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架二十三次 老镇长遭药物迫害失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市温江区退休干部、法轮功学员陈金华十一年来长期被当地中共邪党人员迫害,被绑架达二十三次,其中被关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邪党人员私设的黑监狱、劳教所非法关押达一千多天,出狱后还长期遭跟踪监视。在洗脑班,陈金华曾被邪党指使的医生注射不明药物,令她当场声音嘶哑,至今说不出话来。

陈金华现年七十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退休,退休前是温江区和盛镇副镇长,温江区恶党“六一零”(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因陈金华是副局级干部,将她列为当地重点迫害对象,每月三千九百多元退休工资全部扣发,只给五百元;至今每天派三人跟踪监视她,不准她离开和盛镇一步。以下是陈金华遭迫害详情。

一、被绑架关押二十三次

(一)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一日,陈金华和同修白群芳结伴进京上访,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还李洪志师父清白。乘慢车于一月十五日早上到天安门后,被天安门恶警绑架,被天安门巡警押至北京市公安局天坛分局非法关押一天,立即交由温江县(二零零二年由温江县改为温江区)恶党押回温江,从此遭到长达十一年多的极其残酷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下午四点过,和盛镇恶党派的李洪元、冯志勇乘飞机到北京,陈金华、白群芳被押到温江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接着二月三日又转温江县看守所关押三十二天。

(二)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即放回后第三天,和盛镇武装部长胡东祥(兼“六一零”负责人)把陈金华骗去并诬蔑说:“最近又有几名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是你派去的?!你是副镇长才有这个号召力呀!”不由分说,又把陈金华绑架到温江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接着三月二十三日又转温江县看守所关押三十一天。期间因陈坚持炼功,被拘留所副所长张久明用电鞭抽打。转到看守所后又被看守所所长老丁叫普犯给戴脚镣,并强迫剥(用手拉)铜芯线。陈金华拒绝做奴工,不剥,就被戴着脚镣罚跪,用荨麻(当地人叫“活麻”,多年生草本植物,茎、叶上生细毛刺,皮肤接触时就引起刺痛。)刺手脸,奇痒恶痛,起泡,使人十分难受。这是一种极其野蛮的、恶毒的、毫无人性的迫害手段。

陈金华第二次从看守所出来后,大约是四月二十二日,和盛镇恶党副书记黄宏石及“六一零”胡东祥不准她进家门,把她关在镇政府一间破漏潮湿的烂屋子里,吃喝拉撒一切都在这间破屋子里。实际是又一轮非法迫害。这间破屋子就是镇政府的私设黑监狱!并派了张碧、杨碧琼、刘红、舒桂英、陈尚云、门卫毛光云等人专门监视,走一步都有人跟踪。

(三)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五月六日,“六一零”胡东祥把陈金华和其他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镇政府会议室办的洗脑班关押十天。胡东祥叫来三名打手,每人手握警棒二十四小时轮换监视。镇长李天夫在洗脑班上大肆污蔑诽谤大法,把不放弃信仰的人弄到黑屋子里残酷毒打。每天由“六一零”胡东祥派的杨碧琼、陈尚云读诽谤大法与师父的报纸,不准交头接耳,上厕所不准同去两人,不准回家,睡在会议室的翻板凳上。也不给饭吃,大家饿了两天,到第三天才给点稀饭吃。陈金华住的烂屋子(黑监狱)就在会议室隔壁,也不准回“家”。每天上午九点钟把大家(三十八人)叫到外面坝子晒太阳,一直到没有太阳为止,那些天(十天)太阳也真邪恶,特别大,天天曝晒的汗流浃背,衣服没干过,臭气难闻。也不给水喝,口渴了只有去厕所喝自来水。到五月六日下午,因大家要求回去收割油菜和麦子才解散。

陈金华从洗脑班回到烂屋子一个月后,大概是六月九日,被黄洪石胁迫她父亲打陈金华。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下午又遭黄洪石、黄岷、张剑等三人毒打。

