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六一零”柏正辉犯罪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南京报道)江苏省南京市“六一零”恶徒柏正辉积极追随中共邪党江泽民之流迫害法轮功,犯下累累罪行,是南京市洗脑班残酷迫害、整治法轮功学员的“标兵”、第一“功臣”、所谓的“教育工作专家”。同时,他运用一贯的狡诈手腕,利用邪悟“转化”者的善良骗取他们信任,扮演他们的“良知益友”,以期长期蚕食、掌控和钳制他们的思想动态。

“六一零”恶徒柏正辉将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当成他的阶下囚,扬言:“在劳教所到期了可以让你回家,在这里不‘转化’休想回家!除非你活不了几天!”“在我手中不转化的法轮功人员是甭想活着能出去,哪个不转化的想出去,我叫他警车进来灵车出去,站着进来横着出去。”“我就是要用法西斯手段来对付你们,不怕你们和你们的家属来告我,你们想告是告不通的,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

善良的人们想象不出掩盖在“法制学习班”的堂皇外表下,南京市洗脑班这个实质上的私设监狱,这个层层铁门封锁、森严壁垒、保安二十四小时监控的私设监狱里,所发生的见不得人的罪恶勾当,想象不出在柏正辉这种外表是国家公务员、实质是邪党打手兼“特务”的暴行和伪善下,多少法轮功学员在这所私设监狱里遭受非人的身心折磨,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劳教所或看守所未“转化”直接送南京市洗脑班,在市洗脑班不“转化”便被长期关押,有的长达两年。

几乎每个被他“分管”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严酷体罚,在他手中,罚站、“熬鹰”(连续不让睡觉)是家常便饭。他指着作息时间表,叫嚣:“那只是对‘转化’了的人订的,不‘转化’的除外。”为此,“六一零”人员轮流值班,连续数日、数月的对法轮功学员体罚,不让他们睡觉,并不断播放恶毒攻击大法的邪恶碟片。

法轮功学员打瞌睡,柏正辉就用暴力阻止、扭打,毫无人性的强行逼其“清醒”,或从门口猛跑过来,借着冲力,用膝盖猛顶对方的腰部、拿穿皮鞋的脚猛踢对方,令人疼痛无比;更有甚者,无论外面多么寒冷,就往法轮功学员头上、身上浇灌冷水,打开空调冷气折磨;为防止法轮功学员坐在地上或休息,柏正辉在地上浇满水,在地上、凳子上、床上放满师父的像或名字……

严冬,他曾逼迫一法轮功学员光脚站在水泥地上,长期剥去棉衣受“冻”,家属来探视时,临时叫其穿上,家属走后仍强行剥去他的棉衣,法轮功学员反抗,他就从头往下浇灌冷水,打开空调冷气折磨;他凶残的强制一名法轮功学员连续数日站在冷水里浸泡,双脚浮肿、脚趾肿胀出血……

为达到“转化”目的,他还长时间将高音喇叭开到最响处,用强噪音摧残人;不让人上厕所……他不仅自己折磨法轮功学员,还纵容保安用木棒打人,木棒断成两截不能用了,他就自己用脚踢,边打边恶狠狠的高声叫嚣,一副流氓、恶霸、土匪、暴徒的嘴脸。他的斑斑劣迹令陪护都暗地说他很坏、阴险恶毒。

有个法轮功学员本来身体健康,在市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十个多月后,受尽柏正辉摧残迫害,回来后,同修已经认不出她来,刚五十岁的人瘦的皮包骨头,背驼,牙齿几乎掉光,象个龙钟老太。长期的折磨使她两腿浮肿过膝,腹水、严重贫血、长期头痛、胸痛、奄奄一息。估计怕出人命,这个恶徒才将其放回。这位同修回家后一直咳血、咯血,后来靠坚持学法炼功,才活了过来。

柏正辉无所顾忌的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扬言:“不转化,你影响了我升级,影响了我的月奖金、年终奖。不转化想回家,叫家里人给我们送钱来!至少两到三万,三到五万更好……不会给你们打条子……不准说出去!”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营救亲人,不惜被这个不学无术的恶棍敲诈数万元。

柏正辉威胁被他体罚过的法轮功学员,不许将他的恶行曝光,否则对他们不客气。在家属或参与“帮教”迫害的邪悟者面前,奸诈的柏正辉往往表现的“温文尔雅”,令人难以从外表看到真相。所以,更多的真相依然被掩盖,有待进一步揭露。

而面对已“转化”的人,柏正辉就象变色龙一样,不但收起暴徒的凶相,还转换成一副道貌岸然、似乎很有学识水平的伪善嘴脸,蒙蔽和骗取了很多“转化”人员的信任,其角色目的与《我是怎样走回法轮大法修炼中来的》(刘新宇著,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一文中揭露的“王冬燕”一样:长线巩固“转化”战果。

柏正辉更加低劣、恶毒,他不但通过占有邪悟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肉体做潜伏在邪悟者身边的特务,达到长期监控和挟制(参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淌过中共洗脑血与泪的冰河》),这个好色之徒还将罪恶的黑手伸向法轮功学员的女性亲属……这些烂鬼恶行令人神共愤!

据悉,柏正辉的母亲从南京市洗脑班做陪护回家后,几天之内突然暴亡,是他作恶多端,亲手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必报是天理,愿行恶者弃恶扬善,尽早醒来,或许还能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