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以来,天津市武清区至少有一百零八人被非法劳教(八人被劳教两次),四十九人被非法判刑,千余人次的绑架、关押、骚扰及敲诈勒索。至少两人被迫害致死,现仍在监狱被迫害的还有十三人、一人在武清看守所。据不完全统计,杨村镇有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十六人被非法判刑,六人被迫失去工作(其中五名教师,一名银行职员),仅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拘留的在城关镇就有三十多人,绑架去洗脑班的有三十八人,其中有一人被劫持八次去洗脑班、十年不给工资。时至今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未收敛,迫害仍然在持续。

由于目前迫害仍然存在,我们今天所整理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之一角,希望能够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本文以更多的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续《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一)》

(一)樊明玉

樊明玉,女,六十四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十二点左右,育才路派出所几名警察翻墙进入樊明玉家中,谎说到公安局去一趟,局长找有几句话,一会回来。樊明玉到外边一看有杨村镇政府的、街道的、大队的五六十人等在家门口。这一去便被送进了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一周。以后,育才路派出所、杨村镇政府的、街道还有大队的人一直不断地骚扰樊明玉一家的正常生活。致使樊明玉的老伴王炳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再也不敢炼功学法,原本非常健壮的他一直非常害怕,到二零零九年正月,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二)周芝芳

周芝芳,女,六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周芝芳因去北京证实法,被武清区杨村镇育才路派出所非法关押在派出所迫害十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又被非法拘留在武清看守所,到二零零一年一月没让回家直接送往梅厂洗脑班迫害。到二零零九年四月,在迫害中离世。

(三)刘文良

刘文良,男,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被武清区杨村镇育才路派出所几名警察骗去,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一月,又被武清国保伙同育才路派出所、大孟庄派出所绑架。后被武清国保大队伙同育才路派出所并勾结武清检察院、法院对刘文良进行构陷,非法判刑十年,在天津市港北监狱遭受迫害。

(四)李淑媛

李淑媛,女,五十五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一月,李淑媛被武清区杨村镇泉州路路派出所绑架,后被武清国保大队伙同泉州路派出所并勾结武清检察院、法院对李淑媛进行构陷,非法判刑十年,在天津市凌庄子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五)张汉茹

张汉茹,女,六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黄庄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黄庄乡派出所、街道一直不断骚扰张汉茹及其一家的正常生活。武清区育才路派出所苑祝才因其妹张汉平之事,还专门跑到张汉茹家威逼恐吓。一到他们所谓的“敏感日”,黄庄乡派出所、街道等不法人员还偷偷摸摸暗地里蹲坑盯梢。致使张汉茹一直在高压恐怖中度日,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在迫害中离世。

(六)王洪维

王洪维,女,五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街柴关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五月王洪维因去北京证实法,被武清区徐官屯街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一月又被绑架到梅厂洗脑班迫害四十九天。二零零二年,因散发资料又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邪党“十六大”期间,徐官屯街派人二十四小时在她家里看着。二零零七年,武清区育才路派出所以邮寄真相为借口,将柴官村大法弟子王洪维秘密绑架,并非法抄家,将福字十字绣、香炉和师父法像抄走,并非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十五天。二零一零年春天,徐官屯派出所几名警察在村书记陈雪林带领下入室抢劫,抢走了师父法像和“福”字十字绣一个。

(七)吴庆玉

吴庆玉,女,六十三岁上下,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街柴关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二点左右,武清区徐官屯街派出所路一群警察、多辆警车,将吴庆玉绑架到派出所后转到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八天。二零零零年春天,吴庆玉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一月又被绑架到梅厂洗脑班迫害四十九天。邪党“十六大”期间,徐官屯街派人二十四小时在她家里盯着,连家里人都被监控。

(八)陈秀英

陈秀英,女,五十八岁上下,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街柴关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五月陈秀英因去北京证实法,被武清区徐官屯街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一月,又被绑架到徐官屯乡办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因散发资料又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并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一本、录音机一台、法轮章一个。邪党“十六大”期间,徐官屯街派人二十四小时在她家里看着。

