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当局利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迫害法轮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综合报道)

目录
一、中共设立四级“大运安保领导小组”
二、加剧迫害法轮功,已持续近千天
三、迫害手段之一:绑架
四、迫害手段之二:非法劳教、判刑
五、迫害手段之三:非法剥夺居住权
六、迫害手段之四:非法搜查与监控
七、迫害手段之五:欺骗宣传和方方面面的迫害政策
附录一:二零零九年深圳部份被绑架法轮功学员
附录二:二零一零年深圳部份被绑架法轮功学员
附录三:二零一一年深圳部份被绑架法轮功学员
附录四:深圳结交的国际友好城市与友好交流城市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北京时间凌晨三时,深圳这个建市二十六年、平均年龄二十六岁的城市,获得了第二十六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的主办权(以下简称大运会)。调查显示:自二零零八年末以来,中共深圳当局大力迫害法轮功。

一、中共设立四级“大运安保领导小组”

深圳“大运安保”级别与“北京奥运”相同,主要负责人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中共在中央一级,成立了“国家大运安保协调小组”,由公安部副部长(兼)、党委副书记任组长(现任为迫害法轮功主凶刘京的接任者李东生),专门出台了大运安保工作总体方案,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周永康等有多次批示。

中共在省一级,成立了“广东省‘三会’领导小组”(“三会”指亚运会、亚残会、大运会),由屡遭海外法轮功学员起诉的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黄华华任组长。

中共在深圳市一级,成立了“深圳市大运安保工作领导小组”,由深圳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任组长(首任为白天,现任为王穗明)。

中共在深圳市公安局一级,又分别成立了“深圳市公安局大运安保领导小组”和“深圳市公安局大运安保办公室”。

二、加剧迫害法轮功,已持续近千天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在北京奥运结束两个月后,离大运会正式开幕还有将近一千天之际,深圳市大运安保工作领导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正式启动大运安保工作。所谓推广北京奥运“安保经验”的“及早准备、及早部署”。

七个多月后的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凶、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刘京即来深圳视察安保筹备工作。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和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刘京的接任者李东生两赴深圳“检查、调研、指导”。

法轮功成为中共“大运安保”的重点迫害对象:操控媒体污蔑攻击、非法的严密监控、非法剥夺居住权(法轮功学员不予办理深圳市居住证)、强制遣返回原籍、频发的绑架、非法劳教、枉法裁判等等。

中共利用大运会迫害法轮功,绝不仅限于公安与政法委系统,而是波及社会各个层面。例如,二零一一年广东省教育厅出台的“迎大运保安全”七条工作措施,其中第六条即是攻击和在校园严密防控法轮功。

中共利用大运会迫害法轮功,也绝不仅限于深圳市,而是波及全广东省、与广东接壤的省、市、区乃至全国。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中共中央政法委、中央综治办在深圳市召开环粤“护城河”工作协调会,福建、江西、湖南、广西、海南和广东共6省(区)的党委政法委一起签订了《深圳大运会环粤“护城河”工作协议》,所谓构建省(区)际防控协作工作机构,建立部门专业协作和边界区域协作机制,進行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重点人员管控等等“多项安保工作”。

中共自二零零九年起,利用大运会加剧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持续至今。而今,大运会即将开幕,深圳的恐怖气氛也越发严重。

三、迫害手段之一:绑架

二零零九年以来,深圳市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为国际社会所知悉姓名者凡一百人,详见附录。据悉,二零零九年年中,仅宝安区看守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即有三十多位。

长期非法监听监视,群体性绑架

例1: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深圳市民治街道办日出印象花园5栋102号房主邓辉被绑架。中共检察院的起诉书中称邓辉被宝安区公安分局国安支队(特务)长期监视调查,还称她家是个资料点,长期有十几个人聚集等等。邓辉被诬判三年,现遭广东省女子监狱劫持迫害。

例2:因电话被非法监听或被人密告,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左右,佛山、梅州、深圳三地警察几乎同时行动,绑架了欲去观赏香港神韵晚会的广东饶氏三姐妹。其时,深圳市洗脑班(即“深圳市法制教育所”)一时人数饱满,劫持的都是香港神韵晚会购票者。

