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27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


冯海波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情况

冯海波改邪归正遭迫害。她曾经是一名刑事犯,因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后被减刑为19年。1992年6月入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96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一直不好,血管神经性头痛、萎缩性胃炎、乳腺小叶增生、肾炎、慢性咽炎、腰两侧长瘤;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精神各方面都好。

从1999年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以来,冯海波因坚持信仰法轮功“真、善、忍”,被监狱非法停止了对她的减刑,按照原有减刑日期决定现早已应该回家。她坚定修炼法轮功,被多次关小号迫害。下面是她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情况:

二零零零年夏季,因追究经文来源,冯海波被监狱狱侦科关押小号十七天,关押期间被狱侦科科长肖林打两个嘴巴子,狱侦科科员陈冬月打嘴巴子,用电棍电头部、胸部约一上午时间,狱侦科科员田琪也参与打嘴巴子。(当时狱长孙淑兰、丛新)

二零零一年正月,冯海波因和狱长丛新谈话,表示坚定修炼被关押小号六十三天,期间曾绝食,他们对其强制灌食戴背铐,后吃饭,小号后来只给喝玉米面稀米汤和咸菜,三天给一个窝头。(当时狱长孙淑兰、丛新,小号大队长王亚丽)

二零零一年九月,因炼功被大队长郑杰关押小号一个月,在小号期间和狱长魏学颖谈话中被魏打两个嘴巴子。在小号喝玉米面稀米汤,大法弟子郑贵芹饿昏才给饭吃。(当时狱长孙淑兰、魏学颖、丛新,小号大队长王亚丽)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冯海波在走廊炼功被大队长郑杰关押小号八十多天,直至二零零二年春节出小号,在小号期间只要炼功就戴手铐、脚镣,被关押四人一屋,分别俩人一组背靠背扣一个铁环,同一方向俩人脚连脚扣一个脚镣,就是四人全部扣在一起。(当时狱长孙淑兰、丛新,小号大队长王亚丽)

二零零二年五月,冯海波在操场炼功被大队长郑杰关押小号一个月,在小号被狱医院强制打针,(问医生打的什么药,说是治法轮功的)后大法弟子张艳芳、高秀珍心脏出现情况才停止打针(当时狱长孙淑兰、丛新,医院院长:姓赵)。从小号出来,被大队长郑杰禁止和别的法轮功说话、接触,不让出屋。至九月份调走。(当时狱长孙淑兰、丛新,大队长郑杰)

二零零二年九月,不知为什么,冯海波被大队长杨华关押小号,后问狱长丛新,说是坚决抵制转化,历时五十多天,小号期间带三十二天手铐,后被狱长丛新给撤掉,正常吃饭一段时间,就给喝玉米面粥咸菜。(当时狱长王兴、褚政委,小号大队长王晓丽)

二零零三年春季,冯海波被大队长郑杰、张春华连续关押小号三次,因由分别是:认为不干活,法轮功在一起唱歌,说什么了。在小号期间喝玉米面稀粥,最后一次戴背铐,因背法被大队长王亚丽戴脚镣。(当时狱长王兴、褚政委,小号大队长王亚丽)

二零零三年春季,在打包中队期间,每天吃饭被限制在正常给饭量的一半,馒头两个人一个,米饭一半,除日用品外不让购物,有犯人认为犯人李淑英给冯某打米饭多了,被大队长郑杰罚站数小时。至十月前夕正常吃饭和购物。(当时狱长王兴、褚政委,大队长郑杰、张春华、颜玉华)

二零零四年在打包中队,冯海波闭眼发正念,被大队长张秀丽把凳子撤走不让坐,时而在地上坐,后大队长颜玉华给解决的问题。

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九月二十五日,冯海波因不铺白单,不戴名签被大队长杨华关押小号长达八个月,春节在小号过的。中途回来两次,分别是两天和三天,后来一次回来被隔离,由犯人乔春艳、徐臻和所谓转化法轮功周丽丽说劝穿囚服、点名(因关押时间长又不穿囚服不点名)同时放电视看污蔑大法内容,中午不许睡觉,坐小板凳一天。在小号期间没有暖气,每天戴手铐。小号期间王伟丽警察因不让两手放在一起(不是结印)没听就把双手铐上。(当时狱长刘志强、小号大队长王晓丽后孙丽君)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冯海波被隔离在所谓更衣库(没有监控),由犯人刘文革、刘淑花、白晓丽(此人后调走)、王某(此人后调走)、李某(此人后调走)等人强制穿囚服、点名,不到规定时间自己脱衣服或炼功、发正念就用束缚带扣上,不许坐床上,必须坐小板凳,不让坐就坐地下。这样每天刘文革、刘淑花就从床上抬地上。每天强制穿囚服一直到零七年七月份调走。

