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北京女子监狱两个最邪恶的监区(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杜鹃被北京女子监狱洗脑迫害致癌症晚期、生命垂危,其亲属已多次要求保外就医,被监狱方面以种种借口拒不放人,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离世,年仅五十七岁。身后留下一个十多岁的智障儿子,和年近九十岁的老父亲。杜鹃曾被狱警隔离在小班单独关押严管,长达一年之久,尾椎骨处被吸毒犯踢的都溃烂流脓水,在四分监区与八分监区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北京法轮功学员杜鹃
北京法轮功学员杜鹃

北京市海淀区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耿金娥,在公交车上讲真相时被绑架、非法判刑二年,被送到北京女子监狱迫害,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在监狱四分监区被迫害致死。在家人的追问下,恶警先谎称是心脏病猝死,后又改口说是脑溢血死亡,最后被问的哑口无言。

耿金娥
耿金娥

北京女子监狱,从外面路过的人会以为这是一座养老院、或是一所大学校园,但深入其中就会发现这里是一座名符其实“人间地狱”,不仅在肉体折磨上堪比地狱,更是具有连地狱都没有的精神摧残。这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传播邪悟谎言的黑窝,从二零零一年至今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到了灭绝人性、令人发指的残酷折磨。北京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严重违背了《国际人权公约》,而且也违反了中共当局自己制定的《宪法》、《刑法》、《监狱法》等相关法律,参与迫害的恶警已经犯下了酷刑罪、故意伤害罪、虐待罪、群体灭绝罪等种种罪行。北京女子监狱是中共的一部折磨肉体、摧残精神、扭曲人格、戕害善良、扼杀良知的机器,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国家恐怖主义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北京女子监狱欺骗世人的外表
北京女子监狱欺骗世人的外表

就象北京女子监狱那奢华外表一样,北京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也披着迷惑人的外衣,用什么“规范管理”、“人性化管理”、“尊重服刑人员的人格”、“教育挽救转化”等等漂亮的说辞来系统地掩盖罪行、欺骗诱导舆论。实际上北京女子监狱是泯灭人性、污染心灵的大染缸,是暴力谎言大行其道的流氓黑窝。在这里黑白不分、是非不论、善恶颠倒,恶警执法犯法不仅不被追究,反而得到重用升迁,犯人在狱内从新做恶犯罪,反而得到减刑嘉奖,而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备受折磨,有良知正义的人遭到打击报复。

“纸里包不住火”,北京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赤裸裸的迫害不断曝光后,在二零零九年解散了原来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老十区(十分监区),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到一、三、四、八分监区,后来一、三分监区被认为迫害力度不够,在二零一零年也解散了,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又被分散到四、八分监区。目前北京女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就是这两个最为邪恶的分监区,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两个地方的真实面目。

一、 八分监区——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标兵监区”

北京女子监狱的八分监区的前身是未管所(北京未成年犯管教所)的九分监区,当时就是北京监管局(北京监狱管理局)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标兵监区”,二零零四年被合并到北京女子监狱,成为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一直以来是北京监管局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标兵单位”。八分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犯是恶警黄清华。

八分监区除了采用女子监狱惯用的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体罚、车轮战等迫害手段外,还有两个特有的迫害手段:“亲情呼唤会”和“株连”。被黄清华美化成“春风化雨”般的所谓“亲情感化”,其实是最为阴险的精神折磨,对于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会反复暗示其精神不正常,将其妖魔化,然后打着挽救人的幌子进行批斗、虐待。黄清华惯用邪党政治运动中“群众斗群众”的经验,指使八分监区干警搞的所谓“亲情呼唤会”,实质上是强迫服刑人员发言表态的批斗会,用搞阶级斗争的办法煽动大家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株连”是限制那些看管法轮功学员的包夹、帮教、或同监舍的人正常洗漱、睡觉、及其它基本权利,有时甚至强制这些人和法轮功学员一起“熬鹰”,借以制造矛盾和事端,来孤立丑化法轮功学员,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压力。

