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斌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的十年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法轮功学员周斌,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长达近十年的迫害。下面是他遭受的部份迫害情况。

上海提篮桥监狱
上海提篮桥监狱

周斌,原为房地产业者,家住长宁区天山路附近,一九九五年前后开始修炼法轮功。周斌为人直爽、个性倔强。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上海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王珏等恶警非法抓捕了周斌、王雪飞二人。中共邪党公检法人员对周斌进行了刑讯逼供,并秘密逮捕,不告知家人,甚至连开庭的日子也没有通知其家人,直到后来周斌入狱后,父母才知道周斌下落。据估计,周斌被非法判刑的时间约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左右。周斌被劫持到看守所后,向周围的人讲述法轮功基本情况,恶警将其长时间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周斌二零零二年初被邪恶劫持在提篮桥监狱迫害。在上海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先被劫持到上海新收犯监狱报个到,然后马上被劫持到提篮桥,随后就被关进小监面壁。小监里基本没有其它设施,只有一个马桶。法轮功学员就这样二十四小时在里面,不准活动,不准看书。没有床的时候,被强迫坐在地板上,双脚伸直,甚至冬天不准穿袜子,手或者背在后面,或者强迫放在腿上,或者双手伸直放在两侧成四十五度,一动也不能动。一般人坐二十分钟就受不了了,而法轮功学员被迫每天从早上五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要坐十五个小时以上。那里放风机会很少,基本没有。特别是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象周斌、熊文旗、瞿延来等人根本没有放风的经历。坐的时间长了,活动一下手脚都是很奢侈的事情,稍有动作,一些看管犯会马上来制止。

刚开始,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和死刑犯关押在一起,恶警是有意制造这样的恐怖气氛。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中队,原是关押死刑犯的中队,原名叫“青年实验中队”,简称“青中”,是整个上海监狱系统里最严酷的地方。为了制造心理恐怖和防止法轮功学员之间的交流,监狱令三个刑事犯二十四小时三班倒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

由于周斌信念非常坚定,向所有的人声明法轮大法是伟大的宇宙大法。以戴文龙为首的恶警软硬兼施,想要“转化” 他(即逼迫他放弃信仰法轮功),都无法达到目的。为此,恶警煽动指使刑事犯人,对他极尽欺骗、侮辱、造谣中伤之能事。组织刑事犯召开批斗会,通过人整人手法,制造痛苦和恐怖气氛。并多次指使看管犯人挑起事端,动手殴打,致使他原本在看守所就被致残的身体,常常伤痕累累。看管犯殴打他,反诬周斌先动手,而恶警戴文龙就以伪善面目,冠冕堂皇的表示会查清事实,分清责任,而接下来就把打人者的反诬作为“事实真相”,再次侮辱、谩骂、诋毁周斌人格。恶警限制周斌开大帐(在押人员购买日用品、食品等),而又指使犯人明目张胆地克扣他的饭菜,开饭时总是给他很少菜。

酷刑演示:暴力殴打
酷刑演示:暴力殴打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左右,上海松江女子监狱组织部份所谓“已转化的”到提篮桥监狱谈什么“体会”,让他们亲情会见(参加的学员基本是夫妻或朋友,男女双方都已被非法判刑)。当时见面地点在提篮桥监狱的小礼堂,周斌被二个刑事犯搀扶着走进来,坐下时需二个人扶着,站起时也需要他们帮助,缓慢艰难的站起来。当时在场的人们看到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学员们心里都很难过。周斌和女子监狱的王雪飞是朋友,同时被抓,周斌被非法判了十二年,王雪飞被非法判十一年。王雪飞在女子监狱违心做了妥协,狱警们便安排她和周斌会见。周斌被邪恶迫害成这样,对女子监狱去的每个已“转化”的人都是一个触动。回来后没多久,多数学员都醒悟了,很多人陆续写了严正声明。

二零零四年一次,周斌仅仅因为睡觉时双腿弯曲,看管犯上告邪恶说周斌在炼功,恶警竟然指使看管犯殴打,并关在小监的同时双手紧紧的铐上手铐。二零零四年底,恶警戴文龙给他上皮带铐(手在身体两边被约二十公分宽的皮带连腰铐上,上身除头外不能动弹),长达数月,身体被紧紧约束,人非常痛苦,也不许洗澡,浑身发臭。一次(时间大约是二零零五年六月份左右)周斌盘腿打坐,几名看管一拥而上殴打他,其中一个还跳起来拿脚踹他的关节,小监房里面像爆炸一样,就听到几个恶人发力打人的嘿嘿声。当时一名当班狱警通过探头了解到情况后,给小队长戴文龙通报了打人的消息,但是这两人都没有出面制止。第二天,戴文龙气势汹汹地跑过来,站在关押周斌的小房间门口,叫嚣说,我知道你被打了,我就是不管!这次殴打,周斌的腿脚受伤厉害,很长一段时间走路都一瘸一拐。打人者没有受到任何处理。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周斌在双手被铐、关在小监的情况下,又被恶警指使看管犯残暴殴打,致使其下身生殖器部位被打成重伤。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如此下流的流氓手段之后,这帮流氓警察又试图掩盖真相,指使犯人讲假话、做伪证,以此来欺骗打着人权幌子的上级、欺骗世人。而这帮流氓之首就是被上海提篮桥监狱长称为“最年轻、最有前途”的大队长欧利刚,还有中队指导员张健,迫害周斌的主管队长戴文龙、小队长郭海。