每天在地上坐持续到零七年春季更衣库不让住人,搬到有监控的屋子。(当时副狱长刘志强、大队长康亚珍、吴雪松)

二零零九年冯海波因在有监控的地方炼功,所谓“包夹”王军看见不同意,在发正念立掌时被打手背,出现红色瘀点。(当时大队长钟滨、副大队长董岩、包组警察黄静)


河北涿州市周书红被迫害事实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河北涿州市法轮功学员周书红被涿州市杨玉刚一伙,五六个恶警从家中强行抬上警车。当时周书红正在染发,弄的到处都是黑。恶警把她绑架到百尺竿乡派出所后铐在一间小屋里的铁椅子上一天一夜,还把屋门锁上,上厕所他们跟在厕所里看着,让出去不出去,说什么我们和你儿子岁数差不多,就当是你儿子在这儿吧,上完厕所还铐上,把小臂铐出血。

第二天,周书红被直接绑架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周书红绝食绝食绝水八天抵抗迫害,被劳教所队长吕亚勤和一个姓马的医生带着四五个专门给大法弟子灌食的医生一起强行灌食。她们把周书红用手铐铐在专门制造的灌食床上几个人按着。被插管时,周书红把管子弄出来几次,她们就使劲插管,还扬言:你要不配合灌死白灌,算正常死亡。

一个星期内,恶警杨玉刚又带着恶警到劳教所迫害,强行给正在绝食中身体虚弱得,不能行走、坐立、睁眼睛的周书红抬到他们特制的标语板上,照相按手纹(把整个手的手指一个不落的在纸上滚着按)。已经被洗脑转化的张淑清在一旁与杨玉刚握手表演。

周书红不配合邪恶劳教所的一切要求、命令和指使,被邪悟的人和普教打骂、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不许洗澡,不许到劳教所里的商店买东西,不上操罚站、挨打等等迫害。

劳教所为了转化率,欺骗周书红天真的家人与孩子,说叫你妈写四书,写完四书明天就叫你妈回家,孩子信以为真代替不识字的妈妈写了四书,结果第二天去接人,孩子才知道她们是在骗人。孩子受到很大打击,在劳教所里跟她们嚷起来:你们怎么说话不算数,我妈就是炼法轮功才活到今天的,如果我妈从你们这回去,要不是这样儿了我跟你们没完。第三个月,周书红全盘否定四书作废,劳教所队长说:你在我这说不起作用,然后加期,周书红拒绝签字,每月被加期六天。

劳教所里的高强度奴役迫害:周书红被强迫奴役劳动身体出现血压高、心脏病复发头晕眼花,干不了活队长就说装的、抗拒劳动,被加期。每天强行加班加点干活累的腰、腿、臂、身体没有一处不疼痛。每天工作时间:冬天每天上午七点上班,十二点下班,下午一点半上班,最早晚上九点下班,最晚晚上两点下班。夏天每天上午七点上班,十二点下班,下午两点上班,最早晚上九点下班,最晚晚上两点下班。下班后到宿舍还要被强迫背监规,不背罚站、不让睡觉,睡也要两点以后再睡。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王炘、副队长吕亚勤、其他队长:牛丽、王海艳、李卫哲、丁佳佳、张晶晶、张宁、梁嵌、李辛、刘紫微、书记姓徐、所长姓冯。吕亚勤、王炘、梁嵌在三大队禁闭室(由泡沫隔音板组装,外面听不见声音,里面没有监控)迫害大法弟子赵丽梅,把嘴糊六层胶布,用一种凶器打,罚站、不让吃不让睡。

此外,张淑清,涿州市东成坊乡、叁城村(人);张桂兰,涿州市东城坊乡窑上村(人);李桂香,涿州市市区东关(人);贾秀荣,定兴(人)这些人在劳教所里为了减期、为了自己在现有的压力面前,暂时舒服、得益、做出许多比常人还卑鄙的坏事,不惜助恶迫害同修。


吉林榆树青山乡张化云遭迫害的事实

张化云,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大法弟子,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多次被榆树公安局非法拘留,两次被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在精神和肉体上遭受了难以忍受的迫害。

一。九九年两次被绑架拘留所 戴重镣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张化云因去北京上访,被榆树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来又因进京上访,再次被榆树公安局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里天天干活,挖鱼池、背土,从精神上、身体上承受双重迫害,有一姓胡的警察把五十公斤重的脚镣戴在张化云的脚脖子上,不能走路。

二。 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电棍迫害

一个月后,张化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被折磨一个月后,又非法送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在劳教所简直是人间地狱,精神和肉体上,张化云遭受了难以忍受的双重迫害。

有一次,因张化云炼功,被管教王雷叫到管教室,用电棍电张化云很长时间,差点精神失常,被张化云自己强抑制住。还有一次,因炼功,大队长闫立峰把张化云用手铐铐在床上一夜,因炼功,多次被犯人殴打,一天强迫干十五、十六个小时的活,有时一天干二十四小时,一个个累得筋疲力尽,走走路就倒下了,都起不来。回家时,张化云一身病。

