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孩的遭遇(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十二岁,多么美好的年龄,美丽的青春之花正在绽放,成长的路上洒满了七色阳光。然而女孩秦荣倩却怀着失去父亲的悲痛,顶着巨大的压力,向佳木斯合江检察院递交侦察她父亲秦月明死因的控告书。父亲被迫害致死,女儿呼吁还公道于世间。

秦荣倩,家住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父母做收购废品的生意,她还有一个小她两岁的妹妹秦海龙。秦荣倩的父亲秦月明为人忠厚善良,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女儿回忆说:爸爸最能吃苦。小时候,爸爸妈妈做收购废品生意,爸爸按照“真善忍”做事,勤劳吃苦,诚实守信,所以生意越来越红火。在家里无论妈妈怎么发脾气,爸爸都会乐呵呵地忍让过去,再给妈妈讲道理,坏脾气的妈妈每次都会被爸爸说的心服口服。在爸爸的感染下,妈妈也开始修炼法轮功,而且变得非常孝顺爷爷和奶奶。那时我们一家其乐融融,全家都沐浴在法轮佛法的浩荡佛恩中,那是多么幸福的一段时光啊。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在全国范围疯狂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九九年十月十八日,秦月明作为当地法轮功学员的代表,和平理性的向区政府反映心声、陈述事实真相,却被金山屯区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煽动闹事”等莫须有罪名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伊春劳教所迫害。那一年,秦荣倩刚刚十岁。小小的女孩并无法想到,从此她与爸爸在以后的十二年中只有短短的几个月相聚。在十二年美好的青春岁月中她要承受悲欢离合、生离死别,承担生活无限的艰辛与苦痛。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断升级。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向政府诉说真相。更有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告之天下告之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是亲身的受益者,望政府明辨是非,还公正于天下!

秦荣倩的母亲王秀青也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开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可是她被广场的武警暴打,关押,后来辗转押回本地。当时十二岁的小蓉倩和十岁的妹妹寄居在姥姥家,姥姥年纪大身体又不好,还没有经济来源,带着两个孩子,吃菜都常常是邻居接济。

王秀青被押回伊春,姥姥领着小姐妹,跪在公安局长面前苦苦哀求:放了孩子的妈妈吧,我们这老的小的怎么过呀!公安局长置之不理,依然给王秀青非法定了二年劳教,送到哈尔滨戒毒所。两个小姐妹与姥姥艰难度日,过早的尝受生活的艰辛与心灵的苦痛。十个月后王秀青在哈尔滨戒毒所身体被迫害出严重心脏病症状,劳教所怕担责任,把她送回了家;这时被非法劳教的秦月明也回到了家中,一家人经历了三年的分离,终于团聚。

谁又会想到好景不长,二零零二年五月,金山屯区警察再次绑架了秦月明与王秀青。秦荣倩惊恐的抓住爸爸的衣角,不让他被警察带走,一个叫康凯的警察一把把她拽倒,连踢带打,用脚使劲踩她的手和头。妹妹秦海龙吓的直哭,不让警察拿她家的钱和东西,一个叫齐友的警察用公文夹狠狠的抽了秦海龙两个耳光,当时就把她打懵了。警察又抢走了她家的录音机、影碟机。最后把秦荣倩一同绑架。

在金山屯公安局,局长崔玉忠、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孟宪华亲自坐镇指挥,对秦月明辱骂、殴打、坐老虎凳、上绳(用绳子从脖子前面勒到后面,然后再在肩膀和胳膊上绕几圈后背过来使小臂弯曲向上使劲往上提,严重的能使胳膊残废)。无数次的酷刑折磨,致使秦月明的腿骨、肋骨多处骨折,不能行走,最终被非法判刑十年,送至佳木斯监狱。王秀青被打倒在地,恶警们拽着她的头发使劲往瓷砖地上磕,王秀青当时被磕昏迷过去了。第二天,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又将王秀青送去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非法执行上回剩下的刑期十四个月。

十三岁的秦荣倩也遭到了恶警们的刑讯逼供,他们逼她说出父亲真相传单的来源,不说就逼她站了一天一宿,不许吃饭,并用掌猛抽她的脸,打的她头肿大发晕,身心备受摧残。因小蓉倩是未成年人,警察们竟把她的年龄写成十八岁,逼迫秦荣倩在拘留单上签字,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小蓉倩回家后姐妹两人相依为命的过了四个月,亲戚把他们接回了山东省老家。因为家里穷,没钱交学费她与妹妹被迫辍学,两个小女孩从此告别了校园,过着与同龄人不一样的生活。一年多后王秀青回家了,她把两个女儿接回身边。为了还债,三人去哈尔滨打工,先后干过电焊、在饭店涮碗、在家具厂打杂等。为了多挣钱妹妹秦海龙十五岁就瞒着家人去北京打工。

后来当她们回到家乡想过安定一点的生活时,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金山屯公安局再一次绑架了王秀青,并把她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不幸又一次降临到两个女孩身上,她们只好又离家走上了打工之路。两个柔弱又坚强的女孩,在哈尔滨的饭店当服务员,用自己的双手辛勤劳动打工挣钱,舍不得吃穿,一点点的攒起来,寄给年迈的姥姥,再去劳教所看望妈妈,由于路途遥远,经济紧张,常常一年也看不成一次爸爸。

有一次姐妹俩休假去佳木斯监狱看望爸爸。坐了一夜的火车,天好冷啊!姐妹俩冻得直打哆嗦。可监狱说什么也不让见,不管她们怎么哭着求他们都不行,姐妹俩哭着走了。在网吧呆了一宿,第二天又到监狱哭着去求警察要见爸爸,警察还是不让见,她俩只好失望而回。

