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恶警陈忠维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陈忠维,男、五十多岁,身高约为一点六四米。曾任本溪教养院的政委,现任本溪市火连寨监狱政委。陈忠维以阴险、狡诈、伪善和残忍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提拔为本溪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

陈忠维自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今十二年来,不遗余力地迫害这些坚信“真、善、忍”的好人们,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种种罪行,难以计数。究竟是什么使陈忠维走上迫害法轮功的不归路?是什么使陈忠维如此的残暴和疯狂?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六一零”办公室是江××为迫害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全名为“处理法轮功问题小组”,李岚清任组长,罗干任副组长。“六一零”办公室的性质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和十年动乱时的文革小组,其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惨绝人寰,和当年屠杀犹太人的刽子手一样。

下面,让我们从陈忠维的不光彩历史开始。在“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期间,陈忠维靠打、砸、抢和投机钻营成为“革命小将”,年仅二十四岁就当上了本溪市团市委书记。美梦不长,一夜之间文革结束。文革中的“三种人”(即打砸抢和迫害老干部的人)随即遭到清算,陈忠维连续被贬,最后被发配到本溪教养院当一名普通的管教员,不得重用。但陈忠维对权力的欲望却没有削减,却一天比一天强烈,从八十年代开始到九五年的十几年间,陈忠维处心积虑,绞尽脑汁苦心经营,历任中队长、大队长、管理教育副院长、直至教养院政委一职。

冥冥之中陈所等待的又一次“文革”再现了,陈的“革命小将”的生涯又得以延续。

(一)陈忠维在任职本溪市教养院政委期间所犯罪行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迫害上亿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文革”的阴影重现,陈忠维以其“敏锐”的政治嗅觉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其任职本溪市教养院政委期间,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

1.曾被疯狂迫害,现已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王哲浩生前照片
王哲浩生前照片

大连法轮功学员王哲浩在本溪教养院被打得浑身是血,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离世。

本溪市彩屯地区法轮功学员邱智岩被本溪教养院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并注射不明药剂,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离世。

本溪市桓仁县拐磨子镇洼泥甸子村法轮功学员于国喜,在本溪教养院被迫害二年多,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造成严重疾病,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离开人世。

本溪市法轮功学员石寅昌,糖尿病严重,双目在本溪教养院被迫害的几乎失明,被折磨到不行了才放回家,不长时间就离开人世。

二零零六年八月中旬,盘锦市双台区高家子村法轮功学员白金齐被劫持到本溪教养院。白金齐刚被劫持进劳教所时,身体精神状况经检查都没问题,还能上下楼扛东西和其它奴役劳动。恶警刘绍实将白金齐长时间禁闭,在精神和身体上的摧残迫害,每天吃饭、上厕所都有两个人挟持,二十四小时轮班迫害,逼写“三书”。白金齐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状,每天吃饭很少,刘绍实继续对他严管迫害五个多月,二零零七年消息,致白金齐卧床不起、奄奄一息时,才通知家人连背带扶出了教养院大门。白金齐回家不久,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离开人世。

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李庆环,男,五十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李庆环不断受到骚扰,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被非法抓捕,在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受到七天七夜抻刑后,身体一直不好,于二零零六年被放回后,一直受到监视,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五日离世。

酷刑演示:抻刑
酷刑演示:抻刑

2.阴谋迫害升级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赵成林被绑架,二零零一年七月,被劫持到本溪市教养院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在非法关押期间,警察使用残忍无比的“抻刑”,把赵成林四肢悬空拽起来,企图强迫他放弃修炼。为报复赵成林的一次走脱,院长江自力、政委陈忠维、副院长吴刚指使管理科长李强、梁伟春副科长、董强、王轶、刘伟、赵大为、刘江朋等对赵成林进行了极其野蛮的殴打,致使赵成林头部变形、胸部受重伤、呼吸困难、神志恍惚;警察还将被打昏的赵成林用两副手铐吊在阴暗的小号里,脚上也被脚镣锁住,整个人成“大”字形,被悬空吊在小号的墙上。

酷刑演示:殴打
酷刑演示:殴打

经过恶警们长达一个多月的反复、残忍的折磨,赵成林双股以下已经溃烂多处,内脏受伤严重,奄奄一息,已接近死亡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但没有得到任何的救治,教养院反而一直将其关押在小号中。

