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越来越被民众抵制(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明慧记者宁简综合报道)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山东省文登市环山路派出所由所长王勇带队,十来个警察到洪云地毯厂准备绑架厂长田世洪。田世洪修炼法轮功,警察们欲把人劫走去章丘洗脑班。田世洪问他们都叫什么名字,小警察都心虚不敢回答,有的连警号都藏起来。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东文登国保警察欲劫持厂长田世洪去洗脑班,遭到上百名工人和家属制止高精度图片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东文登国保警察欲劫持厂长田世洪去洗脑班,遭到上百名工人和家属制止

所长王勇一边责骂警察们不得力、“都是死人吗?”一边自己动手铐起田世洪连拉带拖。拖到楼梯一半,工人们都围上来把厂长围住,有的工人差点和警察打起来。这时田世洪妻子也赶到厂子,大声质问那些警察,修真善忍做好人到底有什么罪?我们对你们警察早不信任了!僵持了好久,最终家人和工人们都不同意他们带人走,警察才开始撤离。

近日,中共在山东省章丘市办了个大型洗脑基地,专门“转化”关押法轮功学员。五月中旬,山东省文登市政法委、“六一零”操纵各派出所开始抓人,处处碰壁,有的不给开门,有的家属和上门抢人的警察僵持一上午,不让把人带走。

人们逐渐明白洗脑班是什么

岂止山东,中共在中国大陆各地办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已经逐渐被中国民众认清楚了。洗脑班的酷刑、剥夺人身自由,把修炼法轮功的好干部、好职工关进去,还得强迫单位搭钱赔人去“陪教”……不放弃“真善忍”还要把人送监狱、劳教。在迫害真相越来越多的被揭露出来的时候,人们开始重新审视中共的谎言,所谓“春风化雨”般的教育学习班到底是什么,要把信仰“真善忍”的人转化到哪里去?

这不过就是中共见不得好人多,不肯承认它们十一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彻底失败,他们害怕人们了解真相,为逃避将来的法律审判和惩处,还在借机挣扎,并趁机搜刮民脂民膏饱私囊。

邪恶的东西不能长久,迫害不得人心,现在不只是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街坊邻里、亲朋好友,只要了解内情真相的人都采取自己的方式抵制中共的无端扰民。

中共扰民处处碰壁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下午两点,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陈桂兰正在西北湖游乐场上班,突然新华街道、新华街派出所、北湖街派出所等一帮警察开着车闯到她上班地点进行绑架。在场的员工坚决抵制,并打电话喊来她的丈夫及儿子。陈的丈夫和儿子赶到,痛斥他们这是黑社会绑架,是用流氓手段迫害无辜。陈的丈夫说,你们今天要想带走陈桂兰除非从我身上压过去,说着陈家亲人就躺在车前,拦住车子行驶……

成都法轮功学员杨倩自今年五月在上班途中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母亲与妹妹也遭威胁。她们居住地属西安路综治办管辖,因综治办一再被中共相关部门要挟参与迫害法轮功,综治办主任的位置已无人再愿意干了,就由一个叫何为坤(音)的负责,何也不愿说什么,一切都由临时工黄俊波(何的表弟)出面应付。六月三日上午,黄俊波到杨家威胁杨母,如果杨静不写“保证”不炼功,就会和杨倩一样对待,一样要抓杨静及杨母。正当杨母与黄在楼道里争执时,邻居老师走出门来,对着黄大声训斥道:你是哪里来的,把你的证件拿出来,你们现在还在搞“文革”那一套……黄吓的连连后退到楼道拐角。

明慧网近日刊登一条小故事,对人心所向可见一斑。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一法轮功学员的远方亲戚来家串门,因这位亲戚的形像有点特殊,所以到这位法轮功学员家胡同打听是哪个门,没一家告诉他的,邻居们都说我们这儿没这人,你上别处去问吧!这位亲戚在村里转了三圈,无奈只好对邻居一再说明:我是他家的什么什么亲戚,好不容易来一趟,告诉我一下哪个门吧?邻居这才给法轮功学员家打电话,说:哥呀,你们家是有哪儿哪儿的亲戚吗?确认以后才叫给开门。亲戚问这是咋回事啊?家人说:就因为我家有炼法轮功的,时不时的警察就来骚扰,邻居们都看不公,不会轻易告诉问路的人我家的情况。亲戚这才明白。