例3: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和四月二十二日,深圳“六一零”进行了两次群体性绑架,受害者具体人数不详,已知有陈桂华、申红梅、李红洲、汤清华、聂勇、李丹、万兰清、黄碗娴、孙洁丰、刘梓云、郑姓法轮功学员、童玲等。深圳市“六一零”的绑架行动早有准备,他们利用电话监听等手段监视、监听、跟踪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四月四日,一名在深圳市中共当局内部工作的人士在明慧网披露:深圳当局目前正借大运会之名,进行新一轮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由于世人越来越明白真相,警察想通过不明真相世人的举报线索来绑架法轮功学员已不可能,他们就把重点放在监视法轮功学员的网上邮箱和打真相电话上,只要发送真相信息和打真相电话超过三人就绑架、劳教。

荒唐的绑架理由

例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三点许,东北法轮功学员李妍,在深圳市南山区深圳湾口岸持中国护照前往香港出境验证时,被口岸边检人员在其随身携带出境的个人物品中查获了有关法轮大法的电子文件而被绑架。

例2: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左右,家住深圳市福田区华泰住宅小区的张福英(女,六十五岁)与她的一位亲人一同去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香蜜支行汇款,遭构陷(不明真相的银行工作人员见每一张纸币都有手写的“真相语”),被景田派出所绑架,劫入深圳市法制教育所(洗脑班)迫害。据说,她的家人去洗脑班要人时,洗脑班以“大运会”为借口,拒不放人,说要等“大运会”闭幕后才能放人。

绑架手段恶劣,株连迫害

例1: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早晨八点左右,“六一零”恶警带七、八人,到法轮功学员张慧家,把防盗门砸坏,非法抄家,家中的大法书籍全部抄走,张慧走脱。

例2:六旬老人陈桂华,广东普宁人,善良,在深圳横岗安良八村蓝屋围经营一家小店,附近村民都喜欢去她那儿消费。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下午五点多钟,来了十几名警察和两辆警车,将陈桂华毒打、用脚踩倒在地,反背铐着劫持走,还抢劫了现金四、五千元,手提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各一台,身份证、信用卡、银行卡各一个,驾驶证一本。村民都很震惊,一老太太还说:“这警察也太坏了,不就是炼法轮功嘛!”

例3: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刘晓光、刘景泽、隋赵宏、卢春荣、谢延春、墨兰等被绑架。在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过程中,老百姓直呼恐怖。墨兰的丈夫当时被五六个恶警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暴打。并对法轮功学员家属实施株连迫害:不许刘景泽的女儿上学,还胁迫房东赶走刘景泽的妻女;而刘晓光的亲人从黑龙江赶到深圳探监,恶警不但蛮横剥夺探视权,还威胁要对刘晓光非法判刑。

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严重

例1: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原四川双流县华阳镇职中美术教师黄浅在深圳市布吉镇讲真相时被绑架,遭广东省女子劳教所劫持两年,劳教所又非法加期一个月零五天,期间遭受了药物迫害、性摧残等迫害,神智一会儿清醒一会儿不清醒,期满后又被双流县六一零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继续迫害,连家属都不准接见。

例2:张姓女法轮功学员遭深圳市法制教育所(即洗脑班)迫害致骨瘦如柴、生命垂危,才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晚被送回家。该法轮功学员四十五岁,未婚,在洗脑班被昼夜轮番强化洗脑;野蛮灌食多日,每次都造成她肺部和气管严重破裂,从鼻腔喷出大量的血液,十分痛苦。之前,她已遭监狱劫持监狱九年零十个月,两肩膀被打断和变形,身体已被迫害残废。

例3: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深圳华为公司员工墨兰(女,约三十岁,硕士)被绑架,七月十一日早上被释放,但精神受了很大的刺激,人不清醒,怀疑被注射了药物。墨兰平时很能说话,现说话东一句西一句的,要不就边哭边说:“太邪恶了!太邪恶了!”墨兰有一阵清醒时,还知道叫快些把刘晓光等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都救出来吧,她说那里的恶警真是太邪恶了。

迫害社会精英

例1: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在深圳市宝安区西乡圣淘沙被绑架的韩以明,是原西南大学资深油画教师,古典油画技法研究专家,曾于一九九五年受“日本东京都西洋美术史研究所”邀请去从事古典油画技法研究、交流。西南大学美术学院能开设“古典油画技法”课者,唯韩一人而已。

