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剥夺工作权利 成都小学教师申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市金琴路小学教师刘晖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长达十多年的迫害中,她多次遭到当局绑架、非法关押,并被剥夺工作权利。

刘晖
刘晖

刘晖多次到金牛区教委及学校要求恢复正常工作和发放工资,均遭无理拒绝,金牛区教委称一切都是“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授意的,只有“六一零”同意才能安排工作。下面是刘晖已依法提出的申诉。

申诉

我叫刘晖,女,一九七二年一月出生,于一九九零年七月从成师毕业后分配到成都市金鱼村小学(后改为成都市金琴路小学)担任语文教师兼班主任。

修大法一月摆脱病魔,学生称赞好老师

一九九一年因先天性高度近视矫正手术失败导致双目发生不明病变,每天晚上要用绷带将眼睛缠上,早上起来才能看清东西,否则一眼看去黄沙一片。但压紧了眼睛就红肿流泪,看不清东西;绑松了看东西像皮影。而且压迫视神经引起睡眠神经功能紊乱,稍有风吹草动就醒了,一天睡十几个小时也无精打采。从一九九一年到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修炼法轮功之前,整整七年都是这样度过的,不知换了多少根绷带,用了多少盒垫在眼睛上的餐巾纸。特别想到医生说病因不明,不定哪天会突然失明,不敢往下想却时不时产生一种恐惧绝望感,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在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四日仅仅看了两遍《转法轮》之后,从梦中醒来,突然发现,不用绷带,这世界看起来清亮了,从此解脱了这一大噩梦。一个多月后,萎缩性胃炎、咽喉炎、关节炎、妇科病、过敏性皮炎、严重便秘、痔疮都好了。更重要的是我能够控制住那暴躁、自私、冷漠等不良思维习性,逐渐体会到与人为善、宽容忍让的乐趣。特别是与任教的五十六个孩子由敌对、怕恨中善解,重新织就了缕缕善缘。(二零零五年当我被非法关在龙泉女监时,两个自称人大的找我谈话,说我教的学生已上高中了,胆子大,找他们了解情况,都坚持说我们老师炼功是好人,修炼前是什么样,修炼后都改了,法轮功是好的,不应该关我们老师。 )

做好人,屡遭中共绑架、关押、洗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已有十二年了,十二年中,我与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都经历了严酷的迫害。从二零零零年元旦第一次被绑架到二零一零年一月的十年中,我被派出所留置十几次,非法拘留八次,非法劳教、判刑各一次,软禁在家中几次,囚禁在宾馆黑窝、保安公司、洗脑班。十年中经历了种种残酷折磨,导致数次肾功能衰竭,内脏器官病变,身心备受摧残。一次次的迫害借口都是荒唐可笑的:因帮阿坝州黑水县功友买过几本书,就扣上“利用X教赚钱”罪名,在九九年七月中共镇压新闻播出前就被当地公安非法传唤、抄家、没收法轮功书籍;因据实回答想进京上访被刑拘;因拒绝在四川有线电视台今晚八点零节目制造污蔑法轮功的假新闻,又被刑拘;带小孩在公园玩,路遇功友闲谈,被便衣特务听见,冠以“非法集会”的帽子,刑拘;因申诉材料被私下转给派出所,借着所谓的敏感日,刑拘;挂“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被扣上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绑架,我虽被释放,但同修徐芝莲却被迫害致死。因我多次在正常上班期间被绑架,年仅四岁的孩子也被打、骂,只好在他五岁生日后将他托付给奶奶照看,我于二零零零年十月离家出走。

扪心自问,迫害十二年来,我与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究竟做了些什么?说了一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依法采用上访、传单、信件、网络、打电话、面对面交谈等人类正常的行为方式讲述大法是什么,讲述被迫害的经过,而且都是理性平和的。在一个正常的国家,人们有信仰的自由,有了矛盾,也有正常的申诉途径。这是非常自然的,是人们在宪法上的权利。中共操纵抹黑法轮功,你去申诉,它抓人、暴力打压,封堵了正常的申诉途径,所以才有了“四二五”上访,大法弟子所有的讲真相行为是面对不公正对待,向政府提出的和平申诉和对话。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逆天叛道的

