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礼乔起诉天津钢管公司 六一零干涉司法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于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之后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二零一零年四月黄礼乔走出劳教所后,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

天津东丽法院在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后,一直拖延不予解决,直到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才开庭。当地“六一零”不法人员操纵法院,干涉审理。“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黄礼乔被非法劳教并被解除劳动合同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正在天津钢管集团公司能源部上班,天津钢管集团公司公安处恶警伙同天津市红桥区大胡同派出所恶警将黄礼乔绑架到天津市公安局红桥区分局,在没有任何证据和口供的情况下将黄礼乔绑架到双口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天津钢管集团公司派人三次到劳教所找到黄礼乔,要求黄礼乔解除与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签署的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被黄礼乔拒绝。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的工作人员闯入黄礼乔的父母家中,诱骗黄礼乔的弟弟代替黄礼乔签字解除了与钢管公司的劳动合同。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黄礼乔回到家中,得知情况后于六月十日到天津市东丽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恢复与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的劳动合同关系。东丽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超出申请劳动仲裁时间为由下达了一份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告诉黄礼乔十五日内向法院起诉。

“六一零”不法人员操纵法院

黄礼乔诉讼天津钢管公司劳动争议案,天津东丽法院在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后,一直拖延不予解决,一审在严重违背诉讼时间后(一审时间为六个月内),原定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下午二点庭审的黄礼乔与天津钢管公司的劳动争议案,在天津“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操控下,天津东丽法院成为“六一零”的傀儡。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下午两点开庭前,东丽法院在大门口贴出告示说法院召开紧急会议,当天对外停止立案,在没有通知当事人的情况下,开庭时间推迟到下午两点半;法院大门紧闭 ,禁止一切人员入内。

当时东丽法院周围布满了“六一零”便衣,“六一零”人员不时用手机对周围人拍照;“六一零”头目和钢管公司的出庭人员长时间不住的交谈,审判员孙兆敏只允许当事人夫妻和被告钢管公司人员以及“六一零”的二个人进入法庭 ,在进入法院的大厅通道之后,法警在审判长佘国栋的指使下只对黄礼乔及其妻子用探测仪器歧视性的进行搜身和检查。庭审也是在“六一零”人员的旁听和监视下进行的。

在进入到法庭之后,审判员在国保“六一零”便衣的监视下,审判长佘国栋只是草草询问了几句,便走到旁听席的“六一零”头目面前表白说:“你们放心吧,审理法轮功的案子我们早有思想准备。”稍后立即宣告结束庭审。这完全表明:东丽法院对待法轮功受迫害案件的所谓审理完全听命于“六一零”的安排,践踏法律,迫害善良。

前期情况

黄礼乔到法庭立案的时候东丽法院审判员孙兆敏要求黄礼乔删去诉状里面的法轮功字样。还说我要知道这个案子这么复杂我就不给你立案了,在开庭过程中, 一涉及到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她就搪塞说:“你这案子,太敏感了,我做不了主。我得讲政治我得保住我这碗饭。”随后,其屡次要求黄礼乔改状词删去法轮功字样,并威胁不改状词开不了庭,在被拒绝后,其又找到黄礼乔所属居委会做思想工作,动员黄礼乔改状词。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东丽法院以给黄礼乔下传票为名把黄礼乔叫到东丽法院:审判长佘国栋要求黄礼乔:1、修改起诉书。二、撤诉。否则由上面解决你的案子。这样就出现了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东丽法院庭审的一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