例2:王江北,是深圳乃至广州教育界家喻户晓的优秀教师,其德化教育的方法,使学生在品德与学业上都得到了长足的進步,培养出许多高考状元、留学国外的优秀学生。二零零九年“六四”前,王在北京机场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

例3: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上午被深圳市天安派出所从工作单位绑架的王伟,四川籍,初中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六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电子专业,是深圳顶星科技公司的优秀员工。而王伟的妻子怀有身孕,一个月后就要生孩子。

四、迫害手段之二:非法劳教、判刑

自二零零九年开展“大运安保”以来,深圳市已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荒唐的是,即使按照中共现行的宪法和法律,也是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信仰有罪。中共深圳当局却仍打着“法律”的幌子来践踏法律。

例1: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在刚从洗脑班出来半个月的袁新英家里,袁新英、菅淑真、王阿姨、吴小姐四人齐被绑架。后,袁新英被非法判刑三年,吴小姐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八月份劫入广东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例2: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邹秀玉、许建瑛被绑架。十一月二十三日非法开庭,法官叫法警把她们的亲人都赶出了法庭。律师说:“告知书上不是写着公开审理吗?是允许亲属参加的呀!”可法官却耍赖说:“法轮功是关系到国家的秘密,家属不能参加。”非法开庭前后不到半个小时就草草休庭了。最终,邹秀玉被非法判刑三年,许建瑛被非法判刑二年。

例3: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下午,刘燕涛在华强北上班期间遭便衣跟踪,绑架。随后,警察闯入刘燕涛的龙岗区布吉街家中,洗劫家中大量资料和各种物品,将刘燕涛的母亲饶芳、三妹刘碧涛一并绑架,投入臭名昭著的龙岗看守所。过后,饶芳、刘燕涛、刘碧涛分别被枉法裁判有期徒刑三年、三年两个月、三年六个月。年近七十岁的饶芳在一年多的牢狱折磨中,现已满头白发,苍老憔悴,让家人难过的伤心落泪。

五、迫害手段之三:非法剥夺居住权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深圳市公安局举办新闻发布会,首次公开宣布七类人员被列入了“不受深圳欢迎黑名单”,他们都不能办理居住证。法轮功学员被列入其中第二类,上访人员被列入第三类。

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至四月十日,深圳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治安高危人员排查清理百日行动”,宣布已强制八万名所谓“高危人员”离开深圳。其中,法轮功学员是迫害重点。这种践踏法治的野蛮行径,遭到社会各界的谴责。

一位被中共拘留所迫害致肾衰竭之后才释放的深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二月四日在明慧网自诉其被剥夺居住权的经过,如下: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四日在我生命垂危之时闯出拘留所这个魔窟,没有想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下午五点多,在宝安分局的示意下,我所居住社区的治安仔与警察找到我居住的出租屋,翻箱倒柜,企图寻找继续迫害我的所谓证据。他们拿走我的居住证,把我的个人电脑及一些私人物品劫持到派出所,说要做所谓的调查。在派出所里几个人两次企图对我强行照相,我警告他们说:“我现在身体状况不好,是肾功能衰竭状态,谁把我搞倒下了谁就要负责任,我没有做任何错事,凭什么给我照相?”

后来他们请示他们的领导并汇报情况,折腾几个钟头之后只好将我送回,但他们拿走了我的居住证并使我的居住证作废,我不知道这又是符合法律的哪一条?我的居住证是经过审核的,已经办了接近两年了,派出所的警察竟然明目张胆地说有文件规定法轮功学员不准办理居住证,这属于什么逻辑?!

他们还威胁我要我离开现在居住的地方,还对房东施压,叫房东不出租房子给我,我不知道这又符合法律的哪一条?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三年多了,一直与左邻右舍关系融洽。

后来我多次去派出所要我的居住证,他们推脱说已经上交了,叫我找领导和上级部门,我找到所长,他说有文件规定法轮功学员不允许有居住证并让我搬走,去分局根本就不让去见那些所谓的领导,到宝安分局信访办公室他们一看是关于法轮功的事情就回避。

恶警殴打我的事情没有地方申诉,在拘留所被打也没有地方申诉,被恶警抢走五百元现金更没有地方说,被迫害致肾功能衰竭继续被骚扰,合法公民被没收和毁坏居住证还要被驱赶……

哪里是法轮功学员的容身之地?中共恶党就是这样邪恶到了极点。一群追求真善忍的好人就应该被迫害吗 ?