而中共迫害法轮功从一开始就是违法、违宪的。十多年来,它建立了一套凌驾于一切法律、立法、执法、司法机构和公民社会的暴力迫害体制。它大规模、长期、系统的、制度性的侵犯法轮功学员的生命权、人身自由和安全、人格尊严等等,使那么多善良的人失去了生命,使多少幸福的家庭家破人亡。它不但违反了国内法,也违反了国际法;它不是一般的违法,而是犯罪;它不是一般的犯罪,而是严重的国家犯罪。它犯下了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在国内和国际社会不断的被揭露和曝光。无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还是七二零之后的红色恐怖下,大法弟子的不但维护了佛法,也维护了人间的法律,因为法律不但是惩治犯罪的,同时也保障公民的正当权益不受侵犯。同时还维护了我们民族的精神承传,引导人民从几十年中共的政治运动整人、斗争、仇恨教育中被扭曲的人性,归正到中华民族传统正统的道德规范上。就如大法弟子在真相光碟中所言“承受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

其实,这场镇压不仅仅迫害了修炼者和他们的家属,也是对世人、对参与迫害机构人员的迫害。大量的行恶之人纷纷遭到天谴恶报,甚至殃及自己的亲人。许多警察、联防、政府官员、甚至洗脑班的工作人员对我说:“不是共产党搞的,炼功关我们啥事嘛。我们根本不想这样和你们打交道。”人都有善、恶两面性,修炼就是教人抑制、去掉恶的一面,都同化成善的。传统文化也是以善恶有报、弃恶向善为根本。正常的人类社会都是用诚信、与人为善、博爱这样一种善的状态维系的。而它却逼迫人们干违背自己良心的事,多邪恶呀。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劝三退是救人的慈悲之举

在这十年的牢狱之灾中,特别是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我从川西女监非法刑期到期后,又被直接关进新津洗脑班。有一个负责人以为我不知道这座黑监狱中曾非法关押了很多在劳教所、监狱、看守所坚持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都是到期后被直接劫持到这里继续迫害的,心虚地说:“哎呀,你的日期到期了,应该回家了呀。听说你们学校去监狱看你,不是说给你安排工作回去上班了吗?怎么会弄到这儿来了,这不对啊,按现在这个法律也不对啊,咋搞的呢?”

是啊,咋搞的呢,为什么?有人说是因为我太傻了,居然写信给法院说要“三退”,咋可能放我回家!有人说,你们发《九评共产党》、叫人退党、退团、退队,是反党、搞政治,当然要整你啰。还有人说,都啥子年月了,还分啥子善恶嘛。你跟共产党讲真话,你不是傻瓜的,只有倒霉。算了,签个字,反正是逼的,就是善意的谎言,回去在屋头炼嘛 ,好汉不吃眼前亏。是啊,“反党”已是国人谈虎色变的一个名词。凡是不符合共产邪党的一切言行都是反党,扣上这顶帽子就是历次运动中被打压的对象。其实在自由社会中,反党是正常的,所以才有政党的轮换。象中共这样一个在和平时期,制造出各种政治运动,屠杀了八千万中国人、焚毁了五千年民族文化,虽把持政权确是从西方来的邪党,反对它有何不可?反它并不是搞政治,搞政治必须有政治主张,法轮功没有。你入党、入团、入队,它为什么不说你搞政治?那为什么退党、退团、退队就反过来咬一口,说你搞政治!如果制止滥杀无辜、涂炭生灵就是搞政治,如果说真话就是搞政治,那这样的“搞政治’’索性就搞到底。