针对此事,周斌的母亲向上海市有关部门写信反映情况,要求追究有关监狱警察的相关责任,保障其儿子一切法律所规定的应有的权利,如申诉权,健康权、生命权的保障,卫生条件的保障,正常探视、通信的权利,等等。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发表了此信。以上要求的正当权利,没有一项落实的,周斌被残酷殴打、虐待,没有任何一个责任人因此而被处理,不管是直接动手的恶人,还是在背后指使的恶警,还是包庇这些恶劣行为的所谓领导。

没有在监狱呆过的人,对那里的气氛可能就不太清楚。所有恶警的行为最终都会被粉饰、被披上合法的外衣,指使恶警的帮凶、那些所谓“靠拢政府”的人去写伪证,是这些中共邪党流氓惯用的伎俩。那些在邪恶高压下一心减刑的罪犯非常容易冲破良知底线,助纣为虐。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学员的任何做法,都会被恶人诬蔑、造谣,然后被扣上所谓“破坏监规秩序”的“罪行”。监狱的所谓管理者,为了完成他们的工作目标,无所不用其极。而那些更高层的所谓领导,邪恶的六一零分子,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指标,对下属的凶残行为或视而不见,或者狼狈为奸,更有甚者,会和那些直接迫害学员的流氓一起来掩盖事实真相。

在提篮桥监狱,在两种情况下迫害的力度非常大:一个是法轮功学员刚刚入监不久的时候,那时对监狱环境不熟悉,而监狱里往往又很黑暗恐怖,恶人就利用这个机会找法轮功学员的怕心下手。有时法轮功学员又不知道利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如果缺乏正念正行,邪恶之徒就分外猖狂,真的就抛开一切法律,赤裸裸的迫害。如果刚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能顶住压力,邪恶的所谓“攻坚战”没有效果,那么监狱就可能会采取冷化处理,希望用整个监狱邪恶的环境磨去大法学员的棱角。当然此时法轮功学员在坚定大法的同时,也会逐渐看清邪恶的真面目。

第二种迫害严重的情况是针对马上就要出监的法轮功学员。平时监狱,高层当权者还要粉饰一些人权啊、权利义务啊这些事情,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高层的官员也会抛开这些,给下属施加压力:“那个某某怎么样了啊?要加大‘教育’力度,尽快转化。”甚至有的还会要求下属“必须在刑期内转化”。那么这个时候身处第一线的打手就会什么也不顾忌,再度赤裸裸的迫害。如当时五监区的邪党书记傅克琥直接要求转化杨延辉。杨延辉被非法判刑三年,只剩下十几天就要刑满释放了,流氓傅克琥直接策划了对杨延辉的残暴殴打。

二零零四年,曾经被恶人欺骗和误导的大部份学员集体推翻在暴力胁迫下做出的违心之举,恢复到真实状态。加之迫害案例不断曝光,监狱恼羞成怒,二零零五年中国新年过后,将全体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调整,也把很多曾经在青中担任“主管队长”的警察大面积调离;五监区予以撤销,青中从新纳入到二监区。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初,恶警作的第一次调整中,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调离青中,其中包括林森、张南平、任泽军、李亮、蓝兵、陈永根、刘泽雷、李岩、郑康、江勇、戴良、王建平、仇伸等等。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中旬,监狱把很多原来担任所谓主管“转化”的警察调走。在这次调动中,很多原来关押在死刑犯中队的法轮功学员也被调离到“青中”,其中包括黄时光、徐亮、韩建极,陶湘为等。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底,“青中”从二监区被调整到十监区。除几名早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外,青中不再进新法轮功学员,但邪党恶警没有放松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是转移到其它监区继续迫害。


提篮桥监狱地址: 上海虹口区长阳路147号 200082
总机:021--35104888转各部门
监狱长 刘金宝
监狱狱政科科长 王勇明 35104888转5318
教育科科长 石志坚 35104888转5204
教育科 徐海洪 35104888转5204
刑法执行科 崇队长 35104888转5208
五监区大队长 刘伟 35104888转
上海司法局地址:上海市吴兴路225号 200030
电话:24029999转局长、信访
局长:吴军营
副局长、党委副书记:郑善和
党委副书记:李和平
党委委员:刘江江
副局长:刘忠定
副局长:邰荀(负责“610”工作)
副局长:蔡永健
政治部主任:庄孝志
纪委书记:魏玉琦
党委委员:朱久伟
上海监狱管理局地址:上海市长阳路111号 200082
电话总机:021——35104888转
党委书记、副局长:郑善和
局长、党委副书记:桂晓民
党委副书记:胡军
副局长:俞忠明
副局长:刘怀宝
副局长:吴琦
纪委书记:夏解平
政治部主任:金小林
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李开峰
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魏巍
上海市司法局律师工作管理处:021—2402978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