(四)陈金华住在那间烂屋子里,和盛镇派出所恶警经常来骚扰、非法提审。每逢“敏感日”恶党就怕法轮功学员到处讲真相曝光他们,就把他们抓来关起。二零零零年国殇日前夕,即九月十五日又无端把陈金华绑架到温江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九月三十日又转温江县看守所关押三十一天。十月三十日出来后仍关在那间黑监狱里。

(五)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二零零零年腊月廿四日),和盛镇“六一零”胡东祥以“有话要问”为由硬把陈金华胁迫到派出所,接着就绑架到温江县拘留所关押,这是怕过年期间陈金华又去北京上访。共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起。

大年三十(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晚上,拘留所所长钟长明叫陈金华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去看殃视“焦点访谈”上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看完后,钟长明就大肆诬蔑法轮功。陈金华说:“是假的!我八九年去北京找气功师治病,在天坛旅馆住了二十七天,每天从天安门广场过几次,从未看见警察,更没有看到有灭火器,更没有新闻记者,广场一览无遗,哪来灭火器!”十六名法轮功学员都说是假的,其他被拘押人员也有说是假的。这次被非法拘留期间,陈金华等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七天抗议,都被恶徒强行灌食。

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陈金华被放回后又被关在那间黑监狱里。

(六)趁监视人不注意陈金华从黑监狱里走了出来。因扣发工资,被截断生存权,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日起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二日,陈金华和两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相约到郫县新盛乡品乐寺去讲真相。当时是早上七点左右,陈金华用自带的喷涂油漆在品乐寺外一面石坡上喷写下了“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被该寺院的和尚、居士发现,就去抓陈金华她们三人,并喊来在附近插秧的农民帮忙,结果陈金华被绑架,另两位法轮功学员走脱。

那些和尚、居士把陈金华捆绑在一棵大树上,毒打,整整曝晒一天,一天不给饭吃,后将她关在小屋子里,通知郫县新盛派出所带走。

新盛乡派出所问姓名住址,陈不回答,只说自己是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她被劫持到郫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五天。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陈金华不说出姓名住址,点名时也拒不配合,陈金华说:“我要出去!”郫县看守所所长陈某拿起穿满钥匙的铁圆盘朝陈金华的头打去,导致陈金华满头满脸是血,但陈某并不罢手,又将她拉到坝子里去打,还叫来四个恶警将陈金华拉成“大”字形,陈某用胶警棒在陈金华身上乱打,把她全身打的乌黑,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不能坐,不能平睡。接着所长陈某叫狱警给陈金华戴死囚铁枷,铁枷是看守所自制的,很重,戴在颈项上,两手伸到铁枷上面被锁住,连续戴了七天。吃饭、睡觉、进厕所都不取,不能睡觉,一切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在郫县看守所陈金华拒不配合,狱警强行录像后到各县去放,被温江县“六一零”科长黄某认出,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温江县“六一零”人员及和盛镇“六一零”胡东祥、和盛镇派出所李代春三人把陈金华押回,又关在和盛镇私设的黑监狱里──那间烂屋子。(迫害详情另见【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八日】《四川成都和盛镇前副镇长因坚信“真善忍”遭迫害 被迫流亡》一文。)