家人的鸣冤抗争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邪气十足,黑云压城。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在“经济截断、肉体消灭、名誉搞臭”的迫害下屈服了,害怕家人受迫害、怕经济受损失。他们知道家人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受益很多,重病缠身的人因炼法轮功痊愈了,修炼使人处处为别人考虑,很多原本不和的家庭终于体会到幸福。尽管如此,在迫害下,还是强迫家人放弃。中国百姓被中共五十多年来的极权嗜血统治整怕了,真话不敢讲,正义不敢坚持。

然而,十余年来,法轮功没有被压垮,“真善忍”信仰者持续平和的讲真相,酷刑和监狱都不能使他们低头。人们终于看到了希望,很多人明白了法轮功的好,学员的家人们也抬起头来了,不再对强权妥协。

程佩明是鸡西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五月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四年七月转入大庆监狱,期间在小号上大挂酷刑。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午,大庆法轮功学员程佩明的父母、姊妹、妻子抱着孩子一同前去大庆市政府门前,手举着程佩明受迫害的照片,拉着“还我亲人程佩明”的横幅。半个多小时以后信访办去人把他们带到信访办问话。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在大庆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程佩明凌晨从大庆市龙南医院走脱,终于脱离中共关押。

二零一一年三月,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被劫持在唐山国保大队遭刑讯逼供、长时间吊铐,后转天津港北监狱。目前周向阳已绝食抗议九十多天。其母亲四月十二日在天津港北监狱大门外,身着白布大坎肩,上书:“我儿子生命垂危,港北监狱不让父母见,我儿子是个好人。”

周向阳的母亲身着白布状衣,上书:“我儿子生命垂危,港北监狱不让父母见,我儿子是个好人。”

周向阳的母亲在对外界媒体的呼吁信中说:“我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讲,我儿子修炼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是完全合法的,而参与迫害我儿子的警察和狱警才是犯罪。我儿子为了坚持信仰,维护正义的权利,能够付出自己的青春年华岁月,应该得到人们的尊重,尽管想到上次探视我儿子时的悲凉处境禁不住流泪,但说句实话,我为我的儿子感到骄傲,在不久的将来,我的儿子一定会得到公正的对待。”

周的母亲说,“我记得一位姓谢的北京正义律师在法庭辩护中正告那些制造法轮功冤案的法官:现在法律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不代表将来不追究你们的责任。”

中共黑社会绑架、洗脑班仍在持续

尽管很多中国人明白了迫害真相,支持法轮功的声音越来越多,然而中共仍在持续黑社会式的绑架,办文革式的洗脑班,对外极力掩盖事实。

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下午,河北霸州市南孟镇政法委书记、南孟镇派出所警察,闯入披甲营村付兰英家,不顾瘫痪在床的婆婆生活需要照顾,拧住付兰英的双臂塞入车内。付兰英的丈夫李玉杰躺在车前阻止开车,被俩恶警强行拉开,车乘机疾驰而去,直接驶到霸州市新建的“六一零”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经历了一年零九个月冤狱的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在出狱当天,被重庆当地“六一零”、府青路派出所串通,用欺骗的手段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并粗暴地对待尹思荣的家人。

北京六旬法轮功学员张慧英医师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被绑架,至今音讯不明。张慧英六十三岁,是患者心目中的好医生。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张慧英在崇文门地铁站讲法轮功真相,被中共恶警绑架。张慧英的老伴得知妻子被非法关押在大兴看守所,去探监及送衣服。几天后再去询问,警察称张慧英已被转走,却不告诉地点。张慧英的老伴急得欲哭无泪,只好一个人开着车,跑遍北京各个监狱和看守所。从去年七月至今,张慧英的老伴既见不到妻子的面,又不知道妻子的情况,急得一度住进医院。

结语

法轮功学员维护的是讲真话的权利、祛病健身、提升道德的权利、信仰自由的权利,这也同样是所有中国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中共迫害的不只是法轮功,也是对所有中国人的权利的威胁。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说话,就是在维护社会公德,为我们最终能有一个真诚、善良、和平的社会环境而加入一份力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