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南充市迫害法轮功者遭报应实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在中共几十年无神论的洗脑毒害下,一些人不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一点小利随中共恶党行恶,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结果自酿灾祸。下面是发生在四川南充市的警察、政府干部、村民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的几个例子。

嘉陵区大通镇恶警所长遭恶报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大通镇派出所某所长,时年约三十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带了一个警察,逼着嘉陵区大通镇二村五社的法轮功学员一起,挨家挨户搜缴大法书和资料。一九九九年下半年,因在高坪区嫖娼,所长被开除。

法院邓义明诬判好人 反害自己进牢房

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法院刑庭审判员邓义明善恶不分,拒听真相,执意听从“上级”命令,在今年五月,冤判了法轮功学员何素珍老人五年重刑。但未出三个月,即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份,邓义明就因替毒犯开脱罪责(将贩卖毒品的数量改小,因而轻判毒贩罪行),而毒贩很快被释放后,再次贩毒被捕时招供后,才曝光出邓义明等人徇私枉法的罪行。邓义明因此已被逮捕,关押于阆中看守所,等候审判。据说此案还牵涉顺庆区公安局、检察院相关人员参与犯罪。

邓义明的悲剧难道还不能令顺庆区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和幕后黑手——“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张光祥等所有仍在积极迫害大法修炼人者 深思与警醒吗?!

张官垭村民陈仁、张素芳讨好中共恶官下场可悲

二零零二年曾庆红、贾庆林到四川省南充市参观顺庆区张官垭新村(恶党的“面子工程”示范村)。

该村四组村民陈仁为讨好中共恶官,特意改编了《十唱共产党》歌舞,他妻子张素芳就去又唱又跳,对曾庆红、贾庆林大献殷勤,还与他们合了影。

第二年,陈仁得了怪病。他浑身发冷,经治不愈,痛苦不堪,遂于二零零四年跳楼自杀了,死时五十八岁。同年,张素芳在家中平地摔了一跤,摔伤右边坐骨,住医院花了很多钱。另有一个参与了跳舞的村民,当场也把脚崴了。

为什么百姓见了大官反而“倒大霉”呢?原来曾庆红、贾庆林是真正的“灾星”:曾庆红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烂军师;而贾庆林与江泽民、罗干、薄熙来、吴官正五个迫害大法的元凶、高官被以酷刑罪、反人类等罪在二零零九年底被告上了西班牙国家法庭。它们因对大法犯了重罪已自顾不暇,怎么还能给老百姓带去福音呢?!

陈仁、张素芳的不幸遭遇,是不是在告诉人们:谁想讨好迫害大法的中共及其恶官,谁就自酿灾祸呢!

南充市丝二厂恶人遭报死亡

南充市丝二厂家委会委员张海云强搜厂里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罪恶连累家人,殃及其妻冯永珍得癌,于二零零九年冬死亡。

李文周,是南充市供销社退休职工,家住南充市丝二厂宿舍,与妻岳群芳一起长期参与监视邻居(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大约是二零零六年,李文周突然哑声,拖了四个月死在医院里。

嘉陵区大通镇村民骂大法 遭恶报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大通镇龙池乡八村何兴太,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公开骂大法、骂师父,不到一个月,突然有一天倒在了地上,不久便悲惨的死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