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扬州教师张瑞华遭“六一零”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张瑞华女士,一九九六年毕业于湖南衡阳的中南工学院(现称南华大学),成为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教师。在九九年新年伊始,她有幸拜读了《转法轮》这部法轮功的主要著作,从中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义,成为了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关押在看守所等,现已很长时间被迫流离失所。

一、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遭身心迫害

二零零一年初,张瑞华向当地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于同年四月十三日被仪征邪恶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国保大队主任高平、曹纯中、薛姓恶警、陈姓恶警、仪征真州派出所一伙警察绑架。当时由学校参与迫害的保卫科长刘文俊亲自带路、协助恶警到宿舍非法搜查、绑架。骗抢了十几本大法书、讲法磁带、收录机、旅行包等。在仪征宾馆,恶警私设黑屋,薛姓恶警、陈姓恶警、扬州六一零主任高奋强恶警等,对张瑞华连续五天五夜熬鹰式非法讯问、威逼,之后被非法劫持到仪征看守所,当时的管教是钱咏梅。就在她刚被绑架的同时,该校的校长王金榜在退休之前想急捞一把,却被查出贪污公款,随即被撤职判刑。他是积极响应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该校急先锋,在全校师生中频繁搞各式诽谤、抹黑法轮功的带头者。看似巧合,实为报应。神目如电,诽谤佛法,岂能有好下场?

张瑞华被劫持三十七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继而被劫持到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地址在江苏省镇江市下属句容市)遭受身心迫害。

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是专门关押、迫害江苏省被非法劳教的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在这个黑窝中,恶警洪鹰、周瑞花(当时任大队长)、徐教导员等管教及江苏省劳教局科长唐国防都对被非法关押在这个邪恶黑窝中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罪刑。

张瑞华在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从劳教所重回学校后,学校只以非法关押期间每月二百元的生活费补给了她,对在这期间的其它经济损失不予理睬。而且,校领导无理剥夺了她上课的正当权利,只叫其从事教务工作,无理取消了她的职称,工资减少到了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二。当时单位的一把手是邪党书记兼代理校长李晓明,办公室主任是刘锐,这两位为邪党卖命、积极响应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政策的恶人现都已应了善恶必报的天理。二人于二零零六年春的一个大雨夜,为避人耳目专门从扬州私开公车大老远跑到熟悉的仪征挥霍公款大吃大喝,之后在返回扬州的高速公路上与停在路边检修的轿车撞击,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刘锐猛的从前面车窗整个被抛出,当场死亡,坐在驾驶员位置上开车的李晓明也受重伤,养了半年才回单位,不再被重用。

张瑞华在重回学校之后的两个月中,又被仪征邪恶六一零国保大队主任高平、曹纯中和扬州市邪恶六一零主任高奋强恶警等继续洗脑迫害。之后骚扰不断。但这都不能改变一个心向“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心愿。

二、被绑架至看守所洗脑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月,在中共邪党窃国日搞所谓庆祝期间,张瑞华在讲清真相时被恶人构陷,在同年十月二十日下午五点多,被扬州下属市江都市邪恶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恶警一伙十几人,均穿便衣,开三辆黑色轿车,仍是由学校的保卫处处长(升级了)刘文俊亲自带路、协助恶警到住所小区大门口堵截。当时张瑞华正骑自行车要出大门,被等在大门口的刘文俊喊叫拦住,等在不远处的一伙穿黑色便衣的恶警蜂拥而上,疯了一般抓住她,夺下她手中提包,抢了钥匙,把她连拖带拽按入黑车,眼镜打落在车内,头、背均被恶警周建用膝盖抵住,人不能动弹。

其他恶警在刘文俊的带路下非法入室(当时室内只有张瑞华一人居住)搜查。在这过程中,均未出示任何证件。当时抢劫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打印机、一个DVD机、一个收录机、八九个MP3、十来本未使用的高级硬皮笔记本、美工刀等等,价值计六千多元,均未给任何收据。

当晚,被非法劫持到江都市张纲派出所,江都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大队长方杰、副大队长周建、恶警潘冬生对张瑞华非法讯问。张瑞华拒绝回答讯问,被周建用手掌猛力打耳光,脸被打肿,嘴被打出血,牙齿被打松动。潘冬生则用力把她推贴在墙上,用两手狠命捏捻她的两上臂肌肉,肌肉几乎被捻烂。张瑞华对他们讲道理:“你们警察是要保护人民的人身安全,不能执法犯法。”潘冬生则怪笑:“什么法律?在我们这,我们说的就是法律,谁也管不着。”而且口出污言秽语。因问不出,恼怒的警察对张瑞华大叫大骂。而这一切也都在张纲派出所所长的面前发生着,他们中没有人正义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哪怕只是一个眼神、表情。第二天,张瑞华被劫持到江都看守所。

