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监恶警怂恿犯人毒打王建辉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市法轮功学员王建辉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四监区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十六日,她因为坚持炼功,连续两天被刑事犯郭海英和安小霞以及包夹王桂芹殴打。王建辉的左耳朵被打出血,耳根处打出一个豁口流出鲜血,而且左耳朵几乎听不见声音,脖子上被打出一个很长的血口子清晰可见。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王建辉在监室炼功,四监区道长郭海英、安小霞和包夹王桂芹上前强行阻止,王建辉坚决抵制她们的阻拦,仍然坚持炼功,刑事犯郭海英和安小霞多次将王建辉强行拽到床上,并用力把她按倒在床上动弹不了。即使这样王建辉仍然无数次挣扎着爬起来坚持炼功。在郭海英、安小霞和王桂芹无数拖拉推拽的过程中,大法弟子王建辉始终顽强的坚决抵制她们的迫害,坚持炼功。邪恶的郭海英用力将王建辉按倒在床上后还用手使劲抓拧王建辉的胸部,造成她的胸部出现一片瘀血。

更邪恶的是,恶徒郭海英还连续三次抓着王建辉的脑袋使劲的往床上按的时候,先把她的脑袋往床边的角铁上使劲的磕,然后再顺势把她按倒在床上,王建辉的脑袋被恶徒用这种隐晦的手段往床边的角铁上磕了三次后感到钻心的疼痛,但她还是强忍着疼痛坚决的抵制刑事犯的蛮横阻扰,坚持炼功。这种对王建辉的剧烈推搡拖拽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王建辉仍然坚持炼功,邪恶的郭海英、安小霞和包夹王桂芹又强行阻止,王建辉继续坚持抵制她们的阻挡坚持炼功,郭海英和安小霞多次使劲薅着王建辉的头发把她往床上拽,按倒在床上后,两人用拳头猛打王建辉的脑袋,后背及前胸,但大多数两人的拳头都打在她的脑袋上,把王建辉的脑袋打出一个大包来。邪恶的郭海英还用胳膊肘尖狠狠的抵在王建辉的耳根处,致使她动弹不得。但王建辉还是顽强地挣扎着起来坚持炼功,邪恶的郭海英和安小霞又猛扑上来把王建辉摔在床上然后用被子紧紧的裹住王建辉的整个头,致使她呼吸都困难,然后两人用拳头一齐对着王建辉的脑袋又一阵疯狂猛打。她们不打她的脸是因为脸很容易被她们打青打肿,这样她们就无法抵赖她们打人的恶行。

在长达两个小时的持续疯狂折磨下,王建辉被她们摧残折磨的躺在冰凉的地砖上抽过去两次,每次被她们手忙脚乱的捏醒过来之后又继续连拖带拽的往床上推,邪恶的郭海英和安小霞这两个丧心病狂的恶人在四监区干警们的保护和纵容下更加显得嚣张和耀武扬威。王建辉被几个刑事犯在长达两个小时的疯狂折磨和多次殴打后,脑袋上被打出一个大包来,而且脑袋整天剧烈疼痛,迷糊,不敢随意活动,恶心吃不进饭。左耳朵被打出血,耳根处打出一个豁口流出鲜血,而且左耳朵几乎听不见声音,脖子上被打出一个很长的血口子清晰可见。

打人事件发生后,王建辉多次找到当天值班的吕队长反映情况,可吕队长连问都不问,听都不听,还十分蛮横的说:“你回去等着我过一会找你”。过后根本就没找她,星期一所有的队长和干警都来上班了,王建辉又多次找负责改造的邱艳大队长,可坐班干警说邱大队长不在,去开会了。在多次找不到邱大队长的情况下,王建辉只好要求向值班室里的三个干警反映情况,可是他们连听都不听,还若无其事的说:“你的事我们解决不了,你等着邱大队回来再说”。等到中午休息的时候王建辉又去找邱大队长,干警说邱大队长吃饭去了,等她回来我告诉她一声。王建辉说:“邱大队长中午应该有时间见我了吧。”干警不耐烦的说你就回去等着吧。就这样从她们一上班,王建辉就开始找邱大队长,找了十多次一直找到天黑也见没到一个大队长。

第二天一早,王建辉就在监栏门那等头天晚上值班的那大队长,那大队长当时还在值班室里休息,可郭海英和安小霞使劲拽着王建辉的衣领把她拽进监室,根本就不让她找那大队长。星期二王建辉又继续找邱大队长,可找了一天仍然见不到邱大队长的影子。最后包组干警王佳琪找到王建辉说:“监区不让炼功,你炼功她们就有权力制止你”。王建辉说:“这么说,刑事犯打人是对的了,现在她们把我打伤了,你们连问都不问,对行凶者连一句批评的话都没有,安小霞见到我还骂骂咧咧的。刑事犯之间打仗还得免评、扣分甚至进小号,可是刑事犯把法轮功学员打伤了你们对她们却没有任何处罚,反过来还替她们说话开脱。”

最后王建辉要求见驻监检察官,王佳琪说你见他们干什么。王建辉说要反映情况。王佳琪说:“这个我得问问他们有没有时间,还得看他们想不想见你”。王建辉说:“我有权见驻监检察官,他们的工作职责就是听取我们对监狱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和错误,我希望能尽快见到他们。”王佳琪说你的要求我们可以跟领导反映。

现在四监区领导对刑事犯暴力殴打法轮功这件事没有任何处理结果,恶徒郭海英还照样得意洋洋的当她的道长,而她长期和刑事犯王炎搞同性恋,整个监区的刑事犯都知道,每当节假日干警休息的时候,郭海英和王炎就躲到干警休息室干着那种肮脏无耻极其下流的勾当。因为郭海英是道长管理着四监区所有的刑事犯,所以任何刑事犯都不敢得罪她,反过来还得经常讨好贿赂她。私下里这些刑事犯都骂郭海英是笑面虎,表面上她经常笑呵呵,可是背后却经常干着阴损毒辣的事。就象郭海英这样的流氓人渣,四监区的普通干警还经常听她的,对她说的话唯命是从,因为郭海英早就用吃喝把这些干警贿赂的服服贴贴。监区领导对郭海英迫害法轮功更是袒护和纵容。而且四监区的刑事犯在整个监狱是出了名的坏,其它监区的干警经常告诫本监区的犯人不要和四监区的犯人来往。

大庆市法轮功学员王建辉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被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八年,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被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十一监区迫害。刚被劫持到十一监区的第一天,她不配合监区晚上的蹲报点名,被刑事犯崔湘和韩丽娟扑上来拳打脚踢,大声辱骂。在打骂的过程中王建辉大喊打人了,站在门口来点名的值班警察赵函娇不但没有制止,还吓得迅速把库房门关上走了,任凭王建辉在库房里被两个刑事犯轮番打骂。王建辉在十一监区遭受了半年毫无人性的严酷迫害,从十一监区被转到了四监区。在四监区王建辉由于坚持炼功被四监区的所谓“道长”——刑事犯郭海英在监区走廊里,拽着头发疯狂的殴打,并从走廊连打带拽的把王建辉拖到监室里按到床上继续殴打。

善恶到头终有报,邪恶只是嚣张一时,等待她们的将是天理的严惩!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