六、迫害手段之四:非法搜查与监控

深圳当局以亚运会“维稳”为借口,大肆搜捕在深圳市的法轮功学员,一些本地户口的被关进洗脑班,一些外地户口的被胁迫离开深圳,强遣回原户口所在地,由当地监控。事实上,长期以来,深圳当局收集各社区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与资料,要提供照片、身份证、电话、工作单位等,建立黑名单制造迫害。

例1:四川南充高坪区青居镇人崔平蓉,女,六十几岁,住在深圳儿子家,因儿媳住医院,崔平蓉在医院照顾儿媳,二零零九年深圳和南充两地勾结,将崔平蓉强行劫回南充,劫持進西山洗脑班,至是年十月二十五日才放回家。

例2:二零零九年大型小区莲花北村发现大量法轮功真相资料,当地恶徒抓不到发的人,迁怒于辖区法轮功学员。片警罗跃伙同“六一零”恶警上门骚扰,还采用下流的手段在学员家门口蹲坑,跟踪监视学员,非法监听学员电话。小区管理处指使保安掏住户的私人信箱,至少掏走一百多张光盘,他们已是多次做这种违法的勾当了。

例3:二零一一年,恶人欲绑架法轮功学员王玉凤,经其讲真相及家属的极力反对未被带走。王玉凤被迫离开深圳。

深圳当局利用联网电子设备,在人们用身份证办事或显示身份办事时,监视并获取人们的身份信息,伺机施加迫害。比如:办理居住证、登记租房、登记住宿、使用银行卡、登记上网、购买火车票、购买飞机票、通过海关等等。

深圳地铁站在乘车入口处会对乘客携带的包或行李用机器扫描进行安全检查,有时也会查身份证。有的地铁站内检查行李的X光机就摆在人行通道上,检查人员会随意拦截带包的人检查,所以从站内走过不乘地铁的人也可能被要求检查。世界之窗地铁站曾拦截法轮功学员(注:被中共登记过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被中共内部的身份证查询系统特别注明),并在电脑上打印一张表格非法要求被拦截的法轮功学员留下住址和手机号码、签字、按手印等。这是中共滥用安全检查的权力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深圳和香港毗邻和接壤,并有多个边境口岸,因此中共利用它对法轮功学员所建立的黑名单,在通关检查时拦截和迫害出境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和入境的港台等海外法轮功学员,公然侵犯和剥夺公民的出入境权利。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已有许多案例。

深圳的二线关检查站是进入所谓深圳特区的检查站,是相对于一线关即深圳和香港边境线上的海关而言,也因此深圳被分为关内和关外,关内即所谓的特区,其实早已没有什么特别。深圳的二线关检查站完全是中共迫害中国人民的设施,曾长期令民众进入特区如同进入另外一个国家一样困难。虽然多年前中共已迫于民意放松了对进关的管制,现在深圳又要建所谓的大特区,所以这些检查站已形同虚设,但目前中共还没有完全废除二线关,依然造成交通日复一日的拥堵。对于出关的人员和车辆来说,从来不需要查证件。此前乘坐走高速公路的公交车进入关内也无须查证件。现在坐地铁进入关内也无须查证件。目前进入深圳关内的交通工具,在经过特区检查站时,一般来说都是直接通过,无须查证件。但对于进关的公交车或长途大巴,偶尔会有武警上车要求乘客出示证件,有深圳本地的身份证或居住证、或有边防证才能不下车直接通过,持外地身份证的人要进关的话要下车从大厅内刷二代身份证或让人工检查身份证通过,很明显这是中共非法歧视和监视人民的迫害行径。

七、迫害手段之五:欺骗宣传和方方面面的迫害政策

例1: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深圳市及福田区、宝安区的“六一零办公室”与市反×教协会联合举办所谓反×教警示教育“和美之声”文艺巡回演出活动,共有六场歌舞类节目表演,每场演出前还有所谓科普知识宣传、反×教常识图片展览、派发反×教宣传单张等七项内容。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