三。再次被绑架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遭殴打 折磨

当“三零五”电视插播事件出现后,张化云被榆树公安局和长春市公安局人员从家中强行绑架到青山乡政府,还将未修炼的儿子一起绑架,在乡政府长春公安局来的人把张化云儿子打了一个大嘴巴。把张化云打倒在地,半天起不来。然后把张化云妹妹、姐姐一起绑架到榆树看守所。

十多天后,又把张化云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在那里,张化云身心遭受严重迫害。

有一次,因张化云不写“五书”,一大队管教叶某背后指使犯人张晶和两个邪悟者一个叫孙宏光,他们三人打张化云两个晚上,用钢笔尖往张化云手上扎,用手指甲一点点往张化云大腿里肉上抠,拳打脚踢大打出手,往墙上推,把张化云鼻子撞出血,流的满脸都是血,把张化云大拇指打的肿起来有原来的两个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每天强迫干十五、十六个小时的活,因不写五书,天天晚上得站到十二点才让睡觉。

管教叶某强行高压逼迫张化云抄写攻击大法的书,由于怕皮肉受苦,张化云违心的抄了几天后,张化云的腰间盘突出发作,直不起腰来,张化云悟到抄书不对了,张化云就把所抄的全部撕成碎片,再也不抄了。叶某知道后暴跳如雷。有一次,叶某把张化云叫到管教室,叫张化云写“五书”,张化云不写,他就大打出手,把张化云推到靠墙站着,叶某用一只脚踩在张化云的胸口上。这时来了两个管教,一个姓马一个姓王的,边打便恐吓很长时间。叶某还欺骗张化云说要是张化云写了五书,就给张化云治病。

在黑窝里,每周都写“思想汇报”,在下面签劳教人员四个字。有一天,张化云悟到她不是劳教人员,是大法弟子,悟到做到,张化云就在“思想汇报”上写大法弟子四个字。只因这四个字,叶某天天把张化云叫到管教室,用电棍电张化云,一直把张化云电倒为止。有一次,把张化云叫到管教室就听见噼里啪啦电棍声、叫骂声,还有电大法弟子的糊焦味,那真是人间地狱。

一次,管教让大法弟子答题考试,关于法轮功的问题,张化云一个字没写,叶某把张化云叫到管教室大打出手,拳打脚踢,打嘴巴很长时间。还有一次,也是答题,都是对大法不利的题,张化云一个字没写,管教苏某、马某把张化云叫到管教室,张化云一进管教室,她俩一边站一个,出手就打张化云嘴巴,打的张化云两眼冒金花,睁不开眼睛,拽张化云头发往墙上撞,加上拳打脚踢,把张化云胳膊和身体打抽筋了。她俩就用胶带把张化云胳膊缠上,继续打,一直把张化云打得不能动为止。

从此,张化云一直躺在床上不能自理。两个半月后,连饭也吃不下。劳教所怕担责任,给张化云姐打电话,才放张化云回家。至今,张化云的眼睛和身体还没完全恢复。

四。在榆树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多天

在二零零一年,因张化云家电话被监控,有法轮功学员给张化云打电话,叫张化云去榆树,张化云刚到那,就被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多天后,张化云姐怕张化云被劳教,托人花了五千多元钱,才把张化云放回。

五、在五常看守所被戴五十公斤脚镣 在五常县六一零洗脑班遭殴打、恐吓、折磨

在二零零四年,张化云去黑龙江五常县妹妹家去串门,被五常县团结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五常看守所。因张化云不穿号服,被戴上五十公斤的脚镣,二十多天后,把张化云送到五常县六一零办的洗脑班迫害。

在那有个女的三十多岁,不知叫啥名,对张化云拳打脚踢,用电棍电。还有一个姓付的男的,对张化云大打出手,拽着张化云手使劲往木板上摔,把张化云的手摔成地皮色。还用带火的烟头说要烧张化云,用大绳缠在张化云脖子上,说要勒死张化云,说拿电棍电张化云等各种手段恐吓,那里有七、八个邪悟的犹大,姓付的叫他们把张化云围住,把住张化云胳膊和手,叫张化云写“五书”。张化云不写,就叫邪悟犹大用针往张化云脚心、手心、十个指头里扎,六一零有个头目叫他们往扎张化云的针上通电,那几个邪悟者多次把着张化云的胳膊和手写对师父不敬的话,后来张化云姐花七千多元钱托人把张化云接回家。