(七)陈金华听说胡东祥要将她再送看守所关押,心想我绝不能进看守所,我还要做大法的事情,请师父加持,我一定要走出去。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凌晨四点,陈金华冒着大雨,翻窗又翻大门,门很高,经过几番周折,终于翻了出去,艰难地从和盛镇黑监狱里逃出来,第二次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陈金华去蒲江县发真相传单,刚回在双流县机投镇龙门村二组临时住地,就被邛崃一犹大带着蒲江县公安局恶警绑架。蒲江县警察将陈金华交给双流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双流大唐派出所。陈金华绝食八天抵制迫害,不报姓名住址,又被毒打、录像,又被温江“六一零”认出,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晚十一点多被温江“六一零”押回到县里,被非法关押到温江县拘留所十五天,后又转温江看守所一直关押到六月下旬(大概是六月二十三日)。这期间,陈金华被温江区法院秘密判刑劳教二年,法院没开庭审理,被温江“六一零”人员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四川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被劫持送到楠木寺前,恶警将陈金华劫持到“郫县犯人转运站”(成都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姓何的女警搜身时,看到陈金华戴一块“瓦斯针”手表,想贪财,强逼陈金华把手表丢在垃圾箱里。七天后,在离开转运站时,陈金华有五十七元转运站的“代金券”,一李姓女警说拿去帮忙兑换现金,却没将钱还给陈金华。

陈金华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四川女子劳教所后,体检不合格,又被拉回转运站非法关押了三天。二零零二年七月三日,和盛镇“六一零”胡东祥将陈金华接回,又直接关到温江县拘留所,直到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

(八)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和盛镇“六一零”、武装部长胡东祥和妇联主任余秀云把陈金华从拘留所强行绑架到万春精神病院摧残。强迫吃精神病人的药物,吃后全身无力,老想睡觉,流口水,吃东西无味。陈不吃,就叫疯子们把她按倒,用开口器把药和着开水强灌,药水烫着了头发和脸,第二天脸就开始脱皮。灌完药还要拿着手电检查舌下和口腔两边,直到确认已咽下去为止。在万春精神病院被迫害九十九天。(迫害详情见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九月四日《四川温江县万春精神病院以大剂量药物和电击摧残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和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我被关进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经历》二文。)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九)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温江区“六一零”某人和和盛镇派出所李怀把陈金华从万春精神病院拉出来再送到资中楠木寺四川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刚去时,因身体体检仍不合格,不收,温江区“六一零”恶人和和盛镇派出所恶警李怀气得双脚跳,说:“天哪,怎么办嘛?退回去又放到哪里?”后来他们开后门行贿,找到管教科一罗姓女科长,把陈金华硬塞进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温江恶人嘴里说谢天谢地,回头就跑了。

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应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释放陈金华,却到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才放人,非法延期四十九天。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年三十),和盛镇“六一零”两人、派出所两人将她接回家。当时陈金华身无分文,房子也被恶党抢走,“六一零”胡东祥就把陈金华送到她弟弟家。 (陈金华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详情请见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八日《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及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成都法轮功学员陈金华受迫害的经历》两文。)

(十)陈金华回家不到一个月,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正月廿八日),又被和盛镇“六一零”的胡东祥、余秀云等绑架到新津县所谓“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一去就交二千五百元洗脑费,还派了两名陪教(包夹)二十四小时一刻不离开地监视着。从洗脑班回家后和盛镇“六一零”仍然安排人跟踪监视。

(十一)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陈金华从洗脑班回家后,经常受到和盛镇“六一零”和派出所恶警的骚扰、抄家,六月三日,他们抄到同修刚送的一本《转法轮》和陈金华写的《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的所见所闻》真相材料,这份材料揭露了恶党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行。

这样,二零零四年六月三日,陈金华又被和盛镇“六一零”和派出所恶警连拉带拖绑架到温江区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六月十八日又转温江区看守所关押四十天,大概到七月二十七日。其罪名是“ 涉嫌投递、传播法轮功宣传材料”。温江区“六一零”恶人任丽萍本想再将陈金华非法劳教,后未得逞。