酷刑演示:熬鹰
酷刑演示:熬鹰

八分监区的另一大特点是用邪悟洗脑。黄清华亲自研究那些乱七八糟的邪悟歪理,滥用宗教词汇歪曲正教的内涵和历史,用假经文和特务网站的东西欺骗学员,给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灌输邪党文化,同时研究心理学、玩弄攻心术,先后诱骗史秀芬、姚洁、李兰华、沈俊兰、姚悦等主动配合邪党、散布乱法邪悟歪理、为八分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谋划策。

对于长期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八分监区就会不择手段将她们先逼至身心崩溃的边缘,再企图搞乱她们判别善恶的能力,黑白颠倒的诬蔑这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是乱法者、散布“只有转化才符合正法要求”的歪理,蒙骗学员放弃信仰。八分监区的邪悟歪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比肉体酷刑更阴毒,是最为邪恶的。八分监区还经常要求制作诬蔑法轮功和美化八分监区恶警的宣传片、文艺节目等来给自己的精神强奸恶行涂脂抹粉。

曾在八分监区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姜昌凤、姚悦、裴凤媛、何桂兰、刘继英、刘小杰、穆春燕、郭淑静、郭琰、姚洁、李洁、李淑英、刘静航、刘锡珍、李超然、常秀英、沈国云、冯秀春、陈建利、安丽珠、李敏、许那、李兰华、贾红军、翟凤英、李素琴、王贵珍、韩玉兰、史秀芬、孔雪松、李红燕、杨凤霞、张立新、王玉珍、晏荣、焦淑贤、虞培玲、刘翠芬、趙秋霞、李雪宾、孟庆霞、宫瑞平、袁林、滕春燕、王春英、李桂平等。

目前仍在八分监区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旦玲、孙秀英、张利前、陈凤仙、韩英丽、范大润、曹桂荣、杨进香、赵学凤、褚彤、杜娟、叶红等。

二、 八分监区迫害法轮功的恶警

八分监区迫害法轮功的首犯黄清华,四十九岁,毕业于北京第三警察学校,现任北京女子监狱所谓“邪教办公室”主任,主管监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女子监狱因迫害法轮功获中共邪党记功奖赏最多的警察,她的仕途上洒满了法轮功学员的眼泪和鲜血。在二零零八年以前黄清华一直是八分监区的监区长,包括合并前未管所的九分监区。

黄清华除了自己作恶外,还培养了很多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如:郑玉梅、张海娜、李小娜、曹艳梅等。同时在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信仰上也无所不用其极,树立了姚洁、滕春燕、姚悦等所谓的“转化典型”。

八分监区迫害法轮功的首犯黄清华
八分监区迫害法轮功的首犯黄清华

黄清华曾把法轮功学员褚彤、宫瑞平、虞培玲单独关押、昼夜迫害,最后将本已饱受虐待的宫瑞平折磨成精神错乱,将虞培玲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恶警黄清华对虞培玲的残酷迫害包括:不让睡觉,并授意包夹鲍海英肆意折磨虞培玲,打盹就用冷水泼、脚踹,致使虞培玲右大腿淤血肿胀,竟比左腿粗了近十厘米;不让上厕所,虞培玲被迫把屎尿便在裤子里,又不让换洗;连续罚坐硬板凳,致使虞培玲臀部溃烂长期不能愈合;纵容犹大沈俊兰用力踩踏踢踹虞培玲脚面、大腿和臀部;诬蔑虞培玲为癔病,为进一步虐待找借口。虞培玲被折磨得一度站立、行走甚至坐凳子都无法保持身体平衡。

酷刑演示:踩脚
酷刑演示:踩脚

黄清华指使其他恶警虐待李雪宾、杨进香,李雪宾被说成是精神病受尽欺辱,杨进香由于长期睡眠不足导致跌倒磕掉门牙。黄清华还直接迫害剥夺张利前的基本生存权利,限制上厕所、不让睡觉,导致张利前神志不清,又制造恐怖气氛使其崩溃。黄清华还授意普犯长期欺凌侮辱袁林,将她逼至身心绝望的境地。