六。再次被绑架到榆树公安局看守所

在二零零五年,青山派出所张德志、马凯等五个人闯入张化云家,强行把张化云抬上车绑架到派出所后又送到榆树公安局,到政保科张德志编造谎言说张化云在路上挂条幅,政保科把张化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张化云在看守所绝食绝水十四天时,青山派出所张德志开车把张化云从看守所又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因张化云身体虚弱,走到半路,张化云觉得上不来气了,快不行了。张化云用尽全身力气喊:我不行了。张德志才把车停下,把车门打开,进来一点凉风,好些了。张德志害怕了,问怎么样?张化云没有说话的力气,没吱声。他看张化云缓过来了,就继续开车把张化云送到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张德志强烈要求把张化云留下,交涉一个小时,劳教所坚决拒收,张德志只好叫人把张化云送回家,当时他没脸跟车一起回来。


大连国安、国保特务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例

文/大连法轮功学员

以下是大连国安、国保特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例。

一、利用特务劫持上访者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日,大连中山区法轮功学员石桂芬和丈夫曲连禧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在北京,他们夫妻俩和全国各地同修住在一起,大连国安、国保特务利用各种手段,挟持了一个从北京回大连的法轮功学员,逼迫她带路,有个男特务跟随,来到北京,找到老曲。

这个特务以上厕所为由,到外边给大连的国安挂电话,不长时间,大连的国安、国保就将他们居住的地方包围住,将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抓走,住处被查封,好多法轮功学员遭到了迫害,并且他们利用从曲连禧那里没收的电话,将陆陆续续到北京上访给曲连禧挂电话的法轮功学员给劫持、抓走了。回大连后,这个特务就消失不见了。大连由此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组。

石桂芬被非法押回大连以后,中山区有个姓郭的警察,皮肤挺黑的,他打石桂芬,她站在那儿,他们连喊带打,想把她撂倒,但却打不倒她。他们打她的脸,不断地扇着,打累了,他们就反铐着她的手,叫站着,他们歇一会儿,再打。把电棍顶在她的太阳穴上,吓唬她,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她要求上厕所,一个男警却说什么“我给你脱裤子。”她大声呵斥他“你真流氓”,他们说“老曲都说了,你还不说?”有一个人说“你要是男的,我弄死你。”第二天,他们打开了铐子,她被打的双眼就剩一条缝,五官都扭曲了。口腔内因为不断的被左右开弓扇脸,被牙咯的都烂了,口腔内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不断的吐、不断的有。

当时,她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来,曲连禧被非法冤判九年。

二、利用电话监控抓人

二零零一年四月下旬,大连国安、国保特务监控法轮功学员刘俊鹭,在刘俊鹭的电话上发现了法轮功学员崔燕家的电话,就监听了她家的电话,当监听到“送饼干”的电话时,国保就指使青泥洼桥派出所的警察到崔燕家将她绑架了,并且指着真相资料说:“啊,这就是饼干。”在她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到她家抄家,逼迫她的丈夫给刘俊鹭的号码挂电话,她的丈夫严词拒绝“我不知道是谁,凭什么给人家挂电话?”她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后来,国保的警察好几次到她家来,她有时不在家,有时在家不开门,都没得逞。刘俊鹭被非法冤判十二年。


尤玉琴四遭绑架 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辽宁沈阳市新城子区望滨乡法轮功学员尤玉琴,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十二年来,四次遭邪党恶警绑架,曾被非法劳教、两度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谎言铺天盖地。尤玉琴为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五日去北京上访,七日被北京石景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石景山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两天后由沈阳市皇姑区政法委警察劫持到沈阳市驻京办事处,关押五天后又被送到沈阳方家栏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回家后她出去炼功,又遭到大东区二台子派出所警察段某的绑架,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一天,期间被强迫坐板、罚蹲,遭恶警人格侮辱。回家后二台子派出所的警察经常到她家骚扰、恐吓。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一天,二台子派出所一车警察闯到尤玉琴的母亲家欲绑架尤玉琴,未遂。从此二台子派出所片警段某天天到她的店铺去骚扰,尤玉琴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尤玉琴在兴城市,被辽宁省“六一零”电话窃听、跟踪,遭到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兴城市看守所。在这期间,她遭到恶警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辽宁省“六一零”八个恶警带着各种刑具来非法提审她,之后兴城市钓鱼台派出所恶警张修平、所长李伟等人也非法提审,逼迫她出卖同修,她没有配合。兴城市法院、葫芦岛市中级法院先后对她非法庭审,以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诬判她两年徒刑,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在非法关押期间,她遭受到肉体及精神上的折磨。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关押一年零四个月回家。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打着保奥运的幌子,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当时由皇姑区龙江派出所所长、片警徐勇、龙江街道办事处治保主任乔某、低保主任吴军、皇姑区国保大队、政法委、“六一零”等七个单位曾合伙去绑架尤玉琴。尤玉琴及时走脱,但被迫流离在外,至今居无定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27日发表)-244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