王秀青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时,曾对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说,自己遭的罪没什么,心中最牵挂最难过的是两个年少的女儿,她们在社会上打工,无依无靠,还总受欺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常常吃不饱……

历经十二年的离别,十二年的期盼,在这一家人的心中沉积了多少痛苦与辛酸。当女儿想起爸爸妈妈,小小的年纪,眼中却那样忧伤孤单。当父母想念自己无法保护疼爱的女儿,心中的惦念与难过又是那样的剜心透骨萦绕万千。

二零零九年九月妈妈王秀青终于走出劳教所和姐妹俩团聚。娘仨继续在哈尔滨打工,她们把所有的梦想都寄托在秦月明身上,因为还有一年爸爸就回来了。她们想努力多存点钱,等秦月明回来做点生意。她们想象着她们娘仨等秦月明出狱那天一同去接他,她们期盼这一天快十年了。

然而一个晴天霹雳打碎了一家人的梦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王秀青接到了佳木斯监狱的电话告诉她,秦月明已死亡。娘仨愣愣的坐在那里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三个人不知怎样买的车票上的火车,当赶到佳木斯监狱看到冰柜里的到秦月明满身是伤、嘴唇青紫、鼻子流血,面目表情痛苦异常,王秀青三天没吃东西,以泪洗面。当时在场的警察也傻了。这种情况怎么能象监狱说的“心脏病死亡”呢?


秦月明生前照片

秦月明被打伤的遗体

面对家属的强烈质疑,监狱的集训队大队长于义枫、副教导员申庆新等人先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不曾对法轮功学员有过任何虐伤行为,希望家属能尽快处理后事。面对家属的质问和明显的疑点,狱警说身上黑紫色的道道瘀伤是尸斑,嘴和鼻子里流出的血是倒控出来的等等。继续追问时,他们就说:“你们若有异议,就去找检察院吧。”

秦荣倩多次与狱方提出要看爸爸被调到集训队一直到发病死亡的整个过程监控录像,监狱提供的却是人为截取的人已死亡后的一段录像,并百般推诿和抵赖,拒绝给家属出具死亡原因的书面说明。试想如果监狱真想证明秦月明是因病死亡,只要拿出当时的监控录像,让家人细察遗体,堂堂正正的请法医做鉴定即可,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

秦月明在监狱里的处境到底怎样呢?秦荣倩说:“这些年我们很担心爸爸在监狱里面的处境,我们从那里出来人的口中得知,在监狱里爸爸经常挨打,但爸爸却从未屈服、放弃信仰,令周围的犯人很佩服。无论爸爸遭受什么折磨,爸爸依然能够平和、慈善地对待毒打他的人并劝他们不要再打人,那样做对他们将来不好。监狱里的生活非常艰苦、条件恶劣,但爸爸告诉我们不要给他存钱,他说监狱每个月会给六元钱,他用这钱就够了。在这种条件下,爸爸还在汶川大地震中捐了四十元钱。爸爸即使在受难中,心里想的都是别人,他对监狱里的犯人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他说是法轮功教他变的这么好。在我的心目中,爸爸是最让我敬佩的人。”

据知情人说,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曾被四监区一中队分监区长刘伟及指导员贾启明,指使犯人把他扒光衣服,浇凉水,连续5天5夜不让睡觉。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监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份成立了“严管队”,二月二十一日开始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仅六天时间秦月明就在严管队被害死。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监狱警察把秦月明架到监狱医院进行灌食迫害。秦月明被抬到医院一楼卫生间,由四个人分别按住他的四肢、另有一人按住他的头部,强制他靠在椅子背上,并野蛮的用止血钳子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管灌蒙牛纯奶加盐。当时集训队大队长于义枫和集训队的所有警察都在场,狱医赵伟也在场,是两个犯人护士插管,其中一人为殷洪亮(人称“小亮子”)。秦月明发出凄惨的叫声。被灌食回去后,仍然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喊叫声。包夹犯人一夜没睡,期间找来狱医赵伟,赵伟说:“怎么(插管)插到(秦月明的)肺里了!”可是并没有人理睬。第二天(二月二十六日)早上,秦月明就被迫害死了。可直到当日晚八点,监狱才给王秀青打电话说秦月明“心脏病猝死”。就在秦月明死后的十五天之内,集训队又有两名法轮功学员于云刚与刘传江相继死亡, 这足以证明监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生命视如草芥。

佳木斯监狱在二周内害死三名法轮功学员的消息一经传出,在当地的影响很大,狱方为了掩盖自己罪恶的行径,害怕杀人的血债曝光,又开始威胁、恐吓王秀青母女们,对她们进行跟踪、监控,用特务手段来对付手无寸铁悲痛含冤的老百姓。目前秦荣倩及她的母亲与妹妹已经向佳木斯合江检察院递交了控告书,请求佳木斯合江检察院立案侦查被害人秦月明极度可疑死亡案件,依法追究佳木斯监狱狱警于义枫、申庆新、徐亮、杜岩、刘淼森等涉嫌渎职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或者故意杀人罪等犯罪行为,还家人以公道,以天理!

如今法轮大法已传播到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誉满全球,只有在中国大陆被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在中国就因为他们坚持自己的信仰,要做一个好人,就把他们关进监狱牢房残酷迫害呢?甚至残忍地夺走他们的生命,让他们的家庭承受这巨大的苦痛折磨呢?

让我们用真心去帮助那位女孩吧,用人间最美好的真情,用我们善良的心,用我们一句正义的话语,用我们一束支持的目光。秦荣倩,勇敢又坚强的女孩,愿你能为冤死的父亲讨回公道,愿杀人凶手能得到道义与良知的审判,更愿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善良的人们共同谴责这违背天理良心的暴行,惩恶扬善,给正义的天平加上自己宝贵的一码!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