这以后三年多近四年时间,陈金华一直被和盛镇“六一零”派人监视着,失去一切人身自由,家经常被骚扰、查抄,没有一天清静。

(十二)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奥运”前夕,有王义、叶秀英、林素芬等三个同修去看望因车祸受伤的陈金华,被卫生院门卫胡孝全恶告(二零零六年陈金华被安排在和盛镇卫生院三楼居住),三个同修刚到十来分钟,和盛镇“六一零” 的余秀云就赶到,跟着和盛镇派出所四个恶警也开车到了,闯进陈金华的家,就对着她们录像,诬蔑她们在“非法集会”,不由她们分辩,就绑架到和盛镇派出所审问、迫害,当晚十二点,陈金华、王义、叶秀英被绑架到温江区拘留所关押十五天。林素芬当天中午走脱。

(十三)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下午,和盛镇武装部部长兼“六一零”负责人李刚及温江区“六一零”的恶人一起把陈金华从温江区拘留所接出直接绑架到新津县所谓“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迫害。随车带去两名邪恶陪教孙玉芳、张秀茹。

在新津洗脑班,陈金华遭到各种借口的毒打,长时间站圆圈,天气炎热不准洗澡,不准上厕所等等残酷迫害。到十月十三日才放回家。(其迫害详情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平安奥运”下的血腥》一文。)

(十四)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温江区和盛镇司法所恶人陈松青带一帮人再次把陈金华绑架至新津洗脑班迫害。

陈金华在家身体还很好,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洗脑班女医生龚某就给她检查身体说有病,陈说:“我没有病!”第二天就强行用汽车拉到花桥镇医院去检查,说要输液治疗,陈说:“我没有病,治什么治!”结果,拉回洗脑班就强行给陈金华输液,没有挂药瓶的支架,就把药瓶挂在窗户上,陈不输,并说:“这里又不是医院,是输液的地方吗?这么脏,窗户上的灰都这么厚!”龚某就叫一陪教拿毛巾擦一下,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陈被强行按住输液,一瓶药水还没有输完,陈金华就气紧、气喘、呼吸困难,就没输了。第二天她们还要强输,陈极力反抗坚决不输,同时呼吸困难越来越严重,喘气不赢,喉咙极度嘶哑说不出话来,目光呆痴,生活不能自理,他们看到已达到目的,又怕陈死在洗脑班,因此六月二日就将陈放回家。人们看到陈金华神色很不正常,不知恶人对她施的什么恶行,注射了什么毒药,陈金华因喉咙极度嘶哑也说不出话。

新津洗脑班明目张胆地对法轮功学员施行药物残害、毒杀完全是法西斯暴行,罪恶滔天!

从以上统计陈金华被关押迫害二十三次:温江(县)区拘留所八次、温江(县)区看守所五次、和盛镇洗脑班一次、郫县新盛乡品乐寺活尚捆绑迫害一天、郫县新盛乡派出所关押一天、郫县看守所一次、双流大唐派出所一次、“郫县犯人转运站(成都市看守所)”二次、温江万春镇精神病院一次、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一次、“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三次,累计共关押一千零五十三天。多次被非法关押在和盛镇派出所包括那个黑监狱烂屋子的天数无法计算。

二、和盛镇恶党对陈金华的残酷的人身迫害

(一)和盛镇恶党人员威逼老父打女儿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和盛镇恶党副书记黄洪石等恶人竟胁迫威逼陈金华的父亲打陈金华,陈的父亲是常人,农民,认为女儿不争气才落到这步田地(被关押),也一时被气愤所激,就拿起手上的斑竹拐杖(竹节约四厘米直径)劈头盖脸地打,当时就把陈金华的头打起一个大包、昏倒在地,还继续暴打,全身都打黑了。当时陈金华家就住在镇政府内,院坝里围观的有一百多人,他们都看到了这场残忍的毒打。直到现在有些人见到陈金华还说:“政府的人屁眼太黑了,叫你父亲来打你!什么世道!”

陈金华的父亲被胁迫毒打女儿后,曾多次向亲友诉说心中十分痛悔,痛恨自己上了和盛镇恶党人员的当。二零零二年五月,八十七岁的老父含恨离世,弥留之际问陈金华的弟弟:“你姐在哪里?”弟弟回答说:“镇上说失踪了。”(实际是关押在温江县看守所)老父流着悲怆的眼泪喃喃地说:“我对不起我的女儿!我对不起我的女儿!”