例2:二零一一年六月,深圳市福田区沙嘴蓝湾半岛花园与金地海景花园交界处,一宣传栏有诬蔑大法的内容,两旁都有摄像头。

中共建政以来,社会控制极端化,几乎彻底封杀了自由的社会空间。利用这套畸形的、强大的社会控制系统,十余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体制化、系统化和全面化了。迫害程度之深、之广,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例如,作为当今世界仅有的两个实行“户口制度”国家之一(另一个是中共的难兄难弟北韩),“户口制度”也被中共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在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上,有关2010年度人才引進业务指南汇编里,对调干、招调工所填表格里有一条:未参加过“国家”(实为中共)禁止的组织或活动(包括“六四”和法轮功组织),无违法记录。中共要求原单位与现单位对此条進行鉴定。此类迫害政策,遍布大陆生活的方方面面,不遑多举。

附录一:二零零九年深圳部份被绑架法轮功学员

1、 汪新艳(女,2009年1月21日从劳教所劫持到深圳市法制教育所迫害)
2、 朱细贤(女,50多岁,湖南平江人,2009年3月8日遭深圳粤海派出所绑架,在被非法遣返回湖南的火车上走脱,流离在外)
3、 黄希艳(女,37岁,2009年3月13日晚在深圳街市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诬判3年,2010年1月12日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4、 黄浅 (女,38岁,四川省双流县人,教师,约于2009年3月6日被绑架,非法劳教2年,又遭延期一个月,期满劫回四川省的洗脑班继续迫害)
5、 蓝福渊(广东阳江人, 2009年3月17日在深圳被劫持到广东省法制教育所迫害,于9月17日释放时被阳江610劫走)
6、 袁新英(2009年3月24日晨遭深圳龙华派出所绑架,劫持到深圳市法制教育所迫害3个月,7月14日再被绑架,诬判3年)
7、 陈清芳(汕尾人,2009年3月18日遭景田派出所绑架,诬判3年)
8、 王艳 (女,30多岁,从事少儿美术培训工作,2009年4月16日左右被绑架,诬判2年)
9、 陈亿平(女,湖北人,2009年4月16日左右被绑架,诬判7年)
10、 小李(住莲塘,2009年4月18日被绑架,并遭抄家,封屋)
11、 老王(住八卦岭,2009年4月18日被绑架,并遭抄家,封屋)
12、 小杨 (在华强北上班,2009年4月18日被绑架)
13、 邓辉 (女,2009年4月19日被绑架,诬判3年,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
14、 张涛 (女,2009年4月19日在盐田区小梅沙度假村打工时被绑架)
15、 韩以明(重庆人,原西南大学美术学院资深油画教师,2009年5月31日晚在宝安区西乡圣淘沙被绑架)
16、 刘新宇(重庆人,2009年5月31日晚在宝安区西乡圣淘沙被绑架)
17、 王江北(深圳退休教师,2009年“六四”前在北京被绑架)
18、 甘丽容(女,54岁,深圳某宾馆退休职工,2009年4月21日在重庆被绑架,非法劳教2年)
19、 梁裕华(2009年7月14日被绑架,诬判7年,2011年3月16日劫入韶关监狱迫害)
20、 王阿姨(家住深圳市福田区沙尾村,2009年7月14日被绑架)
21、 梁展鸿(女,60多岁,2009年7月14日被绑架)
22、 李应坤(男,2009年7月14日被绑架,诬判2年)
23、 廖金梅(女,2009年7月14日被绑架,诬判1年)
24、 钟冠男(男,2009年7月14日被绑架)
25、 祝丽华(女,2009年7月14日被绑架)
26、 菅淑真(女,2009年7月14日在袁新英家被绑架)
27、 王阿姨(女,2009年7月14日在袁新英家被绑架)
28、 吴社军(女,2009年7月14日在袁新英家被绑架,非法劳教2年,2009年8月劫入广东省女子劳教所)
29、 彭秀丽(女,非法劳教1年6个月,2009年8月劫入广东省女子劳教所)
30、 刘群 (原深圳机场科长,约2009年7月15日晚被绑架)
31、 杨德军(2009年7月17日晚被绑架,次日劫入深圳市法制教育所迫害)
32、 孙美珍(2009年7月19日晚被深圳市福田区莲花派出所非法抄家)
33、 邹秀玉(女,2009年7月14日被绑架,诬判3年)
34、 许建瑛(女,2009年7月14日被绑架,诬判2年)
35、 童琳 (2009年9月12日在宝安家中被绑架)
36、 蒋善良(2009年9月12日在宝安家中被绑架)
37、 董友全(江西瑞昌市人,在深圳郊区打工,2009年9月19日被绑架)
38、 莫永林(广东韶关人,住宝安区一区,从事法律工作多年,2009年9月21日被绑架)
39、 华红霞(2009年10 月被绑架)
40、 余联 (男,2009年11月17日冤狱期满,即从四会监狱劫持到深圳市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
41、 李政铭(男,2009年11月17日冤狱期满,即从四会监狱劫持到深圳市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
42、 庄秋香(江苏镇江人,42岁,2009年被绑架,非法劳教2年)
43、 黄小洁(2009年被绑架,诬判1年6个月)
44、 许亚姨(2009年被绑架,诬判2年)
45、 吴小兵(江西人,近40岁,2008年到深圳龙岗工作,2009年十一前后失踪)
46、 崔平蓉(女,60多岁,四川南充高坪区青居镇人,2009年在深圳儿子家被绑架,被劫持回南充西山洗脑班迫害)

