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恶官、恶警、恶人遭报七十例 (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接上文《辽宁义县恶官、恶警、恶人遭报七十例 (一)》

二、政法警察遭报事例

39、原义县公安局局长高海,后调任黑山县公安局局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黑山镇第二初级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战志刚,曾多次被骚扰、多次被罚款、五次非法抓捕,二零零五年七月四日被非法抓捕并抄家、后被送至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这与高海负领导责任有很大关系。最后恶报来到,高海先是脑血栓,后来又脑出血,在锦州抢救无效死亡。

40、原义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玉祥,在任职期间,拳打脚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疯狂无度的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不出任何手续,多数窃为己有。仅一九九九年九月下旬,非法拘留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县看守所四十天后,杨玉祥又勒索其三千元钱,才肯放出看守所。二零零零年的一天,突然得脑血栓,手脚麻木,花钱无数也未治好,于二零零五年在痛苦中死亡。

41、现任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宁,四十七、八岁,家住义县义州镇西南街马圈子胡同门牌100号(义县老干部局后院,宅电0416-7710087,手机13700160114)。他为了名和利,紧跟恶党江氏流氓集团的恶人跑,助恶为虐,充当义县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先锋,疯狂的以绑架、洗脑、拘留、勒索、劳教、判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八月,王宁参与迫害两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人被劫持到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一人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后因劳教所拒收,王宁等恶警勒索三千元钱后才放人。

二零零六年八月,王宁参与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同年十一月二日到五日,他带领国保便衣警察,在义县城关乡关帝庙村,乱闯民宅非法搜捕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八月,王宁指使县国保大队竟在一个月内,对一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三次骚扰之后,又第四次前去家中骚扰绑架,非要达到关押迫害的目的不可。九月二十日晚,他再次绑架了被迫害流离失所长达四年半之后回到家中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十月,王宁带领国保警察,将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大队办公室,拳打脚踢数小时,同时还叫嚣:“我就是王宁,就打你,你不揭露我吗?愿上哪告就哪告。”该学员的脚被王宁踢的近两个月不能动。十二月十七日上午,义县九道岭镇庙儿沟村后偏坡子张玉琼母女三人,前去义县国保大队,据理索要被非法劫持劳教的丈夫、法轮功学员蔡继春,遭到王宁毒打。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早,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的妻子、女儿、妹妹、妹夫七、八位家人到义县国保大队,要求无条件的释放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的刘成,王宁恶狠狠的说:“你们谁再替他(指刘成)说话,要人就拘留你们”。

王宁的恶行,给他自己带来恶报。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晚,王宁在街上散步,被一长了眼的外地轿车撞倒,车轮从他那只曾不断行恶的右脚压过,造成三、四趾骨骨折,住进医院。这是上天给警示,也是在给其机会,让他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

42、现任义县高台子镇派出所指导员张春锋,男,三十多岁,在此之前,他是九道岭镇派出所的内勤警察,那时他就紧密配合当时的所长、现义州镇派出所所长的李春雷,积极参与对本镇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拘留、送劳教、勒索钱财等迫害,先后造成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十多名被劳教;勒索钱财竟达十多万元,从不开收据、连个白条也不给。该镇的法轮功学员肖玉彬、肖鹏父子都是九道岭镇兽医,全家十多人修炼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父子俩只因进京和平上访、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就多次遭到他们的绑架、非法关押、送劳教、直至迫害致死。

由于张春锋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所以被提拔到高台子镇派出所当指导员。到任后两年多,他仍听不进法轮功学员的劝善良言,还在继续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结果招来了恶报。二零零八年下半年的一天,张春锋去镇商店,非要进柜台后边,营业员阻止不听,结果掉进了挺深的下水道里,脚后跟被摔成严重骨折。半年多的时间了,也不能上班。即使如此,他还不悟,还在继续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43、原义县城关乡派出所所长王福民,“十六大”期间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他不但因走私被撤职,并殃及亲人,其独子骑摩托车撞在绷线上被勒死,其父王福民被蜂子蜇死。

44、原义县城关乡派出所所长、现任县看守所副所长杨成文,为了名、利,紧随江氏流氓集团,使其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多人多次被非法抓捕,遭受巨额罚款、拘留、劳教等残酷迫害。二零零五年为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曾三次与县局积极配合,强行送法轮功学员去马三家劳教所,求人收下。因杨成文迫害法轮功学员卖力,于二零零六年上半年,被中共邪党提拔为县看守所副所长。善恶有报是天理。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早六点钟左右,他家开的奶站拉奶车在县方塘南奶站门前一点上坡路段,与从北往南正常行驶的下地干活的三轮车(车上坐着三个人)相撞,致使三轮车司机当场死亡,另外两人撞成重伤,一人轻伤,损失惨重。据知情人说,此次车祸赔偿额度高达十多万元。

