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雄县教育系统师生被迫害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中国人,现在想起那个疯狂的年代都是心有余悸。当时的中小学生们,在中共的仇恨宣传下,成为打、砸、抢的疯狂的红卫兵小将。恐惧中的人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父母,子女,夫妻之间互相揭发,断绝亲属关系的比比皆是,善良的人性被泯灭。中共在其历次运动中都是充份鼓动、纵容人性恶的一面,抑制、打压人性善的一面,致使人类道德急速下滑。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更是如此。

中国的教育系统一直是中共严密监控的对象,煽动仇恨的洗脑宣传一直不断。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雄县教育系统的师生一直遭受着严重的迫害。每到一些所谓的“敏感日”,各学校便接到迫害命令,要求教师们人人过关,签字。拒绝违背良心、说假话写“保证书”的修炼法轮功的教师则被监视、盘问,甚至被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强迫他们放弃信仰,不从者被非法劳教。近日,中共所谓的九十岁生日,雄县教育局又要求各学校师生在污蔑法轮功的条幅上签名,毒害师生。在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一些参与迫害的教育局领导、校长、教师们没有了为人师表、师道尊严,充份暴露出人性丑恶的一面。为了利益他们可以把孜孜求学的学生毫不留情的赶出校门,可以把朝夕相处的同学、同事出卖,甚至把自己的亲人送入劳教所,亲情、友情、良心、道德,在此变的一钱不值。

以下是十多年来雄县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部份典型案例:

刘倩修大法获新生,两个月后却遭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阴历十一月十五日,在雄县葛各庄小学就学的十二岁的小刘倩,经医确诊为急性白血病,因无法医治,只得回家,下葬的衣物都准备齐了,等待死亡。一家人在极度悲痛中,抱着一线希望,给刘倩念大法书,神奇的是小刘倩修炼法轮功后七天便完全康复。她还学会了骑自行车,摔了跤也不碍事。小脸红扑扑的,快乐的象个小燕子。所有见到她的人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亲属们、乡亲们无不称大法神奇。刘倩父母透过亲属关系曾带倩倩到医院复查,结果血常规四千四百,一切正常。自康复到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七两个多月里,病情没出现过任何反复。小倩非常喜欢上学,在患病期间天天盼着能上学。如今身体康复了,终于能上学了。

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七开学,倩倩满怀求学的欲望,来到她久别的学校。谁知教育局已下达了迫害命令,要求学生们不得修炼法轮功。葛各庄小学校长与老师把小刘倩叫到办公室恐吓威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硬说小刘倩是误诊,强迫其在炼功与上学之间作出选择,强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倔强的小刘倩坚持要修炼,被校长与乡校长两次送回家。

第二天,乡校长与小学校长到刘倩家通知刘倩休学。孩子大瞪着双眼,流着眼泪,手指小学校长徐某某,愤恨的“他、他、他”而说不出话来。孩子幼小的心灵无法承受这巨大的打击,无法承受失学的痛苦,一提“老师”二字便非常害怕、反感,精神郁郁不振,她不明白自己敬重的老师怎么会变的如此可怕,这使她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就在二零零四年正月二十二那天,她突然神智不清,继而昏迷不醒骤然死亡。小倩倩是带着众多的迷惑、满腔愤恨,抑郁而亡的。

一个活生生的幼小生命,就这样悲惨的死去了,她原本可以健康快乐的生活。然而生命的代价并没有换回教育局负责人的怜悯和良心,反而为了掩盖罪行,葛各庄小学的负责人让小学生们到贴满污蔑法轮功的宣传画的屋子里参观,进行谎言宣传,毒害那些天真的孩子们。

韩俊苗频遭绑架骚扰直至屈死

在教育局任职的法轮功学员韩俊苗是单位里公认的好人,工作兢兢业业,不占公家便宜,不收受贿赂。可是在教育局的参与下,韩俊苗曾两次在上班时间被公安局带走,继而被关押劳教三年。

韩俊苗
韩俊苗

劳教期间韩俊苗受尽酷刑折磨,精神与肉体都受到极大的伤害,九死一生。而且在此期间教育局还开除了韩俊苗的公职。二零零三年韩俊苗被劳教释放后,教育局还派人监视她的居住。

二零零五年春天,为了生活韩俊苗曾多次要求单位给其恢复工作,领导迫于“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的压力,不予办理,尤其是接任韩俊苗一职的陈 ××更是在其中作梗。那一天教育局领导说要向“六一零”反映韩俊苗的工资问题,谁知第二天,以“六一零”李成群为首的七、八个彪形大汉再次闯入韩家,把韩俊苗强行绑架到劳教所。因劳教所拒收,韩俊苗才得以回到家中。