附录二:二零一零年深圳部份被绑架法轮功学员

1、 李敬辉(男,入冤狱6年,约2010年初再次被抓入狱)
2、 饶芳 (女,近70岁,2010年1月14日在龙岗区布吉街家中被绑架,诬判,被劫持至广东省女子监狱)
3、 刘锦涛(女,2010年1月14日在龙岗区布吉街家中被绑架,诬判,被劫持至广东省女子监狱)
4、 刘碧涛(女,2010年1月14日在华强北上班期间被绑架,诬判,被劫持至广东省女子监狱)
5、 裴洪 (原罗芳中学数学老师,家住莲花北富莲大厦,2010年1月19日被绑架,劫持至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绝食3天,安全回家)
6、 韦磊娟(女,1月19日至2月3日遭福田拘留所劫持)。
7、 甘介君(女,70岁,2010年1月21日遭福田区园岭派出所绑架,诬判,被劫持至广东省女子监狱)
8、 魏俊岩(2010年1月21日遭福田区园岭派出所绑架,3月初平安回家)
9、 鄂怡影(深圳市福田区,2010年1月21日被绑架)
10、 张慧 (2010年1月21日被绑架抄家,走脱)
11、 饶利美(女,2010年1月22日在家遭深圳市罗湖区警察绑架,劫入深圳市法制教育所迫害)
12、 饶利辉(女,2010年1月22日在家遭深圳市罗湖区警察绑架,劫入深圳市法制教育所迫害)
13、 杨素群(1月28日至2月11日遭福田拘留所劫持)
14、 肖培生(遭福田拘留所劫持)
15、 杨励军(广东梅州市大埔县人,2010年1月29日在深圳机场被绑架)
16、 冯满喜(2010年4月6日凌晨在深圳宝安区福永镇凤凰村被绑架)
17、 叶永凤(2010年5月31日遭福田派出所绑架)
18、 张力中(男,新疆人,2010年6月10日在福田区车公庙公司上班时被绑架,后被劫持至新疆库尔勒劳教所迫害,其妻在新疆探亲期间也被绑架)
19、 段明刚(男,陕西宝鸡人,约2010年7月8日被绑架,被劫回宝鸡)
20、 小军(原名赵恩成,河南南阳人,2010年7月19日被绑架)
21、 吴炎哆(广东揭阳,2010年9月7日遭深圳南山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劫入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
22、 姚臻 (男,原深圳石化员工,2010年10月20日在东莞市被绑架,非法劳教1年)
23、 刘玉娥(女,深圳市福田区人,2010年10月23日被绑架)
24、 张俊声(辽宁沈阳人,2010年10月被绑架,劫持至罗湖区看守所)
25、 刘玲 (2010年12月6号在华强北被绑架,劫入深圳市法制教育所迫害)
26、 李妍 (东北人,30多岁,2010年12月12日在深圳湾口岸前往香港出境验证时被绑架)
27、 邵亚旭(深圳市佳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2010年12月21日上班期间被绑架,被劫持至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