作为一个人来讲,连自己说真话都不能保证,都不能做到,那人生意义何在?作为一个修炼人,如不把天将灭中共,三退就能抹去入党、团、队宣誓时,共产邪灵打在人身上的烙印,从而保命的天意告诉世人的话,那即将到来的大劫将有多少无辜的世人失去宝贵的生命。因为现在社会道德体系已崩溃,天灾人祸不断,到了人不治天治的地步了。当天治时就是大淘汰,但好人会留下来。可中共在历次的运动中迫害了无数信神的好人,天理难容。取个化名退出来,当天灭它时,就与你无关了。这是劝善救人,不是政治权力的争斗啊。

当然明白人也不少,甚至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和政府机构的一些人士在谈话时也说:“这个共产党又不是我们中国人本土的,一个西方来的东西几十年来搞得我们不得安宁,互相残杀,简直太烦了。其实九评我早就看过了,哪儿在搞政治嘛,又没有要哪个的权力,只是对它的性质评论一番,最多算批评、建议吧。至于说三退,有进就有出嘛,人家觉得不好,要退出来,就要抓人。那比如我觉得这个工作不好,不想干了,要退职,就有罪了,岂有此理。”因此这些聪明人也采用了各种智慧的办法维护着自己的道德底线,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中共败坏到如此程度,人们都在骂它,我们只不过把事实说出来,把人们不敢说的心里话说出来,何罪之有?为什么不但不理解?还要抵触呢?还要继续迫害呢?连中共的那些高官都知道濒临灭亡的状态,纷纷留后手,找后路,贪款外移,家人移居国外,难道还要大梦不醒、甘当替罪羊吗?

这十多年来,我没拿过单位的一分钱。二零一零年从洗脑班出来后,我多次找学校、教委领导。二零一零年清明节前,教委打电话给我的家人称已叫学校安排了工作,直接去学校接洽,校长却说从未接到过任何电话。二零一一年二月找教委,领导称这些都是区六一零授意的,只有六一零同意才能安排。我真的不知道国家出了什么法律,把教育局划归六一零管辖了?我的工作安排与六一零这个非法机构有什么关系?难道我的工作报酬是六一零出资赞助的吗?

十年前,当我被迫与我的孩子分离时,他只有五岁,一晃十年,他已经长成一个陌生的少年了。父母被迫离异、家庭破裂给他造成的伤害,随着岁月的流逝,很多东西是无法弥补的。十年来我也从当年的风华正茂已步入不惑之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啊,青春又有几多?十年中,又有多少悲喜剧在这历史的戏台上轮回上演?中国人,还要经历多少个十年浩劫才能清醒!明智!古人说“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就连发动镇压的始作俑者都在二零一一年对香港媒体自白“一生做了两件蠢事,一是在美国轰炸南斯拉夫时,不让大使馆撤离,二是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既是一件蠢事,那么谁也不愿再在这件蠢事中扮演丑角了吧。

我们是华夏儿女,不是什么马列子孙,就算认亲,也应该分得清血脉相传,谁是自己的亲妈吧。那就让我们都想想我们的祖上一再告诫的那几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迟与来早,劝君莫做亏心事,古往今来放过谁。”何况,现在还有人世间那约束人行为的正义法律,又何必非要在未来法制健全的社会中扮演罪责难逃的角色呢?

修炼后,我兢兢业业地工作,今后我也同样会尽心尽力地工作,对单位、对社会只会有益,而不会有任何危害。因为做一个好人的同时,道德的升华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希望各位领导能尽快解决我的工作问题,使我不至于长期等待和继续向上申诉。

最后,祝各位领导身体健康,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

后续——从三月份至今这三个多月中,我将此申诉逐一递交到各相关机构,有人说我炼法轮功违法,不接材料;有人认为信仰是信仰,工作归工作,这是我的权利;有人建议申请劳动仲裁••••••现在,因我的工作无着落,派出所警察告诉家人,根据最新户口管理条例,不能给我上户口,自然身份证也没有。故再次通过信函方式申诉,请相关机构给予办理。谢谢。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