。

恶人们将杨维芳劫持到硚口洗脑班迫害,又于五月四日将她劫持到何湾劳教所六队非法劳教一年,期间杨维芳由于不配合恶警们的命令,被吊铐三天,致使杨维芳双手腕肿胀如馍状,双手无力,生活都不能自理;迫害的她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稳,走路都走不稳。即使如此,恶警也不放过她,强迫她长时间做奴工,致使杨维芳几次晕倒在车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