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蒙阳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综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彭州市蒙阳镇地处新都区(成都市)、广汉市、什邡市、彭州市三市一区交界,现全镇近七万人,在一九九九年全镇约三万人。

一九九六年六月,法轮大法传入蒙阳镇。开头只有二人,经过亲朋好友介绍,广汉法轮功学员请来了师父在广州讲法的讲法带,当时有六个人看,一星期看完录像,六个人的身体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患高血压的康复了,有的心脏病的好了,还有严重的胃病、严重的类风湿,都痊愈了;其中一人是被医院确诊为肝癌的李述文,一个星期后,竟然奇迹般痊愈了。自此,法轮大法一下就在蒙阳这个地方洪传开了。在蒙阳这个小镇上,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很快由原来的六人发展到一千多人。

法轮大法要求修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的提高心性。随着修炼,夫妻和睦了,婆媳之间关系融洽了,邻里之间和好了,好人好事层出不穷。蒙阳镇竹瓦乡的法轮功学员应淑的儿子拉三轮车,发现客人掉个皮包在车上,包里有一个大哥大手机,当时价值一万元左右,还有金银首饰盒各种发票等物件。当时就有人出一万元买他的包。应淑对儿子说:“不行,我是修真、善、忍的,师父教导我,不是我的东西不能要,不按大法要求做,你妈妈的病能好吗?我医几万元都没医好,可得法一个月病就全好了,不按照师父教的去做怎么能行呢?做事先考虑别人。赶快看看里面有没有证件。”打开一看,有身份证,就这样根据身份证找到了失主,并把东西送了回去。失主是蒙阳镇书记郑贵华的妻子(竹瓦乡政府的乡干部)。当时他们非常感动,谢了又谢;第二天还开车到应淑家,拿三百元作为感谢,当然应淑全家都不要,他们硬把三百元塞到应淑孙子手里开车走了。但是第二天(腊月初八)应淑又把钱送了回去。郑贵华当时说:“法轮功学员这么好,你们洪法我们支持你们。你们太好了。”这样的故事,当时在蒙阳镇数不胜数。

可是到一九九九年蒙阳镇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郑贵华翻脸成了中共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打手,他昧着良心说:“应淑看到(我)是当官的躲不下去了,才退回去的。”(应淑后来被迫害失去生命)

其实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派出所的肖振银、焦荣松就开着警车到学员的炼功点开始监视和搞破坏了。当时学员就送给他们二人一本大法书《转法轮》,叫他们了解一下这些炼功人在做什么,告诉书也是由国家广播印刷厂正式出版的。当时他们也没说什么,只丢下一句:“你们不要大量宣传。”学员们都在想:“我们做好人,又没犯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媒体的污蔑铺天盖地,脏水象猛兽一样扑向法轮大法,蒙阳镇一下子就被红色恐怖淹没了。蒙阳镇政法委书记白美春、派出所的肖振银、付晋、焦荣送等人带着江金娃一帮小混混闯到所有法轮功学员家中,强抢大法书籍及所有相关物品。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时,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看污蔑、诽谤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东西。派出所所长陈涛更叫嚣不准再炼了,不表态不准回家。当时谁也没说话,只有退休妇联干部廖丝英说:“党叫不炼就不炼了吧。”结果廖丝英不炼了,她于二零零零年旧病复发死于癌症。

当时蒙阳镇有七位法轮功学员到省政府上访,被便衣特务骗上了公交车,拉到一个体育场,那里被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叫各县警察来领人。郑贵华带着人把他们拉回了蒙阳镇,关在政府二楼,叫蒙阳大小官员齐上阵,一个接一个骂,什么话难听他们就骂什么话,直到所有官员都骂完了,已经是凌晨两点过了,才准他们回去。第二天又把这七名法轮功学员叫到蒙阳派出所,逼写不上访的保证书,并且抢了他们的身份证,将他们上了迫害黑名单。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政法委书记白美春,带了“六一零”人员、镇政府的人、派出所警察,闯到原来的炼功点企图抓人,当时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恶徒没敢动手,学员们都顺利离开后,白美春抓了三位法轮功学员,三人不配合,说:“中午了,回家吃了饭再说。”就这样,这三位法轮功学员马上就出发到北京上访。从此拉开蒙阳镇法轮功学员上北京证实法的序幕。

蒙阳镇“六一零”人员将法轮功学员从北京押回当地,搜罗一些社会人渣毒打法轮功学员,打手们用金竹子 (当地一种较细但很结实竹类) 一个个的毒打,邪党人员藏在暗处用皮鞋对法轮功学员朝死里踢。打手们将法轮功学员吊铐在树上,不准睡觉,白美春等“六一零”打手,酒足饭饱之后就开始毒打法轮功学员,想起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每天要打四至五个小时。镇上逢集市就在十字口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挂上牌子站高凳,不逢集就将法轮功学员戴上牌子弄到汽车上游街,每个大队转,羞辱法轮功学员,下午就逼迫法轮功学员扫街和打扫政府各个办公室,连续十天。恶徒将法轮功学员打够了就送到看守所或劳教所,后彭州办邪恶洗脑班,不法人员就将法轮功学员全部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天,各乡镇中共人员把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抓到彭州看守所暴力洗脑。洗脑班里的恶人把叶文英老人提起来再摔下去,当时老人就不能动弹,头顶渗出粘糊糊的乳白色的液体(据同修回忆可能是脑浆),当时叶文英老人的眼睛就看不见东西了。恶人为了推卸责任,叫老人的儿子把人领回家去,两天后老人就含冤死去了。

唐发芬被迫害致死,她一家五口人,被迫害死三人,只剩下二人。唐的丈夫也差点被迫害死,他从彭州市洗脑班出来时,是被担架抬回家的,恶人把他放到床上就跑了。后来在亲友的照顾下,他本人坚定的修炼,很快完全康复了。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在蒙阳谁都知道。