(二)和盛镇恶党副书记黄洪石、副镇长黄岷、张剑轮番毒打陈金华。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上午,恶党“七一” 敏感日前夕,胡东祥等人开车到各大队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约十人)绑架到镇上关在大会议室里,不给饭吃。他们都在地里干活,穿着背心或单衣,又冷又饿,有的人还向陈金华借衣穿。陈金华关住的那间黑监狱与大会议室隔壁,被父亲打的伤还未全好,当得知他们挨饿,七月一日早上趁看守人不注意,就每人煮了一个鸡蛋给他们吃,结果还是被恶人知道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下午二点多,陈金华被扭到镇政府恶党副书记黄洪石的办公室,刚进门,就被黄洪石抓住膀子一阵拳脚暴打,把陈打倒在地,来回打耳光,边打边骂:你有好多吃不完?还给那伙人送!你还炼不炼?你是党培养的干部,党宣布党团员干部不准炼法轮功,你不但不协助政府做工作,还要支持炼法轮功这伙人。诽谤大法和师父的那些话,侮辱人格的那些脏话,不堪入耳。还弯曲着中指关节(俗名叫“烈角钻”)猛敲她的头和脸,把一个脸全部打得青黑,满脸是汤圆大的青包。又用皮鞋头乱踢。

接着拖到镇政府外边坝子里毒打,用三根铜芯电缆扭成的鞭子抽打她全身,副书记黄洪石、副镇长黄岷、分管后勤的副镇长张剑三个大男人轮番毒打一个同是副镇长的弱女人陈金华,使暴力毒打。在坝子里毒打时拥来一些群众观看,他们怕群众看见,又将她拖到会议室关起门来毒打。陈被打得痛彻入骨满地打滚,手表表把被打断,衣服被打烂,披头散发,痛哭流涕。

更恶毒的是,他们把陈推倒跪在地上,脱了她的袜子,三人轮番用电缆鞭子暴打她的脚板心,边打边骂:你还炼不炼?你还跑不跑?你还跑到北京去了!你是什么副局级干部,打烂你的脚板心看你还能不能再跑去北京,还不断骂那些侮辱女人人格的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同时又狠毒地踢她。陈金华痛得钻心,几次被打昏死过去,等醒来后又轮番暴打。就这样他们连续轮番毒打了她四个多小时,持续到晚上七点过,陈金华被打得全身乌紫,双脚打得又黑又肿,脚板心肿得不能走路。陈金华的妈在家听到后只有无助的痛哭。

在疯狂行恶毒打下,陈金华还反反复复跟他们讲真相,说:“法轮功就是好,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完全是合法的!教人向善做好人没有错,大家也看到我一身病,通过炼法轮功不长时间,病没了身体都好了,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但这帮恶徒听不进去。已退休的副镇长毛春林是这场毒打迫害的主谋。

晚上七点多钟,陈金华被打得气息奄奄,已站不起来了。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不让和盛镇的人看到陈金华的惨相,黄宏石下令叫张剑连夜开车把陈金华和她母亲强制送回通平乡老家弟弟家里,并说:“伤不好完,不准回和盛镇!”