附录三:二零一一年深圳部份被绑架法轮功学员

1、 彭亚东(湖北黄冈市罗田县人,2011年2月被绑架)
2、 陈桂华(女,近60岁,广东普宁人,2011年3月16日被绑架)
3、 申红梅(2011年3月26日遭福田区园岭派出所绑架)
4、 李红洲(男,2011年3月26日遭福田区福强派出所绑架)
5、 汤清华(女,2011年3月26日遭福田区福强派出所绑架,因有身孕被放)
6、 聂勇 (女,2011年3月26日被绑架,其夫赵强被非法劳教)
7、 李丹 (2011年3月26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1年)
8、 万兰清(女,60岁左右,约2011年3月26日被绑架)
9、 黄碗娴(又名黄小碗,福建南平建鸥人,画家,2011年4月22日被绑架)
10、 孙洁丰(男,2011年4月22日在深圳坪山被绑架)
11、 刘梓云(女,孙洁丰之妻,2011年4月22日在深圳坪山被绑架)
12、 郑姓学员(2011年4月22日在深圳坪山被绑架)
13、 童玲 (女,32岁,湖北黄石人,新学员,2011年4月22日遭深圳市龙岗区坂田派出所绑架)
14、 刘喜峰(男,原深圳南头中学教师,10年冤狱被迫害致残,出狱即被劫入深圳市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约2011年4月再被绑架)
15、 王伟 (男,2011年5月19日深夜在家中被绑架)
16、 吴艳芝(女,60岁,家住园岭,2011年5月24日被绑架)
17、 王琴 (女,湖北黄冈人,2011年5月24日遭深圳市南岭派出所绑架)
18、 戴美兰(住深圳市罗湖区长排村,2011年5月24日被绑架)
19、 一老年法轮功学员(男,70来岁,2011年5月27日在深圳罗湖区翠竹路供电局院内派发真相传单时被绑架)
20、 张姓学员(女,45岁,未婚,遭监狱劫持9年10个月,被迫害残废,劫入深圳市法制教育所迫害致生命垂危,2011年6月15日晚被送回家)
21、 张福英(女,65岁,住福田区华泰住宅小区,约2011年6月10日劫入深圳市法制教育所迫害)
22、 刘晓光(男,原籍黑龙江省哈尔滨,1978年生,2011年6月21日被绑架)
23、 刘景泽(男,原籍吉林省四平市,深圳户口,1973年生,2011年6月21日被绑架)
24、 卢春荣(男,原籍广西南宁,2011年6月21日被绑架)
25、 隋赵宏(男,原籍吉林省长春,2011年6月21日被绑架)
26、 谢延春(女,60多岁,东北人,2011年6月21日被绑架)
27、 墨兰 (女,硕士,约30岁,深圳华为公司员工,2011年6月21日被绑架,7月11日释放,精神受极大刺激)

附录四:深圳结交的国际友好城市与友好交流城市

(一)深圳的13个国际友好城市
城市名 所属国家
休斯敦市 美国
筑波市 日本
光阳市 韩国
布雷西亚省 意大利
纽伦堡地区 德国
维埃纳省 法国
布拉班特瓦隆省 比利时
波兹南市 波兰
萨马拉州 俄罗斯
布里斯本市 澳大利亚
金斯敦市 牙买加
洛美市 多哥
卢克索市 埃及

(二)深圳的21个国际友好交流城市

城市名 所属国家
洛杉矶市 美国
达拉斯市 美国
圣约翰市 加拿大
大阪市 日本
釜山市 韩国
仁川市 韩国
茂物市 印尼
都灵市 意大利
柏林 德国
法兰克福市 德国
伦敦金融城 英国
代尔夫特市 荷兰
布达佩斯市 匈牙利
卡瓦拉市 希腊
贝尔格莱德市 塞尔维亚
西伯利亚联邦主体 俄罗斯联邦
乌里扬诺夫斯克市 俄罗斯
哈瓦那市 古巴
里约热内卢市 巴西
明德卢市 佛得角
基加利市 卢旺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