消息传出后,赵成林遭迫害的事实迅速在明慧网上曝光,赵成林所受迫害在本溪广为人知,赵成林的亲属也到教养院要人。这使本溪教养院恶警们惊恐不已,不得已才收敛了对赵成林的残酷迫害。此后赵成林的身体仍很虚弱,生活不能自理。一个曾在教养院负责“监视”赵成林的解教人员亲口说:“(赵成林)屁股都(打)烂了,躺在床上起不来,还得人伺候(监视),分到哪个大队都不要,最后就那么硬挺着。”二零零二年七月,在赵成林被非法劳教一年期满之际,本溪市“六一零”和教养院合谋将赵成林转为批捕,关押进本溪市看守所。同年十月,赵成林被溪湖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3.黑手伸向法轮功学员家人

陈忠维还把黑手伸向了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它认为这些法轮功学员坚修大法跟他们的家属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如将这些家属也抓起来洗脑,就会孤立这些法轮功学员,从而在精神上摧垮他们。举个例子:法轮功学员付晓东于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本溪劳动教养院劫持,一直坚修大法,被施以抻刑二次,关小号两次的酷刑迫害,为使其“转化”,陈忠维勾结明山区高裕派出所到其岳母家,企图抓走其妻和岳母去洗脑班,付晓东一家及岳父母都修炼大法。在此之前其岳父曾在教养院遭到迫害,而其母亲则被劳教三年。家中尚有牙牙学语的四岁幼儿,且无经济来源。即使这样,陈忠维仍不肯放过他一家,硬是要对这一家人赶尽杀绝。

4.移花接木,卸磨杀驴

陈忠维不愧是中共的忠实党徒,因为他不只具备中共的残暴,对内即使是“忠实”的下属,必要时也绝不手软。恶警刘印祥(绰号刘大学),是迫害法轮功的先锋,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曾仿照看守所的抻房,在教养院设立抻房,应该得到陈忠维的青睐。不曾想,一次其他法轮功学员为抵制对法轮功学员刘宏春的迫害而集体绝食,事件惊动司法厅。为推卸责任,陈忠维将刘印祥免除当时职务。

5.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上抻刑,不同程度的留下残疾

邱智岩曾被抻了四天四宿,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本溪市教养院绑架法轮功学员宋月刚,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教养院里,警察们对宋月刚施以酷刑折磨;副院长吴刚手持电棍对宋月刚进行毒打;宋月刚曾遭受无数酷刑,双手背铐二十八天被关在“小号”里,以至双手手腕变黑;被关押到“抻房”里,将双手、双脚悬空抻起足足达半月之久;宋月刚曾被警察毒打得遍体鳞伤,脸部变形。

法轮功学员王继财曾在一九九八年夏季捐款十万元人民币支援抗洪救灾。本溪邮局服务员一再追问他的姓名和住址,王继才郑重地告诉服务员:“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服务员主动的把本溪市的记者、录像师找来,一再要求给王继财录像。他当时就拒绝了,并告诉记者:“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国家有难、百姓受灾,尽己所能帮助别人是我的责任。因为大法的法理告诉我们:修炼人是不求名、不重利的,无私无我地为了别人着想。”就是这样一名不为名、不为利的好人却被恶警非法教养,并在本溪教养院期间被上抻刑,导致脊椎错位。

6.输出迫害

陈忠维在教养院任职期间,曾经多次带本溪教养院恶警丁会波、郭铁鹰、犹大李月华、付玉珍、康月玲、李成军、梁吉明等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本溪监狱等地做“转化”迫害。二零零三年恶警郭铁鹰曾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综合楼恶狠狠对一名法轮功学员说:“你再继续……我给你送个地方,判你十年,没有名没有姓,只有号。”当这种输出迫害达不到“转化”学员的目的时,马三家教养院和本溪监狱就更加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陈忠维还曾经带领此“转化”团队到营口教养院“转化”迫害那里的法轮功学员。

7.写邪书谤佛法

陈忠维教养院任政委期间,还主编了一本诽谤诬蔑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的书,名字叫××大全, 全书共十二万字、一百多页。一共印制四百册,用以传播洗脑迫害的经验,蒙骗世人。

(二)陈忠维在本溪监狱所犯罪行

1.在陈的指使下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陈忠维于二零零七年年初前后转入本溪市火连寨监狱任政委,对迫害法轮功仍不遗余力。迫害手段没有任何收敛。