十多年来,蒙阳镇政府私设黑监狱非法拘禁学员不下于三十人次(从一岁到七十多岁的)男女老少都有,被游街挂板示众的约十五人次;彭州看守所洗脑班这个黑监狱一直办了四年多,有一直绝食反迫害的同修就弄到彭州精神病院迫害,大概有十多人绝食长达一至二年的,瘦得骨瘦如柴。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的有二十到三十人次,最长的有四年之久。

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罚过款,对上过北京的法轮功学员,蒙阳镇中共人员每人罚一万或更多,夫妻罚款五万元以上,派出所还要家属拿钱取人,少者几千,多者上万,凡是学过功的,就算是不炼了的,都是被罚过款的。

蒙阳镇有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的十人;被非法抄家的人不计其数(随时都有学员被抄家);离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有三户。法轮功学员卿立菊被非法判劳改十年,至今还在狱中。

至今被迫害及因迫害而离世的法轮功学员达三十一人。其中有蒙阳镇的唐发芬、张芝群、庄瑞林、周玉茹、张文正、刘元芝、徐国茹;竹瓦乡的胡明根、刘帮秀、易应淑、袁胜千;以及三邑乡的谭延芬、黄娘,等等。

恶人录

蒙阳镇政府积极实施邪党前魔头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在经济上搞垮、政治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在这个小镇上丧心病狂的迫害着修真、善、忍的好人,全蒙阳镇官员带头对法轮功学员殴打、罚款、游街等各种迫害;这些得到成都市“六一零”和邪党市委的赏识,把蒙阳镇作为迫害重点。

蒙阳镇参与迫害的恶人有:郑贵华、白美春、谭延百、黄仁松、郑洪明、黄光跃、江发全、青娃、周平宽、乔立君、刘正芳等 。派出所恶警:付晋、焦荣松、肖振银、刘永旭、曾君、胡永超等 。

恶人郑贵华、白美春

蒙阳镇党委书记郑贵华、“六一零”头目白美春为了升官发财,不惜任何手段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当地早期迫害行径二人都负有直接罪责。二零零零年六月,花费老百姓的血汗钱,办酒席招待彭州市各个乡镇的“六一零”和综治办的不法人员,让他们都到蒙阳镇来学怎么迫害善良好人。那之后,在彭州市各个乡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越来越恶毒,整个彭州市完全笼罩在红色恐怖中。

郑贵华、白美春和派出所恶警互相勾结,他们一开始下的打人令就是命令打手往死里打,并叫所有政府的大小官员必须参与迫害。一次,一名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镇政府,郑贵华令几十个蒙阳镇官员齐上阵,把灯关了,殴打这位老人。其如意算盘是,如果将来被追究,全体大小官员都脱不了干系。

此二两人的恶行已被明慧网曝光。

恶人黄光跃

从二零零二年郑贵华调离蒙阳、白美春退休,黄光跃就继任白美春当上政法委书记,黄光跃迫害法轮功学员什么毒招都用得出来。他从一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家搜出点真相小报,把老人弄到政府,叫地痞无赖用铁树叶子的茎抽打此老人,打得老人浑身上下血肉模糊,一件衣服全被血染红。儿女们和老伴见状,心里难过极了,找他们评理。他们强行勒索他们一万多元才放人,家人被迫拿钱把人取回去。

黄光跃还亲自动手把铁丝扭成几股,成为铁绳子,用来毒打一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连续打五个小时,打的这位法轮功学员小便失禁,双脚打成茄子色,血泡有小汤圆大,黄光跃嘴里还嚷嚷:“打死你算自焚。”他还想拉出去沉二道桥的蒙阳河。还押着法轮功学员去抓别的法轮功学员未果(早就被乔立君、刘正芳调查好了)回来又把法轮功学员送到彭州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恶人乔立君

乔立君以特务手段,冒充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女儿,到处抓捕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中共把迫害“有功”的乔立君提升为彭州 “六一零”主任,在彭州洗脑班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很多法轮功学员给她当面讲真相,她根本不听,此人品德极坏,跟自己的丈夫离婚,还垂涎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弄得人家离婚,但也看不上她。后来她又弄的有妇之夫谢××离婚,和她结婚,后来不知怎的又离婚了,现在又和彭州×××结婚了,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却得到共产邪党的重用。

恶人刘正芳

刘正芳没文化(只读了三年小学),是接她父亲(镇政府炊事员)的班到政府工作的,开头煮饭,后来伙食团承包给别人了,她就调去搞计划生育,因贪污被送上法庭,后来又拿钱向郑贵华买了工作。从那时起,大概是二零零一年,就跟乔立君一起到“六一零”,昧着良心迫害整法轮功学员。她和她丈夫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学过法轮功,她是知道大法和学员的真相的,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她靠出卖法轮功学员往上爬,她冒充法轮功学员,当特务,监控、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她参与绑架三名蒙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恶徒黄光跃调走后,刘正芳成了蒙阳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头目,她到处乱窜,指挥各个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抓人、打人、满口脏话。从二零一零年七月份开始至今,在她的布置下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十人。现在她还在指挥各乡、村、居委会行恶,到学员家中骚扰、破坏,绑架,在蒙阳镇一手遮天,想抓谁就抓谁。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上午十点半左右,刘正芳带了几个人窜到三邑乡南佛村老二队六十多岁的周月新老人家里,在没有任何手续和理由的情况下要抓周月新老人。周的儿子不依,结果刘正芳下令把周月新的儿子也一起绑架到洗脑班。然后又开车到三邑乡,将法轮功学员张志芬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