黄清华当上北京女子监狱“邪教办公室”主任后,成为女子监狱恶警肆意行恶的保护伞,在她的指使、纵容、包庇下,恶警、包夹、和犹大们有恃无恐、无所顾忌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国际追查”已将黄清华列为迫害法轮功的追查对象。

八分监区现任监区长张海娜,三十三岁,北京第三警察学校毕业,是目前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指挥者。她继承了黄清华的迫害手段,深得黄的赏识。二零零七年以后,张海娜多次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中共邪党记功,到处作报告宣讲推广其邪恶的“转化经验”。张海娜的特点是非常狡猾,她几乎从不出面,总是和包夹、帮教密谋,利用普通刑事犯马维、张迎春、鲍海英、薛晓娟等想尽早挣分减刑的心理,诱使她们主动献计献策迫害法轮功学员,操纵利用她们使用卑鄙的方法迫害陈凤仙、杨进香等法轮功学员,自己则规避“虐待被监管人”的法律责任。张海娜指使包夹不许陈凤仙上厕所,怂恿普犯疯狂羞辱她,长期熬她,克扣其囚粮,冻她,甚至夜里把她带到卫生间殴打。对于维护自身权益、控告八分监区使用酷刑的杨进香,张海娜竟然污蔑她是复仇心理,指使包夹长期污辱戏弄她。张海娜还协助黄清华迫害张利前,使用恐吓手段残害人。

八分监区迫害法轮功的恶警还有:张海娜、刘静、刘莉莉、李直、许晨阳等。

三、四分监区---北京女子监狱的“魔鬼监区”

北京女子监狱的四分监区,是另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监区,二零零四年组建至今,多次被评为所谓的“优秀监区”、“文明监区”,但是被关押的犯人、甚至连一些警察,都私下里称之为“魔鬼监区”。四分监区的监区长一直是刘迎春。

在监狱长李瑞华、黄清华、监察科科长唐风军的包庇下,四分监区以“教育挽救”为借口,大设“牢中牢”、“狱中狱”,剥夺、限制坚定者的基本生存权利和条件,制造事端,搞集体围攻与群体胁迫,煽动其他普犯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不满与仇恨,丑化法轮功学员,怂恿其他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攻击、人格侮辱,用不许睡觉、体罚或变相体罚、殴打等等手段折磨摧残法轮功学员。

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李瑞华
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李瑞华

除了以上方法,四分监区的最大特点是给全体服刑人员强制灌输胡编乱造的、连正统佛教都不认可的歪理邪说,以此祸乱佛法、诬蔑歪曲大法。刘迎春安排犹大覃欢东拼西凑编写所谓“佛教理论”,把它作为自己的“转化理论”,印制散发推广,强迫全体警察及服刑人员学习讨论,强制法轮功学员信仰她们胡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抵触反对,就被认为是思想有问题,要强制“转变认识”。刘迎春还让刘小莉、王然、梁研等普犯及帮教李大凡等深入研究“大白本”,用邪说进一步颠覆她们的良知,指使她们去扰乱学员的正念、正信。

管理严密、高压防控,全力封堵迫害真相的传出,是四分监区的另一特点。虐待法轮功学员时,四分监区以各种办法避人耳目,唯恐迫害真相泄露出去。四分监区的警察、事务犯、包夹、帮教的主要任务就是不择手段阻止法轮功学员揭发检举、甚至正常的说话交流。四分监区还经常单独给帮教、包夹开会,要求她们必须“积极靠拢政府”,保守监区秘密,蛊惑她们告密、严密监视、配合折磨修炼者,如果出问题就会被扣分。法轮功学员耿金娥去世前七小时,眼睛已看不见东西,可是监区还是不给她看病。耿金娥去世后,四分监区给事务犯及耿金娥同监室的人开会,要求她们对检察院的调查要统一口径,不该说的话不许说,法轮功学员丁小兰讲班里人对耿金娥不好,耿金娥心情郁闷等,还被刘迎春责骂一顿。

