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押迫害十三次 骆玉英又被劫入洗脑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成都温江区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骆玉英被温江柳城派出所、万春派出所、踏水派出所及踏水镇政府专职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六一零”人员以断电手段骗开家门,绑架至新津“六一零”洗脑班,迄今仍被非法关押。她年近八十的老伴身患直肠癌,无人照料,天天找相关责任人讲理、要人无果。

骆玉英,家住成都市温江区。她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的信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后,老人遭受多次非法关押和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在此次被绑架之前,已至少被关押迫害十三次。

中共六一零、恶警断电绑架

五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骆玉英听见有人打门,她从猫眼里见三个男子在门外,就没开门。十一点准备做饭,发现没电就让老伴到邻居家问一下,老伴刚打开门,几名男子就强行闯入将骆玉英挟持,原来是这些人将电断掉以骗骆开门。骆玉英奋力抵制,几名男子强行将她抬下楼,骆玉英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抵制这非法的绑架行为。几名男子将骆玉英抬到楼下后塞入车中(据悉为新津洗脑班的汽车),当时守在楼下的指挥和参与绑架的有十多人,一起将骆玉英劫持走,没有给家人任何说法。

当日下午,骆玉英身患直肠癌的丈夫,和骆玉英的女儿等亲人一起找到柳城派出所要人,柳城派出所推到万春派出所,万春派出所又推给踏水派出所。就这样,亲人们象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最后找到踏水镇政府,才得知骆玉英是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

出于对亲人的担心,骆玉英的亲人五月十五日星期日下午两点左右到位于新津花桥镇蔡湾的所谓“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即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要求见骆玉英,并准备带她回家。

敲开大门后,“值班人员”黄中智要求家人出示手续,家人疑惑的说:“怎么抓人都没出示手续,反倒找我们要手续?”家人表示,“我们今天就是要将骆玉英接回家”。骆玉英的老伴说:“我都快八十岁的人了,两次做了直肠癌手术,全靠骆玉英照顾我。现在骆玉英被无辜抓走,没有人给我做饭、洗衣、照顾我,今天我必须见到我的妻子,否则我就不走。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值班人员”黄中智表示要请示上级。请示的结果仍然是,没有手续不能见。并且关上铁门,不理家属了。

无奈之下,老伴对着那栋非法关押着众多合法公民、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三层高的旧楼房喊道:“骆玉英你在哪里?我两天没吃饭了,我来接你回家!”于是,家人围着那栋阴森的楼房,一遍又一遍的用真心、用声音呼喊、呼唤。

在家人喊了很久之后,那个所谓的“值班人员”又打开门出来说“我又请示了领导,殷(舜尧)主任说不同意见”。家人们不愿放弃,仍然围绕着大楼一次一次的呼喊,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家人们要求,“哪怕是让骆玉英站在窗口看一看,说两句话总行吧?骆玉英被弄走的时候身体是很好的,现在怎么样了,我们不放心。”黄中智显得非常紧张,只好同意让骆玉英站在三楼的窗口和家人说几句话。家人看到骆玉英站在三楼的窗口,被铁栏杆拦着。女儿喊道“妈妈,我们来接你回家。他们打你没有?拿毒药给你吃没有?”丈夫喊道“骆玉英你没有在家,没有人照顾我,我两天没有吃饭了。我来接你回家!”

最后,所谓“值班人员”匆匆让家属离开,并赶快关上大门。

目前,骆玉英仍在新津洗脑班被非法拘禁中。

十三次非法关押折磨

二零零零年四月,骆玉英和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温江公园集体晨炼被抓,由温江柳城派出所开了三辆警车绑架了十九人,非法拘留十五天。由于骆玉英她是放炼功音乐磁带,提录音机,又被弄到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一个月。同年五月,骆玉英独自一人到北京上访,当时她连成都市都未去过,火车站在哪方都不知道,为了护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被绑架到蓉城驻北京办事处,并被劫持回温江非法拘留半个月。

