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山东省府门诊部针灸师苗培华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家住济南市玉涵路的苗培华早上外出买早点,被玉涵路街道办事处的江主任和两个小伙子绑架,强行送到玉涵路派出所。当天中午,办事处,派出所民警及便衣约七、八人踢开苗培华的家门,进行抄家,抄走所有大法书籍及神韵光盘一百张。中共警察非法抄家时并有人掐着苗培华的脖子,对她连踢带打,苗培华大声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个多小时后,恶警们把苗培华带到派出所,编了一份审理口供材料,在本人拒签的情况下,在与事实完全不相符的材料上代签了她的姓名。当时派出所人员荒谬的说:如果她不出门就不抓她,竟反问她为什么这一天要出来?在中国,老百姓出家门就被抓?在民主法制的国家,一个执法人员这样的说辞定是违法与侵犯人权的,然而在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却并不鲜见,一个信仰“真、善、忍”和平理念的人随时都有被迫害的危险。

随后,苗培华被劫持到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

苗培华,原来是山东省府门诊部针灸师,二零零零年一月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捕后被转至保定劳教所关押迫害。被非法关押期间,她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同绝食抗议,原本健康的身体,被折磨的皮包骨,体重减至七十多斤。二零零七年三月,苗培华在过年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一年,在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遭迫害。

再次遭绑架、劳教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那一天是中共邪党人员对济南法轮功学员张兴武教授非法审判的日子,极端恐慌的“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等中共部门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苗培华与刘丽杰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一个月后,同时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

在劳教所的前三个月是被封闭式的迫害。除吃饭睡觉外,全天候的被灌输邪悟的东西。吃喝拉撒全在一个房间里,连洗刷也不允许出来。睡觉的床板放在地上,被褥是潮湿的。每天被迫在小塑料凳子上坐十多个小时,最后坐的臀部出血并形成茧子。

酷刑演示:罚坐,不分昼夜的逼迫法轮功学员坐在小板凳上,不许睡觉,旁边有犹大监视,大声地念污蔑、诽谤大法的书,长时间受此刑者臀部肌肉坏死,呈黑紫色。
酷刑演示:罚坐,不分昼夜的逼迫法轮功学员坐在小板凳上,不许睡觉,旁边有犹大监视,大声地念污蔑、诽谤大法的书,长时间受此刑者臀部肌肉坏死,呈黑紫色。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苗培华在墙上挂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自制横幅。被发现后,恶警们冲进来,将坐在床上盘腿打坐的法轮功学员翟金萍一脚踢下床。恶警张太芬用毛巾,胶带封住苗培华的嘴,又踢又打。之后,她们将苗培华的腿搬成双盘,双臂与双腿紧挨一起,用四条大床单将她紧紧捆起来,再用一条床单将她整个包起来,用宽胶带封上嘴里塞着毛巾的嘴,继续殴打。捆绑一天后才松开,致使两腿不能行走,腿上布满淤血,四天无法进食。恶警张洪芬说:“不吃活该,死一个少一个,我们还省心呢。”对于苗培华出现的休克状态,恶警刘建慧说她是装的,并要给她灌食。苗培华被迫害的吐血,胸部疼痛并伴有咳嗽发高烧症状,吐出的血成块状,有半桶之多,被带到卫生院检查,因苗培华不配合检查,卫生院敷衍了事仅一句“没事”就完了。

酷刑演示:将腿搬成双盘绑起来
酷刑演示:将腿搬成双盘绑起来

九月中旬,恶警耿晓梅强拉苗培华去检查。当时苗培华被迫害的体重已由原来的一百三十的下降到八十多斤,并咳血。她们怕苗培华喊叫,按她躺在地上,封住她的嘴,踢打她,致使苗培华全身痉挛抽搐一个多小时,旁边看守她的犯人吓哭了。等检查回来,她的痉挛抽搐的症状更加严重了,上午回来的,到下午才缓下来。当时劳教所所长牛学莲(外号牛魔王)也来了。

