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诸城恶报警示十六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易经》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作为准则,不断修心向善,做好人,给中国社会带来了稳定和昌盛的因素。可中共邪党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很多被谎言迷惑和心术不正的人以为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跟随中共监控、恶意举报,甚至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几年来,针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和单位的恶报一直发生着。

这里只是山东诸城市的部份恶报实例,有的是本人遭报,有的是祸及家人,报应并不是目的,是对活着的人的警示。其实作恶遭报的人才是相信邪党谎言的最大受害者,追随邪党迫害善良的修炼者,是害人害己的愚蠢行为。上天在审视着每个人,法轮大法在世间的洪传就是救度濒临危难中的人,现在的每一天都是世人选择的机会和得救的希望。无论你是谁,保存自己的良知善念,不与邪党为伍,正确对待法轮大法,未来就有希望。

一、警察遭恶报

一、管清乐:男,四十五岁,家住公安小区家属楼,死前任监管大队指导员,非常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妻邢丽在华元公司上班,对大法也很不敬,经常出言不逊,也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劝阻。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管清乐、王增和等恶棍,从沂南劳改所返回诸城的高速公路上出车祸,管清乐当场脑浆崩裂。

二、王增和:男,五十多岁,看守所恶警,是二零零零年十月直接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杨桂真的凶手之一。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与管清乐等恶棍,从沂南返回诸城的高速公路上出车祸,六根肋骨折断,两腿粉碎性骨折。

三、秦洁:诸城市郭家屯镇原派出所所长,于二零零五年农历八月十五前在北京医院检查出肺癌,治疗几天后,又在济南肿瘤医院住院,查出食道癌,只得二次去济南住院。明白真相的干警说:秦洁是毒打法轮功学员和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遭了恶报。二零零六年农历五月份秦洁转入诸城市人民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先后花去近二十万元仍医治无效,死于二零零六年的农历六月十九日,年仅四十二岁。给七十多岁的父母和十四岁的儿子,留下了欠诸城市人民医院近八万元的医疗费。

四、国保恶警徐光荣、周忠等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去济南,车行到临朐九(音)山一带,翻倒沟里。徐光荣从车玻璃窗甩出去,当时把脸左侧揭了盖,下颌骨跌断,周忠伤了后椎骨及胳膊,司机与其他人无事。

五、明中良,原诸城市公安局长,心狠手辣。在其担任诸城市公安局长期间,为了捞取个人政治资本,不惜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大打出手。他直接操纵策划指挥诸城公安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诸城先后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他在任期间活活被迫害致死,多人非法劳教,众多的人被非法关押,被巨额罚款,使得许多无辜的家庭妻离子散,精神肉体都遭受巨大的痛苦。明中良的母亲,对儿子的恶行不但不规劝,而且对给她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恶言恶语。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九日晚,明中良的父母在散步时,被一摩托车冲上路沿石将其母当场撞死,头部撞碎,其状甚惨。

六、曹金辉,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队长,此人心狠手辣,被称为“酒鬼打手”。遭曹金辉毒打的诸城法轮功学员就有几百人。曹金辉每次喝酒后,就要毒打摧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打昏后用冷水泼醒后接着打。他还经常向法轮功学员叫嚣:“六四那么多大学生,比你们都见多识广,不照样被一顿机枪、坦克处理掉了?”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杨桂真惨死在看守所后,曹金辉曾嚣张无耻的说过:“开膛破肚后,肠子里什么也没有,白生生的,拿了一挂来炒炒吃,尝了尝鲜。”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五日,曹金辉五十五岁的妻子李玉华,在家突然昏倒,急送诸城人民医院救治,诊断为脑出血。治疗期间,一次曹金辉在其家属楼的传达室里喝闷酒,声称只要治好老婆的病,他愿拿出一百万,还得留一部份自己喝酒。尽管从北京请来专家做手术,但他老婆一直没有醒过来,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腊月二十七)死亡。之后曹金辉更是不断的喝闷酒,每天都靠酒精来麻醉自己,真是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二、村干部遭恶报