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准备第二次到北京上访(火车票已经买好),离开家前的五小时就被温江城西派出所绑架到踏水派出所迫害,非法关押二十天。期间受到严重刑罚和精神上的折磨,恶警强迫在高音喇叭上骂师父骂大法,她不配合,遭到肉体上的刑罚如:被强迫双腿跪在烧过的炭花(温度很高)上面,当时的气温高达四十度。恶警用荨麻草(又名藿麻草、蜇人草,一种茎、叶上都长满刺的毒草,人一粘到便奇痒恶痛,起泡)刺骆的脸,还邪恶的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骆答:“炼!”就这样两个恶警象踢足球似的把她在荨麻堆里踢来踢去,折腾近三个小时。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第二天又叫骆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举水泥杆(大约二十斤重),三天三夜。骆玉英每天坚持炼静功打坐,恶警发现了对她说:“我一只手给你放一匹砖头你就可以炼。”在师父的呵护下,骆竟然坚持炼完了静功。邪恶动用了各种招数与刑具,也动摇不了她信师信法的决心。最后一个艾姓的警察说:“你恨不恨我?我要吃饭也没有办法,你师父有你这样的弟子我很佩服。如果你们今后平反了,我一定来向你道歉。”骆又一次正念走回了家。

同年十二月,温江城西派出所洪姓警察带人到骆玉英住处抄了家,抢走法轮功师父法像,真相资料,书籍等,又把骆玉英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关押三个月,新年也是在看守所度过的,期间看守所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被关押的人员,并邪恶的让他们谈所谓的感想认识,骆玉英说:“我不相信,这是假的,大法弟子不会自杀的。”邪恶只好放她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骆玉英回老家简阳救度世人,带上一包资料智慧的顺利通过几处检查站,回到弟弟家(未修炼法轮功),骆玉英到处散发真相资料,联系当地法轮功学员,后被便衣跟踪到她弟弟家,并将资料作为所谓的“证据”将她和弟弟一同绑架到派出所,抢走身上的八百元现金,未开任何收据。期间骆玉英想买卫生纸都没钱,大便后只有用厕所的水洗。期间邪恶拳打脚踢要骆说出资料的来源,这样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又将她劳教一年半(所外执行)。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天晚上骆玉英和三个法轮功学员到温江金强广场贴不干胶救度世人,被城西派出所便衣绑架。公安局长侯建川跑来问她:“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抓你那么多次你都不怕?”骆耐心介绍了法轮佛法的博大精深,大法是叫人做好人,救人的道理。几个警察听了两个小时,中途未搭一句话离开现场。第二天早上三点过,非法守她的人睡着了,骆玉英从大门堂堂正正走出,回到了家里。过几天温江天府派出所又来找她, 问她那天为什么要逃跑,骆说:“我是从你们大门走出来的,当时还有守门的人。”

回家才六天,骆玉英和一些法轮功学员到朋友家聚会,被不明真相的陌生人诬陷,柳城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冲进来将一位男法轮功学员劫持,当时骆玉英完全可以走脱,为了营救男同修,她没有离开,与警察讲真相,这样她和男同修一同被绑架到柳城派出所,男同修判了刑,骆被拘留十五天。

同年十一月一晚上,温江城西派出所又非法抄了她家,抄走了打印机,录音机,真相资料,警车把骆拉到温江看守所,她一路上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她身体出现僵硬不能动,抓人方怕负责任非法关押骆四天后将其放回,回家后很快就好了。

二零零二年七月,骆玉英再次被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多月,骆从来不配合照像穿囚服,不背监规,每天就是炼功背法、向人讲真相。这样又被非法判二年劳教(所外执行)。

东西方的历史都早已证明:任何正信都不可能被强权压倒。现实也表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彻底失败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象当初中共邪头江泽民所扬言的“三个月消灭”,反而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一亿人修炼。中共现在的迫害只不过是强弩之末,维持不了几天,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策划者们也怕将来被清算,下命令都不出文件和署名,坏事都是下面的人干的。无神论者也就这点认识了,但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逃不了,这些年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份子死于非命的案例越来越多,希望那些活着的人赶快清醒停止迫害,不要恶报上身时后悔已晚。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