三、和盛镇恶党对陈金华的经济迫害

江贼迫害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极端残忍的群体灭绝政策。经济上搞垮,就是截断生存权。和盛镇恶党是不折不扣执行,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 扣发工资和建设集资款

二零零零年一月,陈金华和白群芳去北京上访,身上各带的八百多元路费被李洪元、冯志勇搜去,至今没还。抓回来后,从二月开始,和盛镇恶党就扣工资,陈金华当时每月工资七百五十七元,二月至六月只发一百二十元,(母亲来的月份发二百五十元,)。七月,被黄洪石等恶官毒打的那个月一分未发。二零零零年八月至二零零一年三月发一百二十元。以后就没发了。因没有生活来源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日起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七月到二零零五年七月每月发三百元,二零零五年八月起发全工资到二零零七年六月,二零零七年七月又开始扣,发五百元,八月发八百元到十月,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起发一千元直到二零零八年九月。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从新津洗脑班回来后,每月仍然只发一千元生活费直到现在。

一九九七年和盛镇政府集资搞街道建设,要求每个职工必须集资,陈金华只有二万二千元,她的同学帮助集资二万元,共四万二千元,因陈金华去北京上访护法,在退还集资款时就不退,全部被扣了。

(二)住房被抢走,全部家财被洗劫一空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下午,以黄洪石为首的三个魔鬼毒打陈金华的同时,和盛镇武装部部长兼“六一零”头目胡东祥带一帮土匪抄了陈金华的家,所有的私人财产全部被洗劫一空,给她母亲治病的三百元也被抢走。

抄走的财产有: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带、炼功带、录放机、电视机、电风扇、被子、蚊帐、衣服、菜刀、暖水瓶等等。甚至两把漂亮的水果刀都被抢走,黄宏石、黄开全(企业办公室主任)一人抢了一把。还有一些比较有价值的祖传的钱币:银元、铜元、铜钱等都被抢走,至今未还,他们拿去私贪了。

陈金华被关押迫害后,她的住房被和盛镇恶党霸占后给一个退休干部住了。她从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出狱回来进不了家门,才知道一切都没有了,家具被搬到一间破烂不堪的盖小青瓦的烂房子里,因漏雨已全部朽烂,生满菌子,衣服及其他家财全部丢失,和盛镇恶党恶官大部份已调走,问谁谁都说不知道。

据陈金华回忆,其主要家产有:床、大衣柜、写字台、书柜等已长满菌子;所有衣服、被子、毛线、毛衣、二千多元钱的呢子、八床新床单、五床用过的床单、毛巾等等穿的用的全部丢失;厨房灶上用的全部家具、餐俱、日用品、常备用品等等全部被偷;八个新搪瓷盆、六个旧搪瓷盆、一个洗澡用的大搪瓷盆、桌子、凳子等等全部被盗,总之,一切家产全都没有了。

陈金华被关押期间她母亲就回老家了,陈金华一回来她妈就来了,母女俩睡在一间漏雨的烂屋子里。母女俩抱头痛哭,已八十三岁的老母亲边哭边说:“东西掉了就算了,你还没有掉,还能活着回来,我能看到你也放心了,我就高兴了!一切从头再来。”母女俩哭成一团。

陈金华长期被关押迫害,回家后被跟踪监视,她母亲为她付出了很多很多,在家里家外也受了很多气。陈金华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关在县看守所时,母亲给她拿被子,不小心把腿摔断,很久都没好。陈金华在家是老大,另有五个兄弟妹,陈金华的亲朋好友和弟妹,在陈金华受难期间都不认她,不来往,陈金华被长期关押期间,他们谁也没去探望过,甚至她到乡下看望母亲时到弟弟家去,弟媳连饭都不给她吃。

陈金华的老母亲身体原本很健康,因女儿屡遭恶党迫害对她刺激太大,八十八岁的老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含恨离世。

四、陈金华目前的情况简述

陈金华被恶党迫害成喉咙嘶哑说不出话,但没被迫害死,还活着,这就让和盛镇恶党人员胆颤心惊,经常派人去骚扰、抄家、威胁。特别是陈松青经常带人去骚扰,不准陈金华离开和盛镇一步,安排三个人监视跟踪她,社区副主任杨碧琼还说,要一步一跟,不能让她单独一个人行动。使陈金华每天都不能过平静日子。

陈金华的退休工资按级别现在应该是3970.50元,一直被扣,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从新津洗脑班回来后,每月仍然只发一千元生活费直到现在。由于物价飞涨,生活仍很困难,她去镇政府找管法轮功的副书记冯国平,要求增加生活费,冯国平说:“你一说钱我就不愿意听,你再说钱我就把你送去新津洗脑班关起!过年都不准回家!”陈松青就经常去检查,说不准走,温江区“六一零”的人要常来找你。

温江“六一零”、和盛镇恶党为何如此惧怕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太呢?因为中共已到了路尽途穷,离被清算被灭亡的日子不远了!