(九)付振敏

付振敏,女,六十四岁,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街段庄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因散发资料被不明真相人举报,曹子里派出所绑架后转到徐官屯派出所,在准备办洗脑班迫害过程中走脱。两月后,派出所又预谋绑架她,再次走脱。期间派出所不断骚扰其家人正常生活。

(十)时宗飞

时宗飞,男,四十五岁,原中国银行天津分行武清支行某科科长十年连续被评为优秀工作者。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他就一直遭武清中行负责人刘万泉、郎家金、人保科王满祥,天津中行保卫处负责人荆某、刘某及武清公安局政保科长张风增、许全、警员陈某等人骚扰。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半夜在单位值班期间,被公安局政保科长张风增、许全、陈某等六、七名警察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协同绑架的有武清中行人保科武文林,这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期间有二十几名警察参与非法审讯其中有公安局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沙万河,时任看守所所长是张浩翔、指导员是张某。后武清中行非法停职剥夺时宗飞的工作权利。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日时宗飞去北京上访被陶然亭派出所非法劫持,后被武清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温某等三名警察非法劫持到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公安局怕他放回后十一继续去北京上访,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以干扰公共秩序为名又给加期十天,人都没离开看守所干扰哪的公共秩序,简直是无法无天。后武清中行将时宗飞由某科科长降为打扫卫生。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时宗飞由武清中行人保科武文林协同七八名警察从家中骗走,说是谈完话就回来,就这样被非法判刑八年,并被中国银行天津分行武清支行非法开除。期间被公安局刑警队贾某、王某非法刑讯逼供折磨整整一夜,满身被打的黑紫,人被背铐着专用警棍打两腿内侧,后背,猛打后脑部。同样是人可真是没有人性。

时宗飞不服判决,上诉到中级法院,中法用二十几分钟草草问问,算是审判,即维持原判。后他被非法转到臭名昭著港北监狱五监区,在那里被罚坐小板凳,不允许去厕所,做奴工,超负荷劳动,有时是黑白不停的干,让强奸犯、盗窃犯、抢劫犯、经济贪污犯做他的转化。中共的监狱简直是让好人学坏,让坏人更坏的培训基地。在港北监狱五监区参与迫害他的恶警有牛新华、张万鹏、徐景林、郭炜、刘基智、杨中水、张士林、周淑桦、祁术海、祖黎明、骆志国、张建军、宋学森、黄毅、港北监狱五监区参与迫害他的犯人有董继刚、王世杰、宋建雄、李宝奇、丛书韦、翁雷、许军见、魏民、陈海波、霍洪刚、王恒春等。

在他被非法判刑期间他的三位长辈先后离世,时宗飞都未能奔丧,他的家人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打击,一个被亲友引以为荣的人一夜之间沦为囚犯使他的家人无法理解。他年仅九岁的儿子幼小心灵受到极大伤害。这场迫害对他及他的家人造成的伤害和损失是无法估量的,执法者的违法给无数家庭带来是无法用语言可以表达出的巨难。

(十一)李春迎

李春迎,女,六十一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武清区水泥厂退休职工。自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武清水泥厂厂长等多次带人骚扰李春迎一家的生活,刚参加工作的儿子因修炼不让上班了,并要挟如再炼就不给两口子工资。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武清刑警大队在武清国保的授意下将李春迎夫妻绑架,由刑警队一个姓区的恶警带领,用碗口粗的木棒殴打李春迎,将其打得浑身青紫。当晚送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半月。后来由水泥厂接回,厂子勒令她写“三书”。李春迎不配合他们,在三月份水泥厂直接带着扣夫妻二人的四千元钱,将二人送往梅厂洗脑班迫害四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由泉兴路派出所伙同刑警队、武清国保、“六一零”不法人员再次绑架了李春迎夫妻,在师父呵护下,李春迎以严重病业状态走出看守所,可恶党人员依然不放过她,将她劳教三年,所外执行。

