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邪恶大全的中共酷刑(二):小号、地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明慧记者海涛报道)旅顺日俄监狱于一九零二年由沙皇俄国始建、日本人扩建,许多中国、朝鲜、日本、俄罗斯、埃及等国家的人民曾被囚禁和屠杀于此,被称为东方“奥斯维辛”,作为上世纪战争时期的反人类罪证保存、对外开放。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图片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图片

旅顺日俄监狱暗牢
旅顺日俄监狱暗牢

参观过日俄监狱的人们很难忘记其中的暗牢(关禁闭的牢房),矮小的门、狭小的空间,仅有的透光透风窗口平时是关着的,人们不敢想象关在其中的感觉。震惊于如何会有如此对待自己同类的冷血人,人们也许认为这只是残酷的历史。那么请看看下面一段描述:

“小号长三米,宽一米,高约一米六,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密不透光。屋顶上挂一灯二十四小时亮着,地上一侧二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我被仰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向外张开(屋宽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铐在地环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悬在水泥地上,坠着脚镣,脚镣是锁在地上的,手铐和脚镣没有任何活动的余地。”

这是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描述天津市港北监狱关小号(禁闭室)、并同时施“地锚”酷刑的一段细节。

小号“地锚”酷刑被应用到天津各监狱

从二零零八年四月,周向阳一直被关在小号里,遭受“地锚”酷刑,到二零零九年四、五月两次被送往新生医院和监狱内部医院急救。周向阳写到:每天这样被“锚”二十四小时,时间长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着力点的脚后跟都硌烂了,而且是长时间持续的。三个犯人看着我,一个坐在我头上的地方,用力踩着我的手,我的头在他们胯下两腿之间;另外一、两个刑事犯坐在我脚下的地方,不停的给我念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不时的打骂、侮辱。原为天津铁道部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拥有建筑工管专业和经济投资专业双学历的周向阳,只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现在仍被关押在港北监狱。

“地锚”酷刑是港北监狱非常普遍的酷刑方式,被推广到天津各个监狱。

长期关小号,附加各种酷刑

小号,即中共监狱、劳教所中用来进一步惩罚犯人的禁闭室,大多数阴暗潮湿、无窗,被恶警广泛用于折磨坚持修炼“真善忍”大法、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国大陆各地遭此种监禁折磨的案例报道在明慧网上已有三千八百多例。不但长期关小号,更甚者同时附加各种难以忍受的酷刑。

* 小号地环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胡爱云被关入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当天押进小号。小号里没有窗户,阴暗、潮湿,有一盏昏暗的灯,十几种虫子满地满墙地爬,蚊子、苍蝇满屋飞,老鼠每晚在头顶上来回跑,长期关押在这里,连看一眼蓝天,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都是一种奢望。

酷刑演示:铐在小号地环上
酷刑演示:铐在小号地环上

在小号里,胡爱云被两手背到后面,用手铐长期铐在地环上,手被铐的青紫,肿的象馒头,长期这样铐着,拇指都没有知觉了。晚上睡觉也把两手铐在地环上,长期体罚。在小号里开始不给被褥,在阴冷,潮湿,冰冷的铺板上根本无法入睡。在这里不许洗头、洗脚、洗衣服,头痒的象无数的小虫在咬。

* 悬空吊于小号墙上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绑架法轮功学员赵成林,劳教所管理科长李强、副科长梁伟春等野蛮殴打他,使其头部变形、胸部受重伤、呼吸困难;警察将被打昏的赵成林用两副手铐吊在阴暗的小号里,脚上也被脚镣锁住,整个人成“大”字形,被悬空吊在小号的墙上。恶警们长达一个多月的反复、残忍折磨,赵成林双股溃烂多处,内脏受伤,奄奄一息,劳教所不但不送救治,反而一直将赵成林关押在小号中。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私设小号关押,直至死亡

朱云凤,女,六十一岁,家住四川成都市小南街,小学退休校长。在炼法轮功之前有糖尿病、心血管病等诸多疾病,一九九五年得大法修炼后身体很快康复。为了维护公民信仰自由的正当权利,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到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绑架,长期由成都市金牛区西安路派出所私设牢房小号关押、刑讯逼供、毒打、罚站,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初被折磨含冤去世,虐杀于成都市金牛区西安路派出所。

康运诚,男,原牡丹江市房地产总公司经理。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牡丹江市六一零绑架。由于他工作任劳任怨、成绩出色,单位主要领导出面为他担保,恶警置之不理,把他非法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五监区。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八日,康运诚被关小号,迫害得病危,大约在四月份才“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康运诚最终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沈景娥,女,四十五岁,穆棱市医院护士。一九九八年初因患乳腺癌转淋巴癌已经做了两次手术,右侧乳房切除,右侧淋巴摘除。医院给她下的结论是:最多能活三个月,没有再治疗的价值了。就在她被病魔吞噬、生命已近终结的时候,一九九八年春天,她有幸接触了法轮功,她坚持炼下来,身体一天天好转,走入了健康人的行列。所有认识她的人对她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这也是她万分珍视这部大法,无论怎样迫害都坚定不移的原因。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沈景娥被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她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关进小号,小号冬天没有暖气,一天两顿玉米面粥,而且给她上了背铐,整天不给打开,上厕所都不能去。后来有人去看她,发现她跪在铺板上,头贴在铺板上,双手背铐在身后,一动不动,已经昏迷。这之后,恶警还指使刑事犯人经常毒打她,多次打得她大小便失禁,给她上大吊,不让她睡觉……熬过了漫长的日日夜夜,承受住了三年半的百般摧残,二零零五年五月,她终于回到家乡,然而身体已极度虚弱,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含冤离开人世,时年四十五岁。

结语

这样的案例还有许许多多,文字无以表达迫害的残酷、受刑者的痛苦。中共用这种酷刑对待的是一群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民众,企图逼迫这些善良的民众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放弃修炼使他们身心健康的法轮功,通过使受刑者无法承受身体上极端的痛苦而达到对他们的精神控制,这便是中共实施酷刑迫害的罪恶目的。这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幕正在中共统治下的监狱上演着。

也许不用过几年,当中共监狱、牢房小号被作为迫害法轮功罪证对外开放的时候,所有参与了这场迫害的人将被千夫所指。谁愿意做这样遗臭万年的恶人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