附件一

陈金华被非法关押迫害时间、地点统计表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至二月二日温江县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三日至三月五日温江县看守所三十二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至三月二十二日温江县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至四月二十二日温江县看守所三十一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五月六日和盛镇洗脑班十天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五日至九月二十九日温江县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至十月三十日温江县看守所三十一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至二月一日温江县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二日郫县新盛乡品乐寺一天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郫县新盛乡派出所一天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四日至八月十七日郫县看守所五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至五月二日双流县大唐派出所八天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至五月十七日温江县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八日至六月二十三日温江县看守所三十七天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至七月三日郫县犯人转运站十天
二零零二年七月四日至七月十九日温江县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五日万春精神病医院九十九天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一日四川女子劳教所四百五十四天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至三月十八日新津洗脑班三十天
二零零四年六月三日至六月十七日温江区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八日至七月二十七日温江区看守所四十天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至七月十七日温江区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至十月十三日新津洗脑班八十七天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至六月二日新津洗脑班六天

累计:被非法关押一千零五十三天

附件二
参与对陈金华迫害的恶人名单:

温江区邮编:611130
和盛镇邮编:611131

一、温江区主要领导
田 蓉:温江区区委书记
谢 超:温江区区长、区委副书记
王 斌:温江区区委副书记
赵一贵:温江区副区长
何 敏:温江区副区长
任庭生:原温江县县委书记
陈定祥:温江区政法委书记、区委常委 028-82722872
赖陈跃:温江区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窦晋川:温江区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廖彦淞:温江区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
吴影梦:温江公安分局长、党委书记
巩晓渤:温江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
任丽萍:温江区“六一零”恶人
黄科长:温江县“六一零”
钟长明:温江县拘留所所长

二、温江区和盛镇 邮编:611131
黄小东:和盛镇政府现党委书记
冯国平:和盛镇现党委副书记
孙学成:和盛镇原党委书记,遭恶报:贪污,劳教四年,监外执行。
黄洪石:和盛镇党委副书记
李天夫:二零零一年时和盛镇镇长
黄 岷:和盛镇副镇长
张 剑:和盛镇副镇长
张喜龙:和盛镇副镇长
毛春林:和盛镇副镇长
陈松青:和盛镇司法所13551208550
胡东祥:和盛镇武装部部长(兼“六一零”负责人)
李 刚:和盛镇武装部部长兼“六一零”负责人(现已调走)13880209386
韩利海:和盛镇纪委书记
毛云昌:和盛镇纪委副书记
余秀云:和盛镇“六一零” 、妇联主任
李洪元:和盛镇政府人员
王景善:和盛镇派出所原所长
冯志勇:和盛镇派出所 028-82771010
李代春:和盛镇派出所 028-82771010
李 怀:和盛镇派出所 028-82771010
孙玉芳:和盛镇邪恶陪教
樊宇林:温江县万春精神病院院长
邓乾智:温江县万春精神病院主任
陈所长:郫县看守所所长

三、新津洗脑班   邮编:611400 (邮编611432)
(地址:成都新津花桥镇蔡湾村成都法制教育中心)
李 峰:洗脑班主任
殷舜尧 (又名殷得财):洗脑班副主任13880590177
包小牧:洗脑班科长18980097136
王秀芹:洗脑班工作人员13608177484
龚医生:专门配合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恶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