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钢法轮功学员郭丽云遭迫害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郭丽云,原唐钢二炼钢厂职工,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河北唐山开平劳教所;同年十一月十五日被转移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

在开平劳教所,郭丽云因坚持信仰做好人,曾多次被双手背铐在大树上经受日晒雨淋之苦,被管教和犯人不停地骂、搧耳光、掐脸,甚至用脏抹布、臭袜子、带经血的裤衩塞进嘴里。因为被迫绝食,却招致强制性下胃管灌食,鼻子出血,嘴里吐血。为坚持信仰做好人,她被上绳。

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三个中队的每个班里,几十人晚上挤在由单人床并成的通铺上,一张单人床睡两人,两张床的床缝上睡一人。二零零零年春郭丽云因为说信仰真、善、忍使她获新生,当问还炼不炼,她说炼,办公室五个警察马上对她拳打脚踢,打累了,就给她上绳,绳子解下,双臂短暂无知觉,麻,随之的剧痛真是痛彻心肺。郭丽云坚持信仰无罪,接受十几个小时奴工就等于承认自己有罪,继而承认了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的一切栽赃陷害。为了维护大法她拒绝参加奴工。

在劳教所里所有的被劳教人员都被警察当成了创收的工具。被邪党一言堂谎言毒害,被利欲熏心的警察疯狂了。打骂声,摔打声,偶尔伴有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相继从办公室传出。郭丽云被叫到办公室问干不干活,她告诉警察不参加奴工的原因,不容说话,几个警察马上对她拳打脚踢,打累了,就给她上绳。稍倾,又二次上绳。绳子解下,鎖子骨处渗出的血已沾染了衣服,警察吓斥着监控把她架出办公室,蹲坐在走廊,监控惧怕警察架起她走走歇歇下了楼,送回墙根罚站的法轮功学员中,她瘫坐在烫手的石子地上,已无力站起。她们在那里每天十七八个小时罚站几个月了,腿肿,脸晒的黝黑。

还有一位邢台地区任县法轮功学员乔云霞被长期罚站,暴打上绳,以后又被上绳,再后来被警察用警棍轮番猛击其臀部等多次迫害后,肌肉萎缩浑身无力,身体弱的走路需要两人搀扶,视物模糊,几近失明。

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很多法轮功学员拒绝奴工被惩罚性地练队列。在一层办公室,时不时的就有法轮功学员被叫去拳脚相加,鞭打,警棍打,电棍电。郭丽云被叫到办公室,桌上放着两根警棍,两个男警,一个叫耿行军,另一个姓董(唐山老家)。问到不参加奴工,让她面对桌子一步远站,上身前倾,双手扶桌。两警各拿一根警棍,双手持警棍轮番猛击其臀部。打累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脱去衬衣光着膀子,又问,见她摇头,又是一场迫害。拒绝奴工的法轮功学员们身上青紫不断,臀部肿起很厚,呈紫黑色,并蔓延到腰部。有一位个子高高的漂亮女孩,她被强制只穿一条内裤用警棍轮番猛击其臀部,这位法轮功学员明显沉默了。

这些拒绝奴工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去男大队。在那里一切建筑都是新的,可见邪党为了迫害法轮功投入了大量纳税人的钱(全国各地大量兴建劳教所监狱)。她们二十来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层,四人一屋,走廊大铁门锁着。

郭丽云张荣杰和北京的法轮功学员白丽丽,三位法轮功学员被一个名叫陈瑞琴的沧州人(劳教人员)监控迫害。陈瑞琴多次打骂正在抵制迫害被迫绝食的郭丽云,法轮功学员向四大队管理科科长李维真反应陈的恶行,陈被迫回到四大队去干粗重的活,大伙都不愿理她,法轮功学员不嫌弃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使她明白了善恶必报的道理,后来诚恳的对郭丽云道歉。

在男大队,一层的大铁门上经常吊铐着只因炼功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绝食的郭丽云被双手高高地吊铐在大铁门上,只能用脚趾着地,时间慢慢的过去,突然见她面无血色快要昏厥,一同吊铐的法轮功学员赶快引用大法法理鼓励她,她慢慢脸色好了。

一次郭丽云被双手高高地吊铐在窗框上,人只能弯着身站在窄窄的窗台上,警察派的监控过来,一个名叫白洁的卖淫女,用手在郭丽云大腿间私处搔刮,邪淫的笑着。又有一天在屋里,耿行军进来突然对郭丽云劈头盖脸连煽几个大耳光,并用皮鞋狠狠地捻她脚尖。又问她知道为什么挨打,说科长李维真来,她没给面子。在邪恶的劳教所充份暴露邪恶中共的本质。有时在寂静的夜里偶尔听到楼上传来摔打声,并听到“法轮大法好”的喊声。

从男队被押回到四大队,后来十来个法轮功学员被监禁在一起,每人都被监控跟着,洗漱,上厕所时,要等没有别的法轮功学员才能去,而且一次只去一个人。争取到纸和笔郭丽云就给耿行军警察写真相信劝善。

郭丽云有一天早晨去洗漱,看到前段时间毁掉的恶党污蔑大法宣传板上又写的满满的,把脸盆的水泼上去。随后队长铐上她,铐在上床床头上。早饭没吃,要上厕所监控一直说队长没在,直到中午开饭打开手铐才去方便,回来饭已经不够监控和她两人吃了,法轮功学员不会争的。郭丽云被迫绝食了。同屋的法轮功学员们请队长开铐未允,郭丽云一天没吃没喝站着铐了一天一夜。

同屋的法轮功学员第二天早饭全没吃,要求给郭丽云开铐吃饭休息。队长气急败坏的说有本事总也别吃,不干活还吃饭。无奈的情况下,全屋法轮功学员全体反迫害绝食。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摧残性的灌食。

郭丽云和卢占平被送到医院输液,劳教所通知家人接走。郭丽云二零零一年春回家身体恢复后,于二零零二年底回唐钢二炼钢上班,按照小集体临时工对待每月工资六百六十元。被邪党控制的单位利用人监视跟踪郭丽云,有的是不明真相的工友,有的是单位领导,其中有一位出了工伤。郭丽云要求得到同工同酬待遇,工资虽有增加,但与职工差距很大。

我们希望所有认识郭丽云的人,都能得到她的祝福,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您的明智与善良定会给您带来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