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国保大队长王军昌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保定市蠡县恶警王军昌是继陈贵星之后第二任国保大队长,其邪恶程度比起陈贵星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法轮功学员疯狂绑架、抄家、非法劳教、勒索钱财;尤其邪恶的是,他公然伪造搜查证、伪造见证人和举报人,伪造抄家清单,陷害好人,致使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入狱。

自王军昌上任国保大队长以来,几乎每一个蠡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都由他亲自指挥、参与和背后操纵,因为各种原因暂时还没有全部被揭露出来。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上天都在记载着每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善恶有报,谁都逃不脱天理的惩罚。王军昌已被国际追查组织追查,恶人编号为54132.已上了《法网恢恢》恶人榜。

下面仅举几例王军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一、绑架并捏造证人、证物,陷害三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王军昌绑架了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这三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并执法犯法,不出示证件,撬锁、砸门、非法抄家、抢劫钱物,连藏在枕头里的一千多元现金都翻出抢走,还抢走三轮车、电视机、影碟机、电脑、打印机、卫星接收设备、大法书籍等个人财物,甚至连给自行车打气的气管子这样的小物件都给抢走了。当然更谈不上给家属清单了。

当崔树美的女儿和儿媳找到国保大队询问母亲的情况,没想到正中了他们的圈套。他们让崔树美的女儿在外面等,把儿媳叫到屋子里,问了一些话后,让儿媳签字,按手印。儿媳不签,国保大队的人威胁她说:“你不签,就让你们家破人亡!”儿媳不按手印,他们几个人拽着她的手强行按上手印。然后,赶紧拿来一条毛巾说:“赶快擦干净,别让你小姑看见了。”家人向王军昌要被抄物品清单时,王军昌气急败坏,竟然将罪恶的手掌打在崔树美女儿的脸上并狂妄的叫喊:“我给不着你,你他X的到县委书记那儿去告我吧!”

王军昌利用迫害法轮功,发黑财,并捞取政治资本,把这三个法轮功学员的冤案移交了检察院,企图对她们非法判刑。对前去找他要人的崔树美家人殴打并恐吓,还叫来公安企图绑架她们。尤其是他伪造搜查证、伪造见证人和举报人、伪造抄家清单、三次随意补充所谓的“证据”,阻止律师复印卷宗、阻止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正义辩护,不择一切手段,肆意践踏国家法律,最终把三名法轮功学员送进监狱。

公安局副局长刘文利和国保王军昌把所抄来的东西弄到保定市邀功,得到奖励后还把财物据为己有。但这还远远满足不了他们那贪婪的胃口,他们想借此事进一步捞取政治资本,于是便制造一个个伪证和伪证人。

(一)、伪造搜查证:在非法抄家时,当时冯文珍的丈夫向公安要搜查证,他们拿不出。然而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庭时,突然亮出“蠡县刑搜三十八号”搜查证。

(二)、伪造见证人:国保大队在非法抄她们三家时,见证人却是110副头目郭辉、六一零副头目徐永刚和六一零人员崔新军。他们三个即是指挥并参与抓人的,又来充当抄家见证人。这就好比杀了人又找同伙给自己证明说自己没杀人一样。作为执法人员造假造的竟然这样出了奇,凸显了中共邪党的流氓本性。

(三)、伪造举报人:蠡县国保大队的人说对三位法轮功学员的举报人是蠡县滑岗村村民陈永波,可经过律师和滑岗村村委会深入核实,蠡县滑岗村村委会出具证明根本就没有此人。

(四)、伪造抄家清单:抄崔树美和冯文珍家时,恶人根本就没有列清单,而在法庭上恶人却堂而皇之的亮出了两张伪造的抄家清单;而在抄崔小先家时,他们翻出了几本书和一些空的光盘盒(养花用的),装了两个小塑料袋,王军昌让崔小先的丈夫在清单上面签了字,而在法庭上出现的清单却是王军昌篡改的:由几本书和几个空光盘盒变成了:光盘三百七十张、磁带五十盒、《明慧周刊》三十册、新经文五本、《转法轮》七本、传单二百四十七张、《九评共产党》一百本。家属强烈要求法庭出示自己签字的清单,法官哑口无言。

此外,起诉书中还写着:在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现场,从崔小先、崔树美和冯文珍身上共搜出一百六十九册《明慧周刊》等法轮功资料。九月十九日时至夏日,人们还穿单衣,如何携带这么多东西?面对法庭上出现的大量的伪证,律师当庭指出:我们做个实验吧,咱们推着车子,看看能不能带走这些东西。审判长边春辉把脸一沉: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意思是你怎么向着法轮功说话呢?)三位法轮功学员说:“这是我们花钱请的律师,当然要向着我们说真话、说实话”

(五)、伪造询问笔录:王军昌伪造了对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三人的5次询问笔录,上面均没有本人签字也没有询问人员签字。这样的东西怎么能拿到法庭上作为证据呢?同时也违反了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57条的规定。