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葛布街法轮功学员程元龙,男,五十五岁,在辽宁省本溪监狱因坚定信仰,被迫害的胸部腐烂,很长时间不能起床。眼看人就不行了,陈忠维才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在没有通知家属,事先无任何告知的情况下,把人送回家。是抬回来的,眼看人就不行了。回家半年,由于身体被迫害极度严重,最后无法进食,程元龙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凤城法轮功学员温景松被绑架,在派出所和看守所遭酷刑逼供。被迫害致咳血后,仍被冤判四年半。被转送本溪监狱后。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二日,几经折磨的温景松已奄奄一息,才被保外就医。温景松回到家里也不得安宁,本溪监狱每半年打电话骚扰,上门骚扰,还要到医院开诊断书,到派出所签字,到村里写证明材料,又威胁温景松不许学法、炼功。每次骚扰,温都多日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这样长期处于极度恐惧与压抑痛苦之中,身体始终不能康复,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最终含冤离开了人世。

温景松生前照片
温景松生前照片

2.亲自上阵动用酷刑

恶警陈忠维指使超极限迫害:大劈胯,把法轮功学员的腿生硬抬到超极限高台上,当腿骨搬折错位惨痛难支承而倒下时,包夹打骂说是假装的。

酷刑演示:上大挂,脚尖不着地
酷刑演示:上大挂,脚尖不着地

监狱政委陈忠维与教育科副科长张春业对监狱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夜间强迫暴力“转化”,以拳脚殴打、电棍、上大挂等手段迫害,还有坐小板凳体罚,在只有手掌宽的小板凳上一坐就是二十四个小时不让动。狱警利用凶狠的犯人做打手,采取各种体罚形式,连续几天不准睡觉;冬天扒光衣服,用自来水浇;殴打、强迫写所谓的“四书”。(据说凡是各地不放弃信仰的真修弟子都被邪党往本溪监狱送),由于手段残忍导致迫害严重。监狱恶徒还以“转化”率高自诩,多次受到中共省政法委、司法厅、监狱管理局的“嘉奖”,成为辽宁省四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中的一个。

3.怂恿恶徒疯狂迫害

田勇,男,三十多岁,现任溪湖监狱监区大队长,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凶残的流氓打手,田勇原是直属监区副大队长,该人为升官发财,主动积极迫害法轮功,他把各监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要到他的监区,带领一帮邪恶打手,日夜进行肉体摧残,暴行手段如下:

1)拳打脚踢,用木棍、木板、胶皮管、皮带轮番长时间抽打。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2)冬季扒光衣服打开门窗,用冷水长时间“淋浴”喷浇。清原县法轮功学员于俊因此刑造成全身关节红肿,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浇凉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3)连续多日不让睡觉,分班轮换折磨。

4)大连法轮功学员陈明慧,被非法抓捕时,股骨头曾被恶警打成粉碎性骨折,靠拄拐行走,恶徒们还要将陈明慧两腿劈叉,强迫其跳跃。

在恶警田勇等人的残酷迫害下,法轮功学员幸日辉(鞍山)、展大军(抚顺)、李忠渊(开原)、陈民惠(大连)、孙秀臣(调兵山)等人不同程度的留下残疾。

由于“转化”迫害法轮功“有功”, 田勇得到溪湖监狱政委陈忠维的赏识,被提为大队长。

恶警田勇常叫嚣:不“转化”的都给我送来,可见其手段之阴险。

陈忠维在任职本溪市教养院政委期间,邪党于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间兴建了一栋专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法制教育中心六层大楼。二零零八年五月,邪党更投下一千万巨资在溪湖监狱新建一“转化”楼,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两次兴建都与陈有直接关系。据悉,该监狱非法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就会获得邪党二万元的资金。在邪党谎言的迷惑、经济利益的诱惑下,该监狱的恶警、恶人疯狂的施用种种残忍的酷刑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完全失去理智,毫无人性。直至今日,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仍在遭受巨大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迫害。

二零零三年年底,陈忠维迫害法轮功的恶行曾被全面曝光,恶行败露后,陈忠维并没有收敛,表面上不再嚣张行事,背地里却开始疯狂报复。二零零四年年初就纵容手下使用抻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刘波和许国威各七天。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陈忠维已丧失人性,被邪党玩弄于股掌之间,完全蜕变为禽兽不如的邪党党徒。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功学员真诚的希望陈忠维,哪一天良心发现,偿还自己所欠下的罪业,给自己赎回未来。

恶警陈忠维
恶警陈忠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2/辽宁本溪恶警陈忠维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243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