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军队离休干部吴仲明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第一服务管理中心法轮功学员吴仲明,男,81岁,自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长期遭受惊吓,骚扰,精神上受到极大摧残。2004年5月4日昏迷休克,送到医院抢救后,落下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一直由家人照顾,于2011年1月26日夜含冤离世。

吴仲明
吴仲明

吴仲明和老伴1994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多年的腿关节骨质增生痊愈,上下楼不费劲,行走如清风,经常帮助对门老邻居扛东西上楼,干休所院子新栽的树,每天能提两桶水去浇树。虽然年龄越来越大,但是身体却越来越好。由于身体都健康,子女们也都安心工作,没有后顾之忧,一大家人都幸福快乐生活着。

自1999年“4.25”开始,因和老伴都炼功,老伴又是当年炼功点辅导员,市公安局、辖区派出所经常到家里走访。1999年“7.20”全面迫害开始,家里就一直没有消停。虎滩街道于姓中共支部书记先是带人几次到家里来骚扰,态度粗暴。后来带着市人事局、妇联会、二轻局、街道人员接二连三到家里来,不让老俩口继续炼功。老俩口不理解,修炼“真、善、忍”错在哪里?!当时虎滩街道于书记当着众人的面,大吵大叫,叫嚣说老俩口炼功是反党、反社会,威胁要把老俩口送到某个地方,看看老俩口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干休所领导找谈话让表态不炼功,还要在支部会上做检讨。每年一到所谓的“敏感日”,街道居民委都要派人到住宅附近监控,派出所、街道人员就更是经常到家里来骚扰,老人每次听到有人敲门都精神紧张,平时连子女回来敲门都紧张。全家人也都被迫长期处于精神压力摧残中。

2002年4月12日晚6点 ,刚吃完晚饭,一阵喊叫和砸门声,老俩口不知是什么事情,开门一看,家门口站了十几个警察,中南路派出所林姓恶警带了6、7个人进门就抄家没有带任何证件,把家里翻个底朝天,拿走了“七•二零”之前有法轮图标志的家庭私人照片百余张,两套老俩口的炼功服,四个打坐用的坐垫,一台录音机、两张真相材料,一本证件护照。当时把老俩口都带到面包车上要带走关押,在老伴的据理力争之下才把老人放了,林姓恶警拿着抄来的私人物品到公安分局想请功邀赏,因为不是所谓的重要东西,被训斥了一顿“拿这些东西来有什么用?”,几天后把录音机送还,其他的物品被林姓恶警扣下。后来才知道是为了快到“敏感日4.25”了,各公安分局下发名额, 必须要关押一定数量的大法弟子,为了凑人数才无故到家里抄家、抓人。林姓恶警还诬陷说在家里翻出了大量真相资料,但没有实物证据。林姓恶警等人非法把吴仲明老伴送到看守所关押了15天。老人在老伴被非法关押期间,寝食难安。

2004年4月26日,中南路派出所辖区新调来的片警高某到家里来走访,问老俩口,还炼不炼法轮功,并举例子说明被抓到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受到残酷折磨等等事例,片警高某走后,老人受到惊吓。五年积攒下来的惊恐和没完没了的骚扰,一下子爆发了,担惊受怕加上火几天没尿下来尿,老人支持不住了,5月4日发高烧后昏迷休克,送到医院抢救后,落下了半身不遂。原先八十公斤的体重一下子降到六十公斤,之后卧床3个多月,到医院抢救两次。从一九九四年七月开始修炼到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十年间没吃一粒药,除二零零四年五月后到医院抢救所需的医药费外,给国家省下了大笔医药费。

迫害造成吴仲明半身不遂的六年八个月里,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起居,给老人身心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在没被迫害之前是个幸福快乐的大家庭,但遭受迫害后家里再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每天都生活在极其压抑的氛围里,直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农历腊月二十三)夜里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