45、原义县大榆树堡镇派出所所长李华,男,五十多岁,家住县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他积极参与、指挥恶警们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多次绑架、勒索、抄家多名本镇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他自己开车发生车祸,摔折了几根肋骨,遭到恶报。

46、原义县红墙子乡派出所所长王绍彬,六十岁左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他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和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亲自上阵,对本乡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勒索、监视、强迫进洗脑班、拘留、劳教等迫害。此人凶险狡猾,村民称他是“小鬼子”。他为邪党卖命,尽干坏事。一次他指挥本所其他恶警殴打一村民(常人),该村民上告,结果他和本所所有警察集体被免职。老百姓拍手称快。此派出所从此解体。

47、原义县车坊乡派出所所长高英,现义县张家堡乡派出所警察,男,五十多岁。他在车坊乡派出所任所长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一到所谓“敏感日”,就给法轮功学员办班,让法轮功学员交押金,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后来他遭报应得了脑血栓。有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他有所醒悟,从此他不敢再迫害法轮功学员,现病情好转,能正常上班了。

48、原义县车站铁路公安派出所警察李国华,岁数不大,但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曾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当有的学员向他讲真相时,他不但不接受,反而恶狠狠的说:“他们(指法轮功学员)若是被我抓到,一定送劳教”。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义县铁路沿线做真相,被人恶告到义县铁路公安派出所。李国华得知后,象得到喜讯似的,积极前往,将该学员绑架到派出所后,又劫持到辽宁省锦州市铁路看守所非法关押。在此期间,李国华编造假材料,欲将该学员送去劳教,由于该学员的家人坚持不懈的据理要人,未被劳教,平安回到家中。

李国华恶事做绝,结果遭到恶报。二零零八年六月的一天,他突发心肌梗塞猝死。

49、原义县义州镇派出所警察李东野,男,五十五岁,曾是义州镇镇东派出所民警,后合并到义州镇派出所当民警,他曾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多次上门绑架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抄家、抢劫法轮功学员家的财物。他恶行不断,招来了恶报。二零零九年四月,李东野患直肠癌,住进辽宁省锦州市医院,于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痛苦中死亡。

50、原义县石佛堡乡派出所警察肖春芳,男,四十多岁,他积极跟随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多次参与绑架、勒票、洗脑、劳教本乡的法轮功学员,致使本乡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罚款,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一概不听,不悔过,跟恶党跑到底。在二零零六年正月,他和妻子坐电三轮车到宝林村,车行半路翻车,当时去医院检查,体外一点伤没有,结果内脏都损坏,不久死亡。

51、义县大榆树堡镇派出所警察吴晓平,男,三十五岁左右,家住义县大榆树堡镇双井子村,宅电0416-7371863。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迫害本镇的法轮功学员,曾经亲自绑架、抄家、抓捕、威逼、恐吓、勒索多名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他一概不听。在二零零六年夏季,吴晓平突患心肌梗塞,花了数万元才算暂时保住性命。村民私下议论他,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了。

52、义县大榆树堡镇派出所警察邹福利,男,五十多岁,家住义县大榆堡镇小立屯村,积极参与迫害本镇法轮功学员,多次绑架、勒索、洗脑、恐吓、骚扰法轮功学员,致使本镇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拘留、勒索,甚至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左中右被劳教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一概不听。当地村民都痛恨他,说他将来好不了。有一次,他儿子与别人打架,将人打伤,结果花了六、七万元钱才了结。后来他儿媳妇与他儿子离了婚,人去财空,人们说他遭报应了!他养蚂蚁投资三十多万,被邪党骗了多少钱也不敢吱声,怕邪党查。当地百姓都说钱不得好来,必不得好花。全家人因此病倒,全镇人都知道了他不干好事,现世现报了。

53、义县九道岭镇派出所警察赵勇,男,四十多岁,他多次参与迫害本镇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他坐车出了车祸,把腿摔折了,知道这是遭了恶报,后来收敛了许多。他作恶殃及了家人,一次他家买楼请客,没过两天,其父突然死亡。

54、义县地藏寺乡派出所警察张国玲,男,六十岁左右,多次参与迫害本乡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他和乡派出所所长张清泉去某法轮功学员家抄家,抢走了VCD和收音机,并勒索了一千元钱后,不久张国玲得了一种病,肺内积水,被病折磨,苦不堪言,自己深知这是遭了恶报,法轮功学员慈悲给其讲真相,他有所醒悟,现病情有所缓解。

55、原义县七里河镇派出所警察(协警)刘凤柱,男,五十多岁,此人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被派出所雇来迫害本镇法轮功学员,几乎每次对法轮功学员抓捕、洗脑、勒索、拘留、劳教都有他,结果在二零零三年他得了脑血栓,后来他与另一恶警梁某打架,均被邪党开除。村民们都说为邪党卖命,没有一个好下场。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