在江都看守所,张瑞华只是为了坚持信仰“真善忍”而没有认为自己触犯任何一条法律,不是犯人,拒穿囚服,被该看守所所长李兴旺、管教苏晓梅野蛮暴力拖扯关在四面墙均涂成血色红漆的禁闭室内,人被强行按坐在冲水马桶上,两手两脚均铐在马桶边的地环上,前胸几乎贴着腿,弯着腰不能直起。不给洗漱,蓬头垢面。两手肿的象馒头,腰背、前胸疼痛难忍,腿脚发麻。这样折磨了七十八小时。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江都市六一零国保大队主任王建国、大队长方杰、副大队长周建、恶警潘冬生等对张瑞华多次非法提审,态度恶劣、凶狠。张瑞华向他们讲道理,王建国却明说:“现在杀人放火的我们不管,我们就管你们炼法轮功的。”扬州市邪恶六一零主任高奋强恶警在非法提审张瑞华时,对法轮功诽谤、对她进行污辱。江都检察院不法检察员徐传瑞、凌梅多次对张瑞华非法审问,向江都法院非法公诉,对张瑞华进行诬告陷害。

张瑞华被劫持在江都看守所近三个月后,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初被仪征看守所管教钱咏梅受仪征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指使,非法押至仪征看守所,进行一个月的全天洗脑迫害。仪征六一零主任高平、副主任卢立标、恶警曹纯中每天从早上七点就强迫她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直到晚上很晚,中间只给吃象猪食一样的一顿饭。在恶警制造的充满红色恐怖邪恶气氛中,张瑞华的精神几近崩溃,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扬州市邪恶六一零恶警蒋晓萍(其丈夫也是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教师,和张瑞华是同单位的)也多次对张瑞华洗脑,进行精神迫害。一个月后,张瑞华被非法押至江都看守所关押。

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没有任何校方及家人、亲属出席的情况下非法开庭,被江都法院诬判,缓刑。参与非法开庭的江都法院不法者为审判长张双林、陪审员张书林、蒋成建、记录员乔娟、江都检察院的不法检察员凌梅、押送人员韩俊等。

就在离开这个黑窝时,张瑞华却不知,她所敬爱的,疼爱她的、原本身体硬朗的父亲在得知她被恶警再次绑架、关押的消息后,愤然无奈中急坏了身体,一个月后,带着永远的遗憾和伤痛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她那刚做了大手术不久需要父亲照料的母亲悲痛万分,她本人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三、骚扰不断 被迫有家不能归

在回来后的一年中,张瑞华不断的被仪征邪恶六一零国保大队主任高平、曹纯中、卢立标上单位找问话等精神折磨。教学区杨子津科教园的片警赵宏斌曾多次上她租住处、办公室骚扰她,不定期上她的办公室无理监察,邗江区公安分局的魏姓恶警、阎姓恶警变相监视她,汊河镇派出所的李广林则到她办公室非法讯问,仪征真州派出所所长解志平和户籍警察丁军到她办公室非法讯问。

张瑞华回来的一年中,仪征邪恶六一零国保大队主任高平、曹纯中十几次到她单位恐吓、骚扰她,使她工作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精神承受超出正常人的极限。

在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几日,也就是学校快放寒假的前一两天,仪征邪恶六一零国保大队主任高平和恶警曹纯中、扬州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蒋晓萍、江苏省六一零恶警王荣生等一伙七八人又来她单位,对她假意关心,实为变相监视、威胁。

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仪征邪恶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曹纯中、陈桂红又到她单位对她非法讯问记录。他们拿着他们自己从明慧网上打印下来的他们被上了黑名单的纸,要她说出原因,图谋绑架,张瑞华没有上他们的圈套。陈桂红还偷偷对她录音。在他们还要来她单位非法讯问的第二天,也就是五月六日,张瑞华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基本生活艰难。一个年轻向上,工作认真负责、对生活充满美好憧憬的快乐女教师,被迫害成了有家不能归的流浪者。

注:仪征六一零主任高平参与了对仪征市法轮功学员近百人次的迫害。其独生女儿在澳大利亚工作,请有条件的海外同修帮助查核,在她工作单位和住区等处曝光其无人性父亲的罪恶情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