一次一次的无休止的骚扰迫害,使俊苗一家根本无法正常生活,更使韩俊苗无法正常修炼,用韩俊苗自己的话说:自从从劳教所回来,这样的迫害我记不清有多少次了,轻则门前站岗,重则白天黑夜进驻我们家,干扰的我们全家根本无法生活,小女儿一想到家中有这些人在,放学都不想回家,上课都听不进去课。

韩俊苗身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致使她的身体健康状况时好时坏,终于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凌晨含冤去世,终年五十三岁。她没有错!她只想炼功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说真话、道德高尚的人。这原本是上天赋予每个人的权利,在教育界更是需要这样为人师表的好人来教育我们的下一代。可是好人却遭迫害,天理不容啊!

教师张新艺遭双开,被非法劳教

张新艺是雄县雄州镇中学美术教师,为人善良,特别是自九八年学了法轮功后,更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踏踏实实做人,深得学生和同事们的好评。学生们都说:张老师从来不发火,总是乐呵呵的,我们都愿意上她的课。

就是这样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自九九年七二零江××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以来,只因信仰“真、善、忍”,在雄县教育局、镇中领导的参与纵容下频遭雄县六一零的迫害,多次被抓,她曾在雄县洗脑班遭受非人的折磨,精神与肉体上遭受严重的伤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晚,张新艺家又突遭雄县六一零的非法抄家,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当时幸逢张新艺不在家。可是,同是教师的丈夫在压力下带领教育局的人找到张新艺的藏身处,把其带走,后被非法劫持到保定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县委、县政法委通知各机关单位,公、检、法、司,各乡镇,各派出所在雄县温泉招待所召开会议,宣布把张新艺双开。

小学教师遭流氓迫害

常章英雄县常庄村人,先后任黄湾村、董庄村小学教师。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后,频遭迫害。教育局和城关镇中心校有关人员多次逼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二零零一年曾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三月被绑架到雄县葛各庄洗脑班,遭到洗脑班的头目邢某等人用橡胶棒打、用电棍电,往脖子里灌水,逼迫她光脚站在泼水地面上长达五-六小时、恐吓、性侵犯等流氓式迫害,使其一度产生想自杀的念头。他们还逼迫其写忘恩负义、背叛师门的“三书”(所谓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使其精神和肉体上都受到残酷的折磨。常章英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被勒索一千二百元才得以回家。常章英的母亲,多次找到学校,要求让女儿继续上班。二零零二年九月,常章英才得以恢复工作,但因常章英已考取了教师资格证书,本已照发的一年的工资,全部被教育局、学校扣除。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教师杨引弟被非法劳教

杨引弟,小学教师,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道德升华。可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她屡遭骚扰迫害。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关押后,遭受毒打等酷刑折磨,并逼迫其写不炼功的保证。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学校都逼迫其所谓的表态。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为了不让其给学生们讲法轮功真相,把其从教高年级,调到教学前班。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当时的六一零主任李成群在学校领导的配合下到学校绑架了杨引弟到保定洗脑班。从洗脑班回来后,杨引弟被通知不用去上班了。二零一一年 四月,杨引弟在温泉城讲法轮功真相时,被白沟温泉城派出所所长郑建涛等人强行绑架至高碑店拘留所,后被违法劳教一年至石家庄劳教所,至今仍被关押迫害。

以上只是十多年来雄县教育系统师生遭严重迫害的几个典型事例,事实上这些年来雄县教育局一直在参与迫害,身在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迫害。然而那些参与迫害的教育局领导、校长、教师们,不知道其实他们同样是中共迫害的对象。中共对教育系统的不断洗脑宣传,使他们失去了正常的是非判断能力。在利益的要挟下,有些明知自己的同事是难得的好人,却出卖着自己的良心,告黑状。而那些年幼无知的孩子们,更是无辜的受害者,稀里糊涂的在污蔑法轮大法的条幅上签字,无知中反对了回升人类道德的高德大法,等于参与了这场迫害,不知那将给自己的生命带来多大的伤害。

从人间法律这一角度讲,炼法轮功在中国也完全是合法的,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迫害法轮功才是真正的违法犯罪活动。而每一个参与迫害的人都在无知中犯了法。从另一个角度上讲,要知道,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而中共自建政以来,在无战争的和平年代,在各次政治运动中,屠杀了八千万中国同胞。如今又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毁灭着人的道德、灵魂。古人云:“善恶到头终有报”。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是无法违抗的天意。任何一个生命只有顺天意,才能有美好的未来!反之终将受到上天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