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诸城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铺天盖地的迫害,其手段之疯狂比当初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

山东潍坊地区诸城市是潍坊十县区迫害最严重的,被枉判三到十年刑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山东之最,现在仍有十四人被关在济南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由于中共邪党的迫害失去生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几乎所有中共那里“有名”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迫害,所有的辅导员都是重点迫害对象。各单位各乡镇都展开了关押、排查、监控。有的单位甚至以动用武力、不发工资、开除公职逼迫写“不炼功保证”。诸城外贸就是极其邪恶的案例,单位董事长王金友从文革到迫害法轮功都淋漓尽致的凸显了他的恶魔本性,诸城外贸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蹲小号,往头上倒粪水,冬天关在黑屋里倒上水冷冻。

山东潍坊地区诸城市被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山东潍坊地区诸城市被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当时诸城的政法委书记是温志莲,在她的带领下,宋瑞亮、公安局长明中良、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崔岩、政保大队副大队长曹锦辉、朱鹏德,恶警朱伟、袁伟、路闽等,看守所王××大队、孙坤等,各派出所的恶警纷纷想借迫害法轮功之机或捞一把稻草,或往上爬。诸城看守所冬天把法轮功学员关在监号里,让犯人打,或坐铁椅子,或倒上水,强迫学员坐在上面冰冻,什么时候说不炼了才能起来。

在邪党政治流氓集团的疯狂打压中,法轮功学员冒着随时都会被中共邪党、“六一零”恐怖组织关押、劳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险,不畏严寒、酷暑,走街串巷,向民众诉说我们被迫害的真相。而这个杀戮中国人还大唱高调“一贯正确”“伟光正”的邪党,却又把迫害的魔爪伸向了阴暗处,从电台、电视、网络大肆造谣诬陷,转向了更加阴暗毒辣的手段,建立各级洗脑班,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其手法之残暴空前绝后。这十二年,诸城邪恶的“六一零”头子几经换人,但在中共的豢养下、利欲熏心的爪牙们,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没有任何收敛。

“善恶必有报,时机就要到”,贵州平塘县掌布乡二点七亿年的天然藏字石已经告知天下苍生:“中国共产党亡”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在中共这十二年血雨腥风的迫害中,三千四百多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牵扯多少温馨家庭的破裂;多少悲苦老人含泪寻子;多少幼儿失去父母;又制造出多少单亲家庭?令天地愤怒,令众生动容。

在这个具有悠久历史、英灵辈出的小小诸城,这种迫害更是屡屡发生,至今已有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邪党惨绝人寰的迫害中失去生命。

迫害事实综述

一、诸城市卫管所副经理鞠继普

鞠继普,男,五十六岁,原潍坊诸城市卫管所副经理,家住密州街道(原城关镇)陶家岭村。一九九五年患有结肠癌,在济南手术切除癌变部位,后病灶转移到肝脏。一九九六年去上海二军大将肝脏肿瘤切除,半年后复查发现又有数个肿瘤出现,已无法手术治疗,此时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处于垂危状态。一度生活不能自理、处处事事都得需人照顾。一九九七年,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学炼了法轮功,学功后能赶集买菜,做些轻便家务活,全家人皆大欢喜,无不感激大法,感谢法轮功李大师。

鞠继普生前照片
鞠继普生前照片

在江氏迫害大法后,局领导张培新(音)亲自找他谈话施以重压:“不放弃法轮功,就停发工资,一切待遇都停发。”家人在恐怖的形式中也苦苦劝他,在重压下,鞠继普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不得已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因为是被迫所写,心里十分清楚是法轮功救了他的命,内心痛苦不堪,精神压力实在太大,当天晚上鞠继普就没睡着觉,过了几天身体出现水肿,住进了医院……。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四号离世。

