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少年王雨再度被绑架(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十七岁的少年王雨,因为在学校(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位于北京大兴亦庄校区)给同学、老师讲讲法轮功的真相,去年十二月被“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劫持洗脑迫害十三天。

王雨从洗脑班回来后,一直被昌平区“六一零”人员指使的恶人监视、骚扰,王雨被迫离家,“六一零”指使学校强迫给王雨退学。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王雨再遭绑架,现下落不明。

王雨学生证上的照片
王雨学生证上的照片

讲法轮功真相,十六岁少年受迫害

王雨幼年时就开始修炼法轮功,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懂得按照“真、善、忍”去做事做人,从不与人争辩,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为他人着想。在学校里,他处处用法轮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学习也是名列前五名的好学生。王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使他周围的同学和老师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王雨还把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告诉给他们。在中国大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酷环境下,这个正直的孩子却遭“六一零”洗脑班的恫吓、封闭关押和谎言洗脑。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初,王雨就读的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的处长赵某(男)、学院邪党副书记杜彤(女)、班主任老师赵琳(女)等人慑于北京“六一零”的淫威,以检查宿舍为由,抢走了王雨的两本《转法轮》、一套法轮大法经文、三本《九评共产党》。之后,他们逼问王雨书是哪来的?并诬陷法轮功,说《九评共产党》是违法的,还说要给王雨停课。王雨据理力争说自己是凭实力考上这所学院的,没有违反学院的任何规章制度。王雨向他们要自己的东西,他们不给。

之后,王雨的班主任赵琳找到王雨,要王雨写炼法轮功的经过,善良的王雨就把法轮功教人向善,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真实体会写了。但赵琳让王雨必须写上法轮功是违法的,王雨不肯写,班主任赵琳说这是学院邪党正书记张惠清及邪党副书记杜彤让写的。王雨就把法轮功的真相写成信,交给班主任,班主任赵琳看完信,心里知道法轮功好,小王雨是受冤枉的,但却不敢表示出来,还助纣为虐的干坏事,再次把信交给了杜彤。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六点,王雨还没有起床,宿管老师来叫王雨,说书记杜彤要找王雨“聊聊”,叫王雨在宿管老师的屋里等她。一个小时后,杜彤来了,还没对王雨说什么,手机就响了,有人给杜彤打电话说“车来了”。杜彤挂了电话就叫王雨上车,说去王雨家,跟王雨的父母谈他的事,但是得先去一趟总院(位于北京朝阳的芍药居)。王雨上车后,到了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总院,赵处长、张惠清、杜彤等人又说不去王雨家了,要带王雨去一个地方。

这期间,十二月的中旬,昌平区长陵镇的两个人来王雨家,找王雨,并抢走了王雨的一本《转法轮》,其中一人姓柴。

就这样,没有任何道理和理由,王雨被绑架到位于昌平区胡庄村的洗脑班,由昌平区区委“六一零”办公室孙爱平等人对王雨进行洗脑迫害。昌平区“六一零”设在胡庄村的专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所谓“转化班”,是在一农家院里。走廊按上了门,里边一共有好几间房,王雨在一间被洗脑,在另一间住。

在洗脑班,王雨被反锁在屋里,屋中反复播放中共给大法和大法师父、大法修炼人造谣的话,尤其是香港的“凤凰卫视”里给大法、大法师父造谣的谎话,和央视自编自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昌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齐某及孙爱平、廉学玉,还有一个姓刘的专门对王雨洗脑迫害,逼迫王雨写保证不修炼法轮功的“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诱使王雨在他们拿来的“三书”上签字,对年少的王雨进行精神迫害。

一直到放寒假,过完了新年,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王雨才从邪恶的洗脑班回到家。寒假里自动化工程学院院长苏波、杜彤、张主任、白宇等人,多次去王雨家骚扰。

二月二十二日开学后,学院邪党副书记杜彤再次找王雨,逼问王雨从洗脑班回家后,跟没跟炼法轮功的人联系、接触?还恶毒地诱导王雨平时不要按照“真、善、忍”去做,让王雨入邪党的团。学院的白宇、王记新,又到王雨的宿舍,又让王雨打开书包接受“检查”。昌平区“六一零”的人还对王雨说:看到有宣传法轮功的就举报,举报一个人两千元。

昌平区“六一零”对王雨家人的迫害

在此之前,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的老师和当地“六一零”到王雨家吓唬他的家人,当地“六一零”的人对王雨的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叫人把王雨送看守所,最少得判八年,学院的人也对王雨的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不许再念下去了。可怜王雨父母老实胆小,家庭经济情况又不好,几千块钱的学费已经交完了,实在不舍得让儿子没有学上。王雨从邪恶的洗脑班回家后,寒假里自动化工程学院院长苏波、杜彤、张主任、白宇等人,多次去王雨家骚扰。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王雨的大妈高桂华又被昌平区“六一零”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转化班”洗脑迫害遭非法关押、洗脑长达五十多天。期间高桂华的八十岁的婆婆等家人多次去洗脑班要人,都被以廉学玉为首的昌平区“六一零”恶人蛮横拒绝。