曾在四分监区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徐晶、刘曦、陈淑兰、杜鹃、李云英、寇桂环、徐若晖、杜筱军、周孜、贺新平、刘玉萍、张桂平、王淑英、刘兵、田玉华、梁占胜、覃欢、徐雪芹、寇桂环、路淑敏、郭琰、许那、刘小杰、张春芳、耿金娥、刘冰、路淑敏、任贵敏、和同鹃、杨兰、王金玲、李云英、张鹏枝、邢格莉、潘伟、张艳阳、许那、王春英等。

目前仍在四分监区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桂平、李瑞莲、靳秀文、苏秀荣、崔翠巧、王丽云、李秀玲、覃欢、李大凡、丁小兰、张震云、季连云、李莉、韩玉荣、南秀萍、侯爱华、张靓颖、李凤英、杨顺梅、梁波等。

四、四分监区迫害法轮功的恶警

四分监区的监区长刘迎春,三十六岁,也是北京第三警察学校毕业,家住在北京市房山区北潞園,目前她是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指挥者,多次被邪党记功评为所谓的“专家型干警”、“优秀干警”。刘迎春善于伪装和作秀,在公开场合表现的冠冕堂皇。她用障眼法营造四分监区“人性化和谐管理”的假相,编造歌功颂德的宣传片混淆视听,组织排练赞美四分监区警察的文艺节目,搞有名无实、哗众取宠、可笑之极的监区文化、传统文化讲座,用这些手段来做虚假的政绩宣传,应付监管局的检察。这位“专家型干警”还玩弄手段、搞文字游戏,虚报“转化成绩”和“攻坚成果”,杜撰编造李桂平“转化”过程,欺上瞒下地邀功请赏。由于刘迎春的伪装和监狱中上下串通沆瀣一气,当四分监区违法乱纪的事实被上级主管部门知道后,刘迎春也居然没事。

北京女子监狱四分监区监区长刘迎春
北京女子监狱四分监区监区长刘迎春

和刘迎春表面的伪善相对应的是她背地里的阴险残忍,她重用曾对法轮功学员施暴的杀人犯刘小莉、王然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动声色地找碴整治不愿同流合污的犯人,对写揭发信的法轮功学员郭琰、李莉、许那打击报复,对同情法轮功的普犯找茬扣分、不给及时申报减刑,普犯于淑平就曾因为请求刘迎春善待法轮功学员被找茬取消了记分资格,结果延迟减刑半年。在刘迎春的直接指挥下,法轮功学员孙俊英饱受各种残酷折磨;路淑敏被迫睡大厅几个月,还被普犯带到没有监控的小屋殴打;法轮功学员王淑英出现高血压症状后仍被熬夜不许睡觉;在十区受尽酷刑虐待的法轮功学员李莉又在四分监区遭到更残忍折磨。

在四分监区被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出现了病状,以前炼功治好了的病又返了回来。加上被强迫去信刘迎春搞的不伦不类、邪恶荒唐的“佛教理论”,还要不断表态违心认同,所以很多法轮功学员心情抑郁,精神不济,与刚下监、未“转化”时相比,法轮功学员判若二人。目前李凤英小脑萎缩,季连云、南秀萍的身体衰弱至极,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崔翠巧患了糖尿病,李莉的眼睛受严重摧残,四分监区几乎成了北京女子监狱的病号区。身心遭到巨大迫害而又无法正常修炼,五年之内,四分监区竟有张春芳、耿金娥等三名大法学员去世。耿金娥去世后,很多法轮功学员悲痛不已,刘迎春居然说如果没有四分监区的教育挽救,耿金娥不会活这么长时间,真是恬不知耻、无耻之极!正是四分监区灭绝人性的“肉体折磨”和毒害心灵的“强制洗脑”把这些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摧残成了这个样子。

不仅对法轮功学员,四分监区严密的思想管控使普犯都不敢说真话、实话,只能说假话、唱赞歌,否则就很难挣分减刑,所以监区整个环境非常压抑。刘迎春虽然以免费旅游等奖励诱使其他警察迫害法轮功,但四分监区的很多警察并不愿随同刘迎春去迫害法轮功学员。

目前四分监区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有:刘迎春,刘丽新、肖蕊、李远芳、王英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