二、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马艳芳

马艳芳,女,三十三岁,诸城市大仁和乡星石沟村人,诸城市陶瓷厂职工,为人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丈夫赵炳军在北京军区,家里一切的人情世事都由她应酬,孩子又小,虽有婆婆帮她照顾,可她又上三班,起早贪黑,里里外外加上繁琐的人情世事,使她患上了腰痛、肩周炎等病,为了治好病,她曾学过别的几种气功等等,都没有见效,后来她听别人介绍法轮功,于一九九七年年底开始走入修炼,从此使她变得更加开朗乐观。

丈夫赵炳军服役期满,被安排在郝戈庄党委任职。那时,马艳芳已经发现丈夫作风不正,她并没有跟丈夫过不去,她只想我现在是个修炼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感化他,以后他能变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其丈夫被安排专管迫害法轮功一事,由此更是肆无忌惮的迫害马艳芳,竟然回家把大法书给撕了,并把她双手反绑,扔在厨房里任凭蚊虫叮咬。

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迫害致死的山东省潍坊诸城市法轮功学员马艳芳
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迫害致死的山东省潍坊诸城市法轮功学员马艳芳

马艳芳因不放弃修炼被单位罚款一百五十元,七月二十日后,单位设岗设哨不让出门,有时到家里骚扰,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将修炼者关在单位会议室逼迫写保证(吃住都在里边),不让私自外出,工作场地都有人监督盯梢,甚至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在这些不公正的对待下,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的上午,马艳芳给孩子准备好饭,当天下午毅然骑自行车进京上访,在淄博车站被劫持到城关派出所,非法提审时挨了政保大队曹锦辉一顿耳光,还被罚蹲,于十二月二十晚上被送进刑事看守所一个月,在此又遭到恶徒曹锦辉疯狂迫害。一次晚上十点左右,曹以提审为由将马艳芳叫到值班室,用笤帚猛抽打她的脸,直到笤帚被打碎。

被非法关押期满后,马艳芳被送回单位,被政保大队勒索人民币三千元,单位罚款四千元并开除留用两年,还被(原厂长)王树忠一伙非法关在小屋里十一天,每天由家人拿二十元钱作为看管人的工资。

为给大法、给自己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讨回公道,她于二零零零年四月再次步行进京上访,身上只有十元钱。一路上风餐露宿,渴了捧河水喝,饿了啃口冷馒头,晚上走累了就在路边的瓜棚里睡一会儿。后来钱花光了无钱买饭,马艳芳就剪掉了长发卖了九元钱。就这样她历经千辛万苦,步行十七天走到北京,脚上磨起了血泡……从北京回来后又多次遭到丈夫的毒打。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马艳芳到单位要求上班,被单位非法关在一间屋子里,因为在屋里学法炼功,被邪党支部书记王立群、原副厂长张志坚、保卫科长蒋柱祥等人通知警区拿走她的大法书。为了索回大法书,马艳芳绝食抗议这种非法行为,反而被送进了诸城市精神病医院加大对她的迫害,强制给她打针吃药。

马艳芳于二零零零年八月底被强行关在诸城市精神病院迫害致死。马艳芳离世后,厂工会主席赵秀荣给她穿的衣服。恶徒们不准把她原来穿在身上的衣服往下脱,赵秀荣说当时马艳芳面色安详,脖子上有勒痕,腿上有瘀青,当时马艳芳的父亲和丈夫都在场。

三、善良的农家女杨桂真

杨桂真,女,四十岁,系诸城市密州街道(原城关镇)陶家岭村人。二零零零年九月因向世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关押在诸城市看守所,九月十四日提审时因拒绝在“邪教分子”一栏内签字,拘留所的几个恶警就授意刑事犯人对杨桂真进行毒打,毒打之后将杨桂真铐在铁椅子上,连续铐了四天四夜,期间不准吃饭、喝水、大小便。到十七日这天,杨桂真上厕所时已无力行走,奄奄一息,最终晕倒在地上窒息,被某看守所人员狠掐人中穴而苏醒,苏醒过来再次把杨桂真绑在铁椅子上,不久,这位善良的农家妇女因向世人讲明法轮功被中共邪党迫害真相,在诸城拘留所被活活残害致死!