王雨同家人几次去昌平区胡庄村洗脑班看望高桂华,给她送衣服,“六一零”人员廉学玉不让见,多次刁难。廉学玉还逼问王雨:那篇文章是不是你上的网(指明慧网上三月三十一日发表的《少年王雨遭北京昌平区“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一文)?廉还威胁说:齐主任(齐某,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恶党党员)还要到你家里去呢!他也想去“看看”(其实是威胁)你的父母,要问你那东西谁写的。

王雨的奶奶、高桂华八十多岁的婆婆,去洗脑班要高桂华回家,廉学玉竟毫无人性地威胁老人说:“快回去,不然我就打一一零”。之后,廉学玉公开叫嚣:把高桂华“送走”(即非法劳教),再收拾那小子(指高桂华的侄子王雨)。

一直遭骚扰 再度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王雨和他的朋友到昌平区西环南路附近买像框,王雨去买矿泉水,一保安来问王雨的朋友“你认识他吗?”朋友说:“认识,他是我朋友。”保安就走了(意图绑架王雨),王雨回来后只得与朋友打车回家,为避免遭进一步迫害,二十三日,王雨只得暂时离家。即使这样,以齐丙瑞、孙爱平、廉学玉为首的北京昌平区“六一零”邪恶之徒仍对年少的王雨不肯罢手,指使王雨的学校给王雨及家人施加压力,强迫给王雨退学。

五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多钟,王雨与家人正在吃晚饭。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孙爱平带领长陵镇陈海龙等五、六名恶警来到王雨家,意图绑架王雨,遭王雨拒绝,孙爱平对王雨说“来了解情况。”王雨说:“我跟你们没什么可说的。”陈海龙对王雨说:“走吧,我们去了解一下情况。”王雨说:“就在家了解吧。”陈爱平说:“那不行,公事公办。”

六月一日的早上五点多,王雨及家人还没起床,门外就嚷“开门来,开门来。”王雨的奶奶把门打开,又闯进来四个以田大马为首的恶警,在屋里坐了二十多分钟走了。

当天下午五点多,二名恶警又到王雨家骚扰,叫王雨哪都不要去,就在自己家,一名恶警姓王,另一名不知姓什么,王某对王雨及王雨家人说“哪都别去,要再出去他们(指“六一零”)就要来真的了,现在紧,要逮着就得进去(拘留)”。

晚上,来过王雨家的一名恶警李某又带一恶警来王雨家,王雨问他们干嘛,他们说来了解一下情况。

王雨八十岁的奶奶,七十七岁的爷爷,每天都是晚上八点左右就歇息了,“六一零”指使恶警持续二天到王雨家骚扰,王雨的爷爷、奶奶非常担心自己孙子的安危,二位老人不敢休息,直到恶人离开才敢睡觉。

王雨的妈妈、爸爸,都是老实的农民,每天都去做小工,早上五点走,恶人走了以后,担惊受怕的王雨父母第二天都没有去上班。

六月五日,一直在家上不了学的王雨再遭绑架,王雨家所在地的昌平区长陵派出所称是北京市大兴区亦庄派出所抓的人,与昌平没有关系,并告诉王雨家人不要去看王雨,去了也不允许看、不让见。

大兴区亦庄派出所在王雨的学校、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附近,王雨已被学校强迫退学,庄派出所为什么要去昌平绑架年少的王雨?昌平区长陵派出所称王雨此次遭绑架与昌平没有关系,是明摆着在欲盖弥彰,北京昌平区“六一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在猖獗,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对王雨及王雨的大妈高桂花持续半年多的迫害,还在步步升级。

小王雨只因坚定信仰就多次遭迫害,一直承受着他这个年龄的孩子不该承受的,现又下落不明,难以想象又要遭受怎样的迫害。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关注小王雨的下落,营救遭迫害的王雨,让他回家、回学校,回到疼爱他的父母、爷爷奶奶身边,回到喜欢他的同学、朋友周围。

非法关押王雨的大兴看守所:
北京市大兴区黄村大洼大兴看守所
邮编:102600

大兴区亦庄派出所 电话:010-67881733 地址:大兴区亦庄镇广德中巷7号
昌平区长陵派出所 电话:010-60761004 地址:昌平区景陵村镇政府北侧

昌平区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恶人人名:

昌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齐丙瑞

北京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孙爱平(女),53岁,属猪,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一年这几年里,她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她一直狂妄地说:见一个法轮功学员抓一个,抓一个,判一个,直到把法轮功学员都抓进监狱为止,她才死心。由于她坏事做绝,患上子宫癌,子宫全部切除。电话:13651051478,QQ:812697549

昌平区“六一零”科长,廉学玉,某部队坦克兵转业,邪党35周年国庆时参与检阅,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中,他曾经开着一辆坦克进天安门镇压学生。电话:13681027211.QQ:610294506

刘信东,昌平“610”人员,多次参与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

柴会昌,长陵镇派出所主席,自从99年以后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闫少才,长陵镇派出所主任,曾参与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