(六)、由于造假漏洞百出,难圆其说,蠡县检察院三次退卷让王军昌补充所谓“证据”,王军昌本来就没有抄家清单,就胡乱填充、随意捏造,以致出现蠡县法院不得不当庭更改证据,甚至在二审期间,蠡县法院还在更改“证据”和适用的法律条文。

蠡县公安局王军昌伪造证据,对此,蠡县检察院、法院都非常清楚。但是为什么他们还继续执法犯法呢?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有蠡县县委书记吕坤力、副书记宁洪茂和政法委书记马义民、六一零头目张跃贤等人在幕后指使、操纵这件事情。他们凌驾于法律和宪法之上,以权代法。就是在他们的策划和操纵下,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和保定中级法院互相勾结,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崔小先、崔树美三年重刑、冯文珍七年重刑。投进了石家庄女子监狱。崔小先虽身陷囹圄,却还挂念着汶川地震中的灾民,她向家中要了一百元钱捐给灾区。这么善良的好人却被诬陷关押!而杀人放火、栽赃陷害的恶人却逍遥法外

二、伙同县六一零作伪证,陷害法轮功学员蔡桂菊

第一次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蔡桂菊时,律师指出高阳县检察院出示的所谓指控证据没有见证人不能成立。高阳县检察院就偷偷的找到蠡县城关派出所让当时配合他们一同非法抄家的蠡县城关派出所警察做伪证,两个警察说我们没有看见怎么作证。高阳恶警又找到蠡县城关派出所指导员唐建学说:“帮我们在见证人上签个字做个”,唐建学说:“那天我休息,没上班,我连他们家都没去怎么作证?”对方说:“走走过场嘛!我们回去好交差。不然回去不好交差,签个字吧!” 唐建学觉得不好“推辞”,就在早就拟好的见证人证明书上签了字,出面指证从蔡桂菊家抄出多少真相资料和其它东西。唐建学就这样充当了恶人非法抄家所抄物件的见证人。中共的警察就这样在执法犯法中完成了任务,交了差。但后来唐迫于压力,在保定中院撤销伪证。

高阳检察院的阴谋未得逞,又串通蠡县六一零和蠡县国保王军昌做伪证。蠡县的六一零和国保人员在恶人非法抄蔡桂菊家时也都不在现场,他们不敢以个人名义签字做伪证,却以单位名义盖公章、做伪证,证明高阳恶人对蔡桂菊的非法抄家所抄东西及数量属实。蠡县的六一零和蠡县国保王军昌肆无忌惮的陷害法轮功学员蔡桂菊,枉判法轮功学员蔡桂菊四年徒刑。

三、绑架、抢劫法轮功学员朱军强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公安局副局长王瑞欣带人去绑架法轮功学员朱军强,王瑞欣下令用大板斧把朱军强家的防盗门劈开。进门后一恶警用毒瓦斯喷在朱军强和他妻子脸上,令他们几乎窒息过去。就这样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就强行把朱军强绑架到公安局。还疯狂抢劫其个人财产:电脑主机、DVD、MP3,打印机,一台刻录塔,还抬走了朱军强家的保险柜,里面有现金和支票(这是朱军强多年的积蓄和弟兄几人开店的周转资金)。不经过家人见证就私自撬开保险柜抢走现金和存折大约十几万元,没收了个人收藏的纸币、布票、粮票、邮票,还冻结了存折。恶警们抢走那么多东西,任何手续都没留下。事后家人到处托关系找人索要被抢劫的财物,郭建民、王瑞欣、王军昌、刘海舰互相推诿百般刁难并索要钱财烟酒等物品。

王瑞欣、王军昌为罗织罪名还造谣说:“从他的电脑里查出大量法轮功信息”,其实电脑主机中由于硬盘坏了,准备返回维修,根本没有存储任何数据,怎么会有信息呢?王瑞欣又用学习光盘和空白盘充数诬陷栽赃。

四、伙同六一零绑架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谷香瑞

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王军昌伙同六一零的王建英、徐永刚、田利辉等人到蠡县电大绑架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谷香瑞,然后直接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但赵丽梅心脏病复发,浑身抽搐,最后昏厥过去。这时医生带着氧气立即上楼抢救将她抢救过来,原来赵丽梅几次被“六一零”、公安国保绑架,都出现心脏病复发状态,所以这次它们竟然不顾赵丽梅的死活,带着医生和氧气,还去绑架她。

五、绑架残疾人法轮功学员郑荣昌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日,蠡县国保王军昌绑架了残疾人法轮功学员郑荣昌,郑荣昌一条腿有残疾,一只眼睛看不见,妻子又有精神障碍,女儿还小。尽管如此王军昌还企图非法劳教他,但劳教所拒收。王军昌又买通保定国保把他非法关押在保定多日,直到逼迫郑荣昌的姐姐给王军昌送了五千元现金,才肯放人。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阎小格