被毒打致死在诸城市看守所铁椅子上的山东省潍坊诸城市法轮功学员杨桂真
被毒打致死在诸城市看守所铁椅子上的山东省潍坊诸城市法轮功学员杨桂真

惨案发生后,消息立即被封锁,对杨桂真所住村庄陶家岭进行警戒;对她的亲属进行严密监控和看管;对与杨桂真有往来和欲想了解此事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关押。目的是妄想封锁住法轮功学员杨桂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但是,逆天而行的人间邪恶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必将大白于天下,更何况是枉杀一条人命呢?

四、四邻赞叹的好农妇李香兰

诸城市林家村镇农妇李香兰(四十八岁)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七日被诸城公安局政保大队的曹锦辉、朱伟等恶警绑架进林家村镇派出所,遭到毒打,第二天凌晨去世。(明慧网曾报道)

李香兰生前照片
李香兰生前照片

二零零一年五月七日上午十点多钟,诸城市林家村镇陈家村法轮功学员李香兰正在地里干活,被诸城公安局政保大队的恶警曹锦辉、朱伟等带领一帮人将她劫持到林家村镇派出所。

当家人听说后都被吓坏了,由于他们头脑中简单地认为被公安局的人抓走,是一件丢人的事,尽管心中又怨又担心,却一直没有勇气去相距不足一里地的乡派出所询问情况。

一九五三年出生的李香兰是一位典型的农家妇女,多年来,由于体弱多病,身体一直很瘦弱,整日病怏怏的,在全村老少人眼里,她属那种弱不禁风的人,由于经常吃药,村里的卫生所常年有她的账。直到一九九八年她有幸学炼法轮功后,身体才逐渐好转并完全康复。她的神奇变化让家人高兴,让四邻赞叹。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江泽民的疯狂镇压,并挑唆全国人民痛恨法轮功。李香兰为了让众乡亲了解法轮功真相,不受江氏谎言毒害,以自身炼功受益的实情向人们讲法轮功带给人类的美好。此事被恶警知道后找借口强行搜查了她家并将她带到林家村镇派出所。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李香兰的老伴斜卧炕上还在为此事恼火。这时李香兰拖着沉重的双腿吃力的回来了。看着老伴这么晚了还生闷气就说:“你早些歇歇吧。”老伴看到她回来后心中怨气仍然未消,由于心情烦闷,没有答理她就躺下了。等他一觉醒来时就早上四点多了,发现李香兰不在屋里,忙到外面找,当走到院里时看到李香兰躺在地上。老伴吓得两腿瘫软跪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他赶紧喊来相隔不远的女儿女婿,他们将李香兰抬到里屋的炕上时就已经不行了。这时他们才留意到李香兰的腿部全成青紫色,并且许多地方已没皮了,背部青一块紫一块,整个脸上除了血手印外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老伴看到这副惨样悲痛万分。他难以相信好好一个人一夜间就成了这副模样,他悔恨懊恼。后悔没有抵制恶警的无理抓人,后悔没有去派出所要人,后悔妻子回来时没有关心询问抓她去的经过,甚至没有给她倒碗水喝,没有给她准备一点饭吃。如今妻子带着满身伤痕含冤而去,太突然太残酷了,让他无法接受眼前这无情的现实。