一、诸城市龙都街道许家庄村原支部书记徐衍荣、原村主任朱守荣受恶党六一零的唆使,举报本村法轮功学员,并带领恶人骚扰法轮功学员,用红漆涂抹电线杆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徐衍荣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突发心脏病死亡,年仅五十三岁。朱守荣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日早六点半左右,死于肺癌,现年五十三岁。

二、诸城市白玉山子村的王炳年,自恶党迫害法轮功始,就紧随恶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带人监视本村法轮功学员,并不断到家骚扰,骂大法、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农历五月初五,王炳年突然得了舌癌,脸部、脖子肿大变形,痛苦不堪。手术后不久癌细胞又扩散了,病痛折磨的王炳年在炕上爬,最后米水不进,连话都说不出来,熬到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九日极其痛苦的死去。

三、诸城市昌城镇孙村四村的于建民,受恶党谎言毒害,紧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于建民在家突然晕倒,急送市人民医院抢救,诊断是脑瘤,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不治死去,时年四十七岁。

四、诸城市郝戈庄镇金巴沟村的梁云义,多次诽谤大法,见到法轮功学员挂出的横幅和发放的真相材料就毁坏。还威胁法轮功学员的亲戚:如果再来发材料被发现了,就用石头打,并恶言大骂法轮功学员,还扬言叫恶警来抓等之类的话。二零零六年农历二月十八日晚,梁云义到郝戈庄镇某饭店吃喝,在回家的路上,骑着摩托车撞在路边的大杨树上死去。

五、诸城市舜王街道东疃村的王进秀,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紧随恶党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将本村的法轮功学员关在村委,当时天气炎热,晚上满屋蚊子,连续关押五天。白天王进秀还教唆几个孩子在院子里骂大法师父和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五月王进秀觉得身体不舒服,到医院检查,诊断为脑瘤晚期,不到一个月就死去了,年仅五十二岁。

六、原吴家楼一村的祝培明,四十一岁,本有一个很好的家庭,他在任四年,敌视大法、迫害大法四年,外村的法轮功学员到他村集市去发资料,他把资料夺下毁坏,并说些诽谤大法和不堪入耳的恶言。法轮功学员跟他讲真相,他非但不听,并说他活一天也要听共产党的。他曾经用大喇叭广播法轮功学员的名字以诽谤大法。二零零七年村改,祝培明落选了,几天后他骑摩托车与汽车相撞,救治无效死亡。

七、贾悦镇贾悦西村民兵连长解炳华,此人仇视大法,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他配合恶警非法抄了几名法轮功学员的家,致使两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一名被劳教。大约十几天后,此人在一条穿越贾悦西村的国道上行走时,被汽车撞倒后,又被后边来的摩托车压过去。

八、诸城市南三里庄大队书记李勇指使村长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不听。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李勇在外散步时,突然得急病,倒在大坝上,送去医院抢救,花掉二十万元。

九、原程戈庄镇臧家庄村张志仁在任邪党支书期间,受中共谎言蒙骗,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花老百姓的血汗钱雇村里不明真相的人涂抹真相传单、毁坏大法资料。后来那些人经法轮功学员讲真相都明白了,不再追随邪党干坏事了。张志仁就亲自上阵毁坏大法真相传单。

几年来,在他身上发生的蹊跷事不少:张志仁的小女儿张丽娟在济南工作,有一份很好的职业,后来找了一个教练对象,公公婆婆都是教授。二零零六年结婚才三四个月的张丽娟就不明不白的跳楼死了。对张志仁来说真是晴天霹雳,婆家说张丽娟自己跳的楼,张志仁状告无门。二零零七年他老伴在地里干活,突然得了脑血栓,长时间住院才恢复过来。村里人都说张志仁是迫害善良百姓遭了报应。

十、诸城舜王街道十里堡三村邪党书记邱军,原来是诸城市兴华路派出所民警,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中中饱私囊。二零一一年正月的一天,带着自己的儿子和表弟开车到孟疃的一个养貂场。半路上,横遭车祸,瞬间车头被撞的完全变形。坐在前边的邱军父子被撞成重伤。邱军三根肋骨被撞断,他儿子的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坐在同一车上的他表弟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这个村子里的人背地里都窃窃私语:善恶有报啊!这个邱军没干过什么好事,他以前在兴华路派出所尽干那些整治法轮功的事,这可是报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山东诸城恶报警示十六例-243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