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阳狱中绝食抗议 亲人探视受刁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周向阳自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港北监狱以来,一直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他的母亲和妻子四个月以来只见过周向阳两次,港北监狱是因外界压力被迫让接见的。家属见周向阳时,他被迫害得非常瘦弱,让家人请律师控告对他的绑架、抄家。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五月下旬,家属带律师找到港北监狱要求与周向阳核实被抄家物品时,遭到监狱长李国宇野蛮拒绝,并下令从五月起周向阳家属禁止接见。六月十七日和七月十五日的接见日,周向阳家属接见时,副监狱长李国宇恐吓周母到警戒线以外,并拿出摄像机不停摄像,同时通知当地派出所严密监视周向阳家属的一切情况。还传言不让家人接见,要将周向阳整疯了。

周向阳,三十八岁,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造价工程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九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铁路看守所、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港北监狱,期间遭受无数酷刑:被彻夜电击至遍体鳞伤、连续三十天熬夜、多次关小号、野蛮灌食等等。二零零八年六月底,周向阳为抵制迫害,在港北监狱绝食一年多,体重只剩八十多斤,身体虚弱无法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 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阳在唐山的租住房内再遭绑架。下面是六月十二日周向阳母亲给有关部门的申诉信

一位老母亲的控告之二
――关于非法剥夺会见权的申诉

各相关部门领导:

我叫王绍平,女,六十五岁,家住秦皇岛市昌黎县马坨店乡。我儿子周向阳保外就医回家,身体还没有回复,三月五日就又被港北监狱收监了,目前已经一百零八天没有吃饭、没有喝水了,只是靠灌食和输液维持生命,随时都可能有危险。

六月十七日是港北监狱接见日,我早早的就到了监狱门口,排队轮到我的时候,却没有一个队长理睬我,不给我办理接见手续,我询问原因,他们不解释,谁都不说话。很明显串通好的故意刁难,今天就是不让我和儿子见面。

我家住秦皇岛地区,为了每个月能见儿子一面,凌晨两点就从家里出来,换四次车,八点多才能赶到港北监狱,对于我这个六十多的老太太来说,其中的辛苦真是让人无法想象。记得监狱的领导说过,外地家属可以凭车票随时接见,但这个待遇从来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千方百计的打听到接见的日子来,都不让见。

这次六月十七日接见日,我到港北监狱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因为不让接见,我一直守在监狱大门外等,没有一个队长理我。上午十一点突然监狱大门打开了,跑步出来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人手里都举着黑色的盾牌,另一只手有的拿着警棍,有的拿着电棍。这些警察在大门外两边列队站好后,副监狱长李国宇带领五、六个狱警队长走出来,其中有宋学森(警号:1208219)和祖黎明(警号:1208237),以及几个登记窗口处的警察,李国宇恶狠狠地对我说:你不愿意走就站远点,不得超过警戒线。我问他为什么不让会见,他说:“上级有通知,你们家属都是炼法轮功的,所以不让见。”过了一会儿李国宇回监区了。留下那两队武警和两个狱警队长在警戒线里面把守,连吃中午饭都是换班的,专门对付我这个老太太。警戒线以外就是大马路了,离登记窗口还很远。我要上前打探情况都不可能,因为一旦跨入警戒线,那些全副武装的警察便会对我“采取措施”了。他们甚至把马路边上卖煎饼的小贩和办事停靠的车辆都赶走了,防止任何人和我说话。我从凌晨两点大老远的赶来会见儿子,就这样被赶到警戒线外面的大马路上孤零零的等了一上午。

下午,我无奈的再一次穿上状衣,还想争取接见,因为实在太担心我儿子了,没想到这次他们仅剩的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了,就是不让见,我追问原因,让他们出示“不让见”的通知,终于有一个小队长说了一句话:“找胡锦涛去!”

我一个老百姓,很难找到胡锦涛,只好向你们反映情况,会见是监狱在押人员最基本的权利,我想向你们核实,“法轮功学员不让会见”,是否有这样的文件。即便有他们为什么不敢出示,而且,又怎么能用行政指令随意剥夺法律赋予的会见权利呢?

再说,我也非常着急,为什么突然间不让见了呢,而且堂堂的监狱何至于拉开这么大的武装阵势对付我这个老太太呢,还坚持了一整天呢,是因为控告港北监狱对我儿子实施酷刑而打击报复呢,还是给我儿子灌食出事了而他们心虚搞虚张声势呢?五月十二日会见时,我儿就身体就非常瘦弱,听律师说佳木斯监狱灌食插管出事接连灌死了三个人,怎么能不让人焦心呢?

接见日前一天,唐山的办事处两次去人骚扰我儿媳,我们乡派出所也来警察找到我家,恐吓我说,最好别去港北监狱接见了,搞不好家里再抓进去一个人。

我儿周向阳一百多天没吃没喝,身体越来越虚弱,生命危在旦夕。我代儿子控告港北监狱实施地锚和电击酷刑,他们心虚反而实施报复,随意剥夺会见权,不让我和儿子见面。而且港北监狱还花这么大的人力,精心安排对付我这个老太太,让人无法理解。

要求各相关领导调查港北监狱的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的行为,他们对家属态度恶劣,严重败坏了国家和政府的形象,应该立即得到纠正。

周向阳母亲:王绍平
2011-6-2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