天亮了,邻居们及本族家人闻讯后陆续地赶过来看望。林家村镇派出所所长张克也带人赶来了,公安局也来了不少的人,他们多数穿便衣,并混在人群中。他们禁止人们议论死因,不让人们传播打探消息。其中还有专人守在炕前,不准外人靠前。李香兰的女儿女婿找来相机想拍下李香兰身上的伤痕作为遭迫害的证据,被他们阻挡住了。很快市公安局的法医也来了,他们一进屋看到李香兰的尸身惊异万分,其中一人脱口说:“怎么打成这样?”因为他们内部的人都知道曹锦辉是出了名的“酒鬼打手”。凡是被抓被关的法轮功学员无不被他毒打。同来的人赶紧将这名法医拽到院子里嘀咕一阵后回到屋里说:“人可能是服毒自杀。”并在屋里找服药的证据。很快他们找到一个盛农药的“万灵”包,并告诉李香兰的家人说:“李香兰是服这种农药死的。”可家人都没见过这种农药,家中哪来此包?人身上的伤都摆在眼前,怎么能说是服农药呢?并且死者身上也没有农药味。家人疑惑不解,决定先将尸体冰放起来,以便请律师打官司。可律师们一听此案与法轮功有关,谁都不敢接。就这样尸体冰放五天后,在警察的威吓逼迫下被强行火化了。

火化那天,天降大雨,真是上苍也在为李香兰的死而哭泣。乡亲们都说:李香兰平白无故被活活打死,迫害她的人早晚要遭报的。

五、龙都街道两河村董月忠

董月忠,男,四十九岁,潍坊诸城市龙都街道两河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学法炼功,迫害开始后由于单位、村委会的不断骚扰、监控,在强大的威胁压力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

董月忠生前照片
董月忠生前照片

到二零零零年夏天,饱受迫害的董月忠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又想起以前修炼法轮大法时的美好情景,从新开始学法。但当时迫害还在升级,董月忠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无法静心学法,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即使这样,在短时间内,他已能独立到大街上走动。但在中共恶党长期迫害监控下,他没有自由学炼法轮功的环境,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董月忠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六、郝戈庄镇小庄沟村李海

李海生前惨遭恶党迫害,由于长期被邪恶之徒骚扰、恐吓,敲诈、勒索、毒打,于二零零二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国的传统节日小年)在家含冤离开人世,终年六十七岁。

李海生前照片
李海生前照片

李海,在修炼大法之前患有胃病,有时腿疼,抽烟喝酒的瘾难戒;得法后按照师父讲的大法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一个好人,随着学法炼功,腿疼、胃病不知不觉的不治自愈,并戒掉了烟、酒,身体健康,家里家外忙个不停,干活象年轻人一样。全家洋溢着祥和,充满着希望。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发动镇压法轮功和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在郝戈庄镇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党书记李永明、政法委书记王新军的操纵下,派出所所长李逢春;恶警:王华、郑德明、周建波、张重光、魏立华,片长赵炳丙军、祝夕峰,小庄沟村恶人原村支书郭方学,民兵连长郭方明等,强迫他放弃修炼,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将他劫持到郝戈庄镇焦家庄子村,对他进行了恶毒的体罚和打骂,并强迫他在全镇党员对其开的批斗大会上作检讨和上电视诽谤大法,他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因他的儿子李文胜到镇政府声明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就被非法关押迫害四十多天;每天他要来回十几里路送饭,还要忙农活,期间恶警恶人还对他进行威胁谩骂。因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加上劳累过度,在给儿子送饭的路上被马车撞倒在路边,赶马车的人趁天黑没人而逃之夭夭,他痛苦的呻吟声被邻村的人听到,由邻村的好心人把他送回家。当时腿撞成重伤,膝盖处流血,十几天不能走动。即使这样,恶人还是不放过他,李永明、王新军还指使祝夕峰、郭方学、郭方明逼他到处借钱,好不容易凑足了一千九百元钱,邪党人员嫌钱太少,又强迫他用自己的房产证作抵押,才将他的儿子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李海的老伴封守兰和儿子李文胜进京上访,母子俩均被非法拘留和刑事拘留。在李永明、王新军的操纵下,恶警恶人对李海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当时,诸城市公安局罚款郝戈庄镇派出所五千元,为了这五千元,恶警李逢春、张重光、周建波、郑德明,恶人祝夕峰、郭方学、郭方明,轮番的几乎天天登门要钱、谩骂恐吓、敲诈勒索,有时将他绑架到派出所进行毒打谩骂,并派专人在他家对他进行看管和跟踪。