十月九日,恶警杨小林给苗培华戴上手铐,将她带到恶警医院作胸透心电图,检查结果为心脏病。苗培华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打针做钡透,结果没有做成,还是被劳教所扣了二百多元钱。十月十日晚,所长牛学莲来了,苗培华反映她被非法关进来时体重一百三十多斤,现在却八十多斤,这是被迫害的结果。结果第二天一早,恶警代秀峰带着王芳,刘建慧,李妮三个警察来了。她们把门窗关上,帘子挡上,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宽胶带在头上连着缠了五、六圈。把苗培华五马分尸式的架起来。要强制拉苗培华去卫生所检查,并说让你告,我们有时间奉陪。并将缠在她头上的胶带硬撕下来,结果头发被撕下来很多。恶警们完全没有人性的大笑,连讽带刺的说风凉话。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恶警王芳把苗培华账卡偷走,代签她的名字,偷了四百多元钱缴检查费。恶警杨小林故意派患有忧郁症的犯人看着苗培华。犯人发病时经常打她,掐她的脖子,撞她的头。清醒后又道歉说好话。说是恶警让她这样干的。

被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精神病院

被非法关押一年九个月并延期十一天后,苗培华被解教。有驻劳教所的检察官向她了解情况,苗培华如实反映被迫害的事实,结果她们装聋作哑,反说迫害录相已消失,查不到人证物证,旁证已解教,为推卸责任找理由。

到劳教所接人的有苗的兄嫂,六一零的人员和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出了劳教所,苗培华看到当初绑架她时的有环保标志的车又来了,坚决不上此车,想要跟兄嫂打出租车回家,可六一零这帮人将苗强拖上了此车,又将她送到洗脑班进行新的迫害。

洗脑班用非常具有欺骗性的手段对长期受尽折磨的苗培华进行另一种方式的迫害。他们用伪善的面孔对待她,照顾她的生活,十多个人围着一个人转,同时找人给她灌输邪悟的理论。在这样的情况下,致使苗培华的意识不清醒,精神达到崩溃的边缘。她糊涂的写了“三书”,另一面仍喊“法轮大法好”“放我出去”,失去控制又哭又笑,把洗脑班宣传栏的玻璃砸烂。

大年三十,洗脑班放假,要苗培华的家人来接她,家人一见到这个情景,吓的不敢接回家,要求关她的人负责任,是抓她的人导致一个原本正常健康的人变成这样的,所以家人不能负责。最后由洗脑班,济南槐荫德兴街办事处的两男两女四个人(女的姓姜和姓刘)及家人一起将苗培华送到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里,苗培华遭到的迫害更严重。一天三次被迫服用十多种精神病药物,一天两次用电针电击,致使她口齿不清,每天迷糊不醒,并且全身颤抖,面部变形,大脑一片空白。医护人员有的同情也无奈,有的嘲笑讽刺。苗培华被迫害的生不如死。

酷刑演示:电针电击
酷刑演示:电针电击

在精神病院里还关着两个法轮功学员:李文丽和黄敏(济南白马山啤酒厂职工)。李文丽在精神病院被关了五年,每天被迫吃药,面部表情呆滞,嘴流口水。她的家人交了百分之二十医疗费。黄敏也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动不动就躺在地上。她因为公开到处讲真相,到各个派出所讲真相,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六一零已给李办理了终身国家拨款医疗费进行无休止的迫害。

苗培华被关精神病院两个多月,六一零支付了二万元医疗费,进医院时家人交一千元押金,街道办说没带钱,向家人借了一千元至今也没有还钱。

因苗培华曾从事过推拿针灸的医务工作,犹大李振芳想利用苗的技术为自己挣钱伙同王丽萍到六一零要求担保她,同时可协助六一零监控她。她们将苗培华从精神病院接到李振芳处时,六一零头子李梅与苗合影想以此邀功。

据悉,现在苗培华已经逃离了监控。

“善恶有报是天理”。在此奉劝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及帮凶,立即停止迫害。希望你们为自己及家人的未来着想,不要再助纣为虐了,不要让自己成为这个注定要被人类历史淘汰的邪党的陪葬品,找回你们那失去已久的良知吧。

参与迫害人员:
槐荫区德兴街办事处:姜主任(女)
槐荫区610办公室:刘主任,王黑子
市中区玉涵路派出所:张维群
玉涵路办事处:江主任(男)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漿水泉)
二大队大队长:孙娟
一大队大队长:代秀峰
一大队副大队长:张群力
一大队副大队长:杨晓林
一大队生产队长:耿晓梅
一大队警官:李敏,张洪芬,肖英,王芳,李妮,刘建慧。
所长:牛学莲
济南市“610”洗脑班
济南市610局长:李梅
洗脑班负责人(谎称“法制培训班”):杜兆军
济南市精神病院:原五区 周主任(现三区)
犹大:李振芳,王丽萍,王立云(天桥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