(十二)倪廷永

倪廷永,男,六十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武清区水泥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武清刑警大队在武清国保大队的授意下将倪廷永夫妻绑架,在刑警队二十多警察将倪廷永的防寒服套在头上暴打,并非法拘留一个半月。后来由水泥厂接回厂子勒令写“三书”。夫妻都不配合他们,在三月份水泥厂直接带着扣夫妻二人的四千元钱,将二人送往梅厂洗脑班迫害四十五天。在洗脑班被罚站鼻尖贴墙、坐马扎三挺一瞪、站军姿、不给饱饭吃、不给水喝。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由泉兴路派出所伙同刑警队、武清国保、“六一零”不法人员再次绑架了倪廷永夫妻,这次倪廷永被非法劳教三年,先后在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北辰双口劳教所遭受迫害。

(十三)李顺华

李顺华,女,六十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中国农业银行职工。自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农行就对李顺华进行迫害,在银行内停止工作办九天班并扣二百元钱。由大厦调到环境比较差的二所上班。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由泉兴路派出所伙同刑警队、武清国保、“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了李顺华、丈夫刘学海和女儿刘颖一家三口。并对李顺华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十四)刘学海

刘学海,男,五十四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中国建设银行职工。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由泉兴路派出所伙同刑警队、武清国保、“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了李顺华、丈夫刘学海和女儿刘颖一家三口。并对李顺华非法劳教三年。刘学海在妻子被绑架,所在银行与武清国保、“六一零”和泉州路派出所等各方面的不断骚扰迫害的巨大压力下病倒了。

在李顺华被非法劳教迫害期间,刘学海的几次病危通知送到板桥劳教所。一个好端端的三口之家,在中共所谓的“和谐社会”被“和谐”的妻离子散。刘学海终于承受不住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十五)赵秋华

赵秋华,女,六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武清区文化局退休职工。在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期间,单位曾派人监视她的行动。二零零六年八月在武清开发区讲真相时,被便衣特务构陷遭武清开发区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拘留十天。

(十六)赵国俊

赵国俊,女,五十四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原天津市武清区杨村四小小学高级教师。自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武清教育局、杨村四小就对赵国俊进行迫害,学校领导不断找、让其他教师上家里盯梢、看着。

二零零零年在学校被南楼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腊月放寒假,教育局伙同杨村四小利用各种手段骗赵国俊去黄庄洗脑班未果。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由武清国保、泉州路派出所参与绑架赵国俊、李淑媛,并勾结武清检察院、法院对赵国俊进行构陷,非法判刑二年。同时武清教育局开除了赵国俊的公职。当时任教育局局长程志平、副局长吴启凯,泉州路派出所所长的是李士杰,片警李光华,国保负责的有张风增、许全等。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晚,武清“六一零”、国保等不法人员又预谋绑架赵国俊,赵国俊走脱流离失所在外。可邪恶的坏人仍不死心,由国保大队武文申、陈德军出面骗家属,“保证”没事、“保证”不被迫害、“保证”了一大堆,结果人一回来就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送到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十七)郝颜芬

郝颜芬,女,五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乡马庄村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无故从单位被抓走。在乡政府被乡“六一零”头子韩树强(男,三十六岁,乡政府职员)用脚踢,腿被踢青。一星期后被送武清区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十八)李树宝

李树宝,女,六十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由泉兴路派出所伙同刑警队、武清国保、“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了李树宝。在看守所李树宝被迫害的脑梗塞、不能说话,公安国保怕承担责任只好让家属接回家,可恶党人员依然不放过她,将她劳教三年,所外执行。

(十九)石铁凤

石铁凤,女,七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武清区防疫站退休职工。自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武清区防疫站就一直骚扰石铁风的正常生活。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石铁凤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在武清看守所。从看守所被迫害出来后,由泉州路派出所伙同武清防疫站雇了一个老太太专门看着石铁风的一举一动,雇人的费用则强制由石铁凤的女儿出。后来又由防疫站出资雇了两个,男,的。这样就有三个人看着石铁凤了。

到了二零零一年的正月,由泉兴路派出所伙同防疫站、武清国保、“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石铁凤到武清煤厂洗脑班迫害四十五天。在石铁风高血压的情况下,洗脑班邪党人员强迫老太太跑步。由于所谓的不转化,邪党人员又把石铁凤送入了武清看守所。到四月十七日非法劳教二年,被送到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十)张文敏

张文敏,女,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八月在河东大白球附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人举报。武清国保、“六一零”与徐官屯派出所等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和真相光盘等私人物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二)-240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