在儿子和老伴都惨遭非法拘留迫害期间,有一天晚上诸城市政保大队和派出所、镇委、村委等一帮恶警、恶人(十几人)上门恐吓、谩骂、翻箱倒柜地抄家,抄走了些大法资料和录音机等物品。恶警李逢春并用扫炕的笤帚猛打李海的头部,逼其交钱,并扬言不拿钱还要把他赶出家门。就这样一年的收入全部被敲诈、洗劫一空。又被迫卖牛(耕牛是这个山区每个小山庄种地必备的帮手)、花生、大豆、玉米约计四千多元。李文胜管路的工资也被郭方学私吞。有一次为了逼着要钱,片长赵丙军(马艳芳的丈夫)还将李海的亲属打了一顿。在此期间农村也是种小麦的季节,郭方学、郭方明说没收田地,不准种小麦了,延误了时间。在李海的再三要求下,直到霜降才允许在很薄的地里种上一块麦子。第二年总共收了二百斤麦子。家里几乎洗劫一空,年迈的李海拖着有病的身体就靠打工和亲属的帮助凑合着维持度日。

李海的儿子李文胜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被郝戈庄镇委及派出所劫持到郝戈庄食品站关押四十多天,各村派人轮流看管,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他要风里雨里来回十几里为儿子送饭。

在这惨无人道的迫害下,李海时常精神恍惚,老泪纵横。有一次在恶人郭方学、郭方明的挑唆下,恶警李逢春在郝戈庄镇派出所对其恐吓、谩骂后,用一铁器猛击他的头部(据他生前自己讲:他的病就是被李逢春打出来的),他当时就被打的眼冒金星,一口气堵在了胸口中。往后的日子里李海时常精神恍惚,心中忧闷,干活没力气,看到警察、警车就害怕,腿萎缩,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堵在胸口的那口气时常往上翻,腿的三叉处时常出现一根二十多公分长的鼓包,上半身疼痛难忍,口中吐血,有时痛得在地上连滚带爬,身体上的病痛煎熬了他两年,可心理上的创伤所带给他的疼痛使他根本无法言表,还又时常挂念被非法关押在昌乐劳教所惨遭迫害的儿子。李海于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三日含冤离开了人世,直至临终也没见到他日思夜想的儿子。

七、八、相州镇相州六村黄安文、马桂香

黄安文、马桂香夫妇,诸城市相州镇相州六村法轮功学员。黄安文、马桂香经常受到不法人员的骚扰、抄家、恐吓、绑架。一次,马桂香被绑架到相州镇派出所,用手铐铐在连椅上一天一夜。在迫害中,夫妇俩在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至四月一日,先后含冤去世。

九、退休教师马玉英

马玉英,女,六十岁,诸城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以组织上访为由,绑架到诸城外贸公司礼堂,戴上手铐批斗,并录了像在诸城电视台反复播放,给家人亲戚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而后被非法关押四十天,不法人员先后向其家人勒索罚款八千元才放回,恶警一直监控她的行动自由。马玉英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份含冤离世。

十、龙都街道董桢河

董桢河,男,一九三零年生,潍坊诸城市龙都街道(原城关镇)两河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学法炼功后,以前的肺结核等病全好了,无病一身轻。

董桢河生前照片
董桢河生前照片

董桢河多次被绑架、关押,于一九九九年底卧床不起,出现严重病态,这时他想起了《转法轮》,四十多天后奇迹般康复。因饱受迫害的大儿子董月忠含冤去世,承受老年丧子之痛的董桢河在无休止的迫害中,在痛苦的煎熬中,已无修炼法轮功的环境,到二零零三年底旧病又一次复发,住进了医院,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在医院中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7/山东诸城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一)-243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