二零零五年六月的一天下午,阎小格在菜市场买菜,给李淑娟讲真相救度她,并给她一份真相资料。李淑娟不但不听,还打电话叫来国保大队王军昌等四个恶警,强行绑架了阎小格。

第二天上午八点左右,王军昌强迫小格回家打开房门,然后带领恶警们蜂拥而入,乱翻一通,把小格的大法书、电脑、传真机(家用)录音机、MP3、手机、摩托车一并抢走。之后把她押往高阳看守所。

在高阳看守所阎小格受尽酷刑折磨。恶警们让小格坐老虎凳,四天四夜没让下来。酷暑高温下,小格在老虎凳上,不吃、不喝、不拉、不睡,四天四夜不曾合眼。她的双腿上面的红肉丝露在外面,双侧大腿下面的肉都溃烂了。小腿肿的和大腿一般粗,脚铐都铐不上了。恶警们还不断的打她耳光,一个耳光下去,脸部立刻就肿了起来。几个彪形大汉打小格的脑袋,小格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天旋地转。

从老虎凳上下来,就又给小格戴上了死刑犯才戴的手铐和脚镣,把手铐和脚镣之间用一根铁链连在一起,小格走路时,要弯腰到九十度才能迈步在派出所,晚上睡觉也只能蜷缩成一团。

阎小格在高阳看守所被酷刑迫害了一个月后,小格家人到处托关系、送礼,而王军昌却执意坚持把小格劳教一年。并送到保定劳教所继续迫害。

七、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志辉

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至十日,王军昌和小陈乡派出所的人三次到北大留村法轮功学员刘志辉家骚扰。象一群土匪一样,身着便衣,不出示任何证件就私闯民宅。小陈乡派出所警察张占根还把刘志辉家电话号码抄走。严重影响了刘志辉一家人的生意和正常生活,给刘志辉一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刺激和经济损失。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王军昌配合保定恶警迫害刘志辉和小陈乡派出所警察张占根带领保定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抄了刘志辉的家。

八、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崔雄发

二零零六年某月十七日下午,有两个人坐崔雄发的出租车到河北清苑王盘村时,绑架了崔雄发。十七日下午二、三点钟,有六、七个人带着录像机来崔雄发家抄家不成。恶人们砸门,并在门口守候了很久。有二、三个恶人在他家房上蹲到了凌晨二点才走。十八日中午蠡县公安局有十几个人开着一辆公安警车和一辆面包车去崔雄发家抄家。在他家到处乱翻了二、三个小时。事后王军昌把崔雄发的松花江面包车送回。家人问他雄发呢?他回答说不知道。实际情况是王军昌指挥并参与了此次绑架。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崔雄发连同另外四位同修被白沟镇高桥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恶警们对他们进行辱骂、恐吓和非法审讯,企图从他们那里得到恶警想要的信息。但恶警没有得逞。蠡县国保恶警王军昌等三人于当天傍晚急急赶来,连夜非法审讯崔雄发,并对崔雄发施压、辱骂,还猛踢崔雄发几脚,并叫嚣:“你他X不老实交待我判了你,别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我们可以通过你的手机去查”(当时手机已被他们抢走)。

六月十二日,恶警王军昌等三人带着几张法轮功学员的照片又来提审崔雄发,逼迫崔雄发说出其他去高碑店的法轮功学员。还扬言说,别人已经说出了崔雄发的很多事情,要判崔雄发二年,还强行给崔雄发拍照。王军昌还派小陈派出所的崔彦如和张占根等恶警到崔雄发家骚扰。

最终法轮功学员崔雄发被王军昌非法劳教一年。

九、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郭俊姑等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晚十点,王军昌受县六一零王建英指使和李淑娟等人马上赶到小陈乡,把两个法轮功学员郭俊姑和崔小五绑架至蠡县看守所。二人家属被勒索一万六千元赎金,还到处请客送礼之后,结果两名法轮功学员又被送保定劳教。经体检崔小五不合格,把郭俊姑留在劳教所。

另外,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晚上,王军昌带人在北大留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家门外蹲坑,给全村人造成恐怖,人心惶惶。

王军昌用阴谋手段把法轮功学员张霞从家中骗出来,又买通劳教所,不通过法律手续就把张霞直接送进保定劳教所。

蠡县法轮功学员赵郭、王素梅、杨建场二零零五年被绑架到保定洗脑班。一个月后,赵郭被他们从洗脑班直接劫持到劳教所非法三年劳教。

王军昌还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解阿丽,崔小改,朱彦芳,朱小占。解阿丽和崔小改被逼迫得有家不能回。二零零六年三月份,王军昌又带人到解阿丽家门外蹲坑,监视,企图绑架迫害解阿丽。

河北保定市蠡县国保大队队长王军昌:蠡县北漳村人。家庭住址:蠡县土地局家属院北楼三单元4层。电话:13503382201 宅电:0312--622660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